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的本命年
2016-12-22 13:50

雾霾的本命年

作者|林默 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今年,是雾霾的本命年。


100年前,家住石家庄平山县的喜儿,对着北风卷雪期期艾艾地唱道“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爹出门去躲账整七那个天,三十那个晚上还没回还 ”。


100年后,京津冀地区的人民拉着手一起唱“北风那个吹,雾霾那个飘,雾霾那个飘飘,大风还没到,我在家躲雾霾七整个天,躲了七天霾没散”。


如果说在这场雾霾中有什么受益者,我一定选北风,这个在文学作品中一直扮寒冷、凄厉的角色,现在简直如神明图腾般伟大,人们都在盼着它的降临。


自从2004年,美国NASA在天朝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时,雾霾这货已经在天朝历经12载,过了一个本命年。


无论你愿不愿意,可见的几十年未来,它大概都要继续与我们同在。又或者,我们不在了,它还在。


在雾霾的这12年中,我们几乎犯了人类所有能犯的错误,无知的狂妄,阴谋论下的自我蒙蔽,掩饰与责任推诿,乐观的吹牛逼,懵逼后的盲目参与、自暴自弃……


过去12年,我们应对雾霾的态度,比雾霾还要糟糕。这是人性的弱点。


我选了雾霾12年中的12个镜头,不是为了指责谁,而是只有看清来路,我们才能走好前路。


在《变形金刚》里,大黄蜂问擎天柱,我们为什么要拯救人类,他们贪婪自私背信弃义,擎天柱说,因为曾经的我们也是。


(零)


2004年,操心的隔壁老王、地球村中的朝阳群众美国人民,率先发现了天朝上空的雾霾。这一年,美国NASA在中国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然而此时中国人民还根本没听说过雾霾这个词,那时北京人民苦苦咒怨的宿敌,叫沙尘暴。



(一)


2005年,专家的报告中开始出现“雾霾”的字眼,是和“强对流天气”、“龙卷风肆虐”联系在一起的,很少有人意识到,究竟在发生什么。偶们傻傻的分不清爱和喜欢,分不清雾与雾霾。


其实这一年,广东的雾霾时间已经有100多天。


广东也许是全国被雾霾肆虐最早的地区,却也是全国第一个将PM2.5列入空气质量评价,并且向公众发布数据的省份。


2007年广东省平均雾霾天数是70余天,到2013年已经下降到40多天。


但这其中不能被忘记的一大原因,是广东靠近海洋,风很大。



(二)


2006年,隔壁老王家的NASA,还在孜孜不倦地给天朝的雾霾绘图,外媒已经开始研究雾霾对中国经济和奥运会的影响,学者们开始抛出关于雾霾的论文,但此时的国内媒体依然把雾霾当作“罕见大雾”报道。


“一场罕见的雾霾天气于近日持续袭击了我国中东部多个省市。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大雾笼罩山东全省大部分地区,个别地区出现能见度不足100米的浓雾,大雾导致济青、京福高速公路山东段被迫封闭,山东各机场航班出现延误。”——新华社


(三)

2007年,国外专家开始研究中国雾霾的致命性。


他们经历过“雾都”伦敦的灾难,懵逼过洛杉矶雾霾的灾难,纠结过《灌篮高手》所在的神奈川,关于经济与环境的博弈。


看到中国媒体关于“大雾”的报道,内心呵呵,大兄弟,你也走到这里啦。


(四)

2008年,几个外国运动员戴着口罩到北京参加奥运会,顿时,愤怒的岩浆就冲破了天朝人民脆弱的自尊心防线“什么意思啊,你们什么意思啊,我们呼吸得,你们就呼吸不得?这么侮辱中国公众,居心叵测”。



后来有博客上出现了一封英文道歉信,据说这是这几个老外向北京奥组委递交了道歉信,这还被进一步解读为对全中国人民公开道歉。谁说外国人性格单纯、有事儿说事儿了,为了参加比赛,他们也是闭着眼睛说瞎话,果断低头的。


