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活了一整年,这个团队做出了谢耳朵的“替身机器人”

忙活了一整年,这个团队做出了谢耳朵的“替身机器人”

虎嗅注:本文为智东西(zhidxcom)投稿,作者四月。虎嗅有较大删改,并综合了9月初虎嗅团队对EZRobotics团队的采访而成。


到达深圳的EZRobotics办公室,已是夜里八点,为了准备第二天的TBot线下体验会,团队成员们还在进行最后的调试与组装。


这个公司联合创始人是张涛与张海春,分别是前后两任的雷锋网主编,但是这两支笔杆子却又都是技术达人。张涛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的机械专业,港科大系的创业者在机器人领域有较多建树,除了世界知名的大疆,还有李群自动化、固高、优超等机器人或机械领域知名公司。而关于张海春在深圳硬件圈中更是知名,曾有名句“硬创不识张海春,身价过亿也枉然”为证,虽为调侃之言,但其在硬件创业圈中的影响力也可见一斑。


据张海春介绍,EZRobotics早期有做过一些教学机器人套件(EZBot)出售给一些高校,但那只能算是练手。实际上,TBot是早就计划好了要做的产品,但对于造机器人而言,在团队人选方需要进行一些专业人员调整,于是招人就成了第一项棘手工作。


团队:“拉关系”凑了一桌靠谱团队


张海春谈到,招人不是请客吃饭,别看我们在各种招聘网站挂了很多职位,EZRobotics的几个主力骨,没有一个是招聘网站上来的,全是以前的同学,同事,老乡,朋友。在招人方面,张海春也谈到EZRobotics的选人标准,我们还是希望招到有项目经验和兴趣的硬创者,毕竟这个圈子的坑太多,没有经验的新人一不小心掉坑里了拉都不拉出来的。


“拉关系”这一招为EZRobotics建立了一支十分靠谱的团队,其中包括在西门子负责过大型医疗设备项目的硬件大叔,也有混迹于华为、腾讯的实力派软件小哥等,主力骨纷纷到位后,TBot的研发工作也于2015年03月正式启动了。


产品结构:头部可拆分,双轮自平衡


从外型上看,TBot类似一款简化版的Pepper,由大脑、头部、身体、底轮四部分构成,其中大脑是一个 iPad(未来可以兼容其他 Android 平板),头部和身体分拆时,身体会打开起落架,停留在原地。身高约1.2 m,体重 15 kg,内置7800 mAH+2600 mAH 双电池独立供电,主体可持续工作 8 小时,支持自动返回充电。


在结构上,TBot 采用了双轮自平衡的移动方式。据张海春介绍,团队之前也曾考虑过更加酷炫的单球,但是实现难度高、可靠性相对较差。现在的TBot采用了六轴传感器,无需三点支撑。


14.jpg


这一设计实际上也是出于家庭机器人的应用场景进行的考虑,张海春介绍道,220mm大直径车轮使TBot 能轻松压过电线、地毯和拖鞋等典型的室内障碍,避免了低底盘的缠绕电线等困扰。此外,无轮毂设计,也杜绝了家中小孩手脚伸进轮子中造成的不安全因素。


此外,TBot采用了模块化的可拆分设计,机器人头部可以很轻松地取下作为桌面机器人单独使用,从而拓展了使用场景。


功能与价格


据张海春介绍,基于 iPad大脑TBot可实现两项主要交互功能:其一通过 app进行远端遥控和近端视频聊天,其二可进行语音交互。通过安装了TBotapp的移动端与TBot机器人上的iPad 好友帐号相连,可远程实现爬坡、走动、转向等控制。


根据现场演示,TBot爬坡的最大角度大约10度,带有自平衡系统,可以承受轻微的推力。移动速度较慢,转向也比较慢,但非常平稳。据悉,TBott前后均布置有50cm范围内红外避障传感器,遇到人员或障碍物时会自动避障。


据张海春介绍, TBot最常用的应用场景应该是远程聊天,除去家庭陪伴,生活助力用等功能,后期将会尝试在To B领域应用的拓展,如工厂巡视、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等。第一代产品为了快速出产品因此选择使用iPad作为中控,但是后面的产品将会定制一个Linux的平板做控制中控,这样才可能实现更强的扩展性,室内定位、跟随等功能都在加紧的研发调试中。


据悉,TBot今年11月将会正式进行量产,12月可实现发货。初定价格为 9999元人民币,张海春补充道 ,EZRobotics希望做定位高端的机器人,这个定价是给顾客的“工程机优惠价”,未来量产后,在价格方面可实现一定下调。


为什么需要iPad“自己动”?


