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出考场,你就已经输了
2017-06-12 07:41

还没出考场,你就已经输了

虎嗅注:浪潮工作室出品,作者魏小乐,《还没出考场,你就已经输了


高考,注定是一场无法公平的竞争,你在走出考场前的那一刻,输赢结果已经出了。残酷的事实让人难以接受,但只有认清了现实,才更有努力的勇气。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40年来,高考制度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世道人心。同时,高考的角色也被中国社会的变迁所改变。


在普通中国人的眼里,高考是改变人生命运的关键机会。更为重要的是,高考是相对公平的,尚未被权力和资本过度染指。在人人平等的试卷面前,寒门子弟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实现阶层上升。拥有这样的信念,诸如“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富二代吗?”这样的标语才显得格外有力量。


这些标语当然击中了老百姓的心理痛点,但它们是否也切中了中国社会的现实?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国,高考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句,可终究是一阵烟”


中国人对高考的信念其来有自。对于恢复高考之后的最初几届大学生来说,高考着实让他们中的多数人完成了阶层上升。“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神话真实地发生在77、78、79年入学的大学毕业生身上。正如参加了78年高考的张艺谋所说,高考让他的人生再次开始。


2011年11月28日,张艺谋等名人肯定同意“没有高考就没有今天的我” / 视觉中国


但时过境迁,今天的寒门子弟所面对的早已不是一个百废待兴、上层空缺急需填补的社会。如今的中国竞争激烈,阶层固化已经相当严重。


经济学中有一个衡量社会阶层流动性的指标,叫做“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该系数代表的是父母和子女收入的相关程度。如果代际收入弹性系数为1,这说明子女的收入完全由其父母的收入所决定,也就是完全的“龙胜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如果为0,则说明子女的收入与父母的收入毫无关系。


因此,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越高,子女的收入与家庭背景的关系就越大,阶层固化的现象也就越严重。根据2012年美国《总统经济报告》(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中国的代际收入弹性系数高达0.6,在所有取样调查的国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秘鲁(0.67)。


各国“拼爹指数”排行,中国高居样本国第二 / 2012年美国《总统经济报告》


即使按照2015年发表于《新兴市场金融与贸易》(Emerging Markets Finance and Trade)的最新数据,中国的代际收入弹性系数也在0.491-0.556之间,仍然高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


阶级固化的加剧意味着处在社会上层的人越来越有办法让自己的孩子继续留在上层。同时,这也意味着高考越来越缺乏让穷人翻身的功效。为什么会这样呢?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现如今,参加高考已经不是中国人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途径。越来越多的中国高中生选择绕过高考,直接去国外读大学。这意味着,高考已经失去了高等教育资源入口的垄断地位。


美国是留学生们的首选目的地。根据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e Affair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与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IIE)联合发布的《2016年门户开放报告》(Open Doors Report 2016),中国在2015-2016学年继续蝉联美国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地,留学生总人数达到328547人。其中本科生入学人数达到135629人,比2014-2015学年增长了8.9%,并首次超过研究生入学人数。


2011年6月7日,南京,留学中介机构吸引学生家长送高中毕业生出国 / 视觉中国


与此相应,国内各类高中国际班或者国际学校的数量也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所谓高中国际班或者国际学校,采用的是不同于普通高中的课程体系,完全是为申请国外的大学做准备。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的统计数据,在2011-2013年间,国内每年新增审批各类高中国际班数量超过50个。截止2015年,全国高中阶段的国际班项目已经达到422个。以北京为例,近四年公立高中国际班的招生人数一直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北京近年来的高考报名人数在逐年下降)。而在上海,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示范性高中开设了国际班。


然而,国外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根本就不是为寒门子弟所准备的。


2013年5月27日,西安。这群高中生不参加高考,而是在一家学习机构准备留学 / 视觉中国


形形色色的高中国际班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学费高昂。据统计,北京市公立高中国际班的平均学费每年约为8.65万元,是普通高中每年学费的100多倍。此外,英美大学的学费也普遍高于国内的大学(美国四年制大学平均每年学费超过5万人民币,英国则接近9万)。再加上发达国家偏高的生活成本,这些显然不是生活在社会下层的老百姓可以负担得起的。


当寒门子弟终于鼓足气力想要和富二代们在高考的战场上一决高下时,却发现对手早就买好了出国的机票,根本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富二代想要获得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根本没有必要通过高考。


