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碑店的“西部世界”,我花500元和18位演员尬戏3个小时
2017-06-27 16:57

在高碑店的“西部世界”,我花500元和18位演员尬戏3个小时

作者 | 张一童


这个包含了狼人杀、密室、浸没式戏剧等多种实景娱乐场地的综合体全部建成之后将有三万平。目前,游娱的签约演员已经超过70人,下个月,他们就将成立自己的艺人经纪公司。


出租车停在了王四营乡政府的对面,面对着路边巨大的、色彩艳丽、造型夸张的建筑物,司机师傅投去了好奇的视线。他说,他经常在高碑店搭载客人,但是这些建筑“一夜之间拔地而起”,以至于他对这里一无所知。


游娱联盟外墙


“你是幼儿园老师吗?”他委婉地询问眼前建筑物的用途。事实上,在去年10月之前,这里还是一处人烟稀少的画廊街,而在短短半年时间内,这里变成了游娱联盟的实景娱乐基地。这个基地里包括疯狂麦咭和其他四个主题,建筑面积近9000平方米,今年4月开始正式营业。这仅仅只是完成了园区30%的建设,12个主题全部建设完成后,园区的总面积将会达到3万平方米,这样的体量在中国的实景娱乐行业内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这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线下实景娱乐基地,它不再只是一个单店。”游娱联盟的创始人兼CEO郑楠告诉我。

 

而我要体验的主题《雾散狐谍》(以下简称《雾散》)是已经对外开放的几个主题之一,这个民国谍战主题动用了18名真人演员,场景占地2000多平,一次体验需要3个小时,号称中国第一个“浸没式”话剧体验馆,而它500元一次的价格也远远高于所有传统密室。


500元,尬戏3小时


“卫兵,带下去!”行动处处长王大虎在我身边咆哮道,话音未落,几个卫兵冲出来将我们包围起来。被押至地牢的路程里,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在一个转弯处,我迅速将自己的任务卡塞进了靴子里。

 

这是我在《雾散》中经历的一段剧情。和美剧《西部世界》中的游客一样,我入戏很深,尽管知道按照规则,演员并不会真的接触自己,但由于对接下去的情节毫无概念,我还是下意识地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如同电视剧里机智勇敢的女地下党员。

 

游娱更愿意把《雾散》称之为“浸没式”话剧,而不是密室。《雾散狐谍》单个主题的占地超过2000平,这个空间不再是密闭的,也完全没有解谜的因素,玩家需要做的是通过和真人演员对话互动,完成任务并获得需要的信息,这已经颠覆了许多密室的基础要素。

 

因此,真实感和入戏成为这种新密室需要提供的最重要体验。

 

在三个小时的游戏时间里,我和队友的交流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和NPC的互动里度过。

 

 “每一个人都是这场演出的主角,所有故事都是围绕这个人来展开的。”游娱联盟COO何大宝告诉我,在这个项目上他们受到了最著名的“浸没式”话剧《Sleep No More》的启发,但是这部话剧也只是提供给观众近距离观看的权利,而他们却是直接让玩家参与其中,成为剧中的主角。

 

为了保证剧情的丰富性,《雾散》共设置了12条故事支线,在创作的过程中,项目组需要不断去揣摩玩家的内心需求,以制造具有刺激性的“爽点”。

 

例如,玩家可以选择不同的身份,不仅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故事支线,而且也会影响在游戏中“升官”速度。医疗处科长,虽然级别不高,但却是自己部门最大的官,而且职位油水最足,因此升官速度很快。

 

而我所经历的“大虎打人”这样一场戏则又是为了另一种刺激,这种带有一定压迫性的反转让剧情有了更多起伏,而不会让人疲于程式化的任务应对。

 

但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要让玩家融入到剧情之中,产生真正的沉浸感和代入感。不能出戏,无论是场景、剧情、服装还是演员演技。

 

正式进场前,我们被要求换上同主题的服装,从衣服到鞋子配饰一应俱全。进入场景,看到的是一个全景还原的军统局天津站,淡淡的漆木家具味道萦绕在鼻尖,而进入地牢的一瞬间,烟味扑面而来,混杂着地下室阴冷潮湿的风,让人禁不住发憷。


