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人家这女性社区,要么耍了腔调,要么赚着钱

看看人家这女性社区,要么耍了腔调,要么赚着钱

虎嗅注:在11月22日的虎嗅F&M创新节上,5位来自女性社区、社群的创业者们,聚到一块讨论了女性社区的金矿这么挖掘。他们即使竞争对手,也是一同开拓市场的伙伴,却对这块潜力巨大的市场各有观点。整个论坛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展开,从时机、内容、商业三个层面去解读最火热、新锐的女性社区掌舵人们怎么看自己的行业。


环节主持人:高琨(闺蜜创始人)

论坛 嘉宾: 王宏达(她社区联合创始人)

                      张 桓(疯蜜CEO)

                      路彬彬(《彬彬有理》出品人及主持人)

                     于困困(玲珑沙龙创始人)


时机:女性社区的爆发


主持人:我们知道2015年初的时候,女性社区这个话题刚刚进入到大家的眼前,女性社区为什么引爆?怎么引爆?


路彬彬:我觉得真正的市场和用户肯定不来自于创业者的引爆,是来自于你发现用户有这样一个强烈的需求。而且因为情感困惑建立的联系,特别奇怪的是信任度及其高。所以以情感为痛点切入点,商业变现更容。


主持人:彬彬姐是从内容到社群是自然的连接,张桓的想法呢?你的疯蜜网的定位特别奇特,是任性加有钱等于美少妇是这样吗?


张桓:我是一个屌丝,但是我喜欢小富婆,喜欢有钱的别人家的老婆,这是截然不同的道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线下场景的体现,你们应该见过很多的闺密去消费,但是从来不会看到男性相约去逛街,移动互联网让社交式电商成为可能,更多的是对女性有效。


主持人:王总呢,之前您做爱物网,今年开转做她社区,您是怎么发现女性社群是可以挖金的?


王宏达:但是在无线端,我们发现二三线城市用户的增长,是以一个更可怕的成长速度,她们其实有强烈的交互的诉求,因为手机移动互联网,手机大屏的时代以后,他们有更多的用户已经直接跳过了互联网,直接是拿手机上网,进入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以前有大量的诉求没有地方倾诉、表达和交互,正好通过这个平台快速的被迭代。


于困困:玲珑沙龙我们的目标用户起了一个名字叫“雅痞女青年”,具体解释一下是生活在城市中的,已经大学毕业,但是还没有做妈妈的这一群的小的中产女青年。针对这个人群,我们做之前,电商很多,社区还没有。我们先在微信号上先测试我们人群的密度,反响不错。7月份APP也上线后,发现这部分人群也很大。回过头看女性社区已经是很热闹的创业领域。


内容:调性、活跃度与过滤机制


主持人:其实每个女性社区都不一样,怎么保证社区的调性呢?


路彬彬:跟创始人的价值观很有关系,装逼是没用的,而且创始人是什么样,你的价值观是什么,这是瞒不住的。这是我在用户里发现的,现在我们的员工大概有将近一半是认同我们的价值观,甚至是我们粉丝。《彬彬有理》的价值挂是独立,我们是不要靠男人要用男人,也不是强调女权。


主持人:美少妇的调性是怎么定出来的?


张桓:我更看重组织的价值观和信仰是什么,无论内容还是电商都有可替代性,包括创始人,包括罗胖都有可替代性。所以组织从调性上来讲,我们叫做Leave for me的精神,因为我们真的是已婚女性,中国的大部分已婚女性很多牺牲,为了事业、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做了很多牺牲,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比男人付出更多,我们倡导,女人哪怕有了家庭和孩子,你还是你,你要为自己而活,这样才会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主持人:她社区有年轻女孩子,整体的调性还不是90后的感觉。


