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报-医疗】今年互联网医院都开到17家了,但现在还只是虚胖
2017-05-05 20:53

【周报-医疗】今年互联网医院都开到17家了,但现在还只是虚胖


为什么说互联网医院还“虚胖”?

 

4月27日,湖北省首家互联网医院诞生——“花落”武汉市中心医院,该院是由阿里健康联合武汉中心医院打造。再往前推一个月,宁夏银川市政府启动“银川市互联网医疗产业项目签约仪式”,包括好大夫在线、微医、丁香园、七乐康、春雨医生等15家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批互联网医疗企业,正式进入银川,仅在银川互联网医院数量就达到17家。

 

互联网医院从2017年开始,进入了一个高速爆发期。

 

虎嗅观点:

 

1.互联网医院数量暴增,杂交为主,各怀意图,冠名大于实质。


国内互联网医院有三种模式:网络医院、线下实体互联网医院、移动互联网医院或者云医院。他们从最初的医院信息化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要经过三个阶段:一阶段,线上医疗服务单体连接为主;二阶段,线上医疗区域内单体连接;三阶段,线上线下医疗服务闭环跨区域多体连接。

 

虎嗅粗略统计,截止2017年4月底,全国有超过50家医院披上了“互联网医院”外衣,他们基本都是互联网医疗公司或药企、医疗器械上市公司联合当地医院“杂交”而成,所以各自的利益出发点就不一致。


比如,好大夫在线是想在互联网医院中发挥线上问诊的导流价值阿里健康是想在互联网医院的云计算大数据有所布局七乐康则是想在互联医疗医院中分得医药那杯羮。就目前而言,除了乌镇互联网医院、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等少数几家处于互联网医院的第三阶段外,大部分仍然处于第二阶段,医疗信息IT企业牵头发起的互联网医院尚处于第一个阶段。

 

2.互联网医院爆发的两大原因:


第一,在线问诊、线上挂号人群积增,线下医疗服务闭环亟需形成;

第二,政策红利刺激。


2012年以来,移动互联网迅速普及,也掀起了移动医疗发展的浪潮,“望闻问切”是看病的入口程序。所以围绕在线问诊创业APP如雨后春笋般发迹,远程医疗的第一步就通过在线“轻问诊”来实现。加上各大医院都开辟自己的在线预约挂号系统,沉淀了一批移动医疗用户,在线轻问诊更多是知识百科角色。一波问诊APP洗牌后,剩下的公司要谋求用户渗透与粘性,医疗线下闭环的体验不能回避。

 

政策方面, 2009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启动新一轮医疗改革,其中要求在医院中以医院管理和电子病历为重点,推进医院信息化建设。2015年,国务院又发布了《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到:“到2018年在健康医疗领域互联网应用更加丰富,公共服务更加多元。”所以各地方政府积极响应,制定引进互联网医疗公司与当地医院合办互联网医院试点的优惠政策,不像金融有牌照的限制,而未来民营医院借势互联网医院,缺乏有效监管话,或会出现类“莆田系”危机。

 

3.互联网医院,效率优先的前提是医疗资源的重新分配,目前还在表面。


把互联网当工具,提升传统行业的信息、生产、运营效率的路子,放到医院运营管理中也无可厚非。但新的组织形态,应该打乱当前“医生、医药、医疗器械等医疗资源组合而成的医院体系”,进行重新分配重组。信息的传递方式,会打破时间、地域的限制,把医疗资源重组以实现最大化得匹配患者需求。而当前的互联网医院的主流做法还停留在浅层,在线问诊、远程医疗等都没有真正提升医院内部运营的销量,还需深入的创新改进。

 

比如,有记者从“花落”武汉市中心医院方面得到的信息称,该院通过网上问诊高峰期只有500人次,还不到该院日门诊量(约8000人次)的10%,明显还未达到互联网医院的预期效能。

 

4.互联网医院真正成功标准——迎合医改“腾笼换鸟”破除“以药养医”的旧体制。


自从2009年公立医院提出医改要告别“以药养医”的局面,如今已过去7年,但来自新华网的最新数据显示,公立医院的药占比由2009年的46%下降到2016年的40%,仅下降6%,可见破除“以药养医”的推进难度之大,毕竟中间涉及生产、流通、使用等多个利益环节。

 

取消“药品加成”,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按照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路径破除旧机制、建立新机制。


  • 腾空间,要按照“腾笼换鸟”的思路,给新的组织架构尝试和发展的空间。

  • 调结构,就是把降低药品价格、规范医疗服务行为腾出的空间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要把检查检验的价格降下去,把服务的价格提上来,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的价值,优化医院的收入结构。

  • 保衔接,就是医保支付和财政补助,医保支付和财政补助政策要同步跟进、无缝对接。


总的来说,互联网医院能实现这一路径,那将更深度的影响到医疗体制改革,甚至影响到新型医患关系的形成。

 

5.互联网医院的下一个阶段会是“智慧医院”,互联网医院的三大发展趋势:

  • 一切医疗信息云端共享

  • 大众健康管理常态化

  • 医生自由执业平台化


医疗信息扁平透明共享,涉及到隐私安全,所以需要政府牵头,打破区域限制,将一、二、三级医院及基础医疗机构进行云端数据共享,结构化根据医患需求存储。


接入云端医疗数据后,互联网医院除了看病治病外的病期数据外,大众健康管理服务职能会加强,实时监测不断接入2C的数据,数据也会循环丰富。


医生、医院、患者三者的关系也会得到变化,医生可以靠“手艺活”赚口碑,而他们也不再需要被一家医院捆绑,而是拥有更大自由,执业跨区、跨院行医。

 

