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的孩子用身体戳破了“验收合格证明”的一纸谎言,创业一年多,他就是要跟毒跑道一直死磕
2016-08-30 11:28

无辜的孩子用身体戳破了“验收合格证明”的一纸谎言,创业一年多,他就是要跟毒跑道一直死磕

图片说明:2016年6月17日,据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消息,北京西城区教委对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进行全场拆除。学生放假一天。此前该校多名孩子出现流鼻血、咳嗽、红疹等症状。本文头图由视觉中国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 / 高梦阳


「我想把老爸评测做成一个为消费者服务的民间质监局」。


已到不惑之年的魏文锋,从体制内辞职后,对检测依旧有瘾,做了一家社会企业——「老爸评测」。


2014年春天的开学季,魏文锋在全国掀起波澜的「包书膜有毒」检测,陆续有上海、江苏多地质监部门对于市场上塑料包书膜的质量安全风险监测。


去年十月,魏文锋在一些家长的支持下,连续曝光了多起「毒跑道」事件。


事情还没完,魏文锋还特地到超市、五金店、涂料、家居建材市场购买产品,做了详细的检测,拍成了视频,来倒逼问题厂家自己减少产品中的有毒有害物质……..


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荒诞,毒奶粉、地沟油、毒跑道的频发不但让整个社会的信用重构,也引发了越来越多中产阶层的恐慌。


「我深刻地体悟到,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自觉和良心是靠不住的。无辜的孩子,用自己的身体戳破了‘验收合格证明’的一纸谎言,成为了目前检测‘毒跑道’的唯一标准。」


在一些厂家和利益相关者把魏文锋当做了眼中钉,而在「老爸评测」的粉丝眼里,魏文锋是个值得信赖的网红。


但社会企业的公益属性仿佛让盈利与商业这两个词天然隔绝。


「做公益也要吃饭,要能自我造血,可持续发展,否则我把100万元烧光了,这项目就停了。你不信我,没关系。我只想把我能做好的事情做到极致。」



作为一位具有17年产品安全检测和化学品毒理评估经验的检验认证工程师,魏文锋见证了很多公共安全事件,也对这个行业的业态有着深刻的了解。


魏文锋说在传统的检测流程中,除了官方的检测,很多企业也可以自己花钱请专门的检验机构做质量认证。


但残酷的现实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商品的实际成分、品质、有无危害等信息,很多检验认证机构收到的永远是安全可靠的产品,相关监管部门的人力有限不一定能够面面俱到,最后实际的产品质量只能靠企业自己的良心。


「有时候并不是相关部门不作为,而是因为一些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其实是部分行业的公司联合制定的。」


魏文锋解释道,以跑道为例,相关部门的检测数据关注的是跑道本身的材料是不是有毒有害,但忽视了这些材料在挥发后的毒性,最终让劣质跑道材料商有机可乘,也让更多的孩子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魏文锋近20年的检测生涯,最终还是因为自己的女儿才改写了。


去年开学,他发现女儿用来包书的塑料膜的味道有异,出于职业的敏感,魏文锋自掏检测费9500元,他带着杭州市面上可以买到的7种包书膜,开车去了位于泰州的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检测结果是:7款塑料包书膜中,发现了大量的邻苯二甲酸酯增塑剂和多环芳烃化学物质,前者可干扰内分泌,后者则是化学致癌物。


魏文锋震惊了,毒奶粉可以不喝,地沟油可以不吃,但让他都没有料到的是,就连子女平时的学习用具也有这么多问题,原来也会被有毒有害的物质所包围。


魏文锋选择把这一切在网络上曝光,伴随着媒体的持续关注,魏文锋的这篇文章在朋友圈内疯转,实现了千万次传播,也引发了一波大讨论。


魏文锋开始四处反映,但却发现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可能我骨子里有那么一点’叛逆’分子,我不愿意屈服于现状。事业单位呆过、自己也创业过,我可以理解各自的立场不同,但我没法容忍欺骗与伤害的延续。」