估计美帝人民是觉得被伤害了,开始较劲,这一年,美国大使馆开始更新每日北京pm2.5的数据。


当时的北京市环保局,还出来给我们继续打暗示我们爱国的鸡血——“我想大家没有这个必要考虑戴口罩的问题,如果一定要戴口罩,那就是给你的行囊当中多增加了一点份量,我想它是用不上的。”


(五)

2009 年,中国开始有人关注美国大使馆发布的北京 pm2.5 数据,当年最高值达到 712 µg/m。但媒体依旧将此作为天气预报来报道,只有学术界开始大量发表雾霾相关的论文。

09年的一项实验采集了北京城区大气中的PM2.5,以人肺泡上皮细胞株为模型进行毒理作用研究。在这个实验中,以25、50、100、200微克/毫升等不同的染毒状况进行对比发现,随着染毒浓度的增加,PM2.5可引起这些细胞的炎性损伤。


2004年至2006年间,当北京大学校园观测点的PM2.5日均浓度增加时,在约4公里外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心血管病急诊患者数量也有所增加。


(六)

2010年是雾霾爆发的一年——那年北京的机动车突破了400万。


正是在机动车增长最迅速的2010年前后,“雾霾”这个在北京奥运会之前还颇显陌生的词汇突然成了京城市民日常生活中出现的高频词汇。


根据《2010全球疾病负担研究》,在中国,导致民众减寿的原因中排在第四是大气污染。摘要显示,2010年,中国的室外空气污染导致120万人过早死亡,几乎占全球此类死亡总数的40%。


(七)

2011年,北京市环保局质疑美国大使馆的雾霾数据不准确,两个机构每天都晒出自己的监测数据。同一个北京,不同的雾霾。

       

中国气象局新闻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司长陈振林说,2011年雾霾天气频繁,跟常年相比偏多,今年确实是雾霾天气频繁。从雾霾的形成条件来看,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入秋以来冷空气活动相对来说偏少,强度偏弱,地面风速小,再加上夜间湿度增加,容易引起雾天;西南暖湿气流也偏凉,北方干燥的冷空气活动不是太强,西南方向水汽较强,所以相对湿度大,雾霾就比较多发。另外由于气象条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也造成了霾的现象在一些地方发生。


不过外媒又抛出了一个更耸人听闻的结论“2002—2011年,北京肺癌患者几乎翻倍”。


有人说是天灾,有人暗示人祸,雾霾中,一切又有了阴谋论的味道。但是我们不能知道,怀揣着阴谋的究竟是谁,也许每个人都有。


这一年,pm2.5仍未被列入我国空气环境指标。


(八)

2012年,北京全年雾霾天数达到124天,创下10年之最。


天朝的环保部门出击,直指美使馆发布空气质量数据是“干涉中国内政”。


但也是在这一年,在隔壁老王的不断搅动下,pm2.5终于纳入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


纳入是纳入,彼时的环保部部长周生贤说了这样一段话,“中国的环保具有叠加、多因素、压缩式的特点,所以希望大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暖风吹得游人醉,莫把中国当美国。”

(九)

 

2013年,就像每年都会出现的最大月亮一样,中国开始逐年遭遇史上最严重雾霾天气。这一年,雾霾发生频率之高、波及面之广、污染程度之严重前所未有, 雾霾波及25个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全国平均雾霾天数达29.9天,创52年来之最。

 

终于,一个花钱治霾的方案出台了。2013年9月,国务院颁发被称为史上最严“治霾”蓝图:《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被简称为“大气十条”或“国十条”。为了配合“大气十条”,中央财政从2013年开始设立大气污染防治资金,当年投入为50亿元,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治理。2014年,中央财政又安排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100亿元,5月份已下拨80亿元,剩下的20亿元决定在下半年择机下拨。

 

中央政府表态后,河北、山东、天津、深圳、成都palapala ,纷纷抛出了自己数亿元乃至数十亿元不等的治霾资金计划。

 

只是,这些钱是否到位、最终被如何使用,都不可知。

 

3年后,2016年12月12日,财政部发布通告,公布了对京津冀等9个地方从2013至2015年,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的检查结果。结果显示,有上亿的专项资金被挪用,用于办招待等其他无关事项上。


(十)


治理雾霾,究竟要花多少钱?

