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搜狐的行为动机不在于格局颠覆,而是意义感
2013-07-30 16:16

张朝阳:搜狐的行为动机不在于格局颠覆,而是意义感

文/赵楠 作者系山寨发布会成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坐在大长桌上的张朝阳,面前摆着一台Thinkpad笔记本电脑,一部三星Note 2,和一台iPad mini,这是他每天都要面对的三个屏幕。

他的办公室就像一个会议室,一张柚黄色的大长桌,替代了海外上市公司CEO式的办公桌台,长边的每侧能容纳10个转椅,成为整个办公室的主角。

他的背面是每个内地大老板都会有的展示木柜。上面有3张照片。其中一张是和王岐山的合影,另一张是05年6月搜狗美女野兽登山队时的合照,除了他,还有歌手孙楠和两名美女。

“您的衬衫很有味道。”“哦?什么味道?”穿着缀满花点衬衫的张朝阳,与我们的对话就在这里开始。18层的办公室并不是搜狐媒体大厦最高的一层,但站在这里,足以远眺整个中关村。

我首先问了张朝阳一个闭关后对搜狐愿景的问题。愿景有多大?是要改变现有互联网格局?还是什么?问这个问题的背后,是我想知道,张朝阳对搜狐和360全面整合的信心以及执行的可能性。

但与95年回国时的青葱、愣头相比,如今的张朝阳散发出的更多是一种洒脱和淡然。他说,闭关后他对人生和工作的理解更多是,它是否足够有意义、有意思?

我能够感受到,“意义”已横贯着张朝阳对整个人生价值和对搜狐战略方向判断的思考

一位朋友曾这样描述张朝阳,与回国创业时相比,张朝阳已经从“存在感”向“意义感”转变。所谓“存在感”,就是心中有抱负的自我证明;所谓“意义感”,就是做什么事,总会先问自己多遍,我为什么要做它?

在这个意义之下,张朝阳说,对搜狐,并不一定要追求改变格局,格局只是个果;对朋友,则是保持敬畏和谦卑;而对商业伙伴的选择,则可由利益构成,并低于朋友的要求。

张朝阳并没有明确回复我关于他选择商业伙伴的评判标准的疑问。

但在2009年8月的《波士堂》栏目,张朝阳做嘉宾,邀请了周鸿祎作为他的好友评论员。周鸿祎说,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张朝阳请自己作好友(好友评论员),可能他的好友大多都是异性,同性不太多。

这当然是一个玩笑话。99年,当张朝阳把爱特信改名为搜狐后,俩人就已开始相识。这十年来,俩人在互联网事业上有很多的合作、竞争和交往。谈到周鸿祎,张朝阳却只是淡淡的说,周鸿祎是我在行业里很早就认识的一个朋友。

95年的张朝阳可不是这样。95年10月31日那天,张朝阳的31岁生日在飞机上度过,飞机从美国落地,北京正好下雪,张朝阳并没有感受到北京的寒意,一年后,拿着首笔17万融资的张朝阳,在北京万泉庄一个不到24平米的出租屋里开始创业。

用熊晓鸽的话来说,那是个意气风发、阳光的少年。熊晓鸽与张朝阳相识于80年代末的美国。那时,熊晓鸽在波士顿,张朝阳在麻省理工。熊晓鸽说,张朝阳在美国那会给他的最大印象是跳舞极为踊跃。

在互联网江湖中,张朝阳没有与谁结过怨,甚至似乎都不曾在江湖里。在他人看来,张朝阳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自己隔离在自己的世界里。熊晓鸽说,张朝阳骨子里有羞涩的一面,尽管在创业初期他给人看到的更多是张狂的一面。

这种不与江湖结派的做法,让搜狐失去了通过“合纵联横”,来节省战略时间的机会

在视频网站发展中期,张朝阳没有通过投资入股其它视频网站的方式,来牵制住领头羊优酷的发展。他也不具有像雷军那样,对金山系的创业者们进行天使投资,把“旧金山”变成“雷军系”,以布局未来的意识。古永锵、王建军、李善友,都成为了自己的阻击者。

在Social方面,白社会的功能复杂度更适合窄众的办公室白领,而新浪微博的出世,马上就击破了对于国内用户来说复杂度较高的SNS形态,并把SNS战役带入了另一个战场。但搜狐并没有马上咬住新浪微博,给新浪微博的发展腾出了大量发展时间,也没有通过与早期国内类twitter产品达成账号互通的业务合作关系以快速积累用户。微博一役的丢失,让搜狐在与新浪的媒体赛跑上,落了一大截。在“合纵联横”方面,周鸿祎、雷军、马化腾,显然比张朝阳要有高明之处。

但在这种“不结派”之下,却使搜狐更适应于“自生式发展”的业务模式

张朝阳说,华尔街分析师和一些IT记者比较喜欢分析资源,“你有什么?需要什么?买什么?”,但组织竞争力,往往才是决定成败的核心因素,应该更关注团队,是什么人在做?