有了「包书皮事件」,魏文锋自己的危机感陡增。「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每个人都躲不开,谁都没法保证周边的用品完全放心。如果你想改变现状,就要采取行动,沉默只会让这些丑恶的现象一直存在」。


此后,魏文锋先后参与了多起公共安全事件的检测调查。「深圳、杭州、温州、北京、成都、南京……我帮助家长们检测了十几所学校的跑道」。


随着魏文锋的老爸评测影响力越来越大, 他自己建立的微信交流群也慢慢从一个变成了6个。


单让魏文锋坚定公益创业信念是他的大学同学。同为70后,他浙大商检毕业、同样在检验检疫系统工作的同学,却在2014年查出癌症,2015年走了。


「以前我就是管牢150人的饭碗,让他们能在杭州买房买车。现在,我想努力帮助管牢全国那么多小朋友课桌上、餐桌上的东西是不是安全。这才是天大的事情!」


虽然「老爸评测」在很多家长的朋友圈里已经火了很久,但还是有许多人都觉得这不过是魏文锋事业蒸蒸日上之后的公益玩票,担忧起老爸评测能走多远。



「检测的意义,就是要保证良币能够驱逐劣币。我们就想做一家互联网检测众筹平台。」


做老爸评测前,魏文锋是个商业化的人。


20年前,浙大还没毕业的魏文锋依靠一款环保信息化管理软件拿到了200万的投资。当时还是毛头小子的他,整天西装革履,持着大哥大,开着奥迪,穿梭在校园与公司的写字楼之间。


虽然锐意进取,但真正运营起公司来,魏文锋发现,原本面向环保部门的信息化管理软件,并没有受到青睐。


「环保局是清水衙门,我们做的软件市场不大」。200万烧光后,魏文锋进了体制,在检验检疫局一待就是十年。即便从体制出走,他做的还是检测。


辞掉公务员后,魏文锋如鱼得水,把一家注册资金几百万的欧盟REACH法规服务机构做到了数千万规模。但老爸评测是一家具有公益属性的社会企业,要想找到合适的商业路径,其实很难。


趁着自己还有时间,魏文锋在2016年3月完全与过去的事业告别,并试图让老爸评测做一些商业上的尝试。


「越来越多的公共安全事件爆发,其实是因为一些企业没有意识到消费升级的时代已经来临。」


包书皮事件、毒跑道事件后,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向魏文锋咨询,某种某种东西是否有问题。魏文锋觉得,其实消费升级后,公众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也不同以往。


伴随着一系列公共安全事件的爆发,众筹检测的需求的确存在,虽然老爸评测建立的初衷是为了做公益,但魏文锋觉得为了让这个组织活下去,也必须自己学会造血。


魏文锋说,未来他们逻辑很简单。无论是日常的生活用品,还是儿童经常接触的物品,或者是家中的装修材料,每一件单品的送检价格都不低,单个家庭很难去承受高昂的检测费。但「家长可以在我们平台发起一起众筹,在募够一次的检测费用后,由我们去送检」。老爸评测可以帮家长对接专业的检测实验室。


「在中国,ToC的检测市场有上万亿规模,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多人去关注」。


魏文锋说,老爸评测与传统的检测公司不一样,他们只接受普通消费者的检测需求,而面对企业一方的检测需求,魏文锋就谨慎的多。


「我们的屁股是永远和消费者坐在一起的」。目前,魏文锋已经在众多粉丝的支持下评测了54种合格安全的产品。


魏文锋发现,家长们除了关心身边有没有有毒有害物质外,对无公害的产品也有着巨大的需求。魏文锋就曾为很多家长对接过东北五常的农业合作社,为他们定制安全放心的五常大米。这件事也给了魏文锋启迪:


「未来除了可以在老爸评测做检测众筹,我们可以尝试扩大品类,做安全产品的电商平台」。


目前,他们在有赞商城的流水始终稳定在30万以上,每次微信推送都能收到大量的订单,这对于一家社会企业来说,实属不易。为了做到尽量的客观,老爸评测的微商城上的商品品类并不多,主要都是之前检测合格的产品。