2014年,环保部环境规划院估算,要完成“大气十条”中规定的清洁能源替代、机动车污染防治、工企业污染防治等7项内容,五年内最终需要投入17474亿元。


那么钱从哪儿来?有专家说,要让社会资本出。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王毅说,“国家不可能投入那么多钱,毕竟财政有限。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企业应该自己掏钱治污。”中科院发布的《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提出,今后10年环保需投入10万亿元,建议中央和地方政府每年投入2000亿,也就是占比20%。其他资金来源,应来自企业和银行绿色信贷。

在世界银行联合普华永道发布的《缴税2017》中,全球企业总税率排行榜中,中国以68%的税收负担排列在第12位,远超全球平均40.6%的总税率水平。

一个企业税率68%的国家,还要企业再承担起8万亿的雾霾治理资金,听上去真尼玛是怕怕的。

不过,彼时的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中表示,去年,北京大气污染防治财政投入80多亿元,带动社会投入700多亿元。王市长的意思是,这是可以实现的。

这一年,同样是王安顺市长表示,北京已与中央签订责任书,承诺到2017年大气污染得到改善,其中治理PM2.5投入将高达7600亿元。王安顺表示,中央领导曾对其开玩笑称治理不好空气就“提头来见”。

眼下,留给王市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十一)

2015年两会前,柴静发布了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轩然大波,然后纪录片被全网删除。

然后有专家开始传递,要学会用两面性的眼光看待雾霾。

国防大学教授、海军少将张召忠,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激光武器有劣势,雾霾就是对付激光武器很好的一个防御,激光武器最怕的就是雾霾,雾霾是什么东西,我看了一下雾霾的构成,里面有微小的金属颗粒,这个金属颗粒,你把它放大以后就是一个一个小钢球在空气里头弥漫着,那激光能穿透它吗?PM2.5到四百、到五百、到六百的时候,对激光武器的阻止最大了,根本穿透不了,比方说在没有雾霾的天气下,激光武器的作用距离是10公里,有雾霾的情况下一下降到1公里,这种武器有什么用?”

哎呀我去!原来雾霾可以保家卫国。

曾有人试图使用过这样的智慧,1840年,二战刚开始时,爱尔兰人和中洛锡安雄心的爱丁堡德比即将上演,比赛当天雾霾太大,能见度只有数米。为了迷惑经常空袭的德国空军,直播的电台被要求必须正常播报,BBC的老板亨特还特意嘱咐解说员金斯利,千万不要提到雾霾,要让德国人以为爱丁堡晴空万里,这样的话,德军的轰炸计划还会继续,但雾霾会让轰炸因看不到目标而彻底失败。

(十二)

2016年,当新闻再提起“史上最严重、历史最长、影响面积最大”等等关于雾霾的词汇时,我已经不觉得刺耳了。


有一家瑞典抗生素耐药性研究机构发表最新报告称,在北京的空气中发现了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不觉得刺耳了。

但后面的这个回应我就听着很刺耳了,北京市卫计委就这篇报告作出公开回应,称耐药性的增加不意味着致病性的增强。而且空气中存在的大多数细菌或真菌对人体是无害的,甚至有些细菌是有益的。


在12月的这波雾霾红色预警中,我们被雾霾覆盖的状态是这样的


我戴着违背呼吸原理的口罩,行进在北京的雾霾中,我忽然觉得人固有一死,或毒死于雾霾,或憋死于口罩。

如果这会儿想起岳母刺字的故事,让我妈在我身上刺四个字,我想她一定会写“凑合活着”。

关于如何治理雾霾,伦敦、洛杉矶、神奈川都成功过,这不是一个谜题。可是我们愿意为雾霾治理,付出什么、放弃什么、减缓什么,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不能做一个唱高调的决定,说为了蓝天不惜一切代价,我们也不应该做一个残忍的决定,为了奔跑牺牲掉一代人。而我们最不应该做的,是在雾霾已经走过了一个本命年后,依然在欺瞒扯皮、得过且过。  


2016,雾霾的本命年,按照天朝人民的说法,本命年是运气特别好或者特别差的一年,我只希望它的下一个本命年,运气可以差一点。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