这是张朝阳偏向“自生式发展”的重要逻辑,也是张朝阳在并购与否的决策判断中的重要影响要素之一。张朝阳担心,并购后,是否能起到1 +1>2的效果?他在为自己的未来决策寻找更多的理由支撑和意义。

而在上述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成本问题。收购往往成本偏高,很贵,这是一个用金钱去抢时间的生意。但搜狐不像百度、腾讯,其股价、市盈率不高,在收购方面往往吃亏。况且,张朝阳认为,“如果你时间还比较多,你能够靠内生性去拼,那就不用收购。”

张朝阳显然不认为,目前就是视频格局的终点。面对上半年业界频繁的收购交易,张朝阳说自己并没有焦虑的情绪。而与此同时,坊间传出了PPTV已被阿里巴巴竞购的消息。

就在上周,张朝阳对视频业务的高管任命做出了调整。大的逻辑是,搜狐视频的发展需要整个搜狐门户媒体资源的协同,而不应过早的像搜狗和畅游那样独立发展。这也是张朝阳自己的判断。由此可看出,搜狐在竞购PPTV的态度上已然放弃。

张朝阳认为,竞争对手在客户端播放方面有很大助力,但客户端的广告价值并没有Web端大。由于盗版等因素,许多客户端的内容并没法用广告来直接变现。

在这种逻辑框架之下,张朝阳自己做了视频业务的代理CEO,来摆平调整后的人事问题,而刘春则成了搜狐视频在内容上的实际话事人,邓晔则主要负责销售。在对视频的商业指标上,张朝阳更看重的是能够体现媒体价值的“在线播放时长”。

在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上,搜狐品牌广告达到1亿美元,同比增长45%,环比增长25%。张朝阳说,品牌广告的提升主要来自视频、焦点房产等垂直门户的助力。其中,视频广告增速比去年提升了78%。目前,搜狐视频的重要任务还是在扩张用户上。“中国好声音”的投入产出已经回本。

搜狐的战略,依然是拿现金流业务来给视频等新媒体业务输血。然而我最好奇的一个问题也是,为什么张朝阳思考的搜狐,是以媒体业务为核心,发展延伸业务;而不是以入口产品为核心,发展其它业务?

这其实上是在隐射搜狗对于搜狐战略意义的问题。我直接了当的问张朝阳,为什么不管市场传言是把搜狗卖给谁,搜狐都把搜狗当做一个弃子?张朝阳没有直接回答。

尽管搜狗的搜索市场份额从上季度的8.1%增长至8.8%,但从搜狗的财报看出,搜狗的营收同比增长率正在下滑。从2012年第一季度至2013年第二季度,搜狗营收同比增长率依次为184%、123%、102%、78%、73%、64%。

不过,隐忍的李彦宏都把91炒到19亿美金了,那么张朝阳的搜狗呢?

如果马化腾、周鸿祎、李彦宏,去坐张朝阳的椅子,或许会打出不同的牌。尽管,张朝阳一直抱怨华尔街不懂搜狐的多业务模式,认为华尔街只看重在某个领域将一件事做到最大的公司。但实际上,腾讯、360,也是多业务模式。

只不过,腾讯和360都凌驾在相对垄断地位的入口产品上,去开展衍生业务。而搜狐是用媒体业务做基础,再把媒体业务用户,导入其它各个业务上,而它的游戏业务却和sohu.com没有太大契合,更重要的是,媒体业务很难做到相对垄断的地位,来为其它各个业务提供输血壁垒。

但即使卖掉搜狗,也并不意味着搜狐要放弃入口战略。

在围绕媒体业务基石上,张朝阳渴望通过手机新闻客户端再造一个入口。目前,搜狐手机新闻客户端,正在从资讯平台,向用户平台转变。

可看到的迹象是,媒体的内容源正在成为一个用户ID,并与其它的媒体内容源所形成的用户ID形成微博式的关注关系。而搜狐手机新闻客户端,对自媒体的引入,也在解决这种基于媒体内容,用户之间相互关注的关系。只不过,微博是140字,而搜狐手机新闻客户端,对字数、和多媒体的表达形式,不上限。

在两小时的谈话结束后,张朝阳谈论着他对佛学与自然科学之间必要关联的理解,这是他在闭关期间的自我参悟。他告诉我们,过段时间,他会出本关于参悟的书。张朝阳以此表现对媒体朋友的信任和虔诚。但作为财经记者,我更关心眼下搜狐的破局之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