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存活了4天的熔断机制,重启还有戏吗?
2016-01-09 11:28

仅存活了4天的熔断机制,重启还有戏吗?

熔断机制在外界普遍的质疑声和内部监管层激烈的博弈之后终于被紧急叫停。


自本月熔断机制正式实施以来,第一周四个交易里全部触发熔断阀值,两个交易日提前收盘,7日晚证监会紧急发文暂停熔断机制后,8日早盘沪深两市跳空高开,随后短暂跳水后又止跌回升迅速翻红,截至收盘涨幅1.97%,让取消熔断的决定显得既“必要”又“正确”。


这让当初为稳健股市而出台熔断机制的监管层显得既尴尬又无奈,有苦说不出。


罪不在熔断:中国股市暴涨暴跌已是家常便饭


让熔断机制被紧急叫停的最直接的原因无非是连日的暴跌,1月4日熔断机制首秀,两市近1800只股跌停,沪深两市市值蒸发4.24万亿元,1月7日跌停个股达1200家,A股总市值较前一日蒸发了3.97万亿元,仅仅两天A股投资者人均浮亏近16万元。


损失惨重的股民,对这一机制自然怨声载道,但对于经历这轮牛市的股民而言,无论新老股民都应该深有体会,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股市任性的暴涨暴跌已经是家常便饭,仅仅3个月时间就有20次千股涨停、跌停。


tu.png
图片来源:证券时报


当然这和本轮的牛市分不开,回顾本轮牛市可以发现,基本面一直在靠政策推动,国家背书,人民日报甚至刊文,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背后的原因是中国发展战略的宏观支撑以及经济改革的内在动力,但“政策牛”的推动,引发的却是短时间内的全民炒股,一拥而上的结果导致了过早的透支了改革的红利,并且是在与基建相关的产能过剩,房地产、钢铁、煤炭、汽车等多个产业均不景气的背景下,缺乏宏观经济的支撑,短时期内推高股市的后果就是大盘的“硬着陆”也就是去年下半年的断崖式下跌额,股票的涨跌本是正常的经济规律,涨到一定程度自然需要回调,但由于前期融资融券的杠杆与场外配资累积的风险已经积重难返,为了避免过快的下跌带来的崩盘风险,又需要国家队救市,降准降息、降低股票交易费等措施,一定程度上又让原本需要释放的泡沫被继续裹挟形成了一种不稳定因素。


而在熔断机制实施以来,已经有不断的利空消息:1月8日大股东减持股份政策到期,引发的恐慌,人民币汇率的贬值,注册制的颁布,因此以之前股市的调性而言,即使此次没有熔断机制也难保股市不出现暴跌,熔断机制只是不赶巧,选在这个时间点实施了,成了暴跌的替罪羊。当然历史无法假设,会不会发生也很难验证,但下跌的主因却无关熔断制。


熔断制不是主因:但弊大于利,权衡利弊不得不叫停


当谈到一项政策的出台的时候,首先会想到出台这项政策的必要性和目的,熔断制度作为一项重要的风险管理制度,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控制风险。当价格波幅触及所规定的水平时,交易随之停止一段时间给市场一个冷静期,让投资者充分消化市场信息,防止市场大幅下跌甚至发生股灾,以维护市场的稳定。


但由于中国股市特殊的制度设计,使得熔断制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A股市场实施涨跌停板和“T+1”交收制度的情况下,实施指数熔断机制会人为缩减市场的流动性,加剧投资者恐慌情绪。


而这种恐慌确实很容易发生,由于个股已经实行10%涨跌停制度,因此留给熔断机制设置的阀值空间有限,最后设置的5%和7%两档阀值,不但区间过小,而且鸡肋,加上“磁吸效应”的影响当沪深300指数跌幅达4%的时候会加速跌到5%触发阀值,当触发第一次熔断,15分钟冷静期内若无重大的利好消息,很容易继而发生第二次熔断,如果触发7%的阀值就会暂停交易,这样即使多头有心抄底也没有机会,整体来看,实际上是放大了A股的波动。


从证监会发言人邓舸的表述也不难看出“但从近两次实际熔断情况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熔断机制又有一定“磁吸效应”,即在接近熔断阈值时部分投资者提前交易,导致股指加速触碰熔断阈值,起了助跌的作用。”


权衡利弊,目前负面影响大于正面效应。为维护市场稳定,暂停熔断机制势在必行。


熔断制重启的不确定性:在配套制度没有建立之前很难重启


熔断机制在被暂停之后,下一步最该关心的就是是否会重启?何时会重启?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就必须要清楚是否有重启的必要性。


对于防范股市风险,国际主流交易所普遍的做法是要么设置涨跌停制度,要么设置熔断,很多成熟的股市采取的是“没有涨跌停板有熔断机制”。而中国采用的是“个股涨跌停板大盘熔断机制”,但要让熔断机制发挥作用就要扩大阀值的区间幅度,美国设置了三级熔断,标准普尔下跌7%,13%,20%就会触发熔断,日本设置三级触发阈值为8%、12%、16%,韩国为8%、15%、20%,巴西、加拿大、意大利、印度和泰国的第一级触发阈值均为10%,而第二级触发阈值则设为15%,以20%居多。


而受限与10%的涨跌停制度,熔断的阀值区间又很难拉开,除非只设置7%的阀值,一经触发,提前收市,或者取消涨跌停制度,或拉大涨跌停的区间。


另外中国股市的投资者结构不合理、二级市场频繁交易的主体来看仍然是散户居多,之前很多新闻已经报道,这轮牛市中新开户人群中很多是在校大学生,存在大量的90后,甚至95后,投资理性程度不够、短期的投机性,盲目跟风又很容易引起恐慌和“踩踏”事件。股市的波动性,脆弱性突显。


再者,市场对熔断机制认识还不充分,准备不足。证监会称,引入熔断机制是在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发生以后,应各有关方面的呼吁开始启动的,是一项全新的制度,在我国没有经验,市场适应也要有一个过程,需要逐步探索、积累经验、动态调整。“下一步,证监会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组织有关方面研究改进方案,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不断完善相关机制。”


总结来看,在不解决上述问题的情况下,很难再重启熔断制。


作者:李琦,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首发于百略网(微信ID:wwwbailve),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及本文链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