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Uber合并传闻甚嚣尘上,易到CEO周航说,我们没有任何恐惧
2016-06-21 10:08

滴滴Uber合并传闻甚嚣尘上,易到CEO周航说,我们没有任何恐惧

虎嗅注:“将三国杀进行到底!”、“我们没有任何恐惧!”,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易到创始人周航回答了“易到是否边缘化”“如果Uber和滴滴合并,易到是否还有生存空间?”等敏感问题,言语之间充满了乐视系的战斗精神。


周航认为,滴滴和Uber合并的可能性很大,他们合并对易到没有本质影响。回忆过去五年,他说易到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共享经济有一个重大的前提,就是必须便宜。”,与此同时他透露,易到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周掌柜,作者周掌柜,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原标题为《周航:易到的进攻刚刚开始,超越滴滴和Uber靠高级玩法。原文很长,虎嗅节选其中最精彩的八个问题


周掌柜:如果Uber和滴滴合并,易到是否还有生存空间?

 

周航:他们的合并是有可能的,大概有一半的机会,可能还会多一点。我认为合并的本质还是竞争带来的。他们可能谈过很多次了,但是双方相互之间的期望值还是有很大差距。但是往后看,我觉得机会还是很大的。

 

但他们的合并对易到来说没有本质的影响,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未来的生意和时代的需求。我们对标整个智能汽车和分享经济的大趋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这个行业的竞争异常的激烈,我觉得人类商业史上没有哪个行业是像我们这个行业这样竞争的。在一个局部市场,一年烧掉几百亿还没有烧出个所以然的,不管是互联网的发展史还是人类的发展史,这都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周掌柜:烧钱大战是合理逻辑的产物还是非理性竞争?

 

周航:我觉得肯定是有非理性的成分。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规律,在早期阶段都一定会存在高估的时候,然后就回落、回归,又重新保持可持续向上的阶段。我觉得,很显然,这个领域有它的价值,这个价值在于出行足够的高频、足够的普众,几乎找不到第二个应用,是像它这样高频、普众、刚需的服务。


第二,汽车产业本身是工业中最大的产业,是皇冠上的明珠,但是现在大家都越来越看清楚,汽车产业以后最关键的变量,不再是主机厂,可能是这几个平台。因为谁拥有用户,谁就有可能拥有未来的一切。用户对车的渴望已经变成对出行服务的需求了。未来的年轻人,或许再也不会把奋斗三年买辆车作为人生目标了。甚至我认为易到推动的这个趋势在淘汰买车的这个消费习惯,从这个角度看滴滴、Uber和易到最大的竞争者是自己开车的人。

 

周掌柜:能否用用数字给我们详细描述一下这场烧钱大战惨烈到什么程度?


周航:我们的补贴政策是充满血性的,1月7日-1月9日3天的“专车节”过程中,一共75.1万用户累计充值9.65亿,首日充值3.87亿,4月1日到6月1日充值额18个亿。告诉你的这些看起来都是收的钱,不过我们对应一倍的补贴跟进几十亿。大头都给了用户实惠,以及车主实惠,所以我们决心是很大的!不怕补贴,也不怕打仗,只是现在我们更多注意力在研究高级玩法。


周掌柜:很多人认为乐视的大汽车生态易到目前还是边缘化的角色,你怎么看?

 

周航:我不这样认为。从乐视集团的整体战略来看,易到是重要的战略支点,因为易到的商业模型具备长期的战略性价值,特别是对于智能时代,是一个超级入口。


而我们和乐视汽车的深度合作刚刚开始,这种合作化学反应的效果一定会超出大家的预期。客观地说,滴滴、Uber是和乐视大生态在竞争,我们总体资产规模占据绝对优势。说到战略层面,易到一定会和乐视汽车有战略级的合作,17年应该会有一些事情发生。16年,乐视会举全生态之力让易到在行业中获得领先地位。

  

周掌柜:易到和乐视汽车的化学反应锁定的竞争对手可能是谁?


周航:未来的大汽车生态总体上看可能包括四个层次,这一点我们是一致的:


第一个就是易到这样的叫车平台和乐视汽车深度合作的形态,这种形态会是未来大汽车产业的第一梯队;


第二梯队是特斯拉这样的智能厂家,进行智能联网。但是特斯拉销量太小,去年5万台,今年就算10万台,明年就算20万台,不解决任何问题。特斯拉在汽车产业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明显,它也就值300亿美金左右了。它是先锋,不是领袖。它向行业展示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如果车做成这样,是绝对可以的。全球一年新车的产量是8000多万台,特斯拉微不足道;


第三个梯队是宝马这样的快速跟进智能汽车的整车厂商;


第四个梯队是传统厂家的智能化。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最大关键变量是——车未来还是不是会一台一台地卖给私人消费者?从某种程度上说,自己开车的人才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不是,那么只有第一种易到的形态是产业链最上游,所以这个市场是万亿级别的市场,易到作为行业前三名,不但不会有危险,而且完全具备弯道超车的机会!我们没有任何恐惧,肯定会将“三国杀”进行到底!

  

周掌柜:你最担心滴滴和Uber的竞争策略是什么?