王宏达:说到调性,我非常惭愧,我们刚开始做她社区,想以美妆为主,希望把调性定得高一点,像玲珑的这种定位是我很羡慕的。我们每天有15万的新用户,当大量的用户涌入时会发现,美妆并不是大多数人高频的需求,这样会很严重的影响我们的留存和用户的黏度。70%多的用户在情感方面的诉求是非常强烈的,我们只能不断的适应用户本身的诉求。她社区每天用户的发贴量在134万,内容都是UGC,是最真实的用户的情感,是二三线城市居家的年轻妈妈的困惑。


为什么说女性的市场会爆发,最新的调研数据说,女性在移动互联网占了47%的份额。最近的数据是有5.9亿的移动用户,其中就有2.8亿的用户,这样大的基数爆发出来一两个产品是正常的。前十几年的整个互联网产品,绝大多数都是为了满足于男性用户的诉求,比如说军事类的、体育类的、政治类的等等。淘宝的出现是改变了整个互联网很多,女性互联网用户被养成,为女性做的产品还是太少,这个土壤本身是很肥沃的,看我们在上面种出什么样的果子。


主持人:做社区最怕社群没有活跃性,没有自生产的内容,请问,你们是怎么来保证你们的社群的活跃性的?


于困困:社区但是总之要照顾两件事儿:

第一,社区本身的架构,这个是偏工具化,如果定位于SNS,要考虑怎么碎片化信息,如何组织以及再组织和社区的分发效率。这件事情她社区做地非常优秀,这方面有很友谊的和非常丰富的经验,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社区的产品肯定是双向的,这个社区本身的设计,一定是非常大的影响到活跃度的。玲珑在线沙龙这个概念是我们造出来的,我们做了一些不同于现在的SNS的动作:不管是twitter式、微博式的短小的信息流以及转发动作,还是Facebook式的时间线的,pinterest的pin it、on board其实也是借鉴了很多SNS的方式,加入了玲珑组织关系,让他们在这样的形势下完成信息的交互和众包,同时又能比较高效地信息分发。需要把这个基础做得足够好,才能完成这个社区和人群在这里是不是活跃。


第二,同时对创始团队要求很高的是社会学的理解,毕竟是做了人群,这个人群是谁,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他们在这里到底能为他们解决的痛点是什么,部分像是金字塔尖上的线一样,串起来中部和底部的需求。他们能不能在结构下能够很好地完成信息的输入、众包和分发,也跟你对这个人群的理解有关。当基本的结构加上我们对人群的理解,要走到很好的契合点,能够比较好的完成一个社区的自运转和造血能力,并且越来越壮大。


我玲珑沙龙我们叫雅痞女青年,雅就是要脸,反屌丝,痞就是有个性。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中产阶层都会有的通病或者是城市病。前两天玲珑沙龙用户自发起问,大家谈谈都有什么城市女孩毛病,非常的热。当我们看用户讲自己比较事的状态时,会发现最核心的部分,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恐惧,这些恐惧是阶层下落的恐惧,谁也不希望从已有的白领或者是中产阶层下来到更低的阶层,这个过程中可无限的外化玲珑在寻找外化的部分,用这个部分中很核心的点,变成满足社群的用户的需求的线索。


主持人:我发现玲珑以这种雅痞的定位,并不是一个高频的社区对吗?你的希望它高频还是低频?


于困困:当然希望它是高频的,但是如果我们说所谓基层陷落恐惧这个东西是高还是低,非常难讲,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当他外向为一些比较落着点。我经常说的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必定会落到一个具体内容的附着点,目前玲珑沙龙仍然是一个内容社区,我们是把这群用户的中频甚至高频的部分累加起来,当你打开的话会发现大体上是三大类,前面是跟文娱相关的信息;生活相关的信息;情感和身份认同的信息。从排列顺序上讲,女性用户不管是哪个阶层的用户,情感需求看上去更美,买买买的需求毫无疑问是高频的,但是再细分,比如说每天谈论化妆品这是低频的,但是化妆品加一些进情感关系,累计在一起变成比较高频的状态。作为一个内容的社区,这样的分布没有太多的问题的,如果要从社区转为电商,逻辑就会骤然一变,会出现新的挑战。


主持人:张总,因为美少妇社区的活跃度,是什么话题比较高频?


