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Talks:美利坚是如何一步步被“同志”攻陷的
2015-06-29 10:29

Money Talks:美利坚是如何一步步被“同志”攻陷的

究竟是整整47年前“Stonewall girls”流下的血和泪终于沉冤昭雪,还是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终于良心发现,肯将他们的选择权“在法律的眼中得到平等的对待”?是因为“这种爱超越了死亡”,所以文明社会最古老的机制得以动容,抑或由肯尼迪总统开启的平权之门被另一位同姓法官发扬光大——“人类希望美利坚”?


感慨、叹服、动情、彩虹,人们咏唱着民主机制的伟大,传阅着大法官的判词,仿佛大洋彼岸不是一城烟火人间,而是每一个梦想都能实现的迪士尼乐园。难道谁会否认,这是“历史进步的必然”?


但历史不是一架靠消费眼泪和理想前行的机器,“为了大地的爱与正义”是漫画家笔下的主角光环,不能当饭吃的。看完各类彩虹营销的热闹后,不妨看看门道——曾经在警棍面前悲愤高歌《Gay Power》的“易装皇后”们,究竟靠何种方式,在不到半个世纪之后让这个保守主义典范的国度“换了人间”?


早在1972年,一对明尼苏达州的女同伴侣因无法在当地领取结婚证,曾层层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但当时联邦最高法院称之为“无稽之谈”而不予受理。11年前,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推翻本州禁止同性婚姻法律的州。而在本次最高法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美国已经有37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为同性夫妇发放结婚证。对于众多倡导同性恋权益的人士来说,在这个问题上政治风口的快速和平演变不亚于一场革命。


靠慈善影响世人对同性恋者观点


弱势群体如果要在体制内以和平方式争取自己的权利,一定要获得强势群体的支持。著名同性恋作家戈尔·维多尔曾经这样说到:“在当今社会,政治就象演出一样,获胜者总是那些巧言令色之徒,而不是那些真诚的信仰者。”


1996年,由亿万富豪蒂姆·吉尔(Tim Gill)设立的“大发声”(OutGiving)成立,这个组织原本打算靠慈善影响世人对同性恋者观点——“该基金捐款给图书馆、交响乐团,甚至连丹佛自然与科学博物馆的《星际迷航》(Star Trek)展也是该基金会赞助。他的想法是,如果同性恋也支持其他人会支持的事情,那么他们就会变得更受欢迎。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他的基金会捐出了1亿美元。”


然而在2004年,当时任总统小布什促使11个州通过同性婚姻的禁令时,蒂姆·吉尔发现他被现实狠狠打了脸。正如论者所说,“如果一项社会政策朝着有利于同性恋者的方向而改变,其社会效益将远远高于几百篇科研报告或者同性恋小说。”


政治游说


从此千江并流,如何利用政治杠杆,进而影响政策制度和法律判例,成为从石墙旅馆发端的同性恋组织之要务。


“人权战线”(Human Rights Campaign)是美国最大的LGBT民事权利倡导团体和政治游说组织。其Slogan为“为提升男女同性恋社群的社会福利,在联邦、州和地方的层面起草、支持和影响立法与政策。”这个拥有150万名成员的同性恋政治组织,并不锁定支持某一政党,而是迫使各政党候选人就同性恋议题做出表态,然后决定资助何方,并鼓动会员投票给支持同性恋者权益的候选人。在同性恋日益受到接受的社会环境里,同性恋者即使不能成为各政党竞相拉拢的对象,候选人至少也会谨慎而行,不敢加以得罪。


2008年大选中,人权战线在“获胜之年”运动中耗资700万美元。到了2012年,人权战线执行了最大规模的动员行动,筹集捐献了2000万美元以支持奥巴马总统的连任。大选之后,华盛顿邮报强调人权战线的重要作用,在华盛顿、缅因州、马里兰州和明尼苏达州的婚姻平权以及奥巴马的连任竞选等事件中贡献卓著。


clipboard.png

(图注:人权战线年度报告截图)


奥巴马背后的同性恋势力


说到奥巴马,就不能不讲清楚这位总统背后的同性恋势力。在一份1996年的问卷中,当时还只是个参议员候选人的奥巴马就表示:“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且会与一切反对行为做出抗争”。在2004年奥巴马以绝对优势成功竞选参议员时,同性恋者对其的政治献金超过了50万美元。2012年5月9日,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认同同性婚姻的总统,就在其发表力挺同性婚姻的言论90分钟后,其竞选团队立刻收到1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全部来自同性恋群体。


第二天,奥巴马又趁势出席了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为其举办的筹款晚会。奥巴马称昨日制造了“轰动新闻”,但支持同性恋婚姻是美国精神的延伸,“难道我们不是一个包容每个人,给每个人机会,平等对待每个人的国家吗?”这一晚,奥巴马又筹集1500万美元,创下美国政治史上单场筹款会筹集金额的最高纪录。


据分析,2012年时,奥巴马的主要“金主”中1/6是同性恋者。那一年,其竞争对手共和党的罗姆尼恰恰就是输在“无知少女”手上——害怕失业的无产者、对革命有浪漫幻想的左翼知识分子、“人多势众”的少数族裔、喜欢球类运动的青春痘天团和享受福利政策的单亲妈妈们,哪怕这些群众47%不缴税,但谁在乎呢?