《雾散狐谍》的场景道具


这个剧情共有18位真人演员参加。作为整个主题的灵魂,签约的70多位真人演员大部分来自横店和专业院校,几轮选拔之后,公司还会对他们进行统一的培训。

 

阿明来自横店,中特级别的他已经能够在《剃刀边缘》、《楚乔传》这样的大剧中饰演露脸角色。在我体验的场次中,他扮演精明世故的财务处科长。他告诉我,回到宿舍之后,他和同事仍会继续对戏。而为了更好地找到扮演角色的感觉,阿明和同事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偏方,老马在剧里扮演老谋深算的站长,为此他特意去阅读了一些古文,希望能在台词上让人有更多记忆点。

 

园区除了谍战主题之外,还涉及二战、丧尸、盗墓、清宫等多个不同题材。每个主题的玩法会有所区别,但是都不会放弃强体验这个属性。作为园区运营的具体负责人,何大宝的办公室里堆满了道具,屋角的衣架上挂着几件旗装,那正是他们下一个清宫主题的服装。


《埃博拉Ⅲ型》中,为了更好地表现出末日感,何大宝和他的团队在其中加入了来苏水的味道


事实上,和最初的解谜玩家不同,随着密室的迭代,密室玩家的需求也已经悄然发生变化。在郑楠眼里,对于大部分非推理解谜爱好者的普通玩家而言,实景娱乐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忘我感,提供一个空间一段时间去感受完全不同的人生,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去完成特定的任务。


而为了营造这样的真实感,何大宝和他的团队甚至在气味上下了一些功夫。在《埃博拉Ⅲ型》这个末日丧尸的主题中,他们特地加入了来苏水的味道,希望能够更加真实地还原出医院的感觉。


半年造城


所有的场景概念都来自于影视剧或游戏。其中《疯狂的麦咭》获得了金鹰卫视的正版授权对节目中的游戏场景进行了完全还原。


《疯狂的麦咭》还原了同名节目中的场景


建造这些场景仅仅用了半年,最高峰的时候,园区有400到500个工人在同时作业。“从10月入场以来,我没有个人时间,每天工作超过16个小时。”郑楠对我说。


在创办之前,郑楠在雅宝路做了十年服装外贸生意,虽然来北京多年,但仍保留了一些东北口音。作为一个密室爱好者,最狂热的时候,她一天可以玩七到八个主题,北京的大部分密室她都体验过。

 

她很快发现,从2012年第一个线下实体密室正式营业以来,尽管密室的形态已经经历了多次迭代,但整个行业依旧处在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单体店往往面积小、体验差、对周边环境也有着很高的依赖性,加之大多数时候,密室是一种一次性消费,用郑楠的话来说,在很多投资人眼中这甚至还不如开一个饭店。

 

这让正打算进行业务转型的她看到了机会。郑楠通过“58同城”租下了王四营乡政府对面,这个除了地皮什么也没有的画廊街,并于10月正式开始了园区的建设。

 

何大宝的到来,让这个刚刚组建的新团队获得了更多加持。作为圈内小有名气的密室设计者,何大宝是中国超级密室最早的开拓者之一。突破了上一代运用光电的机械密室,将大规模造景、重型剧情和真人NPC引入到密室之中,从而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升级。

 

何大宝告诉我,目前园区的十二个主题已经全部规划完毕,除了已经开放的4个主题之外,还有4个主题正在建设之中,当园区全部建设完毕之后,总面积将会达到3万平方米。在不同的主题里,他希望能够尝试更多不同的玩法和题材,开拓线下实景娱乐的更多可能。

 

而由于密室装修的复杂性,包括郑楠和何大宝在内,团队成员需要在现场一个个细节地和施工队沟通磨合。

 

除此之外,郑楠在天鹅湾开设了一个线下狼人杀俱乐部的实验店,之后这家俱乐部也会在园区落地,同时还会有配套的餐饮、酒吧等等休闲场所的建设。她并不把园区看成一个单纯的密室聚集地,而是希望它能够囊括线下所有火爆的实景娱乐场所。按照计划,9月园区70%的主题都会对外开放,而到了11月左右,园区的建设将会全部完成。


