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坏爸爸》“使坏”:票房异常,疑似所罗门传销骗局
2018-02-03 10:47

当心《坏爸爸》“使坏”:票房异常,疑似所罗门传销骗局

距离《叶问3》的大规模票房造假被查已经过去两年,又一场不同寻常的疑似票房注水事件正在今天(2月2日)上映的新片背后上演。



这部新片名为《坏爸爸》。除主演邵兵外,其无论主创阵容到宣发团队可以说都籍籍无名,上映前也缺乏热度。


然而在同档期有着11部影片上映的情况下,这部电影凭借不到3%的排片却在工作日拿到了超过34%的惊人上座率,远超近期大热的《神秘巨星》以及刚上映2天的《南极之恋》和《马戏之王》。


更为神奇的是,票务平台数据显示,从本周日一直到2月13日《坏爸爸》的单日预售票房始终稳坐第一,直到2月14日预售票房才被当天点映的《西游记女儿国》超越。


《坏爸爸》太出头了,今天大盘被他们刷爆了。”一位影城经理感叹。


数娱梦工厂查询该片的购票情况发现,不同城市的多家影院在周五的场次不少为爆满状态,即使不是满场,其座位布局也异常规律地避开了黄金位置。



更有媒体爆料称,《坏爸爸》在一年前的8月份就开始了票房预售,其卖票宣传主力直指传销组织所罗门矩阵(SoLoMo)。


数娱梦工厂进一步查询发现,该组织在叫卖《坏爸爸》电影票的过程中,采用的宣传口径包括“出品公司名列华谊兄弟第二”、“影片发行方为《战狼2》发行团队”等,并“承诺给会员10%的票房分成”。


数娱梦工厂就此事向《战狼2》的发行方北京文化核实,对方声明跟《坏爸爸》没有任何关系,该片并非其项目。


部分影城拒绝包场:《坏爸爸》票房异常早有端倪



其实早在上个月,就有一名大型院线的影城经理向数娱梦工厂透露,收到了院线方对于《坏爸爸》的风险提示:2月2日上映《坏爸爸》电影,不要跟发行或者片方做包场活动,这个影片的活动都出现问题了,请大家相互告知。


但数娱君当时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太过看重,毕竟这部片子的主创和宣发阵容都太过普通。


公开资料显示,《坏爸爸》的出品方包括深圳东方明星谷影视公司、北京东方明星谷影视公司、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深圳中艺控股有限公司,宣发公司为亦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导演兰城序,主演包括邵兵、孔琳和孙绍龙,主讲父子亲情。


但就是这样一部卖相一般的影片,在今日首映全国排片只有2.5%的情况下,达到了近35%的上座率,场均人次更是由白天的31人上升至晚间的37人,比同档期的《神秘巨星》、《南极之恋》和《浪矢解忧杂货店》都要来势汹汹。 


淘票票专业版给出的该片用户画像更是让人匪夷所思:40岁以上的观影人群高达38.7%。



数娱梦工厂查询多地的不同影城的排片发现,该片在工作日出现大量满场以及异常连排占座现象。



但这一系列异常现象并非只是片方包场刷票房那么简单。


此前公众号有我断片爆料称,《坏爸爸》票房大爆的背后,传销组织“所罗门”才是幕后的那双大手,其早在一年前便将影片电影票作为金融产品进行销售,且收益颇丰。


其中一张发表于2017年8月的豆瓣短评截图上更是显示,多个评论提到了传销组织“所罗门”(SoLoMo)。



但数娱梦工厂2日查询发现,目前《坏爸爸》的豆瓣短评页面已经没有任何评价。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影片的联合出品方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诈骗。数娱梦工厂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并未发现该基金的任何相关记录。



天眼查的资料则显示,该公司多名股东的实缴资金为0,并且曾因联系不到办公地址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单。


不过目前来看,虽然《坏爸爸》的场次依然还有售卖,但已经有一些影院已经意识到该片的潜在风险并自发启动锁场。


数娱梦工厂2日查询就注意到,上海某家影城当天的《坏爸爸》场次虽然都显示售罄,但该影院《坏爸爸》的观看人数显示为0,这意味着其实影城已经单方面锁定了座位禁止售票。


提前坐收5000万:竟称《战狼2》发行团队负责宣发?