 

周航:他们是否合并,我们都会按照我们的战略快速推动,总体我没有什么担心的。我们拼绝对的规模是第一个阶段的战略性任务,我们已经在第一梯队层面竞争。现在一方面保持竞争的势头,一方面我们在其他战略制高点获得突破,但是主阵地是不会放弃的。

 

说到我们的战略,我们发现汽车共享这个事情已经完全成立了。未来越来越多的人和车会卷入汽车共享的网络。新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建立起来。未来,保守来说,至少有10%的车会加入汽车共享。中国有2亿台存量,光10%就2000万台了。未来在中国形成上千万台车、上亿用户的汽车共享网络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判断,这不是赢者通吃的生意。我哪怕做一个小的平台,因为它总的规模量是足够大的。我跟优酷的人聊,在他们眼里从来没觉得乐视是对手。乐视的绝对流量比不上优酷土豆、爱奇艺,但是如果乐视当时一味在这个领域和他们竞争,去买版权,那乐视早死了。正是贾总很早就变维度、换轨道了,视频网站维持一个很小的存在,排第四、第五也可以了;然后基于用户的需求进行横向的扩展,把智能硬件、内容、云端的服务很好的结合,重新为用户提供了一种以智能硬件为载体的生态化产品,就争取到全新的用户了。

 

易到也必须要变轨,我们不能再争夺绝对的订单量。在我们来看,我们只要有一定的规模,易到现在有200万台车,平均一天订单过百万,在册用户差不多有5、6000万,这个规模,我认为我们完全是有机会向乐视去学习,和乐视网对抗优酷一样,我们可以做很多滴滴、Uber做不了的高附加值的服务给用户。我们不担心竞争,担心没有竞争地进入无人区。

 

周掌柜:你下一步的战略如何布局?

 

周航:这边继续扩大规模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会把整个战略中心从用户端转移到车主端。这是我们战略上最大的变化。我们要保障车主更好的体验和更多的实惠。

 

用户端我们已经看明白了。用户端的生意绝对不是滴滴说的:赢者通吃、今年清场,清完场就不补贴、就可以盈利了。我觉得绝对不是这么回事。


第一,先不说清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这块市场太诱人了,大家肯定会殊死搏斗,不会轻言下场的。

 

第二,我看明白一个问题,我认为是易到过去五年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共享经济有一个重大的前提,就是必须便宜。作为一个新的经济形态,共享经济要对抗传统的工业经济,如果不具备便宜这一基本特性,就是跑不起来。易到10年开始创业,11年上线,我们已经是老兵,不会犯过去同样的错误。

 

如果分享经济必须要便宜的话,这就决定了一件事情——不是清场以后就能贵上去的。分享经济必须长期便宜下去,而且还必须越来越便宜。为什么从专车做到快车,从快车做到拼车,把平均客单价打到了十块钱。如果你贵,用户就会迁移。这么多专车用户,最高端的叫司机取代,我有司机都不用了,觉得跟着我隐私不方便;次一级的是开车取代,开车去上班好累,还得找停车位;第三是出租车取代;最大量的是公交取代,把大量公交族赶出来了。这些人是超级价格敏感型的人,如果价格贵上去,他们马上回公交去了。所以一定是长期便宜下去。

 

那怎么才能长期便宜下去?算法吗,所谓的智能引擎就能解决又好又便宜的问题?我足够智能,算法足够智能,匹配足够好,让每台车都几乎不空驶,几百米就能接上人了,送完人几乎不空驶马上接上下一单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做到三方共赢:用户继续保持低价、司机赚钱、平台赚佣金。但是能不能做到呢?我认为是不行的。车和其他互联网服务不一样,用车服务本身有巨大的刚性成本,有运营成本、折旧、人工。现在司机的平均预期收入是一小时30块钱,只有达到30块以上,才能留下来。也就是说,你的整个效率必须达到刨除运营成本、折旧成本,保证一个司机每小时工资收入超过30块钱。但是我们知道,在现在的定价条件下,就算密度高到5分钟周转一趟,都不太容易。一个好的智能引擎肯定能改善效率,但不是根本性的。

 

我们第一个要改的,就是把现在司机端接单的APP改成车主的APP。现在司机端app的核心功能就是接单,而我们要做的是以车主为中心的。我们想为每一个拥有车的人做一个车主app,来满足一个车主对自己车的一切需求。其中,共享是一个重要的门槛,不是全部。Uber就很难像我们这样针对中国市场快速反应地定制创新,除非它战略发生了全球性的重大变化,否则做这一点的改变几乎不可能。

 

周掌柜:怎么评价贾跃亭个人对你的影响?你的风格好像变得更强势,特别是对于滴滴和Uber竞争的态度,为什么?

 

周航:我觉得他的格局更大、决心更大、胆子更大。他一上来就说我们要超过Uber,重回第二。我们去年那个心情,他一上来就说这个,这让我印象很深。我们一般人可能是说,我们有什么,我们做什么;他就说我就想做,然后说资源怎么找。这个给我印象蛮深的。乐视生态给了易到巨大支持,包括给钱、给资源、给流量、会员体系打通。核心是帮助易到把规模撑上去。我们现在跟资本市场沟通,易到是一个性价比超好的标的。我提过一个口号:让整个易到成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关键变量。

 

可能我的一些风格受到了贾总的影响。我做过一些反思,我比贾跃亭大几个月,但是他的格局和前瞻性更强,这很让我信服。乐视生态和贾总带给了易到无限的能量,特别是战斗的精神。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