事实上,近年来出国留学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相比本科生,中国在美国就读中小学的留学生人数增长得更为迅猛,从2004-2014十年增长了62倍。根据《中国日报》的报道,截止2015年11月,在美就读中小学的中国学生已达34578人,占全美该阶段国际学生总数的52%,位居第一。难怪参加《爸爸去哪儿》的娱乐明星们早早地就把孩子送进国际幼儿园,接受英文教育。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的孩子陷入高考的竞争。


“威廉弟弟,你的英文这么好,是在哪里学的啊?” / 《爸爸回来了》


如果能否接受好的教育是一个人日后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的话,那么,高考对于这个因素的决定权正被逐渐削弱。结果是,只能依靠高考来改变命运的寒门子弟日后会更加难以成功。


“有个贵族朋友在硬币背后”


即使富家子弟大多都参加了高考,又能怎么样呢?


1975年11月《红旗》杂志登载了一篇题为《请看苏修的一种新行业》的文章。文章指出,苏联社会中新出现了“私人授课”、“代人考试”、“论文出售”等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依靠这些行业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下一代。


“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学校’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


2016年6月22日,北京一处“学区过道”叫价150万 / 视觉中国


越来越多的教育资源与金钱或者权力捆绑在一起,其结果当然是,越是社会上层越容易获得优质的教育资源。在同等智力水平和努力程度的前提下,拥有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当然更容易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


农村考生上大学的机会正变得渺茫。根据钟丽在200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1990年中国城镇和农村的适龄人口大学入学率分别为2.6%和0.9%,前者接近后者的三倍。而到了2003年,中国城镇和农村的适龄人口大学入学率分别为26.7%和2.7%,前者几乎是后者的十倍。虽然高等教育的整体普及率在增加,但城乡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差距却在扩大。这说明,能否顺利通过高考上大学越来越依赖于考生的出生地和家庭环境。


2013年5月6日,甘肃会宁。能来在高考面前的已经是幸运儿,通过高考的更是 / 视觉中国


不仅是入学率,寒门子弟所能获得的教育质量也呈现出下降的趋势。根据杨东平的研究,以中国高校的标杆北大清华为例,清华大学在2000年的农村学生比例为17.6%,相比1990下降了4.1个百分点,北京大学1999年的农村学生比例为16.3%,比1991年减少了2.5个百分点。


另据瑞典隆德大学的薄家珉(Benjamin Lillebrohus)的一项统计报告,2012年复旦大学新招收的农村学生占比为10.36%,同济大学占比18.98%,天津大学28.14%,吉林大学32.27%,西北师范大学59.85%,南昌大学43.68%,喀什大学(原喀什师范学院)56.98%。不难看出,相对越差的大学聚集了相对越多的农村学生。


2016年6月23日,湖北省文科状元。许多高考状元其实家境优渥,学习环境轻松 / 视觉中国


所以,即使社会上层的子女不出国,也参与高考竞争,他们所获得的高等教育资源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全面超过寒门子弟。并且,这种差距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


当社会下层的子女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考上了大学,他们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贾瑞雪教授和斯坦福大学的李宏彬教授在最近的一篇工作论文中试图解答这个问题。根据他们的研究,如果高考成绩高于一本分数线,那么,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的月工资要比一本分数线以下的毕业生平均高出122元。考虑到样本工资的中位数仅为2500元,相当于考上一本可以给毕业生带来6%的起薪溢价。这确实是不小的影响。


2013年3月8日,武汉大学。针对毕业生的大型招聘会往往放在211/985高校举行 / 视觉中国


但是,他们的研究同时也表明,高考对其他一些与生活质量息息相关的因素影响甚微。除了不能增加就业率以外,高考分数是否在一本以上,对于“是否能留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生活”,“能否在工作地点落户”,以及“能否获得工作单位的住房补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尤其是,高考分数高于一本线对毕业后成为“精英群体”(elite formation)也没有明显的作用。根据作者区分,精英群体是任何拥有“精英职位”(比如管理岗位),或者进入“精英行业”(比如金融),或者隶属于“精英所有制”(比如央企)的人。相比之下,如果你的父母有一方拥有精英职位,处在精英行业,或者隶属于精英所有制,那么你成为精英群体的概率将会分别提高33%、64%和24%。


