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独角兽坠落之年?

2016,独角兽坠落之年?

本文来自:Forbes,译文创见首发,由 TECH2IPO / 创见 Rowson 编译。图片为巴黎 Museum of Fairground Arts 展出的独角兽雕塑。


2015 年,科技领域出现了大批独角兽公司,这不禁让人回想起 2000 年左右科技经济繁荣又衰败的情景。原文作者 Paul Glader 是国王大学的一名新闻学副教授,作为媒体学者参与了柏林创新领导力 EMBA。本文是Paul Glader对该课程导师 Rich Mironov 的一次采访,这位在硅谷工作了 20 余年的导师讲述了他对于当今科技经济和独角兽企业的看法。


2015 年出现了一大堆独角兽(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公司),这些神秘的生物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是收益黑马、利润赛马,还是现金奶牛?又或者,他们的神话轰然倒塌,迅速被互联网历史的尘埃所淹没?


Jessi Hempel 曾经在 Wired 上发表文章说,2016 年我们应该停止讨论独角兽的问题了,毕竟这种神奇的生物很可能「只是带着塑料喇叭的一匹马」。但这很难,研究公司 CB Insights 发表报告称统计了 150 家被认为是独角兽的公司,他们估值的总和达到了 5250 亿美元。而在 2009 年,像这样的独角兽公司仅有四家。独角兽的队伍正在不断壮大!


11 月,在加州伯克利举办的柏林创新领导力 EMBA 班上,我向导师 Rich Mironov 询问他对于经济衰退前景的看法,他先知般的预测令我惊讶:


「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当中,将会有一家重要的公司不再盈利或是在其他方面犯下错误」他说,「当这个情况发生时,所有人都需要努力寻找自己的出路。」


Mironov 老师在硅谷工作了 20 年,80 年代他在 Tandem 计算机公司,90 年代在 Sybase 工作,还加入过 Air Magnet 公司、Slam Dunk 网络、iPass、enthiosys 和 Suddenly Social。目前他在教产品管理方面的课程,并做相关咨询,还写了本叫《产品管理的艺术》的书。


Mironov 老师完美地向我们重现了硅谷的历史,这让我们更加明白了为什么硅谷是世界科技的中心。回顾完那些乐观的历史后,我告诉 Mironov 在 2001-2002 年科技工业不景气期间,我正在洛杉矶做华尔街日报和美联社的科技记者。那时的我看到当地经济萧瑟,城市里到处是失业的科技工人,初创企业纷纷倒闭,随处可见空荡荡的办公室。


Glader(作者):我们是否正在经历技术经济领域的又一次非理性繁荣?或者,现在的状况是我们过去的一个侧写?


Mironov:金融市场有其繁荣和萧条的周期,科技循环也有繁荣和萧条的周期。1985 年、1992 年、2001 年、2007 到 08 年分别是几次科技繁荣结束的年份,我们可以看到,科技萧条每隔七八年就会发生一次。硅谷外的投资人们又会花上五六年来等待观望和重新建立信心。这有助于缓解投资过热的风险周期,对于下一次低迷同样有好处。


他回忆起 2007 至 2008 年,闻名遐迩的硅谷风投基金红杉资本提出了一份备忘建议说「资本寒冬来了」,是时候节约资金了。随后不久,创业公司们开始纷纷倒闭,创业公司最爱的的 Aeron 椅子被随处扔到大街上。


「我们现在很可能是又在周期的顶端了,」Mironov 说,「我很害怕,这可能只会对将来想在硅谷买房子的那些人有好处。」


他已经发现了过热的经济周期和对初创阶段企业无目的地投资泡沫的迹象——硅谷里有太多人在做那种帮人寻找露天停车场的 App 了。「这是个大问题吗?只有住在洛杉矶的 20 多岁的年轻人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吧。」


