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创业者危局:投资人变脸自保,曾引导创业者辍学
2016-10-19 16:23

17岁创业者危局:投资人变脸自保,曾引导创业者辍学

【花儿街参考】| 出品


如果没有17岁的辍学创业者王凯歆,反正我想不起来投资人朱波是谁。


由于神奇百货官网停止访问,17岁的CEO王凯歆被前员工爆料侵吞600万公款,这家在商业上没走多远的公司,在舆论上又往前走了一步。


(内部员工检举邮件)


那个曾慧眼独具王凯歆的天使投资人朱波,曾引导当时还只有16岁的王凯歆辍学创业的投资人,在今年3月,王凯歆没有曝出负面消息前,公开演讲“我为什么要投资那个98年的高中女生?”的投资人,借势于王凯歆刷出了很强存在感的朱波,在败局已定的此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坚定地站到了围观群众的一边,朱波说“从今年2月开始,王凯歆完全听不进我的善意劝告,她简直像换了个人”。朱波表示自己已经放弃这家公司,并将其列入死亡名单。


多清晰的责任划分——我投资的时候人是没问题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管不了,她听不进去我善意的忠告。


一个17岁的女生,(也许她已经18岁了,我不知道她的生日,不能确定她是否已然成年。从她可能涉嫌的职务侵占罪,也许还是没满18岁好一点),在过去的一年,三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第一次是2015年,她参加创业真人秀节目《我是独角兽》,她一身二次元的装扮,正在做一个针对90后的电商平台。她高一便辍学创业,说自己的平台上线两个月,每天订单上千单。说要在未来3-5年,帮投资人们赚够95后的钱。有投资人对她感兴趣,当场承诺了1500万元的投资。


第二次是半年后,GQ的一篇《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文中,众人口中的王凯歆,并不是舞台上的天真无邪与正能量满满,她刁蛮、势利、凉薄。她的小机灵、年纪轻轻便拥有了一家估值亿元的公司,都成了她俾倪众生的资本。


第三次便是当下,神奇百货人去楼空,前员工向她维权,说她从工资中扣了员工的个税却没有代缴,举报她侵吞公司资金600万。


我完整地看过让王凯歆出名的那期节目。至少在我的认知里,王凯歆的创业项目,应该算是那期节目的几个创业项目中,创新性最低的一个。


就算王凯歆高喊1000遍,带你们读懂90后,那也就是个连代购都算不上的商业模式。王凯歆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便用神奇百货的这个模式赚钱,把她看上的淘宝店铺的商品图片,Ctrl+C 、Ctrl+V 地挪到她的QQ空间,然后把下单人的收货地址,再粘给淘宝卖家,空手套白狼地赚一道钱。


后来神奇百货也是类似的操作,团队在淘宝和阿里巴巴上搜寻迎合青少年的商品,然后盗图、去水印、铺到自己的平台上贩卖。顾客下单后,他们再去淘宝或阿里巴巴买,并向店家讲明,包裹里不要放那些显示店家信息的收据、优惠券。


但就是这样一个,正在不断被店家投诉图片侵权、抄袭的创业项目,在此之前,已经发不出下个月的员工工资。连续谈了三十几家投资机构都没谈成A轮投资的项目,反而博得了当天在场的几位投资人的好感,有人给她敲了1500万的投资,王凯歆火了。


在她随后接受的采访中,她的天使投资人朱波频频露脸,他被定义为发现她的伯乐,要与90后建立连接的投资人。


2016年3月,朱波还发表过《我为什么要投那个三本学生?那个98年的高中女生?》的演讲。三本学生,指的是今日课程表的创始人余佳文,98年高中女生,即是王凯歆。


王凯歆是在一次创业者活动中,辗转得到了朱波的联系方式,她给朱波讲了自己的项目。


朱波跟王凯歆说,要创业就得去深圳。


王凯歆在跟家长进行了长期抗争后,离开西安的家,拿了朱波的天使投资,入驻了朱波创立的创新谷孵化器,开始了休学,或者说辍学创业。


不过在辍学创业这件事上,朱波此后对媒体的态度迂回中庸“我不鼓励高中生创业,完全不鼓励。但是如果一个高中生,包括00后,她愿意要去成功,那我就支持她。”


2016年5月,GQ的文章揭开了王凯歆的另一面,


她的平台并没有真人秀节目中说到的每天1000单的交易量,只在周六日这样特殊的日子才会达到,最差的日交易额为200单。


她的平台也不掌握什么得天独厚的货源,依然要淘宝盗图。


她与助理坐动车去广州参加活动。车到广州,助理领着王凯歆去打车,助理提出去排队,王凯歆立刻嚷“凭什么!那帮普通人排队,凭什么要我排!凭什么要我跟他们做一样的事”。


王凯歆要助理陪着在希尔顿的烧烤餐厅吃饭,王凯歆点了680元三道式的牛排套餐,跟助理说,想点什么点什么,自己出钱。


总之,在称为霸道女总裁之前,很像个霸道人渣。


被一脚踹下神坛的神奇百货,7月,又迎来了暴力裁员。公司从70人的规模缩减至十一二个人的团队,被裁员的员工称没有得到法定的补偿,王凯歆微信回复说不要闹,否责会封杀他的职业路径。


