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尴尬的共享单车电子围栏,推行三月无人识

深度调查:尴尬的共享单车电子围栏,推行三月无人识


继广州、上海、深圳紧急叫停共享单车投放之后,9月4日,武汉也下达了叫停单车投放的指令,越来越多的城市选择从源头上解决“单车围城”僵局。不过面对已经投放在城市中的单车大军,监管部门还是头疼不已。那么如何有效治理单车拥堵呢,这里就不得不推出规范停车的措施。


早在今年6月份,北京市经信委牵头编制了《基于卫星定位和电子围栏技术规范共享自行车管理的解决方案》,以用来解决目前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问题。不过电子围栏上线两个月以来,具体效果如何。


车东西在北京市几个最有代表性的共享单车停放区,对电子围栏的使用情况进行了实地考察,并采访了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代表,询问和调查了用户、运营人员甚至围观群众。发现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或者说还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共享单车围城,电子围栏救驾


很多时候,由爱生恨仅仅发生在一瞬间,这点同样适用于共享单车。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共享单车乱象整治,无疑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多个城市先后宣布禁止共享单车投放新车,这也就意味着单车之间的较量已经进入到下半场,精细化和规范化成为了车企重点发展的方向。


暂停共享单车投放确实能够杜绝更多的单车入城,不过对于已经投放在城市中的单车而言,还需要另寻他法进行引导治理。目前常见的方法有推荐停车点,固定停车桩和电子围栏技术等多种方式。


(图为固定桩自行车)


推荐停车点胜在可选地点多,组合灵活,可承担更多的单车,但完全依赖单车使用者的素质,可控性差,停靠效果相对来说较差;固定停车桩则可以严格把控单车的停靠地点,可控性和实践效果较好,但固定停车桩会占据较大的空间,所能承载的单车数量有限,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大;电子围栏则承载了前面两者的优势,又较好的避免了二者的缺陷,利用技术加持,背后又有企业和监管部门的支持,运营简单,理想状态下效果较好。


那么,电子围栏是用怎样的一种方式实现治理单车乱停乱放的呢。


(图为摩拜单车推荐停车点)


电子围栏的关键点在于安置在地面上的信号发射/接收器,通过芯片信号发射覆盖技术,可以划定一个无形的围栏,由蓝牙发射器发射信号,与共享单车连接,将位置通过卫星测绘上传到系统之中,只要共享单车的智能锁同时采用北斗与GPS双模式定位之后,就能够实现GNSS定位数据与“电子围栏”临界点阙值匹配,从而判断单车是否停靠在了禁停区或者推荐停车区内,进而采用惩罚和奖励手段,以此达到规范停车的效果。


(图为设置在地面上的电子围栏信号接收器)


单个电子围栏的建设成本并非很高,主要成本在于芯片信号发射器的安置和后台数据监测平台的建设。除此之外,无论是北斗还是GPS定位系统,都可以免费使用。至于地面上的白色方框,其实使用的不过是普通涂料,起到的作用是划定停放区域,规范停放共享单车的行为。除了这些,还需要单车企业在共享单车中加装蓝牙装置,据业内人士介绍,这部分的成本也是比较低的,对共享单车企业而言,并非大的开支。


整个过程中,监管部门主要扮演的是服务商的角色,要寻找合适的设立地点,还要提供服务平台,并为电子围栏的建设买单。单车企业主要扮演参与者的角色,主要将自家的数据接入到监管部门提供的数据平台之中,遵守监管部门的工作计划,当然也可以利用自家的技术建设电子围栏。由此看来,电子围栏的使用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企业和监管部门的协同工作,一旦双方有任何一方出现问题,就会直接导致整个系统的无法运行。


(小鸣单车两种电子围栏示意图)


那么,共享单车电子围栏的建设和使用到了何种进度?


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在接受车东西采访时介绍说,目前自家的电子围栏数目在全国范围内已达一万余个,主要分布在福建、广东和湖南。就后台的单车数据监测情况来看,电子围栏的使用效果不错,在电子围栏范围内停靠的数量占据了总订单的97%以上。


摩拜CTO夏一鸣也反馈说,摩拜业已建成4000余处电子围栏,并支持其他企业的单车接入。ofo方面表示仅仅在通州试点,就设立了296个电子围栏,并且在近日率先完成了备案和数据借口调试工作,此外在东城区和西城区也按照要求设置了电子围栏停靠点。小蓝单车和优拜单车对电子围栏建设也很上心,称会持续跟进电子围栏的建设工作。


不过车东西走访发现,相比于共享单车的投放量,电子围栏的建设和使用还是比较滞后的,目前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关于这方面,下文会有具体的介绍。


总体而言,采用电子围栏技术可以较为有效的规范单车停放,培养用户规范停靠习惯。理论上只要车企严格遵循相关的奖罚标准,就能够最大程度上实现共享单车的有序停放,解决由共享单车造成的交通拥堵问题。


