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川普时代的三个冷思考:社交媒体、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以及华裔社群的新机会
2016-11-11 08:28

关于川普时代的三个冷思考:社交媒体、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以及华裔社群的新机会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中文诨名川普)成功当选为成为第58届,也是第45任美国总统的竞选过程,可能是全球范围内,也是历史上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最有参与感的一场明星政治秀。


对于美国大选,对于川普,各大媒体(无论线下,还是线上)、各类网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参政议政热情之高,情感投入之深,专业报道之深,一线信息更新之快......都是前所未有,叹为观止的“舆论奇迹”。对此,网络上、朋友圈里充斥着太多聪明的评论和俏皮的观点,芝麻哥深感佩服,并深受感染,也想同步分享一些自己的理解和思考:

 

一、移动时代互联网竞选营销新玩法


从本次大选的票源数据分析来看,与其说是川普的侥幸胜利,倒不如说是希拉里的必然失败。作为传统政治精英的希拉里,太过自信以往的经验和套路,也太过自负内幕交易的政治能量和既得利益者的资源实力,自以为真可以玩民意于掌股之间,终是因为强势圆滑得太嚣张、太讨厌而被“自己人”所抛弃。根据路透社/易普索的民调结果,正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原是传统民主党铁杆粉丝的六大族群“倒戈”,川普才在有心无力地情况下,幸运地颠覆了希拉里的如意算盘。


 国外网友归纳希拉里败选原因,认为选票大幅流失是一大关键


1、女性选民:希拉里在争取女性选民中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厉害,仅获得49%的女性选民支持,而川普是47%左右,两者相差不到2个百分点。特别是在18到34岁的年轻女性选民中,55%的人投给希拉里,而38%的人则投票给川普。可对照参考的是,2012年约有62%的年轻女性支持奥巴马。


2、少数族裔:希拉里虽在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全力支持下,获得约89%的非裔选民、66%的拉丁裔选民和65%的亚裔选民的支持,但与奥巴马2012年在这三个族群中取的得票率96%、70%和67%相比,已经有了不下幅度的下降,流失的选票自然归属川普,积少成多,终成大祸。 


3、未上过大学的白人:川普尤其获得无大学学位的白人的力挺,在无大学学位的白人男性选票中,川普领先希拉里近31个百分点,而在无大学学位的白人女性选民中,川普则领先希拉里27个百分点。 


4、基督教福音派白人教徒: 约76%的白人基督教福音派教徒表示他们投川普,只有20%的人表示支持希拉里。 


5、都市选民:在外国人云集、受高等教育者扎堆的都会区,希拉里的得票率并没想象和那么占据优势,仅仅领先川普6个百分点。


6、乡村选民:川普在乡村的得票率,更是狂赢希拉里27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希拉里的失败,可谓全线的溃败,而川普的胜利,也算得上全面的胜利。究其原因,除了希拉里因邮件门处理不当而引爆诚信危机,惹怒选民外,也与川普的几把刷子能耐密切相关。


川普并不是赢在钱上。众所周知,有“地产之王”之称的川普是个亿万富翁,但这个有钱人并不是靠花钱搏得名份。更有意思的是,他反而是本次竞选花钱花得最少的一位。无论是竞选筹款,还是竞选广告开支,帐面上的数据都少得出奇。根据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截至11月8日,川普花在大选中的资金只有4,600万美元,远低于党内前劲敌科鲁兹的7,000万美元竞选金,更是低于对手希拉里和桑德斯1.5亿美元竞选金。由此看来,成不成功,钱永远不是关键问题。


 

川普赢在脸上。更确切地讲,川普赢在家庭颜值和时尚品位上。据媒体报道,他花在行头着装上的钱比花在民调公司上的钱都多。当然,也要感谢为他站台的妻子及一大堆子女的高颜值、大长腿的美丽组合上。没办法,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颜值就是最大的竞争力。特别是在这个表层化、情绪化的高清视媒体时代,看着顺眼,感觉舒服是最最关键的竞选心理战术。


更有意思的是,川普不但衣着品味时尚,便是竞选方式,他也爱赶时髦。譬如他就拒绝传统的扫街拜票方式,而是通过不断举行大规模的摇滚音乐会集会来吸引选民,扩大影响。


川普赢在“反套路”上。川普作为政治素人,最可怕的杀伤力就是不按理出牌,反其道而行,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譬如在竞选策略上,他一是不断地更换竞选团队,从不迷信专家,也不相信固有套路,而是坚持自己天才般的直觉(当然背后也有大数据和智库团队支撑),或者讲,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他觉得唯有“以万变应不变“才是最好的竞选策略;