张桓:我们的思路没有从内容出发,我们更多是想把对的人撮合在一起,同时给他一个舞台,到底是在舞台上是演讲、唱歌、还是跳舞我们不干涉。天涯、豆瓣内容这个东西总有时代更替,但是对的人会一起成长。我自认为我们做的是社群,社群和社区不太一样,社区侧重于内容,社群侧重于一个自组织,我们是一个什么圈子,最主要是给他一个所谓的舞台感。我们更多是引发大家的行为,而不是发言。


主持人:我们的社区或者是社群的过滤机制是什么?


路彬彬:这个跟刚才说的黏性是一样的,不管是做社群还是做社区,你在建立一种组织,是能够做群众运动。互联网创业是解决了信息的屏障和用户连接的障碍,找到了对的一群人,不考虑任何概念,什么东西是闭合的商业模式,能够完成一个自生态就做什么。我们有电商产品,有媒体的版权收入,现在我们开始做所谓的在线教育,我们卖一节出轨的课,教你怎么判断男人,当天就1000个人报名参加我们的课。我在北京也做了一个会所,把那里变成录节目,用户产品体验、教育、互动的地点,这样我的生态链看起来比较完整。用户黏性,这个年头就是脚踩西瓜皮,外界的人觉得你做得好,其实你自己就是在摸索。但是反过来想,刚才我说我们的在线教育,我们只有一个半人员工,我们现在所有的课程,每周上两节,我们在微信平台上有1000个人,完全没有人管。从课程的研发,到组织大家建群,上课群怎么办,聊天群怎么办,全部是由用户自发完成所以说这些概念最重要的还是对用户的了解和组织的搭建能力。


商业化:广告、电商、教育、金融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连接商业价值的?


路彬彬:我我们有广告收入,有内容的版权收入,有电商的收入,有会员的收入,但是我现在更看重的是在线教育(情感课程培训)的收入。


王宏达:我们现在还是处于高速的成长期,在商业这块考虑的还比较少,因为靠广点通等平台。平均一个用户能挣到一毛钱,一天有15万左右的收入,这块的收入我们很满足。电商这块也在尝试,但是投入度比较少,因为整个商业模型是建立在用户数是巨大的基础上,再解决商业的问题,这块我的发言权比较少。


张桓:我们从去年11月份开始,做Costco模式的电商,有几个数据给大家参考,社群可能比传统电商转化率高,京东天猫的转化率是1到3个点,唯品会最多5个点,小红书大概在10个点。我们的转化率大概是30个点,客单价是890元,两个数据比传统的电商好很多。但是真正让我们盈利的不是电商也不是会员费,是所谓的金融,所以我们在9月份三天光卖影视金融理财产品就有1400万。在金融方面远超乎我们的想象,我们群体觉得很有钱,但是对理财和家庭资产配置还处在初期,有了圈层,让大家商量着怎么理财的时候,比专业的理财顾问更加有信任感,甚至大家一起做。现在目前来看,我们在金融方面数据比较好。


于困困:目前看玲珑沙龙也并没有有盈利,但是我们一直是有营收的,首先这个产品体现出的特色:它是一个有高留存价值的社区,我反对玲珑是一个媒体,但有信息留存价值。我们并没有计划在这个阶段开始商业化,但是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就接到了香奈儿、卡地亚这样的广告,接着从上个月开始小规模闪购这样的动作,我们希望电商化,并不是小尝试。电商机会已经非常少了,但是社区被看作是一种较新的可以切入电商的方式,价值在高转化率,但是并没有非常大的,和比较规模化的例子在前。玲珑希望看一下,当一个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比较相似的一群人在一起,对于转化率究竟是锦上添花,还是质的提升?这个结论我并没有得出。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