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百度内部架构调整,吴恩达和王劲的离开只是一个剪影

起底百度内部架构调整,吴恩达和王劲的离开只是一个剪影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Lina


2017年3月,随着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离去,曾经兴盛一时的百度研究院被正式收编,成为COO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中AI技术平台体系(AIG)的一个组成部分,由出身百度传统业务“搜索业务群组”的副总裁王海峰负责。由王海峰带领孵化的“度秘”团队也升级为度秘事业部,由度秘创始成员景鲲负责,直接向陆奇汇报。


紧接着,高级副总裁王劲离职,同样脱胎于百度研究院的L4自动驾驶事业部被收编,成为COO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中智能驾驶事业群租(IDG)的一个组成部分,由陆奇直接负责。


百度,这个曾经三分天下,如今黯然掉队的前互联网巨头,正在对内部进行一场大清洗。据不完全统计有至少19人,最高甚至涉及百度核心决策层E-Staff成员,覆盖超过半数主要掌权人物,其规模之大前所未有。吴恩达、王劲等人的离开只是一个剪影,真正的故事还深埋在背后,等待人们的挖掘。


智东西同时了解到,就在今天,百度开除了三个美国工程师,由于他们尝试融钱创业。


特写:百度大清洗


一、百度研究院之兴


故事要从2010年开始讲起。


2010年4月,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劲宣布加盟百度,成为谷歌离开中国内地后内部技术高管被同行成功挖角的第一人,在百度就任技术副总裁。一个月后,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技术总监郑子斌也宣布加入百度,出任总监级别职务,此后一直留在百度。


2011年7月,百度经历了一次大型业务结构调整(这是本文将会提到的6次结构调整中的第1次)王劲作为副总裁,负责四大业务体系中的“商业产品与技术体系”(包括云计算、无线技术业务等),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特写:百度大清洗


2012年(有说是2011年),李彦宏推动成立百度美国研发中心(又称百度美研中心)。据闻刚成立时只有前谷歌广告团队的James Peng与吕厚昌两名员工。随后一直扩张缓慢,直到2014年才大幅度扩大人才储备,年底达到了100+人。


注意,这个百度美研中心并不属于百度研究院体系。不久前一直被业内人士认定,可会能离职的百度总裁张亚勤刚刚接受了百度美国研发中心董事长的职位,前文提到的郑子斌作为副总裁兼任美研总经理,辅助张亚勤。在前几天的博鳌论坛上,张亚勤表示,“会花一点点时间去兼任美国研发中心的董事长,并不是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外。”


真正的百度研究院体系源自2013年1月时,李彦宏与余凯创建的深度学习实验室(IDL),彼时李彦宏亲自挂帅院长,余凯任副院长。


2013年6月,百度再次架构调整(第2次),此时由王劲负责四大体系之一“商业产品与技术体系”已然不见踪影,但在2013年12月由副总裁晋升为了高级副总裁。据称王劲辅助创办了IDL深度学习实验室,并将工作重心转移至百度研究院体系中。


特写:百度大清洗


在随后的日子里,李彦宏四处网罗人才,并且在2014年设立了“少帅计划”——该计划主要针对30岁以下的优秀人才甄选和培养,年薪百万起步且上不封顶。在余凯、王劲、以及“少帅计划”的推动下,百度研究院体系中陆续引入了张潼、倪凯、顾嘉唯等技术大牛的加入,并增添了大数据实验室(BDL)。


张潼任百度研究院副院长/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加入百度前曾任雅虎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倪凯主导百度无人驾驶和无人飞机项目,加入百度前曾为微软机器人项目组成员。顾嘉唯则是“少帅计划”的代表人物,在百度任主任研发架构师/首席设计师,加入百度前在微软研究院长期从事人机交互研究……


随着人才的不断涌入,百度研究院的实力日渐加强,风头也日益兴盛;终于在2014年5月,达到它的鼎盛之日。


2014年5月,百度研究院体系内第三间实验室——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成立,百度研究院的三个实验室体系终于正式落成。(2017年1月增添了AR实验室ARL)


特写:百度大清洗

从左到右依次为吴恩达、郑子斌、李彦宏、王劲与刘辉


而在SVAIL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新址的启用仪式上,百度宣布任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和电子工程学系教授、前谷歌的深度学习团队领导人、人工智能领域最权威的学者之一:吴恩达(Andrew Ng)为百度首席科学家,全面负责百度研究院——据闻由IDL创始人兼副院长余凯推荐而来。


