奥巴马与硅谷的亲密关系:相互扶持,相互渗透
2015-03-03 07:27

奥巴马与硅谷的亲密关系:相互扶持,相互渗透

虎嗅注:本文来自《华盛顿邮报》网站,由腾讯科技翻译:


2004年,当奥巴马(Barack Obama)竞选美国参议员时,他首次访问了谷歌总部,并亲眼见证了互联网上的搜索原理。这给人留下很强的印象:如果当选,他将致力于保护科技行业。现在,奥巴马的两届任期即将结束,奥巴马对硅谷的承诺已经变得明确。没有什么比网络中立这个问题更具代表性:奥巴马总统施压于政府要求通过法案,它将对消费者如何体验互联网产生重大影响。


这部法案已经于不久前在联邦通信委员会通过,它限制网络运营商对互联网公司流量设置优先级并额外收费,此举几乎就是确保网络公司(不是有线公司)继续控制消费者在浏览器上所能看到的内容。这部法案标志着硅谷取得巨大胜利,同时也凸显了过去6年间,硅谷与奥巴马总统及其心腹已经建立起的亲密关系。


美国首位“科技总统”


白宫与科技行业建立了密切关系让奥巴马在竞选活动中获得更多捐款,同时也为其离任前往私营部门的心腹获得更多有利可图的就业机会。不久前,白宫前新闻秘书杰伊·卡尼(Jay Carney)加盟亚马逊,成为其全球企业事务高级副总裁。奥巴马前竞选经理大卫·普劳夫(David Plouffe)则负责帮助打车应用Uber制定政策和战略。奥巴马政府还有多名官员正准备在硅谷中担任各种职务,帮助其就税务、消费者隐私等重要政策问题进行游说。


历史可能会将奥巴马视为首位科技总统,这位领导人任期伊始就紧抓着黑莓手机不放,其前进的每一步都在支持科技产业,帮助其成为强大的政治和政策力量。


116845632.png


除了网络中立外,奥巴马还支持有利于Facebook、雅虎以及微软等科技公司的移民改革,谴责工会。他还推动谷歌和苹果力挺的专利权改革。在2012年初,奥巴马甚至支持科技产业反对好莱坞的民主党同盟,阻止一部版权法案通过。


但奥巴马与硅谷的亲密关系也激怒了一些保守派及其竞争对手,他们认为科技公司已经过于强大,不再受到抑制。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爱森纳赫(Jeffrey Eisenach)称:“在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奥巴马总统力挺网络中立、干涉独立监管机构并非出于公心,他这样做可能是为了支持朋友。毫无疑问,总统与硅谷的关系非常亲密,就像小布什(George W. Bush)与石油和制造商的亲密关系一样,他们都成了后者的代言人。”


白宫与硅谷之间的关系也不乏紧张。当国安局对网络用户进行大范围监听事件曝光后,科技行业也曾发出怒吼。一些科技公司高管甚至私下抱怨称,奥巴马对专利权和移民改革的支持并未转化成新的立法,后者可直接对他们的企业给与帮助。

代表谷歌、DropBox等多科技公司、长期力挺网络中立规则的律师马文·阿莫里(Marvin Ammori)说:“这是第一个试图搞清楚科技内幕的政府,奥巴马依然广受科技界欢迎。但科技界的CEO们对国安局监听感到沮丧,而奥巴马也花了太长时间支持网络中立。”


白宫高级顾问丹·法伊弗(Dan Pfeiffer)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在2008年启动竞选活动时,奥巴马与硅谷之间就产生很强的文化亲和力。奥巴马是非常积极的网络用户,并成为凭借网络力量当选总统的第一人。很多前政府官员涌入硅谷的原因之一是,你会发现那里有同样的‘yes we can’心态,让这些奥巴马官员感觉很舒适。”但法伊弗表示:“我们的议程与科技行业的议程并非百分之百契合。这是一种标准,可以预期,这种情况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白宫负责网络政策的前次席技术官丹尼·魏茨纳(Danny Weitzner)说,科技行业正从前所未见的科技大潮中受益。他说:“并非电信和美国电影协会忘记了如何游说,而是政策决策过程中需要评估各方利益。”


共享世界观


奥巴马与硅谷的亲密关系始于其第一次总统大选。当时奥巴马还是一位政治新贵,有望在松散的科技联盟支持下,挑战更多强大的民主党候选人。硅谷企业家、民主党著名捐赠者韦德·兰德利特(Wade Randlett)说,2007年初的总统大选已经明确显示,使用技术可击败现有体系。他说:“这促使硅谷爱上奥巴马,并投注于颠覆性技术能够击倒无敌的巨人,这就是其信仰体系的核心。”


