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那三个风光无限的人
2017-03-11 20:29

2013年6月,那三个风光无限的人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1


2013年6月25日,一个叫芮成钢的主持人,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他又晒生活了。


不用看那条微博,我都知道他即将要见、正在见、或者刚刚见过某位牛逼闪闪的人士。


他的人生就像一块反光板,每一道划过他身上的光芒,他都有办法让自己显得更闪耀。


芮发微博说,他正在青瓦台,准备采访刚刚就任四个月的韩国女总统朴槿惠。


这位以51.56%得票率当选的女总统,彼时就是一锅行走的心灵鸡汤——她曾经是青瓦台的女儿,如今是青瓦台的女主人;她的母亲头部中枪离世,她的父亲头部中枪离世,她的脸曾被袭击者划过一道11厘米的伤口,这样的绝望啊,都铸就了她内心的洪荒之力,炼成了她宽厚温婉的微笑。


反正所有的乌云都加倍兑换成了阳光万丈,没人愿意在此时质疑,她的过往会留下啥心理阴影、会是这个国家的隐患。


采访不温不火,芮成钢没扔出啥凸显个人魅力的锋利问题,他是个能看出火候的主持人,两天之后,朴槿惠就要出访中国了。此时,他才不会上演那个抢话筒、砸场子的愤怒青年人设。


朴槿惠在日记里写过,绝望时刻,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是她的人生灯塔,她在冯先生的著作中参悟了,人生在世,心安理得就好了。


芮成钢顺势问了朴槿惠一个问题,“如何理解心安理得”。朴的回答当然就是那种,可以配上钢琴一起催泪的心灵鸡汤。


不过如果可以换个场子,我猜芮会问“你的人生中,有过不心安理得的时刻吗”。


芮随身带了一本朴槿惠自传《绝望锻炼了我》,采访结束后,他请朴槿惠签名,朴把刚才问的深得她心的那句“人生在世,心安理得就好了”,写进了赠言。


芮成钢喜滋滋地,配上签名的照片,又发了一条微博。他事先做足了功课,备好了中文版的自传作为道具,埋伏下了没啥技术含量、但迅速拉近距离的问题,便又获得了与一位政要朋友的亲密感存在形式。


这位拥有许多牛逼朋友的主持人咋也不会想到,这精装修出来的亲密感,竟然在他锒铛入狱后,被人们翻出来,成为朴槿惠一眼看穿他是个势利小人的证据。


世间事,都是一厢情愿地展示,又一厢情愿地解释。


2


在接受了芮成钢的专访两天后,朴槿惠访华了。


见芮成钢那天,她穿仿唐圆领袍款的上衣,明黄色。


在北京的首脑会谈,她穿休闲圆领衫+套装,柠黄色。


欢迎晚宴上,她换上了韩服,金黄色。大概是因为她在日记里说,赵云欧巴是她的初恋情人,天朝特意为她安排了这张合影。


有人说,朴槿惠是按出访国的国旗颜色选择自己的着装的。也有韩国学者说,如果朴槿惠换成蓝色或绿色上衣,可能被人看作与中国领导人地位不对等。


这个曾经做了天朝一千多年藩属国的国度,在leader接近、踏上这片国土时,选择了黄色、黄色、黄色,那曾经尊贵的、只有对方可以穿的黄色。


这便是地缘政治中小国的命运,依附、选择,又内心抗拒中的拧巴。


她的父亲,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一直在亲美还是亲日的选择中摇摆。他曾在那本《我们国家的道路》里说,我们国家的历史就是在与自身所处的地缘政治环境抗争的历史。


朴正熙试图为国家淌出一条血路,最后他自己成了一条血路。


朴槿惠,也走上了父辈那般步步利诱、步步惊心的权衡之路,她越想左右逢源,便越有可能腹背受敌。


2013年6月,在朴槿惠访华的几天前,朝鲜取消了朝韩会谈,开城工业园区被关闭。有人说,开城工业园区是韩朝交流的最后堡垒。呵呵,你见过这样的堡垒吗?这分明是试图重新连接的大棚,大棚嘛,本来就是逆着季节修的,说拆也就拆了。


与朝鲜的亲善,曾经是她重要的政治筹码。


2002年,朴槿惠曾受邀出访朝鲜,在百花园迎宾馆,金正日请她吃了饭。


这是一个武侠小说中,都要在高潮时才会出现的江湖儿女相见。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是被旅日的朝鲜人文世光刺杀的,被刺杀时,朝鲜主政的正是金正日的父亲金日成。