吴恩达的到来更是为百度吸引了一大批新鲜技术人才,至此,百度研究院进入鼎盛之时,一时风头无两。


二、王海峰的崛起


有趣的是,今天收编了百度研究院的AIG负责人王海峰也与王劲一样在2010年加入了百度,负责传统业务线中的NLP自然语音处理部,并在2010-2013年间陆续负责过互联网数据研发部(包括KG知识图谱和互联网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多媒体部(包括语音和图像技术)、图片搜索部、语音技术部等。


特写:百度大清洗

AIG总负责人、百度副总裁、E-Staff成员 王海峰


但彼时,王海峰的职位尚低于同年入职的副总裁王劲,直到2013年10月,王海峰才晋升为副总裁。上文提到,在2013年6月百度架构调整中(第2次),王劲负责的四大体系之一“商业产品与技术体系”已然不见踪影,但王劲本人在2013年12月由副总裁晋升为了高级副总裁。


2014年,王海峰转岗至由向海龙领导的搜索业务群组,任副总经理,汇报关系为:王海峰-向海龙-李彦宏。


2014年下半年,可能是王海峰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2014年,曾经与李笛一起创造“微软小冰”虚拟问答机器人的前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研发员景鲲加入百度,就职于搜索业务群组总产品架构师,在王海峰的带领下孵化打造一款类似“微软小冰”的“度秘”。

“度秘”是一个被李彦宏高度关注的项目。在2015年9月8日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第一个出场的李彦宏没有向往常一样谈论百度的战略、或者分享百度的技术崇拜,而是直接跳跃到了产品发布环节,推出了手机人工智能语音助手——“度秘”。


特写:百度大清洗


在李彦宏的现场展示中,他先后提了该餐厅的位置、是否允许宠物进店、附近有适合儿童的电影等要求;完成基本要求后,度秘还顺手推荐了附近的宠物美容店。百度对度秘的优先级定的很高,糯米、外卖等都会用语音助手的方式接入,相当于是一个O2O的汇总大入口。


2017年陆奇上任后,“度秘”团队更是直接升级为度秘事业部,由度景鲲负责,向陆奇汇报。


2015年2月的业务调整(第3次)中,王海峰依旧就职于向海龙领导的搜索业务群组副总经理,完成了PC和移动搜索的整合,启动了面向移动搜索新生态的哥伦布项目,上线了搜索结果页及PC首页的Feed流,开拓了内容分发新模式。


特写:百度大清洗


同年12月,百度再次业务调整(第4次),与王海峰同级的副总裁刘骏、副总裁王湛被调离主要业务线,向百度战略办何海文汇报,王湛更是在2016年2月与总裁张亚勤一起因百度“血友吧事件”被处罚批评,4月因涉嫌腐败违纪而被终止合同。


特写:百度大清洗


在这次调整中,王海峰获得了进一步整合搜索、手百、Hao123、新闻、手机浏览器等业务,发力手百及wise首页等多端Feed流,实现了百度Feed流半年30倍的高速增长,打造了搜索及Feed双引擎。

2016年4月,百度再次进行业务架构调整。(第5次)


特写:百度大清洗


反观百度研究院,情况开始变得没那么乐观。


三、大牛陆续出走


2015年5月,就在吴恩达就任首席科学家一年后,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创始人、百度研究院副院长余凯宣布离职创业,并且带走了深度学习实验室主架构师黄畅,成立了地平线机器人。


2015年6月,前AMD异构系统首席软件架构师、百度美国研发中心杰出科学家吴韧因领导的百度深度学习小组团队在在ImageNet国际计算机视觉中涉嫌作弊而被解雇,之后成立异构智能。


2015年12月,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团队负责人倪凯离职,加入乐视汽车,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智能驾驶副总裁。


2016年7月,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李磊离职,加入今日头条,任首席科学家。


2016年8月,曾经“少帅计划”的代表人、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研发架构师/首席设计师顾嘉唯离职,创办物灵科技。


2016年年底,传闻百度研究院副院长/大数据实验室负责人张潼离职,一直到2017年3月23日才宣布担任腾讯AI Lab(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