2013年10月25日,山东青岛,大学生挤爆中石油招聘会,但其实这行十分“拼爹” / 视觉中国


这意味着,高考分数虽然可以改善毕业生的收入,但影响就业格局的主要因素仍然是家庭。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全国六类重点少年群体研究报告》也可以间接佐证这一点。报告显示,2008-2014年间,全国未实现就业的大学毕业生多数来自乡镇和农村,所占比例分别为27.1%,25.7%,而来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市区的仅为13.2%。报告中还指出,家庭经济条件越差,父母职业声望越低,祖辈或父辈等直系亲属中职务级别越低的越难就业。


“现实生活不能等待奇迹”


前段时间“知乎”里的一个回答火了,作者是国家博物馆的一个讲解员,所回答的问题是“用身边的故事讲讲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


作者提到来自某著名重点小学的学生每周都会来国博听课。就读于这所小学的学生,各方面的素质都令人惊叹,全面碾压非重点小学甚至非重点中学的学生。有一次被问及“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没有回答“南宋”,而给出了“伪楚”这个答案。他的解释是,因为“张邦昌登基是在三月,赵构登基是在五月”。


“伪楚”是女真人消灭北宋后扶植起来的傀儡政权,皇帝是北宋前宰相张邦昌,前后存续不过32天。如果不是研究过那段历史,很少有人听说过伪楚这个政权。


惊叹之余,那名国博的讲解员得出结论:“一般家庭的孩子要是能在阶层上实现翻盘,那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了,而精英家庭家的孩子,他们仅仅做到不搞砸就已经能在上层了,可他们不仅没搞砸,还往往做的更好。”


2015年5月30日,北京。北京高中生获得的资源,是寒门子弟是无法想象的 / 视觉中国


现实的确如此。但达官显贵的子女之所以可以做的更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拥有普通孩子可望而不可及的资源。精英小学里的孩子们可以有人指导去钻研诸如“伪楚”这样的知识,可以去学击剑马术戏剧表演,可以和世界各国的小朋友谈笑风生,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根本没有必要为高考而操劳。


对于大多数出身社会中下层的孩子还说,高考目前仍然是改善未来生活的一条捷径。虽然我们已经无法对“高考改变命运”寄予太多期望,但是,顺利通过高考仍可以保证大多数人获得一个不会跌入谷底的生活。


2013年5月24日,河北衡水二中是河北学生翻身的为数不多的希望 / 视觉中国


如果你来自一个十八线城镇的普通家庭,大可不必去羡慕知道“伪楚”的学生。羡慕也没用。倒不如在他们学习击剑马术时,好好上你的数学补习班,在他们周游列国时,好好纠正一下你的河南味英语,在他们接受素质教育乃至贵族教育时,找一所类似毛坦厂中学或者衡水中学的地方好好做三年题。再不济也能自己混口饭吃。



参考文献

[1] 阳戈,“请看苏修的一种新行业”,《红旗》,1975

[2] 颜色,“中国社会阶层固化有多严重?”, 每日头条,2016

[3] 河森堡,“用身边的故事讲讲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知乎,2017

[4] 霍老爷,“与其说阶级固化,不如说你没有搞懂自己的上升渠道”,知乎,2017

[5] 杨东平,《中国教育公平的理想与现实》,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6] 王耀辉主编,《那三届:77、78、79级大学生的中国记忆》,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14

[7]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全国六类重点少年群体研究报告》,2014

[8] 中国教育在线,“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发展趋势报告”,请登录http://www.eol.cn/html/lx/report2016/mulu.shtml

[9] Ruixue Jia & Hongbin Li, "Access to Elite Education, Wage Premium, and Social Mobility: The Truth and Illus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Working Paper, 2016. Available athttp://scid.stanford.edu/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577wp_1.pdf

[10] Hau Chyi, Bo zhou, Shenyi Jiang & Wei Sun, "An Estimation of the Intergenerational Income Elasticity of China", Emerging Markets Finance and Trade, 2015.

[11] IIE, "Open Doors Report 2016" , 2016. Availabe at https://www.iie.org/en/Research-and-Insights/Open-Doors/Open-Doors-2016-Media-Information

[12] Jiang Hezi, "Chinese Attend US Schools at Younger Age", China Daily, 2015.

[13] The White House, "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2012.

[14] Benjamin Lillebrohus, "Chinese Rural Urban Difference in Opportunity of Obtaining Higher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Lund, 2014.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4
点赞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