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2017-11-21 10:40

从神坑到MVP,OMG夕阳的电竞冠军梦

↑点击视频观看《我是年轻》第七期:夕阳


11月4日,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内,两支来自韩国赛区的电竞队伍在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见证下角逐S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第七赛季)总冠军。最终SSG弑神成功,以3比0的成绩阻止SKT三连冠,有大魔王之称的SKT中单Faker掩面痛哭,现场四万名观众自发呼喊Faker的名字给他安慰,鸟巢的欢呼、泪水、奖杯勾勒出我们不曾见过的电竞魅力。

 


时间拉回到九年前,这里曾是见证“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奥运场馆。在红蓝风暴席卷的鸟巢舞台上,曾经被广电总局封杀的网络游戏节目终于撕掉了“上不了台面”的标签。

 

几乎晚于韩国10年,我国的电子竞技从民间式野蛮生长逐渐走上了正规之路,但这个过程的艰辛远比我们看到的要多。对于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而言,选择将游戏作为职业发展更是要面对来自家庭和社会的重重阻碍。

 

“从小因为玩游戏没少挨揍,哪怕开始打职业了,家里人也觉得这是不务正业,不好好读书,就是混吃等死”OMG队长夕阳说道。

 

出道即巅峰

 

六年前,英雄联盟刚刚开始S1赛事,刚读大一的夕阳还在玩《星际争霸》和《梦幻西游》,因为宿舍电脑被偷,夕阳无奈选择了和室友去网吧“开黑”,这才算真正接触了《英雄联盟》。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这款竞技性极强的网游里展示出强大的天赋,经过一个假期的练习,夕阳就从一位“神坑队友”变成了五区第一,这个位子还一坐两个赛季。自觉没劲的他跑去了当时大神集中的一区,在这个素有“一区白金,郊区钻石”(一区的白金分段,能打其他区钻石分段)之称的死亡分区,夕阳又意外地打了第一,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路人王”。

 


如果走到这里就结束,说不定夕阳会在游戏里享受到更多单纯的乐趣。他说:“我从普通玩家到职业玩家,其实感觉没有了玩游戏的开心和乐趣了。因为到职业玩家之后,游戏就变成工作了,如果不努力的话可能就会被这份工作淘汰,非常残酷。”

 

2014年,作为“路人王”的夕阳凭借惊艳的成绩接到了无数战队的邀请,彼时的他即将大学毕业,在纠结是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实习还是做游戏职业玩家的时候,心仪已久的OMG战队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没有经过太多思考、不顾家人反对,夕阳在宝山区梧桐村一个别墅里开始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职业生涯开场。

 

当时《英雄联盟》S4赛季开打,仅仅加入OMG一周的夕阳得到了一个绝佳机会——紧急顶替当时队内受伤的主力中单无状态。凭借自己的天赋与队友的配合,OMG获得了2014年春季赛常规赛的冠军,作为首发出场的夕阳以新人身份获得MVP。作为一个新人,夕阳凭借出色的发挥让人牢牢记住了他的名字。

 


在同年的《英雄联盟》全明星赛上,夕阳和团队出征巴黎,代表中国电竞的最高水平参赛。民族荣誉感激发了这群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年轻人想赢的渴望,虽然OMG败于韩国SKT战队只取得了亚军,但这次比赛让夕阳的父母对他和他的电竞事业都有了不一样的看法:玩游戏也可以代表国家参赛,这和他们所想象的不务正业完全不同。

 

“五个位置我打了四个”

 

然而,夕阳眼看就要站在一个又一个奖台上受人追捧的剧情,却戛然而止——队内的绝对主力,当时被认为是国内最好的中单选手之一的无状态回来了。

 

队伍中单位置只有一个,团队又不想让夕阳在替补席,所以他没有选择地被租借给了打甲级联赛的PE战队。从职业联赛到甲级联赛的切换将夕阳的斗志削去大半,这里没有教练、没有训练赛、磨合新队友、适应各种环境,用他自己的话说“在PE感觉像在养老院,大家都没什么斗志”。



难得的是在这段低谷期,夕阳的父母给了他最大的支持和安慰,“家里让我安心训练、比赛,说如果实在待不下去了给我安排其他出路”。半年后,夕阳重归OMG,但出于团队需要,他从中单转成了并不熟悉的上单。

 

后来的夕阳不止因为一次团队需要而调整过角色,ADC、辅助、上单、中单,联盟里五个位置夕阳只有打野没试过。这种转型是相当困难的:英雄联盟虽然地图固定、资源固定、上场人数固定,但每个位置之间的跨度巨大,要思考处理面对的问题都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拿足球做比较,夕阳像是从前锋转型去做了守门员一样。

 

转型对于职业生涯普遍较短的电竞选手来说无疑是有巨大风险的,“既看努力、也看运气,有的选手比较成功,但更多的人转型后不适应新角色,没有什么好成绩就渐渐没落了。” 现任OMG主教练明哲说道,夕阳因为对游戏理解的比较好,思考的问题更深,转型要比一般的选手更快。

 

