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一位职业“喷子”的蜕变成长史

一位职业“喷子”的蜕变成长史

“睡嫂门”事件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许多网友也纷纷一边倒,指责“皮几万”的种种不是。然而,在这场娱乐圈的网络混战中,受害者除了李小璐、贾乃亮、PG ONE之外,马苏也卷了进来,即便是赢了官司却难以洗白。且不论其中的对错,是非与炒作,就网络暴力的影响力而言,的确令人惊诧。


因为隔着电脑屏幕,许多人可以肆意敲打键盘,怒怼任何自己想要攻击的人。对他人所造成的伤害也可以一笑置之,违法成本之低,让网络“喷子”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在各大网络平台开始推行实名制的今天,为何这种“致命”的舆论攻击一直屡禁不止?


那是因为网络暴力有市场、有需求。”小有名气的职业“喷子”刘坤告诉懂懂笔记,这一行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常常成为娱乐圈和商界中,同行、对手间彼此打压的工具。许多别有用心的机构、企业希望通过“喷子”在互联网上引导舆论舆情,对竞争对手造成打击,甚至逐渐滋生了灰产。


很难想象,如今网络暴力已经逐渐形成一个不为人知的灰产,许多“喷子”团队也都是机构化运作,游走于灰色边缘。让我们走近灰产,跟随职业“喷子”刘坤一同起底这条令人“心悸”的灰色产业链。


巨大的市场需求推动“喷子”灰产规模化


“一开始我可没把‘喷子’当职业。”刘坤告诉懂懂笔记,狮子座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暴脾气”,早在大学期间,他就喜欢上网泡论坛,并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看到社会上一些不公平的现象,都喜欢“喷”几句发泄不满。久而久之,他便被亲友贴上了“愤青”的标签,并封外号为“叼神”。


“其实我生活挺顺心的,但就是看不惯不公平的事情。”有时候,在网上一些颇具争议的热点新闻下,刘坤一“喷”就是洋洋洒洒上千字,内容看似正气凛然却不失尖酸刻薄,特别是评论被平台强行删除后,他还经常会跟平台“犟”上,质询删评理由而且刨根问底。他说:“很多人觉得这样的行为无聊,但我却乐此不疲。”


因为评论“文风”犀利,且代表了许多“吃瓜”群众的观点,刘坤在那个还没有网红概念的互联网时代,竟然成了拥有不少忠实拥趸的意见领袖。他“喷”的每一句话,都会引来大量点赞和追评。因此,在微博上粉丝公开称他为“屌丝”代表。


“但在几亿网民里面,像我这样的屌丝太多了。”在他看来,自己在网上算不得什么“人物”,但令他惊讶的是,那一年居然有“生意”主动找上门,想让他帮忙“喷”一下。“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对方用)支付宝转给我500块,给了我几个黄海波嫖娼事件的新闻链接,让我狠狠地评几句。”他回忆道。


刘坤十分痛恨娱乐圈追名逐利、公众人物违背道德的乱象,于是二话不说,在那几个新闻下面毫不留情的评论了一番,并引发了大量网友的共鸣,纷纷以“人人得以诛之”的心态跟评。因为“骂”的着实给力,所以刘坤还获得了“雇主”的一番奖励,新的“任务”也陆续联系上了他。


既能发泄不满,又能随手赚钱,的确是商机呀。”于是,在刘坤的鼓动下,室友们纷纷随他做起了“喷子”,刘坤开始负责与找上门的“雇主”对接,然后根据难度,将任务分配给室友,以此赚些费用补贴日常的生活开销。他说:“每个月都能接十来单(任务),每人均分下来赚个一两千并不难。”


逐渐发现行业需求后,刘坤在毕业之后和室友们买了几台电脑,在一些大平台上注册了很多账号,组建了一间专业的“喷子”工作室,光明正大地在网上广发推广,寻找需要他们帮忙“喷人”的雇主。


