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声优要想逆袭日本,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2017-06-20 09:21

中国声优要想逆袭日本,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虎嗅注: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作者:彦东,原标题为《中国声优的逆袭之路》,虎嗅获授权后转载。


国产动画《全职高手》播放量突破15亿,成为了号称强者如云的“四月番”中的一匹黑马。全职粉丝因为不满版权方阅文集团对男主人公叶修的周边产品和线下活动不够重视,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声讨活动。这个小插曲不禁让人感慨,中国终于也有了二次元偶像。


实际上,实现偶像化的不止叶修,还有他的声优张杰。


一位不愿具名的配音导演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张杰在《全职高手》播出期间,就参与到了节目的宣发工作中,在M站(二次元声音社区)圈了很多粉丝,估计接下来就会跟季冠霖、乔诗语一样,变成收视保障的一部分了。”


事实上,张杰并非一夜爆红。早在2002年,张杰就开始在网上进行业余配音活动,若从那时算起,他的从业时间已有15年之久,电视剧、电影、动画、游戏等配音作品数以百计。


张杰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有给《古剑奇谭》(电视剧)百里屠苏、《仙剑奇侠传五》(游戏)龙幽、《甄嬛传》(电视剧)温实初等名作中的主要角色配音的履历。


但他为何直到今日才爆红?


在《全职高手》中出演(声优行业术语,强调声优声音演技)中国国家队队长的喻文州、声优事务所音熊联萌创始人夏磊,将其原因归结为“国产动漫的崛起”。


夏磊


“国产动漫的崛起,应该是几十年来对中国声优行业影响最大的变化,没有之一。”夏磊感慨。


被时代压在暗处的配音演员


2000年,国家广电总局出台规定,电视台引进动画片必须得到审批,同时各个电视台播出动画片必须有比例限制。此后,引进动画的禁令逐渐加强,从黄金时段(17:00-20:00)不许播出引进片,到后来该时段必须播出国产动画。


彼时的国产动画以低幼向为主,这促使大批配音演员不得不涌向产能逐渐提高的国产电视剧。据北斗企鹅声优事务所联合创始人、资深配音演员藤新回忆,“那时电视剧的订单量能达到工作总和的80%以上。”


配音棚


在剧组和制作方居强势的背景下,配音行业遭到了冷落,夏磊和藤新都曾“被欺负”。


“有的制作方前期几千万造出去了,最后导演留给配音演员几百块都嫌多”;绝大部分配音演员为个体户,很多时候剧组甚至不会和配音员签订合约,“客户跑了你根本没辙”。


除了八一厂、上影等少数体制内单位的“工人”外,专职配音员往往没有社保,刚入行的新人往往连看病的钱都没有。


回忆那段以影视剧配音工作为主的日子,夏磊的心情明显不悦。他最不满的是配音工作价值被轻视,“在电视剧行业中,配音的价值根本得不到尊重。”


夏磊配音的电视剧总数超过1万集,“但你能看到我们名字的屈指可数”。片尾的工作人员鸣谢上,导演、演员、场务、灯光、音效人人有份,但唯独不会配音演员的名字。


“他们就觉得你不就出个声音吗?要求怎么那么多,配音演员的价值根本不被认可”,即使是现在,夏磊和很多在业界“有些成绩”的配音演员在为当红花旦、鲜肉配音时,还会在微博上遭遇对方粉丝的攻击,“你凭什么为XXX配音”等等。


“其实电视剧配音根本不是一项正常的工作”,前述不愿具名的配音导演透露,国产剧的数量近年迎来爆发性增长,制作周期越来越紧张,“当红演员一共就那么几个,档期协调不过来才需要配音演员替他们,可在国外,配音本就是一个演员分内的工作,这是市场的扭曲造成的结果。”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余年,但随着近年来国产动画、游戏数量和类型的增加,形势迎来了转机。配音演员们找到了一条“可以充分体现配音员价值的路”——为二次元献声。


并且,他们开始尝试赋予自己新的角色定位——“声优”。


二次元的造物:声优


"声优"通常被认为是日本舶来词,但“优”字实际上源于古汉语中的“优伶”,即“演员”。


“这个词直译过来就是声音的表演者,你是在赋予一个角色灵魂,而不是去为谁配音”,夏磊说。


音熊联萌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在二次元领域“干一番事”。时过境迁,现在电视剧项目对于音熊联盟来说“只是流水的一部分”,团队把更多的精力都投放在了游戏和动漫作品的配音工作上。


在动画、游戏的制作体系中,声优的地位极为特殊。


在日本,钉宫理惠、能登麻美子、石田彰、樱井孝宏等人一旦出现在演员阵容中,就会为动漫或游戏作品吸引来巨大的关注度。


“声优同时具有艺人属性,有实力派也有偶像派”,夏磊介绍说,日本声优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关注是因为“观众对一个成功角色的喜爱往往会寄情于其声音的表演者上”。


2017年日本最受欢迎女性声优花泽香菜


藤新认为,去掉声音,一个角色的形象就不立体,“声音是让观众立体的感受到一个人物形象、生命张力的重要力量,所以动画作品需要声优最大化的发挥创造力,而不像影视剧那样平”。


国产动画制作体系的标准化程度正在逐渐提高,从前声优拿到手中的多是已经制作完成的动画作品,情况好点的是周更剧,一集一配,有时甚至是数十集作品一起“扔过来”。声优必须配合画面来配音,发挥空间受到限制。