心态的影响或许可以逐渐消除,但是这段经历对于职业生涯的影响,却是非常严重且不可逆的。主教练明哲唏嘘:“他本来是一个在中单位置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其实借调这一个赛季并不算什么问题,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因为队伍的需要他不得不转到上单,我们永远丧失了一种可能性,如果继续在LPL这个舞台上打中单,他会有怎样的前途,这条线我们永远看不到了。”

 

电竞的职业精神

 

在今年S7半决赛国内战队RNG和WE被淘汰前,总决赛门票已经被炒到了1.3万元,相比原价480元足足翻了27倍。在这种环境下,一个电竞职业选手要面对太多诱惑,它们可能来自金钱、名气,或者只是来自于和枯燥的职业训练不同的另一种生活。

 

和许多人的想像不同,电竞选手的生活是非常辛苦且无聊的,因为打排位的关系他们需要倒时差生活。每天下午一点钟起床,两分钟从宿舍走到基地,中间吃饭休息就只有一个小时,打到半夜三点结束一天的训练生活再回宿舍。职业玩家对游戏手感的要求需要他们保证每天大量的训练,“两天不练手感都会有影响,每天就是在重复训练、制定战术,完全失去了游戏的乐趣。”

 


观众看一支队伍一年在职业赛场上的比赛大约在30场,能够打世界总决赛的队伍,可以有50,60场。可观众看不到的是一支队伍一年里进行的上千场训练赛,刨除平日的训练,单是上千场的训练赛就让人觉得有些枯燥乏味了。

 

在训练赛的过程当中,也会有因为对游戏理解不一致,出现矛盾的情况。“可能有的时候大家也会打的心态爆炸,很痛苦,一个星期训练了整整六天,只有比赛赢了之后那五分钟、十分钟是轻松快乐的,其他六天或者是打比赛这段时间都是挺苦的,更痛苦就是熬过了训练比赛还输了。”

 

在夕阳中单的巅峰时期,也是在线直播比较早兴起的时候,某直播平台曾经邀请他去做主播。他有两个选择:到PE去打一个二级联赛的中单,或者退役去直播平台做一个年薪百万以上的主播。在这种情况下,夕阳选择了PE,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接受任何主播邀请。面对高薪主播、转会等林林总总的诱惑,所有人都好奇夕阳为何还坚守在OMG打职业联赛,教练给出的答案是“我觉得是夕阳对于职业这条道路的热爱,他希望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在竞技赛场上证明自己”。而当同样的问题问到夕阳本人的时候,他却只是简单地说:“我把所有的心思放到了换位置上面”。

 

可能是因为诱惑太多,也可能是因为赢了比赛之后那五分钟的快乐无法抵消枯燥辛苦的训练,目前而言,OMG当初的那批老将要么退役,要么转走,目前只有夕阳一个人还坚守在这里。今年的OMG虽然没有挺进S7现场,但在夕阳的带领下从保级边缘打到春季赛四强已经给粉丝带来太多惊喜。这个OMG最老的老将在被问到是否有退役打算时笑道:“我还没考虑过退役,之后最重要的是和团队准备S8,还是想冲一下冠军。”

 



采访的最后我问夕阳,为什么Faker是你最喜欢的选手,夕阳想了想说“我觉得他有我欣赏的职业精神,有两点,一是不受外界因素影响,这个圈子诱惑太多了,这种情况下他一直坚守在SKT打职业很难得,二是做好本分踏踏实实的训练,Faker拿了那么多冠军还每天训练15个小时以上,让人敬佩。”但在我看来,面对各种诱惑坚守在OMG的夕阳和对SKT不离不弃的Faker,两人之间的相似之处或许才是他欣赏“大魔王”的理由。

 

结语

 

在采访完夕阳的第二天,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国际奥委会代表们同意将电竞视为一项“运动”:

 

“具有竞技性的电子游戏项目,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体育运动。目前电竞选手为比赛付出的准备、日常训练的强度等等,都可以与传统体育运动员相媲美。”

 

这意味着顺利的话2024年巴黎奥运会赛场上我们能看到电竞选手的身影。而在中国电竞作为民间爱好刚刚起步时,大部分“网吧队”队员们的训练和比赛只能在网吧中进行。

 

“职业电竞太苦了,好在这个行业越来越正规,我希望外界再听到‘电竞’这个词的时候想到的是一份工作、一种职业,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打职业。”


——夕阳


————————————————————————————————————————————

虎嗅注:


什么是年轻?

 

塞缪尔·厄尔曼在70年前轰动美国的短文《年轻》中写到: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年龄并不能一概而全,然而可以确认的是,那些原生于科技互联网的"年轻人们",或借助互联网年少成名、或利用文字撬动社会思考、或将爱好当作事业去毕生追求……这放在之前的任何一段历史长流中都似乎不可能重现。


那么,什么是年轻?


虎嗅联合快手采访拍摄了12位样本人物,出品了这档《我是年轻》的栏目,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为什么“Ta是年轻”,他们的对待世界的方式、眼光、思维与态度。

 

希望这12期节目,可以让你找到关于年轻的一些答案。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