此时,朱波还在微博朋友圈都表示力挺。





我猜,如果神奇百货不是收场的如此难看,众多前员工站出来指责王凯歆的刻薄,举报她私吞公款,朱波还是会摆出看好她的样子,毕竟,这是他投资90后独具慧眼强有力的背书。至于创业成功与否嘛,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


只是眼下,王凯歆已成众矢之的,投资人便痛心疾首地说2月已不再听我劝说,早就放弃了。敢问早就放弃是多早?3月演讲、7月力挺时,是什么打算呢?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曾表示,很多基金并非按照传统的VC计算方法来计算估值回报,而是用基金来计算市场费用的ROI,只要某个创业者确实有些独到之处,广泛的撒网可以使得VC可以基本覆盖GDP里面所有行业。这些创业者反过来能够成为基金的推广大使,带来大量的创业者“流量”。因此,很多基金更关注创业者自身是否有出成绩的潜力以及带流量的能力。


当资本与媒体围绕王凯歆狂欢时,曾被她视为师傅的投资人林劲峰劝过她,让她先回学校拾起自己的学业,但这一建议最后并没有被她采纳,还直接导致了两人的分道扬镳。


人,都是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朱波发掘的三本学校创业者余佳文,也是一位短期吸引流量的高手。这位超级课程表的创始人,2014年通过一档视频节目迅速蹿红。


这位90后CEO,自称高中时卖掉了一个交友网站拿回了100w,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创立超级课程表拿到了阿里千万美元融资(市场中传闻只有几百万人民币),第二年要拿一个亿出来分给员工。

牛逼是普罗大众地吹,但每每被询问到“商业模式”“盈利情况”之类的问题,90后特立独行的气质就出来了,余佳文会特别屌地说“怎么赚钱关你鸟事”。


到目前为止,这公司似乎都销声匿迹了,余佳文也没有正面回答过这类问题。


而且,在宣布要拿出1个亿给员工分一分的一年后,他又被请到了同一视频节目现场。


被问及钱分了么,余佳文依然特别骄傲地说“没有,我打算年底搞个超大型的余佳文认怂会,年轻人嘛,做不到又怎么样,我认怂”。


我tm也是醉了,言而无信、乱吹牛逼,都可以被这样骄傲地讲出来。


现场被周鸿祎指责失信于员工后,余佳文说了一句让我特别反感的话“年轻人的企业是玩出来的,不必太过较真”。


呵呵嗒,这世界上有好玩的工作,却从没有玩出来的公司。


这是当时他与周鸿祎对话的那段视频,3分钟,值得看看。



在王凯歆和余佳文前,朱波的上一次大规模露脸,是3年前,他刚刚联合创立创新谷,便扔出了一个可以登上头条的论断——“一定要在A轮前有80%的公司能够被并购掉”。


这惹火了一直高举创业理想主义大旗的李开复,李开复通过微博不点名回应:“最近有些孵化器称不把上市当作目标,只专注把创业公司卖掉。我的看法:为了对股东负责,创业者必须随时考虑并购的选项。但是,1)从创业就把并购当唯一或主要目标太功利浮躁。2)最好的创业者会对这样的’卖身’目标嗤之以鼻。3)这样的’巨鳄军火商’也不会帮助创新创业生态环境。”


成功挑逗到了高阶对手的注意力和火力,不久后,朱波接受媒体采访,梳理了自己也很有料的过往,创业成功过,华为历练过,对商业和技术都深刻思考过,并继续隔空向李开复开炮,不过这次转向了自己是个生动的人。


朱波说有营销机构建议代他运营微博,被他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面对一大堆僵尸粉,有什么意义。李开复他的微博是体会不到有血有肉的,我的微博你可以感受到喜怒哀乐”。


反正在营销学上,你总绑着哪个牌子说,在人们的认知中,你就慢慢成了等量齐观的品牌。


3个月前,在7月的一场演讲中,朱波说,太多创业者只想要融资、出名,这种人迟早完蛋。嗯,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我可能就是不讨别人喜欢,我就是刁钻刻薄又无情,但这就是我的风格,谁都无法改变我。”王凯歆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写,“天才千万不要去迎合笨蛋,否则他们会觉得你连他们还不如。天才的内心本身就是与世隔绝的,孤独得只剩下自己的影子”。她是不是天才我不知道,但是与世隔绝的,孤独得只剩下自己的影子,她做到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