116845644.png奥巴马上任之初,曾宴请硅谷各位大佬共话科技与经济


从一开始,奥巴马的竞选团队就吸收了很多科技界专家,包括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他曾帮助创建奥巴马的在线竞选平台。谷歌前环球政策副总裁安德鲁·麦克劳克林(Andrew McLaughlin),他帮助理顺科技政策议程,随后加入奥巴马政府中担任次席技术官。


奥巴马还为民主党拉来巨额硅谷赞助。Salesforce.com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k Benioff)、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以及雅虎首席执行官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等人,均曾为其主持过门票高达3.5万美元的筹款活动。


在担任总统的2个任期中,奥巴马也频频邀请硅谷人才出任各种政府职位,包括其前次席技术官妮可·王 (Nicole Wong)曾是谷歌和Twitter高管,现任首席技术官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出身谷歌,专利与商标办公室主人米歇尔·李(Michelle K. Lee)曾是谷歌的知识产权律师。


9月份,白宫前首席技术官托德·帕克(Todd Park)开始担任奥巴马派驻在硅谷的技术顾问,版主吸引其他科技界专家加入联邦政府。在宣布帕克的最新任命时,奥巴马称他期待着帕克“帮助我们从美国科技界中吸引最好的人才和观念”。


兰德利特说,尽管过去已经有多位政府官员加盟科技公司,但在奥巴马任期中,政府官员对硅谷的“渗透力度”正在加大。Facebook已经雇请多位前白宫官员,包括任命马恩·列文(Marne Levine)担任前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人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的幕僚长,FCC高官、奥巴马法律顾问路易莎·特雷尔(Louisa Terrell)已经加盟Facebook。


Airbnb已经有3名白宫新闻官,包括克拉克·史蒂文斯(Clark Stevens)担任其全球战略安全举措负责人、尼克·帕帕斯(Nick Papas)与考特尼·奥唐奈尔(Courtney O’Donnell)加盟其通讯团队。奥巴马的第四名前属下玛丽·安伯杰(Marie Aberger)最近刚刚从该公司离职。


移动支付公司Square2013年也曾雇请时任美国贸易代表迪米特里欧斯·马兰提斯(Demetrios J. Marantis),担任政府、监管以及政策部门负责人。该公司通信经理中的2人科林·默里(Colleen Murray)与西蒙提·史蒂芬斯(Semonti Stephens)曾分别在财政部和第一夫人办公室任职。


在奥巴马任职总统6年期间,美国政府已经获得硅谷许多帮助。2013年秋季,美国政府推出HealthCare.gov遭遇麻烦后,白宫曾征募迈克·迪克森(Mikey Dickerson)的帮助,后者曾在谷歌从事8年半网站可靠性维护工作。5个月前,白宫还曾雇请迪克森进入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任职,帮助提高联邦政府的在线操作能力。


不久前法伊弗想要搞清楚今年国情咨文演讲中,政府公关努力取得的成就时,他也曾前往加州举行谷歌、Facebook以及风险投资公司参与的头脑风暴会议。法伊弗正领导的一个项目,其目的是确定白宫应该如何利用社交媒体。法伊弗期望在下个月离职前完成这个项目。


政策结果


在奥巴马两任总统任期内,硅谷已经变得更为强大,并在关键时刻能够赢得白宫支持。去年秋季,科技公司与电信公司经过昂贵和长达数年的游说大战后,FCC主席汤姆·惠勒(Tom Wheeler)提出网络中立法规草案,希望通过向双方提供有益的让步以解决纷争。


但在与公共倡导者与科技公司、有线与电信公司高管数次会面后,白宫经济顾问帮助制定视频声明,提出远超惠勒提议的“最强大网络中立”法规。奥巴马说,他希望看到激进的政策变化,让重新分类的宽带网络服务供应商成为实用的电话服务商。对于FCC主席来说,这令其感到吃惊和尴尬,让人觉得他的提议看起来过于软弱。


在2012年阻止电影行业发起的《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中,硅谷也取得重大胜利。当时,谷歌、雅虎、Wikipedia以及Mozilla等科技公司代表与白宫官员会面,警告称该法案可能导致网站关闭,引发网络审查。Wikipedia和Craigslist等网站被封杀一天后,公众对此感到愤怒。数百万用户向国会议员邮箱中发送语音邮件和电子邮件,包括年轻人,他们是民主党支持者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来支持版权改革的白宫,最终却不得不反对这部法案。代表苹果、思科、Uber以及GoPro等科技公司的游说团体Franklin Square Group联合创始人乔什·阿基尔(Josh Ackil)说:“奥巴马政府已经证明,他们非常理解科技和创新对经济增长的重要性。”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