“一开始,我们接单看对象,真的该骂的我们才做,不该骂的拒绝。”但长期以往,工作室的经济效益达不到预期,为了缓解成员们的生活压力,刘坤只能降低标准。只要雇主有需求,且不过分伤及无辜,他们就攒足了“弹药”在网上“开炮”。


随着人们在网络上消耗的时间越来越多,信息流的价值也开始凸显。许多企业、机构试图通过改变信息的正确性,将网络事件往利己方向引导,从而打压对手。而“喷子”军团恰巧就是他们“扭转乾坤”的第一步,也成为了最关键的一环。


“喷子”成好逸恶劳者首选职业


得益于不赖的口碑,刘坤的“喷子”生意越做越大。无论是新闻门户、论坛还是微博微信,只要雇主能够给得起钱,他们就有办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上热搜、上头条是家常便饭,事件发酵的时间越长,雇主的奖励就越多。”刘坤告诉懂懂笔记,和一般的“愤青”相比,他们团队如今已经具有相当的“专业”性。“开炮”之前,会由头至尾了解整个事件,并根据雇主的要求,制定相应的基础模板或提纲,然后再根据热度的时间节点,有计划地在各大平台发布独具争议性的负面评论,以取得众多网友的共鸣。


刘坤说:“我们用效果说话,所以生意越来越好,兄弟们都快忙不过来了。”


不过,在他看来,干这一行其实也不容易,同样面临招聘、培训、管理和企业文化的诸多难题。随着业务逐渐发展,一部分出得起“好价钱”的雇主,对于“喷子”评论的地域提出了要求,甚至强调账号IP来源必须真实,且要分布在全国各地等等。于是,刘坤在几年前就开始在全国范围招募兼职“喷子”。


很显然,这个行业除了他以外,也有不少规模化的团队在运作,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要想多招人,找到有用的人,就必须通过加群发广告、资讯门户发帖的方式,目的就是更隐晦,更高效。


“毕竟招‘喷子’比招‘刷单’的更不招人待见。”在将“喷子”“键盘侠”等字眼换成看起来更高大上的“评论专员”“推广专员”后,刘坤只用了一周时间就顺利招到了50多位新人加入,“至于(招聘内容)月入上万的宣传标语,就见仁见智吧。”


然而,新人的培训工作,却让他十分头疼。因为文化层次参差不一,所以他所制定出来的提纲在给到不同的新人之后,所产生评论的内容却相差很远,甚至有些评论就是纯粹的谩骂,没有丝毫内涵,加上抓不住事件的关键点,更是无法调动网友跟评的积极性。


“因为这个问题,引起了一些大客户的不满。”由于文字功底无法速成,所以他不得不对新人进行评测,并筛选那些有基础的人留用,并加以培养。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随着培训的深入,许多新人似乎都看清了这所谓“评论专员”的本质,发现这就是彻头彻尾的网络“键盘侠”,更是网络暴力的幕后推手,于是纷纷选择退出。而最终愿意当“喷子”,却都是一帮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混混。


“所以,也只能让他们做一些简单的任务,慢慢在实践中锻炼。”他告诉懂懂笔记,每到“旺季”几乎天天都会有雇主发布任务,而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将这些任务进行分类,按价钱高的、老主顾的、新客户的、要求低的派下去。


其中价钱高、老主顾的任务,一般都会由他和几名核心团队成员主抓,收费在500元~1000元不等;新客户的,由部分有经验的兼职人员承担,新人配合,收费为300元~500元;至于要求低求冲量的任务,一般都会交给新人当做练手,收费为80元~150元(10条评论)


“至于分账,新手一般得三成,有经验的是五五开,能推上热搜或者热门话题的额外再奖励三成。”刘坤表示,有些勤奋点的兼职“喷子”每个月都能赚到四五千块钱,足够日常开销了。即便是刚入门的新手,只要肯干,每个月也能拿到一两千块钱。“而他们每天需要付出的,仅仅是利用几个小时在电脑前敲键盘,有品味有素质地骂骂人而已。”他说。