但现在,大部分声优在棚里配音时拿到的是“分镜线稿”(动画画面草图),这样制作组后期会将声优表现出来的感觉纳入创作的考量,从而提高整部作品的完成度。“声优为影视剧配音属于二度创作,但在动画作品中,属于一度创作”,藤新解释道。


在接受刺猬公社采访的当天,音熊联萌刚刚推出他们的首支声优偶像女团。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专业声优、配音演员总数不过600人,在行业尚未做大、做强时将着手准备将声优偶像化,被不少人诟病为“浮躁”、“急功近利”之举。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自由人配音演员告诉刺猬公社,自己选择做自由人的主要原因,是满足于“可以配自己喜欢的动画作品,可以养得起自己的自由状态”,而且,她心底对“声优偶像化”有一点抵触情绪,“觉得风气不太好,声优应该隐居在幕后,做好配音工作”。


但音熊联萌艺人总监鬼月却认为,"这是市场有了需求我们才会去做的,不是我们硬要推偶像。"


她以旗下女团V17成员醋醋为例。比起演偶像剧的小花们得靠其他专业配音演员的配音才能完整荧幕形象,醋醋可以同期或自己后期去配自己主演的角色,“比如腾讯视频的二次元人气网剧《我的吸血鬼男友》,她出演女主角楚漪菡,也是自己配音的”。


音熊联萌旗下声优偶像醋醋


“她比有些刚出校门的小艺人能力甚至人气上都更好、更优秀,那些都可以包装成偶像推出,她们怎么就不能成为偶像呢?”鬼月强调。


“而且这是因材施教,有的人就是声音好、演技好,而且也不愿意抛头露面,那我们就希望他走实力派路线。而且,能不能成为偶像,也不是我们在招人时的标准,因为如果声优工作做不好,那一切也都没意义了。”夏磊补充说。


2010年后,嗅到国产动漫即将崛起味道的声优们,率先放弃了自由人身份,纷纷成了机构化的声优工作室和事务所,走上了公司化发展的道路。内地资深声优姜广涛成立了光合积木工作室,张杰成立了729声工场,音熊联盟和北斗企鹅工作室也先后成立。


声优文化推广任重道远


对于北斗企鹅和音熊联萌来说,最初成立公司的目的很单纯,“希望能够对上游产业有一定的议价权,至少可以签份合同,争取合理的薪酬”。


起初没人想到过,这个行业竟然受到了资本的瞩目。音熊联盟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接触了多家投资机构,但夏磊却显得很谨慎,“不想单纯的融资,我们后来就想着如果资本能进来,得有资源能让我们对这个行业有所贡献”。


去年,北斗企鹅获得了由磐谷创投领投的1000万天使轮融资,“我们拿融资主要是为了能够培养更多的声优艺人,并在中国推广声优文化”,藤新说。


由北斗企鹅担任配音主役的国产动画《十万个冷笑话》


音熊联萌和北斗企鹅相继在去年开展了“声优训练营”项目,同时是公司的“岗前培训”。音熊联萌的训练营采取了免费形式,“担心错过没有能力负担这部分费用的好苗子”。而北斗企鹅在“第零期”免费试验班之后,由于财务上的压力,在正式项目时采取了每人收费8000元的做法。


“两个月的全日制培训,平均每人的支出在1.5万元到2万元左右,其实根本回不了本”,藤新说。


夏磊、藤新、鬼月都曾跑过几年的群杂(群众演员),配音圈一直是手艺人的师徒制传承模式。大部分新人即便天天埋在棚子里也接触不到几句练习的机会,可声优技巧却需要海量的练习,而机构化公司的好处就是能够整合资源,为新人争取更多的配音机会。


但实际上,训练营的通过率并不高,基本维持在数百人选一的比例。“找到合适的人不容易”,鬼月感慨。


“其实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新人通过网配等方式进入这个行业,但这个行业淘汰率太高了,80%的收入都被出名的20%收割了,二八效应特别明显”,从网络社团转型为商业配音员的声优灵缡心介绍说。


而且灵缡心说,配音是一个前期需要大量积累的职业,和相声一样,需要先练好功底。“很多新人可能还没练到出师阶段就因为看不到前途,自我怀疑,坚持不住就撤了”。


“人才更新换代慢”是几乎所有采访对象都会吐槽的事情,但这却不是靠声优行业自身能够完全解决的问题。“长此以往,审美疲劳是一定的”,夏磊感慨。


“声优行业是一个依附性很强的行业,无论一个声优配的技术多好,如果动画作品和角色不成功,声优是很难被人们喜爱和熟知的。”夏磊说,动画本身的质量和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声优行业的发展。


在日本,一年上映的动画有数百甚至上千部,由此催生了专业声优培训学校、数量庞大的事务所和艺人群体,“声优总数达到1万,每年入行的新人近千”,鬼月感慨,如果想要遴选出真正好的声音,让行业的新陈代谢正常运转起来。


“任何行业都是金字塔,底座越大,塔就更稳固,顶部才会更亮”,藤新说。


“基数”也是声优行业形成秩序的重要条件。现在的声优行业没有演艺界“档期”、“薪酬计算”、“艺人经纪”那样的成熟制度,这些制度的建立实质上都要靠一个行业的从业者与上下游去协商。


但正所谓“弱国无外交”。“我们除了传统的配音业务,也会推出自己的原创广播剧、办线下活动,把声优的实训和表演结合其来增加曝光率”,藤新说,他们不能干等着国漫的崛起而什么都不做,“既然机构化了,总要做些对行业有贡献的事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