曾经的长公主见到了杀母仇人的儿子,但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


分开时,金正日问朴槿惠,怎么回韩国。朴槿惠说,当然是飞回北京,再飞到韩国。


金正日说“有必要绕那么远的路吗?你为何不从板门店回去呢”。


朴槿惠真地坐着车,通过板门店,跨过了国界线,回到了韩国。她在日记中说“我们搭车从平壤出发,经过开城到板门店。从平壤到开城的道路非常直,道路两旁盛开着洋槐花,花香从车窗飘进了车内。途中参观了一下开城遗址,以前只看过照片,如今亲眼看到善竹桥,心里百感交集。现在已成为高丽博物馆的成均馆,入口处立着几株上百年的榉树,与历史一起渡过悠久漫长的岁月”。


从开城工业园区出发,向东南方向开8公里,就到了板门店。她曾闻着这条路上的洋槐花,攒下了一树的政治筹码。但在她走向总统时,这条路却被迅速地堵死了。


3


“姑父”张成泽的一生,从来没这样酣畅过。


虽然现在是6月,松叶蟹已不够肥美,他喜欢吃的朝鲜当地的北青苹果还是前一年的存货,新做的明太鱼子酱还没有完全入味。但张成泽很开心。


金正日去世后,他先是取得了少主的信任,清理了同为“顾命大臣”的人民军总参谋长李英浩。


2013年2月1日,韩国统一部发布的《朝鲜权力组织图》显示,14名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中,张成泽排在金敬姬之前,并在16名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排名第一。

    

手握重权的摄政王,成了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居内,他的权力仅次于少主;在海外,他还秘密联络着皇长子金正男。


他的心,就像6月的风,等待着从微热走向炎热,从炎热走向炽热。


少主注意到了他的膨胀,看到了他的轻慢,2013年4月15日,金日成的诞辰,张成泽在去安放金日成遗体的锦绣山太阳宫参拜时,举手敬礼,却先于金正恩将手放下。


2013年7月27日,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的阅兵式上,主席台上的其他高官都老老实实待着,只有张成泽在金正恩左右走来走去。


少主更知道,他在秘密联络着自己的哥哥,并希望通过他,笼络属于摄政王自己的海外支持力量。(戳《皇长子的46岁人生》补番)


一个生在狼窝里的孩子,就算长出了家畜的身材,也能嗅出危险,亮出最狠辣的身手。


4


2013年12月,张成泽被处决了,少主不要姑父。


关于张成泽是怎么死的,有一种特别血腥的版本。虽然这足以让少主的形象,更血腥锋利几分,但我宁愿相信,那不是真的。


2015年9月,帝都抗战胜利70周年的阅兵上,顶住重重压力的朴槿惠,再度披挂上了黄色外袍,出现在了阅兵仪式上。


那一次的出现,也许是她力所能及的最后一次示好。她指望身边的大国,能牵制住身边的疯子。


但疯子有疯子执着的智慧,2016年1月6日,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


权衡无效,便只能抉择。2016年7月8日,美国和韩国宣布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


2016年9月,朝鲜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


我的一位韩国朋友说,她觉得朴槿惠是个很不错的总统,她只不过是被她唯一的朋友利用了,至于同意部署萨德,那不过是面对另一个疯狂的国家,韩国启动的自我保护罢了。早在2013年1月,朴槿惠宣誓就职前一个月,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时,美国就吹过关于萨德的风,但朴槿惠一直观望着。


“我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生气,如果换作中国,你们不会自我保护吗?我更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这样对乐天,乐天也在向崔顺实行贿的行列中,出让土地给萨德,并不是因问乐天对中国有什么不友好,它总要做点儿什么,扭转韩国人民对它的印象,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已”,这个韩国姑娘告诉花儿街参考。


我不能苟同她的不明白,但至少她有一句话说对了,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罢了。


金正恩不断地核试验,退出六方会谈,终于,他把韩国逼到了绝境,这个看似疯癫的人,他没抓到一手好牌,也说不上能打好一手烂牌,但他硬生生地,把牌桌上本来有六个人的拖拉机,改了规则,变成了三个人打的斗地主。


芮成钢的最后一条微博,时间停在2014年7月,而发微博的手机,还是三星note3。


而朴槿惠,离开了总统身份的庇佑后,前方还有关于崔顺实收受巨额贿赂的调查等着她。


朴槿惠特别喜欢送外宾一款名为“戒盈杯”的礼物,向这种杯子倒酒时只能倒七八分,如果过满,酒就会一滴不剩地全部流走。且大家喝酒时绝不能自斟自饮,不管地位多高,都必须让对方斟酒,意在不能自满。


我不知道朴槿惠送没送过崔顺实戒盈杯,她给这唯一的朋友倒了一杯酒,倒的太满,酒就一滴不剩地全部流走了。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