职业“喷子”赚钱简单,风险较低,更无须抛头露脸,劳心劳力,成了一些贪图享乐的年轻人赚取意外之财首选职业。心智尚未成熟的他们毫无道德及素养观念,在机构和灰产的利用下,成为网络暴力的推手。


横跨娱乐、商界,“喷子”成竞争砝码


“虽然这两年专业的‘喷子’团队越来越多,但我却不怕竞争。”刘坤告诉懂懂笔记,仅在广深两地,叫得出名的专业“喷子”团队就超过30家,而且绝大部分都拥有遍布全国的兼职成员。然而,即便面对这么多竞争对手,他所接到的业务量依然是敲键盘敲到“手抽筋”。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众多行业的庞大需求。


“刚做这一行时,主要的雇主都是一些经纪公司。”刘坤表示,当某位艺人或偶像组合绯闻曝光之后,就会有对立的经纪公司趁机落井下石,通过第三方公关公司找到刘坤,同时还会不断爆料,让负面事件持续发酵,借“喷子”军团之手令其名誉扫地。


他当初接触的机构既能给得起价钱,又能堂而皇之的找些大义凛然的名义,刘坤说:“所以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身份,也不知道背后的委托方就是艺人经纪公司。”


直到有一次多家黑公关主动找上门,要求他们“喷”同一位爆出吸毒丑闻的演艺明星,才使得团队逐渐明白这里面的根由。“所以,不知不觉中我们就成了 ‘黑水’(以抹黑他人为生的水军)。”


刘坤发现了这里面的道道,但一切也已经走上了“生意正轨”,于是,为了讨生活他也只能带领团队将错就错,昧着良心当起了专业“黑水”。


令刘坤的职业生涯印象深刻的,是从娱乐圈转型到商界。刘坤回忆,当年自己接到订单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康师傅事件”。


“2016年底,就有黑公关受客户委托,让我们准备喷了。”据刘坤回忆,接到委托的,除了他的团队之外,还有十来家成规模的“喷子”机构,估计用于“打点”机构的经费至少在千万元级别。


就在2017年元旦,康师傅正式宣布解散的消息传出,一时间所有“喷子”“黑水”一拥而上,刷爆微信朋友圈、微博,甚至占领了部分媒体报道的评论区,彻底的引爆了事件,都以康师傅2015年的油品事件为由,号召网民抵制康师傅的产品。


黑得有计划有水准,更是有理有据,这一批次的发难让大量不明真相的网民信以为真,一时间民愤四起,各种评论漫天飞舞。如今,懂懂笔记在搜索引擎上键入“康师傅解散”五个字,依旧能够查到大量负面评论和信息,可见专业“黑水”影响力之深远。


“我个人觉得泡面的确是垃圾食品,但是自己平时也常吃,不过既然在市场上还能销售,品质问题倒也没多在意。”刘坤表示,团队的行为也仅仅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


只要给钱,无论是品牌抹黑,还是电影黑评,甚至是商界大事件为了消除“民愤”而试图制造“黑幕”,他都照接不误。刘坤说:“因为我们都麻木了,黑与白也懒得去追究,都是为了黑而黑。


据刘坤无意中透露,他的“喷子”工作室拥有遍布全国的兼职“喷子”数千人,2017全年营收高达接近千万元,较前年增长了3成。由此可见“黑水”市场的庞大需求。


对于专业的“喷子”机构和“黑公关”而言,真假黑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引发舆情传播,达到打击对手、引起公愤的目的。往小了说,这些机构扰乱了互联网秩序,往大了说,也影响了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


此前,有关部门曾多次开展过打击“黑水”的专项行动,但屡禁不绝。“刘坤们”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飘渺不定,难以寻觅踪影。看来,想要真正制止网络“黑公关”,遏制专业“喷子”的网络暴力,绝非一日之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懂懂笔记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996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2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