行业速览

 

2015年12月,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落地——乌镇互联网医院,由微医集团主办,提供服务包括精准预约、远程诊疗、检查检验、电子处方等。

 

此后,在步入2016年互联网医院开始出现爆发苗头,仅7月份冒出6家:

 

7月5日,岗岭集团和贵州省政府合作建立安顺西南互联网医院

7月8日,岗岭集团又和广州市越秀区政府合作建立华南互联网医院

7月9日,朗玛信息旗下39互联网医院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7月19日,信邦制药联手遵医附院共建遵医云医院

7月20日,金蝶医疗宣布携手长海医院共建移动互联网医院;

7月22日,寻医问药网跟河北邢台市政府一起建立邢台互联网医院

 

再到2017年,银川一时成立互联网医院的“急行军”:


2017年3月12日,由微医和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共建的宁夏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


2017年3月19日, 宁夏银川市政府启动“银川市互联网医疗产业项目签约仪式”,15家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批互联网医疗企业,正式进入银川。



文章标题:《买房别听王思聪》

作者:伯通


5月3日凌晨,在将微博问答价格调整为一万元问一次之后,王思聪将第一个万元答案留给了这个问题——“您认为目前热点城市的房价是否高得离谱?如何看待年轻人花光父母积蓄贷款买房现象?”


王思聪的回答简要来说有三个信息点:1.房价的确离谱;2.租售比不合理,租房更合适;3.花光父母积蓄贷款买房,在经济上是愚蠢的选择。


万达公子的回答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有人评论到“王思聪虽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但是三观绝对正……”


万达公子抛出的话题,用“政治正确”收割粉丝,但是却不真诚。这个话题也是国人对中国房地产的“非常规化”的声讨,虎嗅首席评论官伯通撰文力怼《买房别听王思聪》,精彩之处摘录如下:


目前以冻结交易和加快供地为代表的调控政策,还是一种非常情况下的应急策略,治标不治本。

 

可以说,不进行制度上的改革,房产政策的长效机制就无从谈起。而从行政高层此前的举措来看,在财政和土地制度改革双方面都有准备。

 

2016年8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年49号文),将国防、外交、国安、边境、跨省大河和交通、重大传染病、战略资源等归属中央事权,而教育、医疗、治安、规划等权力下放为央地共管或者地方主导。

 

“央地分权”远超过了补丁的意义,比较接近新一代基本操作系统。不过现在强调它疑似有些不合时宜,国务院草草颁布了就冷藏起来,毕竟要分解部委和权力、扩充地方财政和法人主体资格,还有太多的障碍,绝不是开开会出些规定就能推动的——否则早做了。

 

土地制度改革方面,国务院要求的是今年完成城乡土地确权发证,全国房产信息联网,全国人大本届完成《土地管理法》修订,这些相当于是为下一步改革提供一些可操作性、可监督性和法律依据,免得变成王安石变法那种结果。

 

如果这次《土地管理法》和部委权限下放的比较到位,那即便两三亿人住进1亿套别墅占掉1亿亩耕地,现有19亿亩耕地变18亿亩也不影响粮食安全,但这对完善经济和货币内部循环链条、开启正常循环的意义非常重大。如果小改小闹,拖20年再放开,那代价多半是20年内数百万人移民,数十万亿财富带往他国。

 

“央地分权”的改革目标,实际上就是将财政权及相关权力逐步下放地方后,用房产税代替目前的部分流转税,缓解对增值税的过度依赖。现在增值税为主的收入结构,就像是单从一条腿上割肉。工薪收入上不去,企业投资收益率也上不去,也难以扩张信贷、扩募员工或者加薪。资金即便想去实业,实业也接不下,因为新增加的投资没有什么回报。

 

房产税对房价的区域落差也有一些平抑作用,在房产税的压力之下,中心城市的退休老人有更强的激励愿意离开,到治安、环境和医疗相对还好的地方安度晚年。

 

而土地制度改革的目标,则是逐步放开土地产权交易,让大部分公民可以有步骤有条件地出售体力以外的资本。这样一是可以有效提升中心城市的租售比,二是让单向的财富抽水泵变得可循环可持续。

 

其实,无论是怎样的政策改革,最后一定是回归正常经济机制:短期内需要减增值税和社保,能立即提升企业的投资收益率、工薪和就业、新的消费和信贷,企业扭亏、资产价格可保。

 

长期策略就是坚定推行“央地分权”,除了央行、财政、国际商务以外的经济事务,企业放给市场,教育、医疗、保障、土地、规划、粮食等权力尽可能的下放地方,包括土地使用权如何流转、变更用途、怎样开征房产税,都交由各地自己想办法去试。

 

毕竟95%以上的国土不能贷款,几百万亿货币堆在那2-3%的“出让土地”上,就像在小小的面积上不停摞积木,神仙也走不下去的。

 

减税、分权、土地流转,这几只靴子落不落、何时落、落到什么地步,将是大概率决定未来房产政策走向的事件。然而这个转换需要等待几个月、几年还是几十年,难以预测。官方曾经提到的相对最好的口号,是“让市场规律发挥决定性的指导作用”;而曾经颁布的相对最好的框架,无疑是“央地分权”,但这两者目前看都不太受待见。


本周融资,从行业上一向不温不火的医疗健康和教育培训异军突起。医疗领域,从天使到B轮,切入点上,投资更加关注创业公司深扎具体场景、垂直产业,分工上,更多是服务行业上下游的信息、技术服务商。教育领域,投资全部集中在A轮以前,且大部分都是关注少儿教育(兴趣、STEAM等),还是家长的钱好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