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黄章:莫要对雷军错误解读
2013-09-11 13:25

劝黄章:莫要对雷军错误解读

我就是这样上当的,不是我曾经叫教他,他懂个屁做手机,还信誓旦旦强调自己只做“天使”不做手机。
——J.Wong

之前和悟网不欢围绕魅族和小米有一次简短对话,当时就想写些关于雷军和黄章的事情,迟迟未能动笔,直到魅族发布会后看到黄章的上述言论。

江湖上传言,雷军在创立小米公司之前曾用投资的幌子去魅族“偷师”,黄章热情相待,换来如今小米手机年出货量是魅族的五倍。以至于黄章在每次发布会前后都会在魅族论坛中“旧事重提”。米粉和魅友也因此不断互相诋毁,为自己造势。

我相信各位看官们也多少对雷军黄章的性格有些了解,其实无论是投资还是偷师,这件事情本身没有问题,只是两位的处事方式不同,互相无法理解对方罢了。

1、雷军到底是不是去投资?

因为这件事上主要的声音来自于黄章,我只能从其话中考虑,暂时没发现能表明雷军的投资是个幌子。只能说雷军一开始确实想去投资,但是实际发现与自己心中所想不符,逐渐由投资的念想转变为自己做。

这很容易理解,投资人若主动对一家公司或一个产品产生投资意向,往往来自于自己的兴趣,而雷军恰恰是这样,比如其送手机给周围朋友的故事就能说明此事。放眼望去当时的国产手机市场,投资联想这样的厂商显然不科学,魅族这种小而美的公司成为了不二之选。

我们无法猜到是魅族什么地方没达到雷军的投资要求,现实是肯定有这么几个点让雷军无法确认是否应该投资。对普通人来说,本来准备了1万块钱想买衣服,后来发现这衣服没法买了,放在手里总觉得发痒,总想花出去,对雷军来说亦是如此,有钱、有兴趣、没有现成的公司值得投资,如果能找到靠谱的合伙人,理所当然自己尝试去做。

况且雷军也送过黄章HTC手机,他对android产生兴趣的时候,魅族M8应该还在跟WINCE纠缠不清呢。

2、投资时的交流是否越界?

其实说到用投资的手段窃取机密我就无法理解。投资方要了解被投资方的价值之后才能确认是否投资。那么价值怎么体现?其中一点就是被投资方侧面证明自己的核心技术是否具有竞争力。这里用了“侧面”这个词,怎么侧面,侧了多少面,完全取决于被投资方的负责人,由他来划清界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换句话说,参观过几次交流过几次能记得住的机密是什么?概念?外观?供应链?那所有山寨别人产品的大小公司都有偷师的嫌疑。而且在雷军关注android魅族还在纠缠WINCE的时期,说是机密有点大,两个人因投资意向交流、碰撞、头脑风暴,必然是双方受益的事情。比如,M8的交互设计有雷军的参与吧?

3、雷军全靠“伪善”骗世人?

“小弟围着”、“官员团团转”、“大众屌丝和牛鬼蛇神他都能玩转”,这是黄章给予雷军的评价,恐怕其中的“小弟”、“官员”也是有所指的,意图揭露雷军在其心中的“伪善”面孔。

实话实说,若有人这么说我,我绝对当成是褒奖。你想啊,一个人身边或许能有一两个傻子,但不可能都是傻子,尤其是还有那么多企业高管,政府高官们,这些人可能私下或正或反,但是既然能做到这样的位置,绝对有自己的判断力,被同一个人耍的团团转,那这个人也太神了。

别提马云和王林的例子,马云有李一这个前科,说不定属于天生就迷信的,并不是被耍,也不至于“团团转”。

其实这件事让我想起前段时间我和公司的高层一起给别人面试,当天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晚到了五分钟,让这名高管不要耽误先和面试者聊聊。当我走进面试的屋子里,看到被面试的哥们儿座椅子如同躺沙发的姿势,说话时候眼皮仿佛都懒得抬,翘着二郎腿一副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对其对面的高管年近40,坐的笔直,面带笑容,气度非凡。我微笑着问哥们儿原因,答曰不愿低三下四的“求”职,我回答他“求职不需要低三下四,但是中国有个词叫‘礼貌’”。这句话我也想对黄章说,雷军的“玩转”也许对他自己来说仅仅是“礼貌”。

当然,黄章和那些高管高官们一样,能力毋庸置疑,但是在对待如雷军这样的对手、对待如苹果这样的竞争企业、对待如移动这样的领导、对待如粉丝这样的小弟上,都从未体现出应有的度量和礼貌,无法理解雷军的处事方式理所当然。

4、小米现世的功臣不是雷军也不是黄章

我关注小米的原因是“一机二人”,“一机”指小米第一代手机,二人分别是有看点的雷军极其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周光平这个人给我的印象蛮深,记得有一次好像是电池的问题,小米论坛中米粉们争得不可开交,期待官方给一个说法。本来等着看好戏的我未能如愿,因为周光平及时展现了个人魅力,让战火瞬间烟消云散。

周光平,有背景,有经验。95年加入摩托罗拉,做了6年专家、8年高管,直接领导摩托罗拉明系列手机。这样的背景层面能给予小米技术和供应链支持远远高于当年被雷军“偷师”时的黄章。

在同环境下的同行业中,黄章的“神”化同雷军的接地气形成鲜明对比。可惜最易被传说的是神,最易被遗忘的也是神,在中国,无信仰的总比信仰神的人要多。何况雷军为人无论是谦逊有礼还是城府极深,都能够自我排解——面对黄章每年几度的叫喧,其都不做回应。而黄章则需要旁人一劝——无论投资或偷师,不如看作是相互交流。虽然他可能听不进这些话。

作者微信公众账号:张韬的产品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2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