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梦该醒了,堪称逆袭典范的乐逗,在上市后遭遇了怎样的变故?
2015-04-30 10:41

游戏梦该醒了,堪称逆袭典范的乐逗,在上市后遭遇了怎样的变故?

对赴美上市的圈内公司来说,最苦恼的一件事恐怕就是遭受律师事务所调查了。尽管有些时候这帮“股市秃鹫”不过是在蓄意狙击,但作为上市公司,中概股们接受来自外界公众的监督和质疑却又是理所当然的。


最近,乐逗游戏的母公司创梦天地就再度遇到了美国律所的调查,对方声称他们可能存在向投资者发布错误或误导性公告的行为。受此影响,创梦天地的股价跌破了9美元。其实自去年底开始,他们的股价便开始一路下滑,最低时甚至都不足发行价的一半,是最近一年里跌幅最大的中概股之一。堪称逆袭典范的乐逗,到底在上市后遭遇了怎样的变故?


成功的背后是巨头撑腰


去年8月7日,创梦天地作为乐逗游戏的母公司在纳斯达克正式完成了挂牌。按当时的收盘价,乐逗的市值达到了7.65亿美元。这家成立仅仅5年的公司,以惊人的发展速度上市成功,成就了许多同行前辈未竟的梦想。在这场逆袭的背后,除了乐逗另辟蹊径的代理路线,更为关键的是数位巨头的力挺。


首先出场的是联想


早在2011年初,联想乐基金就以天使投资的方式,开始扶植还只是一个游戏外包公司的乐逗。除天使投资之外,乐基金还帮助乐逗顺利拿到了A轮融资,甚至还利用联想集团的各种资源促进其发展。而创梦天地的上市,最后也使得乐基金获得了70倍以上的资本回报。


第二位是腾讯


在2013年,乐逗的B轮融资中,腾讯通过旗下的THL“不声不响”地拿下了高达26%的股份,是十足的大股东。其实,双方的亲密关系早就可见端倪,乐逗发行的《地铁跑酷》便是首款使用微信支付的手游作品。用内部人士的说法,得到腾讯强有力的支持,乐逗在流量和用户上都能比其他游戏发行商得到更多专属的资源。


最后亮相的是普思资本


他们是赶在Pre-IPO时成为了乐逗的又一靠山。其实,乐逗对于这笔投资最开始是拒绝的,正如当年给兴致勃勃的360吃闭门羹一样。但酷爱游戏的“王校长”凭借诚意和乐逗CEO陈湘宇长谈了一天,最终以590万美元拿下了1.6%的股份。


有这么多巨头的力捧,这也就怪不得乐逗可以先后拿到《愤怒小鸟》、《水果忍者》、《神庙逃亡》、《地铁跑酷》等多款国际知名手游的发行权,而这些游戏为他们提供了多达8成的营收。与此同时,乐逗还频频出手布局,跑马圈地。在有钱之后,他们先后挖来了前当当CFO邹钧、“街霸之父”西门孟;并与Beintoo联手成立合资公司;甚至效仿大股东腾讯,给员工提供了30万的无息购房贷款。


看到这里,正常人都会觉得乐逗的局势应该一片大好才对。但他们怎么就突然出问题了呢?


硬实力欠缺,模式存局限


对于乐逗来说,真正的危机正是始于辉煌的2014年。11月开始,他们的股价从21美元的高位开始往下调整。进入2015年,随着业内对于手游产业行情的悲观论调,创梦天地股价一路下挫,跌至18美元。1月的最后几个交易日,股价竟然出现断崖式下跌,直接滑落到了10美元。


问题的原因自然还是出在公司自身,在明星产品《全民切水果》热度退去之后,乐逗并未有能接棒的强力新游戏推出。众所周知,休闲类手游产品的生命周期极短。热门产品的“寿命”往往少则一个月,多则数个月,随后其付费率及留存率都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创梦天地股价在解禁日后遭遇暴跌,正是产品断档的必然结果。


而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乐逗赖以成名的发行代理模式上。在手游领域,从来都不缺少游戏,缺的是优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以代理发行为主的乐逗要想签下好的产品,即便有巨头撑腰也得出让相当大的利益。他们因此无法具备强大的话语权,“受制于人”便是个致命要害。


在好不容易拿下游戏发行权后,他们还要面对同样难缠的渠道商。在手游领域,优质的渠道商相对集中,各大渠道商往往在产品推广上有自己的想法和排期,有些产品甚至因此被活活“拖死”。在这一点上,乐逗还是具备一些优势的,联想、腾讯的都拥有非常出众的渠道资源。但人家终究不是亲爹,乐逗还是“受制于人”。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乐逗的某款游戏在半年的时间里可以达到6000万元的流水。按照行情,即便是比较友好的6/4分成,也仍需分给渠道商2400万。剩余的3600万,他们至少还要分给研发商一半。而到手的也就剩下1800万了,但这些钱还要支付到人力、服务器、营销等方面的开支上去,最后的获利也就寥寥数百万,毛利率不到10%。


产品断档,模式存局限,自身不具备强大开发实力的乐逗,去年4季度的营收和净利均低于预期,今年1季度的财务展望也十分悲观。当这份情况不妙的预计业绩数据在3月13日公布时,创梦天地的股价再度断崖式下跌。即便后来通过回购股票稳定了行情,他们上市7个月后股价便遭腰斩已是不争的事实。


向来都不太规矩


在创梦天地宣布回购股票不久后,他们就遭遇了美国5家律所的联合调查。和最近这次一样,理由仍是向投资者发布了错误或误导性的公告,以及高层涉及违反联盟证券法,当时甚至还有国内律所也一并参与其中。


问题的核心关键在于创梦天地那次引发暴跌的预期业绩数据公布,以及随后2000万股票回购。事情真相也许很难说清楚,但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乐逗其实一直都不那么老实。


在那个辉煌的2014年,其实有个被有意无意掩盖的“污点事件”一直困扰着乐逗——那就是和畅游的侵权官司,这甚至还让金庸先生牵涉其中。双方漫长的诉讼战始于去年3月份,由于代理的《三剑豪》未经授权便使用了金庸作品的人物,乐逗被版权方畅游告上了法庭。


所幸这起漫长的纷争当时并未影响乐逗的上市进程,6月份立案后庭审被推迟到了9月份,当时创梦天地的股价已经涨了40%多。对于畅游的侵权说法,乐逗表示与开发方签有版权免责条款,同时开发方风际游戏也对涉及的盗版内容作了相应修改。可畅游依旧不依不饶,甚至打算联手完美世界将官司一打到底。


再往前追溯,乐逗早有过因侵权而生的官司。在2012年,他们在《水果忍者》的推广过程中与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发生了纠纷,双方因分歧较大最后闹到了法庭。根据当时法院的判决,乐逗败诉删除相应内容并赔偿了相应费用。


常言道,苍蝇不叮没缝儿的鸡蛋。在业绩不振的情况下,乐逗尝试的重型游戏项目却备受侵权困扰,为了稳定股价进行回购却又被律所盯上。这一切所带来最直观的结果就是投资人对他们失去信心。


在手游领域变得更加拥挤的2015年,乐逗在股价下跌的同时也慢慢地在竞争中掉队,他们曾引以为傲市场份额优势已经不在。如果继续躺在功劳簿上坐吃山空,乐逗最后只会把家底败光。


本文为“互联网圈内事”原创,首发于百略网,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