然而,车东西走访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二、找不到、没反应、电子围栏问题多


车东西首先乘地铁来到了北京西城区的西直门,到达时间为9月4号14:35。在那里,车东西发现了多处规划的单车停靠点。于ofo的App内部,也能看用蓝色的“P”来标识的推荐停车点。不过遗憾的是,并没有任何到达停车点的导航路线,这就导致了很多近在眼前的停车点不能为人所发现。换句话说,要想将车子停靠在推荐地点内,现阶段能够采取的方式只有靠肉眼来分辨。


(西直门附近共享单车App内的显示情况:左为ofo,右为摩拜)


车东西发现,推荐停车点,就是在地上用白线画成大约十米长,两米宽的方框,且在白框之内显示的为“非机动车停放区”。也就是说,并非只有共享单车才能停靠。在现场,车东西也看到区域内停靠有各种各样的私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留给共享单车的位置其实有限。到达时,整个区域内仅仅有五辆共享单车,考虑到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时期,这么少的单车也可以理解。


(图为西直门地铁站附近的非机动车停放区)


在三十分钟之内,不断有人骑着单车来到地铁站,不过只有8名骑手来这里停靠共享单车,更多的人选择停放在离地铁站更近的马路边上,全然不顾旁边竖着的“严禁停放车辆”的指示牌。车东西现场询问了一位将共享单车放在路边的骑手。据他介绍,将共享单车停放在路边,完全是习惯使然。“大家都路边停放,我在这里停放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当被问及为何不将共享单车停放在电子围栏之内时,他回应说,“一是自己压根儿不知道怎么找到电子围栏,二是为了赶时间乘坐地铁,也无暇去按照要求停放车辆。”


(依旧有市民在禁停地点停放车辆)


为了弄清楚电子围栏的实际效果,车东西现场解锁了一辆普通的ofo单车,骑行一圈之后,将单车停放在了规定区域内。不过遗憾的是,没有收到任何提示和反馈,企业先前宣传的“停放在规定区域内增加信用积分的承诺”也没有兑现。这就勾起了车东西更大的兴趣,遂又解锁了一辆带有蓝牙的ofo。同样骑行一段时间后,这回则将单车停放在了规定停车点之外。大约两分钟光景,车东西收到了一个短信,提示自己将单车停靠在了规定区域之外的区域,并要求下次文明使用单车。


对收到提醒短信一事,ofo方面解释称,目前主要采用的是短信告知的方式,但在接下来,会搭建完善的信用体系,对没有停放在电子围栏内的用户,适当扣除信用分,以此达到规范行为的目的。


(将单车停放在指定区域之外后,车东西收到的提示短信)


先后两次试验,出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具体比较之下,车东西发现,电子围栏的识别效果和单车是否带有蓝牙功能有很大的关联。对于普通的车辆,电子围栏就变成了熟视无睹的“局外人”。只有面对带有蓝牙功能的单车,电子围栏才会“睁眼”来看。车东西也现场试验了摩拜单车,不过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反馈出现。


(违规停放在车道上的单车)


正当车东西准备赶往下一个考察点时,碰巧遇到了ofo的运维人员。据了解,ofo官方要求单车运维人员严格按照要求在规定范围内投放车辆,还会在固定区域内定时巡查,一旦发现乱停乱放的单车,及时予以整理。


随后,车东西先后达到南锣鼓巷、张旺胡同和什刹海附近。


整体情况和在西直门附件所见相似:虽有划分的电子围栏停靠区域,但要么这些地方内停靠着乱七八糟的车辆,要么是空无一物,整体的使用效率并非很高。不过,除了在地铁站附近见到几辆随意停放的单车之外,整条街道上的单车停放还是比较规范,车东西在南锣鼓巷附近并未发现占据人行横道的单车,维护街道卫生的环卫工人也表示,附近的共享单车治理情况相对较好。


(图为南锣鼓巷附近的推荐停车点内空无一车)


有趣的是设置在张旺胡同内的摩拜单车推荐停车点,根据高德地图(尴尬的是,高德地图内显示的是“摩拜登车”)显示,摩拜单车一共有两个推荐停车点,车东西到达的是位于东城区张旺胡同内的那个。


(左为高德地图内摩拜单车张旺胡同推荐停车点,右为摩拜App内部显示的推荐停车点标识)


停车点并不容易被找到,这与它坐落在小胡同内有很大的关系。经过长达五分钟的寻觅,车东西终于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发现了指示牌。兴冲冲地将摩拜单车停放,上锁,结果并未收到任何停放指定停车位的消息。直到这时,车东西才注意到停靠点选择的位置实在是令人费解:胡同内本来空间就有限,不适合大规模停放单车,而且停靠点旁边又停放着一辆汽车,占去了很大的空间。


(图为位于张旺胡同内的摩拜单车推荐停车点)