二是剑走偏锋,大胆出击。譬如他不顾专家反对,坚持在威斯康星和密西根这些中西部传统民主党的票仓州大举竞选造势,以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谓勇气,硬是转化、生切了对手不少票源。最后事实也充分证明,打入敌人内部搅混水,先乱敌营阵脚,不但是打压竞争对手势头的最好心理战术,而且也是非常有效的拉票手段。


川普赢在社交媒体上。川普能够打败希拉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移动社交媒体。虽说希拉里团结了传统媒体界的几乎所有知识精英,各大报刊电视几乎一边倒地讽刺棒杀川普,同时又一边倒地为希拉里高唱赞歌,但是观众们就是不认,而且不从。


传统知识精英和意见领袖引领舆论导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这个信息承载过量的时代,大家可能更渴望原始的真实,而不是自以为是的真理。因此,被正义黑客捅破的“邮件门”让希拉里一时狼狈不堪,虽然她最后连FBI都可以操控,并精准掐算到投票的前一天,以为这样可以阻止不利的舆论传播发酵,但她低估了移动互联风时代信息传播的效率和人心失控的速度,甚至弄巧成拙地拉低了她的道德制高点。


可以说,川普正是凭借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群众运动,以“星火燎原”之势,和“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精神和互联网技术优势,终吉了希拉里代表的精英时代。


二、川普时代,中国经济应对的挑战和机会

    


必须承认民主制度真是个好东西,虽说并不完美。我们也都知道美国最理想的总统候选人肯定不可能只有希拉里和川普两位老人家。但至少能推举出两位来竞争,民众好歹还有个选择机会,通过选票来平衡美国的左右势力或施政倾向。


且说民主党连续执政8年来,可以说是就越来越左了,譬如在福利投入层面对民意的一味讨好和绥靖,有误入老欧洲福利陷阱的危险倾向;譬如在意识输出层面,全球范围内太过强势的过度输出或一厢情愿的军事干预,也是需要好好反思,甚至叫停了。


要知道现在美国的国债已近20兆美元,平均每个美国家庭要背负的国债达7万多美元,如果再这样下去,美国迟早要破产。所以选川普出来,急吼吼地讲些“政治不正确”的话,做些战略预警和政策纠偏的工作,对美国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另外,川普当选后若选择新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路线,一点也不奇怪。这两条路线一直是美国这个清教徒国家的精神之柱,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强大的民意支撑,便是二战,也是不情不愿被迫才参与进来的,做“世界警察”,也曾是这个国家一段时期不得已要尽的责任和义务,当然后来被野心家和军火商带偏了是另一回事。


需要强调的是,川普不是疯子。虽然他爱讲些激烈的疯言疯语,但他的价值观和判断力,绝没想象得那么不靠谱。再加上美国成熟的国家制度和严谨的官僚体系,川普和川普的政府,绝不会失控,当然,未来几年里的美国施政理念,也必然会印上他个人风格显著的烙印。


对于老爱拿中国说事的川普而言,他对中国的态度,可能不仅仅是“低调且保持尊重”那么简单,一切都取决于双方领导人的沟通智慧和合作诚意。


中国债务和货币问题。说到美国国债,就不能不提中国的债务。目前中国债务总额激增465%,企业债务大增至165%,而人民币从2005年至今已经累计贬值20%,未来也有还大的贬值压力。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些“难稳定、难预测、难可控”的巨大潜在风险和货币发行问题,可能会直接影响、威胁世界金融秩序和全球经济走向。


川普会不会宣布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值得警惕和观察。但更重要的是两国之间的诚意沟通,这个关键要考量的是双方的政治外交智慧和战略合作诚意了。需要温柔批评的是,目前国内,无论官方(如人民日报、如外交部等),还是民间(如万达、阿里等),讲的话,做的事,高度和技巧都还不够,多多少少都缺乏一些国家层面的利益考量和沟通技巧。虽说他们都喜欢以爱国者或成功者的姿态和名义,教训美国人。其实,为什么不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想想美国人会怎么想呢?


关于移民。川普叫嚣着要在墨西哥边界修墙,可能性不大;说要把滞留美国境内1100万“黑移民”全部遣返也不大可能。但被称作“非法移民的吸铁石”的“出生公民权”,倒真是有可能在他的强势呼吁和主导下,很快通过新的立法终止。


什么意思呢?有机会去美国生孩子的尽快去,这种福利可能很快就成历史了。脑洞再大开些,如果中国政府能再聪明些,眼光再长远些,在美国、欧盟收紧移民政策的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反其道而行”,号召一批有技术、有专业、有才华的洋老外向中国技术移民(承认双重国籍也未尝不可),或是最好的“强国”机会。堂堂中华,几千年来一直是兼容并包的开放心态,让老外做做中国梦,为什么就不行呢?何况,普京已经这么干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这么干呢?


