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珊瑚虫啊(二)

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珊瑚虫啊(二)

作者 | 林默,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王子超进门的一刹那,杨伟就知道这哥们儿是为了人大附中实验小学来的。杨伟在心里默默OS,傻缺,这小学三年前还叫知春里小学呢,更个名,旁边的学区房价就蹭蹭地涨。


这样的买主杨伟见多了。他们艳羡人大附中的title,却出生在与人大附中绝缘的家庭里。


杨伟,70后,北京土著。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人到中年,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富二代。这种少壮不努力,老大变二代的物种,密集生长于北上广深地区。


1


在杨伟心里,慕着人大附中而来的人很傻叉,王子超这种没有北京户口,还执着的要让孩子在北京上学的更傻叉,你以为最稀缺的,是北京的教育资源吗?


但还有更傻叉的存在。


之前住在杨伟隔壁的老刘,赶在知春里小学变身为人大附中实验小学一年前,把他的那套学区房,卖了。


后来老刘来找杨伟喝酒,拉着他的手说“哥们儿,你知道1948年参加革命,加入了国军是啥感觉吗?”。


虽然仅仅是一套变异学区房的拥有者,杨伟也见证了与北京学区房相关的种种人间传奇。


一个来杨伟家看过房子的哥们儿,跟杨伟相谈甚欢,不过最后没买杨伟的房,选了某学区四合院的过道,能办房产证、能落户口那种。


杨伟发微信挤兑人家“过道能住吗”,对方回复地很淡定“还有买门洞的呢,墙缝里都长着杂草”。



不过两天前,杨伟看新闻说,“北京市教委确认,过道学区房不能作为入学资格条件”,杨伟轻哼一声“这条新闻告诉我们,钱花不到位,就上不了学区房”。


一个亲戚问杨伟,能不能请他收养自己的儿子,这样就可以用他的学区房。杨伟说,原来房子不仅能招来媳妇,还能喜当爹。


当然,来看房的大部分人,都是从那贴牌的“人大附中实验小学”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就像杨伟身边,那些买不起爱马仕包包的姑娘们,会以下列几种姿势宽慰自己——买条爱马仕丝巾,求助于干爹,或者买个某宝同款。


人类的智慧半径是有限的,人们为学区房折腾出的姿势,并没有超出姑娘们为包折腾的想象力。


2


如果你家处在一个不太起眼的学区,千万不要嫌弃它。


除了摇身一变贴牌为某名校,它还有可能去认亲。


2015年,“六里桥小学”认亲了“海淀实验小学”,变身为“海淀实验小学丰台分校”,周遭的“学区房”均价一年飙涨60%。



挨着海淀实验小学丰台分校有一个老楼盘——六里桥北里,90年代的房子。素面朝天历经十多年的风吹日晒后,墙皮皲裂铁窗生锈,修得正宗老破小。



然而,就这样的房子目前均价也在7万元左右,因为它不仅是海淀实验小学丰台分校的划片学区房,且步行到学校不过两三分钟。


说是变更为分校,基本是原有的校区、师资,贴上名校的品牌,就诞生了普照四方的学区房。


此前,北京二中的校长在解释通州区的二中分校有何不同时,就有过这样的解释



两个月前,孙宏斌轰轰烈烈入股乐视时,有人说只有房地产才能拯救互联网。现在看来,房地产未必能拯救互联网,但分校贴牌,却能拯救房地产。


3


王子超没买成杨伟的房子,他在杨伟家看房的功夫,北京出台了新的限购政策。一道天雷,给他的首付预算劈出了一个100多万的缺口。


王子超灰溜溜地回家了,说得再回去想想办法。


杨伟跟房产中介在楼下抽了一根烟,中介问杨伟“杨哥,全北京的人都在买学区房,你为啥要卖呢”。


杨伟看看雾霾中的夕阳说,“就按这贴牌、并校的速度,再过几年,没准儿全北京都是重点小学和重点初中了”。


下集预告 :


《你看那个人,他好像一条珊瑚虫啊(三)》


杨伟把卖房子的大部分钱打给了他哥,他想起小时候哥俩儿一起喝一瓶北冰洋汽水,他哥总是让着他。


兜里一分钱没有的时候,能共享一瓶汽水。都拥有千万资产的时候,却要为一套房子打的天翻地覆。


给他哥打了钱,杨伟手里还剩下40万,他有点儿犯犹豫,是去石家庄买个小户型,还是......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花儿街参考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8627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