换句话说,Mironov 所担心的是太多人像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时一样,与其说是想要在有了想法后开始践行一种好的商业模式,倒不如说他们其实只是想获得融资。他担心硅谷昂贵的土地已经和美国大部分地区和用户的实际需求和问题脱节。


bran.jpg

图片为 2014 年 9 月 17 日,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 Brad Burnham 在华盛顿州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当天,委员会就「网络中立的重要性:通过有意义的网络开放规则建立有序竞争,从而保护消费者」这一主题听取了证词。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合伙人 Brad Burnham 在一月初通过 Skype 采访了一组在凤凰亚利桑那州国家大学参加斯克里普斯霍华德新闻企业家协会的新闻学教授。Burnham 曾长期在 AT&T 从事媒体和电信工作,随后,他于 2001 年加入了 TACODA,又于 2003 年加入了 Union Square Ventures 投资公司。USV 是一家业内领先的风投机构,它于 2004 年开始早期投资,目前已经投资了 80 家企业,其中包括著名的 Tumblr、Etsy 以及 Twitter。


Glader:硅谷现在正经历着一场技术泡沫吗?


Burnham:就拿 Uber 来说,我从心底里认为它是家物流公司,只不过是送人还是送东西的问题。世界上最好的物流公司之一联邦快递的市值是 360 亿美元,而 Uber 获得的融资数额已经达到了 600 亿美元左右。这完全来自对股权和数据的误解,他们完全可以使用那些能帮助他们扩展市场份额的其他方法。Uber 的 600 亿融资之所以我认为这是个泡沫:任何向 Uber 投资的机构都想获得 3 倍的回报,所以他们期待着 Uber 上市后市值能跑到 1800 亿美元。如果要用收益来证明这个市场价值,那么 Uber 需要赚到比联邦快递多 50-60 倍的收入,才能证明自己能实现 1800 亿美元的市值。所以说,这就是泡沫。


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同一场会议上,新闻学教授们听了天使投资人 Jason Calacanis 的故事。Calacanis 的媒体公司出版了《硅谷记者》和《数码海岸记者》以及《风投记者》等刊物,最后将这家公司卖给了道琼斯。他又合伙创办了 Weblogs,卖给了 AOL。在 AOL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转型天使投资人,先后投资了 Uber、Calm、Chartbeat 等创业公司。


Glader:有人觉得硅谷"药丸",你同意吗?


Calacanis:「又是经典的泡沫论。现在有许多领域都开始出现泡沫了。好的一面是,现在的泡沫和 1999-2000 年的泡沫不一样。有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可以制造现金了,而且有的公司还可以开源节流一部分资金。这都不是泡沫的大问题…… 简单的服务就可以每个月服务几十亿人,收入可是真实存在的。」


「创业公司上市前的估值确实有点超出他们自己的真实水平了。」


马斯克 (1).jpg


「Elon Musk 是所有人的偶像。他是硅谷第一个为世界带来改变的人,电动汽车、SpaceX 火箭。所有人都羡慕他。就连 Google 的创始人现在的重心都不放在搜索引擎上了,他们也在搞自己的自驾驶汽车。每个人都在竞争,看谁先去影响这个世界。这是一个积极的现象。整个世界和所有消费者都信任来自硅谷的产品。」


Francine Hardaway 是 Stealthmode Partners 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一些组织中担任市场顾问,这其中就包括广告科技创业公司 Zedo。她也在 ASU 中接受了 Glader 教授的采访。


Glader:2016 年的技术、媒体、广告公司的商业形势怎么样?


Hardaway:「今年,所有公司都很缺钱,投融资今年就会到头的。企业成长时间一旦够长了,就必须要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顾问公司比其他公司提前 2 年遇到这样问题。今天早上还在和风投谈,他们说今年会低估值投资。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就让别人来收购你吧,起码在公司倒闭前员工还能有个着落。这就是创业。今年在媒体圈和广告圈,肯定会出很多这样的事情。」


Wired.com 的 Jessi Hempel写道:「没错,独角兽可能已经在泡沫中了,或者并不存在泡沫。如果真的有泡沫,那也是吹独角兽估值吹出来的。对冲基金和共有基金也在添油加火,搞不好就玩火自焚了。但是一切难说,除非真的破裂。」


除了独角兽,她认为 2016 年还不应该关注这些:共享经济、可穿戴装备、雅虎 CEO 梅姐、以及任何名字里带「智能」两个字的东西,这些都是泡沫。


本文来源:Forbes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 / 创见 Rowson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Rowson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37727.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