通常,机器人可以大致划分成三个不同的软件层次,认知层是其思想表达,负责知识库以及不同场景的应用;感知层负责视觉、声音等识以及避障、定位等;控制层负责躯体的控制。而TBot主要功能实现是围绕着控制层以及感知层实现的,如果不那么客气,把它理解成一个能自己移动的高级iPad倒也说得过去。


那我的问题是,用户为什么需要一个能“自己动”的iPad?张海春回答说,这个的确既不刚需,也不高频,但是这将改变人们与手机、电脑的交互方式。


张海春:“点外卖的时候你可以说,‘过来,给爷点个外卖’”。


笔者:“但是手机就在你的手边,干嘛不跟Siri说啊。”


张海春:“这话没错,但是它走过来的时候是‘长脸’的啊,带着笑容和情绪,那么情感上它就成为你的管家和助手。”


笔者:“听起来好像很厉害耶......"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geek,美剧“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的替身机器人。


2.png

让机器人成为家庭一员?关于隐私、关于信任


根据张海春介绍,相比与工业机器人而言,国内家庭机器人与海外的差距则相对较小,这是因为家庭机器人对精密度的要求相对较低,只要能帮助人们完成一些特定的打扫或者端茶递水即可,比工厂的要求低不少。


"家庭的场景需求其实是严重分散的,我们想过把一些生活中很麻烦的场景变简单,例如洗碗、烘干衣服、打扫等,但总觉得需求太过于细,并且机器人完成的这些工作人都可以用更高的效率完成,十分钟就可以洗好的碗机器人就非要大半个小时才可以。我们为什么做陪护,是因为大家都是离开老家在深圳闯荡,有的同事也有了小孩,在工作时候会很牵挂,希望可以通过一些方式与家人互动,我们认为这个市场是存在的。先进入家庭内部,才能谈下一步的想象空间。"


机器人在屋内可以四处走动,那如何保证用户隐私不被侵犯呢?面对这个尖锐的问题,张海春回答道他们肯定不会去主动侵犯用户的隐私,会软件层面做了权限设置,保证无关人员不能获取相关信息。


“但是便捷性与安全性本身就带有天然的矛盾,例如上网这个行为本身就是牺牲部分隐私安全获取一些便利,腾讯也能轻易获取微信的对话内容,但是谁想去干这种事呢?至于我们,工作的核心更应该放在杜绝别黑客侵入的可能。”


除了隐私问题之外,人跟机器人的脆弱的信任又是另一个问题。试想,如果用户没做出任何操作,但机器人自行作出一些动作或者损坏了家里的物品,那么信任就会被很容易破坏。不过张海春说,有时候人才是最不可控的因素,可能他就坐在你对面你依然不知道的他的情绪是什么、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有些事情他宁愿会更相信机器人。


家庭机器人能不能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呢?如果能的话又会在多远的将来实现呢?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可以自己琢磨琢磨。


硬创业是件急不来的事


相较于现任EZRobotics的首席运营官职位,张海春硬创“教父”的戏称或许更为圈内人熟知。两年前我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号的时候曾不解询问过身边的朋友,为什么他是硬创“教父”?朋友说大概就是他写过的硬件创业的指点江山文章特别多吧。如今再与他说起硬件创业,他却是确实这般说道:


“以前老是喷别人硬件跳票,结果没想到自己做的时候竟然也跳了几个月,而且我迄今几乎还没有见过没有调票的硬件创业公司,这几乎是一个必然事件啊。”


“真正在做过硬件项目的人都知道,做手艺是不能急的,得慢火熬炖,从前期的硬件雏形设计和模具制造,到后期的软件性能调试与配合,都需要时间与工作量的积累。”


13.png(张海春打招呼的方式很魔性)


张海春表示现阶段也正在解决一些细节的瑕疵,并不会急于将产品推出。同时他也介绍道,除了现在主打的家庭用户,TBot及后续产品同样看重To B的市场应用,现也正与各物业厂商、大型商场进行积极沟通。


虎嗅注:同为创业公司也想求报道(请猛戳这里)?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无论大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国仁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28074.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
1
打赏
  • 给 Ta 打个赏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重庆移动营销 2015-11-27
应该请谢耳朵代言!一定有噱头!
+1
+1
我要点评
智趣空间 2015-10-27
有钱买机器人工作时间看小孩。。为什么不自己多陪陪孩子呢。。
+1
+1
我要点评
wooks 2015-10-15
ipad只是个表现,人家做的本质是多一个人在你家跟你沟通交互,帮你解决日常用手搜,费脚程,且需要天天重复的麻烦小事快速解决,比如发个快递你要搜号码带电话,下单,等等。现在只要说句寄个快递,楼下怎么都是嘴毒的蠢货。
+1
+1
我要点评
州记 2015-10-14
“会移动的iPad”,一语道出本质
+1
+1
我要点评
朝聆夕改 2015-10-14
呵呵,得凑够八个字
+1
+1
我要点评
极智飞扬联合创始人|智东西总编...
记者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