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人行》,行了19年,终于不行了

《锵锵三人行》,行了19年,终于不行了

在捧着手机看网综的年代还没到来的时候,很多人听《锵锵三人行》消遣。


就在今天,这档为无数人创造了不同的价值和回忆的节目宣布停播。

 

据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官方微博宣布:因公司节目调整,锵锵暂时停播,感谢大家多年厚爱,后会有期。


上千条评论后,评论功能被关闭。



截至发稿,《锵锵三人行》官微于6月28日发布的微博下获得1995条评论,大多数内容是关于停播的。

 


到今年4月,《锵锵三人行》19年了。

 

很多人对窦文涛的印象是“有点猥琐”,但很少有人见过他以前正经的样子。

 

节目策划曹景行对窦文涛的评价是:“台里对文涛的潜能是有一个认识过程的,之前窦文涛和吴小莉一起主持新闻节目《时事直通车》,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除了正经,窦文涛还有一个特点——能说。凤凰卫视曾经做过一档“60个小时说不停”的节目,一共有6个主持人,窦文涛一人说了6个多小时。

 

1996年,窦文涛加入凤凰卫视,在主持了娱乐资讯节目《相聚凤凰台》和新闻节目《时事直通车》之后,他提出了做脱口秀的想法。

 

凤凰卫视创办人刘长乐给节目起了个名字——《锵锵三人行》,源自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1998年4月,节目正式开播。作为主持人,窦文涛负责引出话题,与嘉宾一起闲聊新闻事件、时事热点。


但曹景行曾回忆说:“刚开始经常讨论重大话题,比如印尼印总统苏哈托下台。”面对这么有高度的话题,包括嘉宾在内的三个人都放不开。为了让节目更“软”,节目加入了社会热点事件的讨论。

  

那个时代,《实话实说》和《鲁豫有约》是谈话类节目的收视保障。

 

《鲁豫有约》让嘉宾讲出自己的故事,而《锵锵三人行》却没有故事。曾任节目制作主管的邹倚天说:“我们只有一个线头,你想把它发展下去,弄成一件衣服,就得自己掏出东西来。”


窦文涛褪去严肃本色,插科打诨,用“揣着明白装糊涂”撑起了《锵锵三人行》。他谦卑、圆滑、开放,经常性卖傻、开黄腔,不仅是为了抛砖引玉,某种程度上,窦文涛代表了大众视角,他知道如何与有高度、深度、独特见解的人交流,将社会的不同切面抽丝剥茧,呈现在观众面前。《锵锵三人行》的价值在于,在聊闲中辨析事理,引人多维度地思考。


除了选题,聊天的内容既没有脚本也没有提纲,嘉宾经常跑题,而这样的节目风格一直延续至今。在窦文涛的引导下,任何大咖都能卸掉伪装。因为这档节目,观众认识了梁文道、许子东、周轶君、孟广美等等。除了越文化界、学术界、传媒界的大咖,也有农民工、底层草根在这里发声。

 

窦文涛不在的时候,节目组曾经找过陈鲁豫和梁文道代班,但播出后反响一般。

 

这档节目的独特韵味是窦文涛以外的人无法复制的。可以说,窦文涛成就了《锵锵三人行》,《锵锵三人行》塑造了窦文涛。


3把椅子、3个杯子,3张嘴,许多人都不会忘记《锵锵三人行》塑造的经典。

 

在《锵锵三人行》十五周年的特别节目中,刘长乐说:“过去长期以来,我们很多媒体和节目是用俯视对观众,这是不恰当不妥当的,后来我们改成了平视,但是到了文涛的节目,他是用仰视这种方法来看待观众。平等思想的这种弘扬彰显,在文涛的节目中是不遗余力,润物细无声,15年来他所传递给人们的这种信息,在萌发出这种平等思想,力量十分强大。”


《锵锵三人行》不仅是一种消遣。在三人的思想交锋中,许多人学会了聆听别人的声音、不急于表达、更冷静客观地对待这个世界。


节目宣布停播后,追随多年的观众表达了惋惜:“说实话心里挺悲伤挺无力的,就如同你的亲人随着时间老去而死亡,你却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不知道是大众品味变了,还是窦文涛的“猥琐气质”愈发无法让人接受了。不管是哪种,我们依旧抱有《锵锵三人行》复播的幻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mrpuppybunny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1435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3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