关于美国基建。未来4年内,在川普的积极主导下,美国很可能掀起“重建美国”的基建高潮,在“城市、公路、隧道、机场、学校、医院”等不断老化的公共设施方面,投入巨资搞项目,或如“罗斯福新政”一样象模象样地复刻出一个“川普新政”来。


如此想来,中国的高铁会不会有机会?中国的钢铁及工程设备出口会不会有机会?中国的技术工人输出(新华工潮)会不会有可能?都值得思考和研究。川普是个商人,美国又缺钱,中国只要性价比高,会谈判,有姿态,敢创新,就肯定有很大的合作机会。譬如学学牟其中,物物交易,用中国优质的基建产品和服务输出,换取美国农产品、高新技术、高水平外包服务等,都不见得不是机会。


三、社群时代,川普与华裔社群的新机会


 

在本此美国大选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华裔社群中五成以上支持希拉里,而仅有不到两成的会投票川普。投票川普的华裔人群比例虽小,但非常积极活跃,甚至可以说有点狂热。用某些老华人的话讲,就是和疯了一样,甚至因为政治观点不同,激烈争吵后,而在社交网站上相互“unfriend”(拉黑)


华裔喜欢希拉里,非常容易理解。因为民主党一直重视少数族群的选票维护,据说希拉里本人对美籍华裔社区也非常尊重,相当友好。原美国商务部长、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就很支持希拉里。他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及不喜欢川普是因为川普有严重的歧视华人倾向,曾在一封写给他的信里用了许多粗鄙不雅的话。对此大嘴川普自然是不承认的。 


为了证明他爱中国,爱中国人,5月份在美国加州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会,他还特地邀请了一位女性华裔支持者登台亮相。这位华裔女士名叫ZengLing(音)是“Trump华裔助选团”的成员之一,当时她还特地穿着一件印有Chinese Love Trump的T恤。而川普也在演讲中,多次“政治正确”地强调他爱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美国大选中,支持川普的华裔社团不止一家,其中“美国华裔支持川普联盟”最为有名,其共同发起人楼新跃、刘锡枢,以及川普竞选总部的亚裔联络人邱猛龙(Jimmy Chue)等,代表了一个新动向,那就是新一代华人移民(不一定以年龄划分,而是思想开不开放为界)的政治觉醒,投票参政意识前所未有的增强。


目前,中国在美的华裔群体规模大概在400万左右(其中10%左右是非法“黑移民”),是典型的少数族裔群体。可对比的是,美国的犹太人大概600万左右,与华裔族群规模相差不大,但论影响力和存在感,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在世界民族之林,我们最喜欢和犹太人对比,也自以为最像犹太人。既然像,同样擅理财懂经商,同样重视家庭教育,同样多才多艺,聪明勤劳,可为什么对美国的经济、文化影响力,差距却那么大呢?


就族群意识来讲,海外华人讲团结,大概也讲了小100年了吧?但为什么在经受了美国民主理念和现代意识这么多年的熏陶,却一直无法有效组建自己的族群利益代表团体呢?为什么华裔族群的每个个体,都愿意活得封闭而低调,甚至自轻到不把自己当回事,低到尘埃里呢?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形象、民族群像、文化符号,在别人眼里都一直那样低俗不堪呢?


委屈有什么用?愤怒有什么用?低调有什么用?如果不想总是别人歧视,这个族群就应该光明正大地站起来,团结起来,行动起来,大声地讲出自己的高级故事来。


同时,我们不妨好好反思两个事情:


一是传统的中国唐人街(包括新兴的中国商贸城),其建筑外观和精神内涵一直很low,没有特色,或是一种屈尊于偏见眼光和猎奇心态的异国情调。为什么就不能打造更新潮、更现代、更高级、更文明的东亚(中华)主题的旅游小镇、华裔社区和新唐人街呢?


二是现代中国商人的收购和投资行为,仗着有钱,在落地一些国外项目时,无论是建筑形式,还是经营手段,都非常粗暴低级,不懂得尊重当地的文化习俗和当地人的感情。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做事,不要让人家反感不舒服,是最最基本的要求,当年日本鬼子进村,还懂得用洋糖哄哄孩子呢。为什么我们就土霸王得那么不要不要的呢?


在一片新的文明国土之上,无论个体,还是族群,无论是企业,还是文化,要想生根发芽,要想枝繁叶茂,就必须懂得尊重,学会融合,然后再坚持自我,澎湃出一种别样的族群激情和生命活力。


从这个层面讲,连川普都能当总统的时代,肯定是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也是最好成就自我的时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