特写:百度大清洗

张潼


2016年12月,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邓亚峰离职,加入格灵深瞳,任CTO。

……


王劲算是所有人中最游离于百度研究院体系之外的。虽然在百度2013年6月、2015年2月的架构调整(第2次、第3次)中,王劲都不曾跻身主要业务线前列。但在2015年12月的业务调整(第4次)中,由王劲领导的,脱胎于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L4自动驾驶团队”被升级为“自动驾驶事业部”,成为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五大业务支线之一。


此后,王劲带领着团队先在北京的五环上路试与宝马合作开发的全自动无人车、之后又与福特共同投资激光雷达制造商Velodyne、还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组织了无人车的真人试乘,算是露了不少脸。


然而,传统业务中也不甘示弱。2016年9月,原百度地图事业部副总经理、车联网事业部总经理顾维灏正式宣布,原百度地图旗下高精地图团队与百度车联网团队合并,成立百度L3事业部(后升级为为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顾维灏也将出任百度L3事业部总经理。


2017年1月,百度二把手COO陆奇上任。3月,百度宣布将L4自动驾驶事业部、L3智能汽车事业部、以及2015年1月推出的Car Life etc.车联网业务合并组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陆奇亲自挂帅,兼任总经理。王劲不再负责自动驾驶事业部,“将内部休养一段时间”。


最终,2017年3月22日,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在社交媒体上扔下一刻重磅炸弹,宣布自己将从百度离职,“开启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新篇章”。百度方面也顺理成章地将百度研究院正式收编,整合王海峰负责过的传统业务线内的不同部门:自然语言处理NLP、数据图谱KG、语音技术Speech、大数据Big Data,组成AI技术平台体系(AIG)。并同时晋升王海峰为E-Staff成员(百度核心决策层),向陆奇汇报。


3月27日,王劲宣布即将离开百度、自行创业,目前已获洪泰基金投资,新公司或名为“景驰”。


特写:百度大清洗

王劲


至此,除了2013年9月加入的前Facebook资深科学家徐伟外,一众早期加入的百度研究院大牛们已然几近全部离职,近10位技术顶级人工智能、自动驾驶专家的出走,间接成就了国内一批AI初创的崛起,可谓是继微软亚洲研究院后又一人工智能黄埔军校。


四、一山不容二虎


如果说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到来是百度研究院全盛时期的一个缩影,那么他的离去,也同样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随之,同样脱胎于百度研究院的L4自动驾驶事业部被收编、高级副总裁/E-Staff王劲离职,更是在这个时代的木板上钉下了最后一根钉子。


李彦宏当初创建深度学习实验室时,究竟是为了依靠外生学术力量、异军突起?还是为了制衡公司内部实力、刺激研发?真实目的我们已然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看见的是,除了徐伟仍就任百度之外,王劲、余凯、张潼、倪凯、顾嘉唯、吴恩达等一众百度研究院的早期大牛们已然陆续出走。


而百度研究院——这个自2013年1月由李彦宏、余凯创建深度学习实验室以来,一直独立于百度传统业务之外的研究院体系——也随着吴恩达的离去而正式宣告收编完成,成为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中AI技术平台体系(AIG)的一个组成部分,研究院院长林元庆(2015年11月加入百度)向负责人王海峰汇报。


至此,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架构正式落成(第6次业务调整),各体系业务负责人除了COO陆奇(2017年)与总裁张亚勤(2014年)外,全都是来自传统业务的百度老将:副总裁王海峰(2010年)、高级副总裁朱光(2008年)、高级副总裁向海龙(2005年)。


特写:百度大清洗


五、内耗加剧


百度在2017年2月对外公布结构调整消息的稿件中提到,原有架构“不利于内部资源协调和业务统筹发展,外界也对相关业务的隶属存在疑惑”。


这是一个非常中肯的描述。仅从百度内部传统业务的不同支线而言,同一范畴的业务团队经常隶属部署不同事业群组、拥有不同汇报关系、资源数据不开放共享、造成重复投入研发,内耗迅速加重,甚至一度严重到每支业务线都有自己的市场部,同一个活动重复推广,极大浪费人力物力,已成为百度的心头大患。


此外,传统业务团队对与百度研究院也早已是积怨已深。知情人士表示,“别看百度人工智能那么风光,实际上搜索的数据根本不向研究院开放。做人工智能的这波人都是海归、精英,跟搜索那边完全是两种风格,两边互相看不上。”比如在乌镇试车时,王劲曾表示,“我们的高精地图是我们的无人车团队在做”,而从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顾维灏在公开场合对智能汽车事业部的介绍可以看出,智能汽车事业部也在推进高精地图相关工作。