密室升级


事实上,如果是做传统的线下密室生意,高碑店是一个不能更糟糕的选址。

 

作为线下社交场景的一部分,很长一段时间内,密室对标着桌游吧和KTV这样的场所,是朋友聚会时消遣的一部分。这意味着单个密室对于周边环境的要求非常高,交通便利、配套设施更齐全的地方更容易获得客流,而这些条件高碑店几乎都不具备。这个洋溢着浓郁艺术氛围的地块有着和它一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交通,常年位居我司记者老师最不想去的采访地榜首,更不用说大型商场或是步行街这样的设施了。

 

但是这些在郑楠眼里都不是问题,“这样的业态实际上对于地理位置的要求并不高,它是一个集中类的项目,放在哪儿都一样。”

 

传统的密室行业中,即使是做到很大体量,但在运营上还是采取单店连锁的方式,每个个体店的面积和主题数量都很有限,密室往往只是玩家娱乐过程中的一部分,因而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周边环境的限制。

 

“我们的关键问题在,要有新的项目和吸引人的类型,让顾客半天到一天的时间都待在这里。”郑楠更愿意将游娱联盟看作是欢乐谷的另一种形式,顾客在这里长时间停留,并在一个较为集中的地方获得不同的项目体验,只不过是大型机械和实景体验的不同。

 

密室行业已经经历的几次迭代无一不与技术有关,无论是纯机械的使用,光电的引入还是真人NPC的突破,但游娱的尝试则带有业态改良的意味,由传统的轻量级走向更重型的运营。

 

郑楠最近在和其他从业者沟通尝试推进密室行业协会的运作,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去树立行业规范,解决行业中的一些问题,也能让密室获得更多大众关注。

 

“我们需要一个名分,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在郑楠心里,只有这样,投资者才会关注到这个市场,更多有情怀的设计者也能获得投资。

 

“全新的业态,全新的人马,全新的管理模式。”郑楠对我说,不过现在一切都还在起步阶段。


不只是“欢乐谷”


在采访的一个小时里,不断有人敲开郑楠办公室的门。除了要求招待参观的合作方,还有些来访者希望能够达成IP的线下实景合作,比如已经在建的盗墓主题就来自天下霸唱的授权。

 

有意思的是,我碰到了几位寻求影视合作的公司老板和导演。但在采访中,郑楠对线上内容的开发显得很谨慎,她告诉我,主体园区仍在建设中,线上影视内容的开发目前还是一个太远的未来,她希望先集中精力将眼前的事情做好。

 

不过,仅仅过了一个周末,情况有了些变化。何大宝向我透露,下个月,游娱将会成立自己的艺人经纪公司。“之后,公司会进行直播、网大和微型剧等一系列影视内容的制作,去有意识地打造自己的明星经纪,而园区全部建设完成之后,签约演员的人数也会由70增长到200以上”。

 

实际上,到我写稿时,游娱已经尝试了几次网络直播,而两个月以后他们会开始进行网大的制作。未来,他们可能会利用实景主题里已经搭好的景拍摄一系列的微型剧,去孵化“雾散”这样的IP,最终实现电视剧和院线电影的制作。

 

对于游娱而言,这种尝试成本不高——园区里有搭建完成的场景、自己的签约艺人。而一旦成功,这就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打通产业链,由版权方们的线下出口走到上游成为IP出品者。


《雾散狐谍》宣传图


“对于企业而言,首先这是非常好的提高知名度的方式。同时,影视作品可以带动观众对于某个题材的体验热情,而我们的线下场馆又可以迅速形成联动。”何大宝分析道。

 

事实上,密室需要大量的设计,无论是机关谜题还是剧情人物。在线上内容满溢的情况下,郑楠和她的游娱联盟吸引了来自行业各方的关注,这其中既有寻求线下出口的IP方,也有期冀以低廉价格进行拍摄的影视公司。

 

大宝显得很兴奋。他说,在和很多导演朋友沟通之后,他发现网大由于成本的限制,在很多题材上不能填补市场的需求,例如清宫、盗墓这样需要复杂布景的题材。在他看来,这正是游娱的优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