奥巴马自然也投桃报李,2009和2010年时,奥巴马分别两次任命两位女性大法官进入美国最高法院,这两位自由主义者出身的女法官,脑门上仿佛印着“政治正确”四个烫金大字。奥巴马此举,也为2015年5:4的高院最终投票结果奠定了坚实基础。


另一个在政治力场上翻江倒海的组织,“同性胜利基金”(Gay & Lesbian Victory Fund)于1991年成立,其目标更加直接,就是推动更多同志成为国家公职人员。仅以2012年为例,胜利基金支持了180位LGBT候选人竞选国家公职,就有123位最终赢得选战,成功率68%,堪称美国最好的公务员考前辅导机构。


为什么“同志哥”当公务员的几率这么高?


不妨再回头看看亿万富豪蒂姆·吉尔的努力。


要成为“大发声”组织的一员,每年慈善金必须交够25000美元,于是华尔街和硅谷的同性富豪慈善家在这里聚集了起来。为了出其不意,他们往往不动声色低调行事,一直到选举前的最后几周,数十笔个人捐款突然涌向支持同性恋的候选人,加起来足以倾覆一场选举。


要知道,在那些选情交着的职位上,有时几千美元便足以改变战场局势了。然而“大发声”把同志平权运动最有钱的捐赠者联合到一起,加起来有数十亿美元。吉尔曾经表示,自己已经花了3.27亿美元。没错,对政客而言,经济方面的考虑要比主打个人自由诉求更有效。


除了支持自己的话事人,同性恋社团也如法炮制犹太势力集中财力打击政敌的手段,并且成效显著。根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同性恋组织详细研究美国各地的选举地图,判定一批政治地盘不甚稳固的反同性恋政客,然后组织全国的同性恋财力,向这些政客的对手大量捐款,以期在选举时将反同性恋政客拉下马。


比如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美国同性恋社团“瞄准”了国会下院和各州州议会中的70名反同性恋议员,结果其中有50名被成功地拉下马,包括原本政治行情正在上涨的爱荷华州议会的共和党籍议长Danny Carroll。同性恋财力帮助了爱荷华、密歇根、宾州和华盛顿等四州的州议会至少一院“变天”,而防止了这些州继续制定通过反同性恋的法案。在这些政治行动中,美国同性恋社团还非常精明地着重于费用相对较低的基层选举,以最少的金钱代价,将一些突出的反同性恋政客的政治生涯扼杀在萌芽阶段。


革命当然不是请客吃饭。


被“做掉”的不止是政客


2014年,由于不为自己的反同言行道歉,Mozilla新CEO布伦丹·艾克(Brendan Eich)仅仅上任10天,便被迫辞职。由于他在2008年资助了1000美元支持8号提案(下文将会提到),以实际行动向同性婚姻投了反对票。便有超过7万人签署网络情愿书,来施压Mozilla辞退艾克。很多同性维权人士开始公开表示,要抵制所有Mozilla产品并转向谷歌Chrome浏览器。正如某些同性组织人士所言“这表明部分同性婚姻支持者不仅仅批评和说服反对者,而且意欲惩罚他们。”


2008年,同性恋组织在加州吃了一次大败仗,不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加州“8号提案”被通过。在这堪称美国史上最昂贵的州宪法修正案辩论中,支持方和反对方分别花费了3990万和4330万美元的广告费,其花销超过过往除了总统选战外所有的拉票战。Google、苹果、沃尔玛、福特、美国电力公司……都将大量的资金流入同性恋阵营的账户,然而即便如此,在民主党票仓的加州,“同志哥”竟还是败了一阵。


熟悉美国政治的人们常调侃说“加州在手,天下我有”。四年后,吸取教训的同性组织再次卷土重来,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给对手机会。2012年时,华盛顿州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74号提案公投,这次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都站出来力挺同性组织,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捐出了250万美元、比尔·盖茨和微软CEO斯蒂夫·鲍尔默以个人名义分别捐了10万美元、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微软、星巴克和亚马逊等以公司名义捐款、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也以个人名义捐了25万美元。最终,1200万美金被筹集用于支持华盛顿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投票,而同性婚姻的反对者只筹集到100万多一点。


同性组织接连不断的胜利,直接改变了法学界的天空


2013年时盖洛普(Gallup)的一项调查显示,哥伦比亚特区有10%的成年人自称是LGBT群体,这个比例比任何州都高。法学院和法律行业在近年亦特别欢迎男女同性恋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曾在劳伦斯一案的异议中批评这种趋势。


大法官斯卡利亚写到,“当今的观点是法庭的产物,而法庭又是法学界文化的产物,后者基本上接受了所谓的同性恋议程,我指的是一些同性恋活动人士积极推动的议程,目的是消除传统上与同性恋行为联系在一起的道德耻辱。”的确如此,在自由派大法官和保守派大法官的办公室里,公开的同性恋法官助理都十分常见。据“人权战线”称,律师事务所是最适合同性恋者工作的机构,紧随其后的是银行和券商。


没错,银行和券商。别急,他们马上就要登场了


形势在2015年时对同性组织简直一片明朗,场面堪称“百万雄师过大江”。知道吗?就在今年3月,最高法研究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时,一些“有影响力”的华尔街银行人士,共同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支持同性婚姻的陈述。这些华尔街银行包括美国国际集团(AIG)、美国银行(BOA)、黑岩(BlackRock)、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德意志银行(DB)、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 Morgan)、瑞银(UBS)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Money Talks!


本文首发于虎嗅网,媒体转载请与虎嗅联系。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