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良”了?互联网杀死了花花公子的裸照
2016-03-10 10:41

“从良”了?互联网杀死了花花公子的裸照

3-4月一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已经在报摊出售,这是它首次不包含刊登全裸照片的中间插页,而《花花公子》杂志正是以裸体照片插页闻名于世。


41.png

三月号的《花花公子》插页女郎是超级名模、文豪海明威的曾孙女德莉·海明威


拜了!裸照


从今年3月起备受推崇的美国老牌杂志《花花公子》杂志开始改版,将不再刊出全裸女性图片。

不过改版后的《花花公子》仍有“月度玩伴女郎”专题,仍然会有性挑逗意味的女性照片,只是会被定位PG-13级(注:PG-13指普通级,13岁及以下儿 童必须在家长指导下观看)对于这份创刊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际知名刊物来说,不再在印刷版中刊登女性裸照,意味着将其“标志性”的内容摒弃掉了。


42.png


这一战略的意图也被认为是适应互联网的发展,因为任何人想看裸体女人的,都可以在网上得到尽情满足,就像《花花公子》CEO斯科特·弗兰德斯(ScottFlanders)所说,“现在只要轻点鼠标就可免费获得性感照片,刊登全裸照片已经过时。”

互联网的进步,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在获取内容的丰富度上远超纸质的杂志期刊。PC、智能手机的发展,同样满足了色情杂志所提供的私密性,使男性读者不必在神秘兮兮的躲在某个隐蔽的角落独自或者和好友一起欣赏。

这种变化也使得走低俗色情路线的另一著名色情杂志《阁楼》首当其冲,由于不敌网络袭击,销量下跌,《阁楼》杂志在1月号出版后停刊。事实上如果你能明白纸媒的衰落,你就能理解为什么《花花公子》需要改版。


改变从未停止


现实就是这样,世界在不断变化,你赖以成名的东西,最后反而会成为你的绊脚石。靠色情起家的花花公子,现在却靠去色情化,“革了自己的命”才能生存,这听起来有些讽刺。

但生存就要不断的做出改变。

1953年海夫纳创办的《花花公子》靠“色情”和梦露半裸照声名鹊起,但实质上《花花公子》是迎合了当时美国经济复苏和年轻人反叛的思潮,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性革命”时期,阅读《花花公子》成了叛逆的象征。《花花公子》以女性半裸体照为主,谈性、谈休闲、谈生活品位,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了最畅销的男性杂志。创刊一年后,每期销售就超过了10万册。发行量一度高达700多万份。


43.png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美国人的性观念已不再能用某一两个概念来表述,保守、激进的交替已经为多元化所替代。由于定位的不准确色情杂志鼻祖《花花公子》很快就陷入了无所适从的境地:既不像英国《Maxim》杂志那么温和含蓄,又不如《阁楼》杂志坦白露骨。网络色情的兴起,更是使成人杂志备受重创。《花花公子》 威望仍在,但很少有人愿意订阅其实体杂志了。

1982年,克里斯蒂·海夫纳女承父业,担任花花公子CEO,当时公司亏损520万美元。克里斯蒂开始大刀阔斧地对花花公子进行了改革:卖掉或关闭了一些不盈利的企业,清除了兔女郎标识的空气清新剂和海滩浴巾业务,推出了泳装和女用内衣产品,还购买了仅限成年人收看的有线电视网Spice和Vivid。

同时将它的兔子Logo授权给男装、化妆品、香水、内衣、衬衫、手包、皮鞋、腰带和箱包等产品,结果是,其兔子图案的商标成了世界认知度最高的标志之一,与耐克公司的商标齐名。在中国的认知度更是高达97%,因此该品牌在中国的奢侈品市场上也攫取了不少利润。2014年,该品牌15亿美元的总销售额里,便有5亿美元来自中国。花花公子高管曾表示中国市场一度将花花公子从破产清算的边缘拯救了回来。


44.png


随后《花花公子》朝着“可读性”方向进行了改版,增加了很多非小说类文章,更多的幽默、名人轶事、名人专栏,以及可读性很强的新闻。

海夫纳在接受《纽约观察家报》的采访时承认,他也可以使《花花公子》变得更为色情化,但那样只能会使《花花公子》失去特性。海夫纳认为,《花花公子》以往之所以能战胜众多的竞争者,就是因为它追求的不只是一种杂志的风格,而是要创立一种生活的风尚,“性”不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但这些并没有重振色情杂志开山鼻祖的雄风。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花花公子濒临破产,旗下明星纷纷跳槽、以图自保,网站亏损累计已达6800万美元。


网站和杂志的改版


但自救仍未停止。

早前,《花花公子》重新设计了自己的网站——移除了其中的裸体内容,高管告诉纽约时报,其成果是网站流量翻了两番。他们似乎希望通过去除婴儿潮一代(二战后:从1946年至1964年)的低级趣味,来吸引年轻人阅读和订阅。

“看裸体内容是很挑逗的,这会导致我们的观众读者们受到限制。”《花花公子》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弗兰德斯在采访时对NBC表示。

网站放弃全裸内容,也引来了“脸书”和“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的流量,吸引了更多年轻一代读者,转化为花花公子的用户。

在网站改版取得一定成效之后,《花花公子》纸质版也开始变革。如果说上一次改版是为了增加“可读性”则这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则直接去除标志性的色情元素, 明确向内容靠拢。做调查性报道、深度访谈,刊载介绍时装、饮食、体育的文章,大讲“政治”,大胆发表对于社会问题的看法,刊发时事评论。所以有人评价说,如果把那些裸女图片撕掉,《花花公子》就像是一本《纽约客》。

45.png


目前花花公子纸质版的发行量已经从1975年巅峰时期的560万册跌落至目前的80万册。且《花花公子》杂志美国版每年亏损约300万美元。此次改版花花公子希望它的读者群体从中年人士扩展到更年轻的用户。不过这能否重振花花公子昔日的辉煌还有待观察。


但无论怎样,花花公子的“从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首发于百略网(微信ID:wwwbailve),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及本文链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