那么为何会将推荐停靠点设置在此呢,车东西向摩拜求证,对方并未对此作出回应。在答复车东西其他问题时,摩拜夏一鸣介绍说,摩拜单车会无条件支持监管部门的工作,实施推进电子围栏的建设工作。目前摩拜的共享单车电子围栏已经接入到人工大数据平台“魔方”之中,可以实时监测单车的运行状况,引导用户有序停放自行车。同时还会通过发红包、送优惠券等方式,鼓励用户使用智能单车停靠点。


(摩拜向车东西展示的后台监测系统)


此后在什刹海附近,车东西发现整体的停放情况较好,在道路两旁均设有自行车停放点,不过据了解,这些停放点并非采用电子围栏的形式,更多的是人为设置推荐的停放点。这种普通形式的推荐停车地点也会被汽车、杂物等占据了空间,可能会造成共享单车停放困难。


三、缘何电子围栏成绩不甚理想


经过走访发现,共享单车的电子围栏使用效果不佳,并未达到预想之中的治理效果。虽然以上几个地点的共享单车停放相对比较规范,并未见到大规模乱停乱放的现象。但经现场采访来看,一是因为共享单车企业投入了较多的运维人员,二是因为共享单车用户对乱停乱放的深恶痛绝,从而自觉寻找较为合适的停靠点。可以说共享单车的规范化停放和电子围栏的关系不大,电子围栏治理乱停乱放的成绩不够理想。


那么,为何电子围栏无法起到应有的作用呢?


从监管部门角度来说


虽然被冠以“北斗+GPS”双重点位,但电子围栏在实际使用之中往往会变得不是那么灵光。当然这和单车是否安装有蓝牙装置有很大的关联。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很多电子围栏并没有明显的标识设置,用户在停放单车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将单车停放在电子围栏之中,“看着这里有白线框,而且有人将车子放在这里,我也就跟着放进来了呗。”一位现场的用户这样告诉车东西。



这就给监管部门建设电子围栏时提出了挑战,如何让用户更好地找到停靠点,更加愿意使用这些装置。不仅如此,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城镇化智库主任诸大建提到,监管部门在治理单车时要有新的思路,比如可以将之前建设有桩自行车的钱拿出来,雇用运营维护人员,在地铁站公交站搞好共享单车的秩序。


从单车企业来说


到上月28号,摩拜单车在通州依旧没能就使用电子围栏进行报备,这也就意味着,截止到上月末,摩拜单车就不能继续往通州投放车辆。不过,在采访中摩拜方面向车东西表明,目前已经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报备,并且期待下一次的深入合作。摩拜CTO夏一平表示,希望与监管部门相关部门合作,通过技术创新、制度法规完善、城市规划等相结合的方式共同探索单车停放解决方案,引导用户有序停放。


(图为电子围栏信号接收器)


可能是出于数据接入涉及公司隐私的原因,很多企业在进行电子围栏报备时,显得比较犹豫,这就会给监管部门部门的工作带来比较多的麻烦。监管部门方面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企业数据接入进来之后,各家只能看到自家的数据,监管部门方面绝对不会泄露。所以,处于商业机密和数据泄露等原因而举棋不定的单车企业,应在最短的时间里,及时接入电子围栏数据库,履行企业责任。


从用户角度来说


除了企业和电子围栏本身,与其接触最为密切的当属广大用户。用户也很无奈,“我们想把单车停放在电子围栏内,但App内既无明确指示,也没有导航路线,全程仅凭肉眼分辨。我们骑单车就是为了方便,比如说赶地铁,赶公交什么的,末了还要在这一方面花费长时寻找停车点,这不是难为人嘛。”听到车东西在调查电子围栏,一旁的热心市民这样“吐槽”。“所以说,设置单车电子围栏的初衷是好的,就是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只有经过实际的使用之后,才能被发现。”


(规范化使用共享单车)


如此看来,对于乱停乱放,大多数的人还是持反对态度,也有人表示愿意花费一定的时间寻找合适的停车位。不过就如何方便用户寻找到电子围栏停车处,还需要进一步的宣传和引导。


结论:多方协作 共同推进


从车东西这次深入共享单车电子围栏试点的体验和各方走访调查看,电子围栏使用并未达到理想中的状态,用户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使用电子围栏停靠车辆时,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不可否认的是,电子围栏在规范停车秩序,培养用户良好习惯,解决交通拥堵方面具有很大的作用,目前电子围栏面对的主要问题就是标准的制定与推广。


就这种问题,需要以上三方协同运作。无论是监管部门的电子围栏建设,还是企业的数据及时接入,或者是用户自我约束和管理,都与电子围栏的建设息息相关。拿企业来说,在推广电子围栏实施过程中,要严格按照奖惩制度,采用多种组合方式将电子围栏的发展纳入到企业工作的进程之中。


技术本身没有对错之分,关键在推广技术过程中各方的配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国仁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1356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3
打赏
  • 给 Ta 打个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