在用户获取上,魏文锋也尽量采取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的手段,主要靠内容和定期的活动来获取关注用户。最近,他们在乐天行动派发起了一期租借甲醛仪的活动,宣传文案的阅读据说破了90万。「那一次活动后,为我们的公众号转化了了好几万的粉丝」。



「我的理念不是买货,我不是为了卖货才开店的,如果不卖货就能活下去,让我继续做这件事,那我不会选择做电商。」


在与魏文锋交流中,我发现,虽然做了半辈子跟商业和创业相关的事,如今的魏文锋提起老爸评测的商业化,却仍然有着自己的坚持。


虽然平台仍在小规模的烧钱,团队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拓展他们的公益检测业务,但魏文锋却并不急着要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己的商业模式。「商业化」三个字提多了,他似乎也有些坐不住,左手反复的在拉着电脑包的拉链。


对于他而言,现阶段首先要把公益做好,对于商业化他始终还是持谨慎的态度。其实这也是社会企业创业的一个悖论。


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的概念在中国比较年轻,在西方国家却蓬勃发展。它不是纯粹的公益组织,不通过政府或基金拨款,而是依靠市场机制来运作;它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因为它的目的是改善人类的生存条件,而非谋取最大的经济利益。


由于盈利最大化不是社会企业的目的,在目前的国内的资本市场眼中,社会企业创业者的投资价值,实际上要比其他的创业者低得多。


显然,魏文锋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自己不愿意去主动迎合VC所谓的商业模式。即便去年曾经因为「烧钱」发不出工资,最后无以为继时,魏文锋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粉丝。魏文锋把自己资金短缺、可能面临倒闭的问题发布在公号和用户群里,之后马上就有家长赞助。


这让魏文锋感到很意外,「我没想到这么多不认识我的家长会如此信任我。虽然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好这件事,但是没想到大家那么支持。」在某众筹平台,有100多名家长一共参与众筹,成为老爸评测的微股东,共募到200多万的融资,占股10%。


「我们保证所有众筹来的资金均用于检测费上。比如文件袋的众筹,我们花了2500元的检测费,但是家长们的支持,让我们众筹到4970元,多出的2470元,我们会投入到下一个检测项目。」


虽然众筹款并不足以支付所有检测费,但魏文锋仍在乐此不疲的做着这件事。


「当你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时,你会发现全世界的人都在帮你。」


魏文锋自己很清楚,这些家长也很明白,其实这些钱并不能带给他们一夜暴富的机会,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支持魏文锋。


在当下,人们仿佛被一种莫名的恐慌所笼罩。出于对财产贬值的恐慌,更多的人选择了投资不动产;出于对国内食品安全的担忧,才有类似洋奶粉的热销…….人们并没有得到免于恐惧的自由,社会的信用也在崩塌中重构。


由于参加了很多公共事件,老爸评测的成立至今,魏文锋已经遭遇过多个厂家的威胁与恐吓。至今,疼爱女儿的他都不愿在朋友圈晒一次娃。


「我们无法改变商业规则,但是我们有选择的权利」。在魏文锋眼中,对于很多利益相关者,真正缺乏的是正向的引导,而不是一味地谴责,而他相信他可以水滴石穿。


而他的努力也初见成效,在他的推动下,「老爸评测」的检测标准得到质检部门的认可,在今年2月上海市和江苏省的市场抽查中,按他的标准增添了2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


「我们认可的标准是安全的,能引导行业往安全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希望在3~5年之内,把老爸评测变成一个非常知名的民间机构,出具的评测报告和文章能得到大众和业内的认可。」


其实这是个悲伤而矛盾的故事,如果魏文锋式的公民越来越多,在未来的某一刻,老爸评测反而没有了成长的土壤。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着你」。为了所谓的「公信力」魏文锋都执拗的坚持老爸评测的公益属性,即便一直这样小打小闹的做有赞的微商城,也不愿扩大品类。


「现在你还不一定能理解,等你做了父亲就会懂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