特写:百度大清洗

百度无人车


除了做事风格以外,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一位来自百度现金牛业务——搜索广告——的员工这样抱怨道,他们(不仅要挣钱养自己)还要被迫挣钱去养那些利润稀薄、却十分“吸睛”的业务团队。


虽然没有直接点名这些团队是谁,但主打研究、学术的百度研究院不免首当其冲。而不少广告相关的员工也表示,随着集团人数增加,他们的“赚钱养家”的工作量也日益加重。其中一支团队的奖金在过去几年里减少了近80%,士气低落不说,简直就是变着法逼人跳槽。


如今陆奇大刀阔斧地整改,一方面将独立于百度体系之外的百度研究院收入编制,另一方面大权独揽,肃清百度内部不同业务间的部门壁垒,控制内耗,对百度而言确实是一件好事。


结语: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今年2月,百度交出了2016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这是一份堪称“史上最差”的财务报表了。合算下来,百度2016年总营收为705.49亿元,仅为腾讯的46%;净利润为116.32亿元,仅为阿里的1/6;营收只增长6%,利润却跌了15%。


在错过了社交、错过了O2O、错过了移动支付之后,2016年的百度更是因血友病贴吧事件、魏泽西事件等医疗丑闻而雪上加霜,王湛、李明远、曾良等业务负责人/E-Staff核心管理成员也陆续因贪污、违纪等原因被辞退。在阿里(A)、腾讯(T)彼此紧咬不放、齐头猛冲成中国市值最高的2家公司的当下(两家皆为2700亿美元左右),曾经风光一时的“B”已经悄然掉队,总市值不足600亿美元。


“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至于百度能否靠李彦宏三顾茅庐请出的这个“诸葛陆奇”扭转乾坤,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国仁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8835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5
打赏
  • 给 Ta 打个赏
发表评论
默认评论 最新评论
Huǎng YY 2017-03-31
个人感觉对于百度和陆奇来说,是个双赢的结合。百度有陆奇需要的平台和舞台,而陆奇有百度需要的能力。就像Google两位创始人以前选择施密特担任CEO一样,这次选择陆奇不管对于百度还是对于李彦宏,都是个很好的选择。
点评
2017-03-31

icldhry    :李彦宏引入陆奇也是借东风来梳理企业架构,陆奇是微软成就的男人,非成就微软。待到百度,企业的人才循环机制很大筹码都放权给海外。至于这把火烧不烧得开,关键看技术与底层应用场景机制怎样来维护。百度的位置只是没有一个更好的信息分发机制来替代,究归是对于第一性原理的一次思考。

回复
+1
+1
我要点评
刘化檩_CaiSen 2017-03-31
百度:赢在技术,败在人文,人文基础上的战略、文化、管理,与阿里、腾讯、华为差距非常之大!阿里:赢在人文(人文基础上的战略、文化),有效利用技术。腾讯:人文与技术并重,人文基础上的务实、迭代、良争、开放;技术上的跟随、探索和实用主义!
+1
+1
我要点评
嗅友58c7afac338fe 2017-03-31
当你搜出的信息都是百度想给你看的 甚至是被百度篡改的 我觉着百度离我太远了 我不信任他 虽然会用 但是用的小心谨慎 而且 百度并非不可替代 如果百度再不补课 真的泯然众人矣
+1
+1
我要点评
_mustang 2017-03-31
写得好详细,百度人文真的那么差吗,为什么总是哪哪高级管理层入职百度,过几年再离开,阿里和腾讯的高层人事变动没那么频繁
+1
+1
我要点评
苏跳跳 2017-03-31
搜索团队有什么可抱怨的,百度搜索领域地位早已奠定,把你们全换了,百度搜索还是领头羊
+1
+1
我要点评
ZDX星 2017-03-31
百度一直是个派系纷争最严重的公司之一,从百度走出来的员工身上也能看出一二,今天的局面出现由来已久,陆奇进入了一个需要面对十分复杂的局面,今天境况只是到了一个需要处理这个问题的时间节点而已。百度对人工智能投入这么大,不得已得让相关人看一下成果,但目前来看也只能是各种show的阶段,真正落地走进生活还有太长的路要走,派系斗争还会继续.........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