数娱君进入名为所罗门矩阵的官网查询后发现,该组织的这场长线骗局设计得可谓环环相扣。


在所罗门矩阵官网2017年11月发布的一篇名为“《坏爸爸》影票预售活动在超买平台火爆进行中”的文章中,该组织宣称《坏爸爸》的发行团队为《战狼2》发行团队,“其宣发团队在历经多次洽谈后正式与东方名星谷合作。这也将预示着《坏爸爸》院线票房大卖将会有无限可能。”


对此,《战狼2》发行方北京文化方面2日对数娱梦工厂确认,其与《坏爸爸》影片没有任何关系,该影片也并非其项目。


但这样的鼓吹无疑是有作用的,疯狂购买门票的所罗门矩阵信徒们相信,这部影片的票房至少能达到20亿。


所罗门矩阵分别在8月和11月开启了两次电影票预售,第一次为30万张,第二次为70万张。该组织官网的相关文章宣称,电影票都已经全部售罄。


该活动预售的电影票价为每张50元,对应的销售奖励机制为:购买电影票的成员可获得等量的数字资产,若达成销售30万张的目标,成员会获得该片总票房的10%,销售达到100万张,获得总票房的15%。所有收益,以流动数字资产的形式进入购票者的超买账户。



如果所罗门矩阵宣称的100万张电影票都已售完一事属实,那么这意味着《坏爸爸》还没上映之前,所罗门矩阵就已经从成员手中拿到了5000万元的巨额收入。


而至于成员获得的所谓数字资产到底是什么?公众号默尔索曾在2017年6月份的一篇报道《所罗门矩阵调查: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骗局》中解释:


数字资产分为流动资产和种子资产两个部分。流动资产可以简单理解为是用于购买、消费、转账的货币,而种子资产相当于创客所持有的所罗门线上电商“超级买手”App的股份,用于「未来的收益增值」。


数字资产并不能随意提现。成员需要在“超级买手”中努力达到5000流动数字资产才能提现30%。至于留在APP内部的资产可以以何种方式、在什么时间完成增值、退出机制如何,所罗门都没有给出任何承诺和说明。而为了获得更多的“数字资产”,创客们只能拉更多人加入“超级买手”。


在2017年11月12号发布的一封致全体创客的公开信中,所罗门矩阵的联合创始人刘云凤甚至表示——今天奖励给您的只是数字,但我坚信未来数字一定会转化成资产,而且一定是巨额财富。


数娱梦工厂2日致电所罗门矩阵官网公开的电话,其座机提示忙碌未能接通,而其中的手机号在接通后,对方也相当谨慎,一上来便要求数娱君提供会员ID与电话号码,并宣称其组织与电影《坏爸爸》毫无关系。


但在数娱君表示了对影片票房的看好,并问及是否还能继续在所罗门购买电影票以参与投资,对方却回复称:“这个电影目前已经上映了,想要购买的话肯定没有票了,但你自己可以用手机在购票平台上买了去看。”


出品方排名仅次于华谊兄弟?多个启动项目沓无音讯


《坏爸爸》变幻莫测的主创阵营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在2016年海选演员之时,片方宣称影片导演为发掘了赵薇和金巧巧的杨世光,但随后影片导演换成了青年导演兰城序。而编剧如今也从最初的钟情换成了陈骥。


而相对于所罗门矩阵目前的低调姿态,《坏爸爸》出品方东方明星谷影视集团却显得相对高调。就在不久前,东方明星谷董事长钟情(原名朱容赐)还接受了第一制片人的专访,谈及其雄伟的发展计划——


除了创作和出品影视作品、艺人经纪、演出经纪外,东方明星谷还计划在深圳建设一个影视基地,把电影、金融、影视基地做成一个产业链,并在深圳前海、雄安开设分公司。目前公司的主业还是电影,先把电影做好,然后建设产业链,再扩大公司规模。


东方明星谷董事长 朱容赐


去年12月份的一篇文章声称,东方明星谷(集团) 2016、2017连续两年被国家广电总局载入“国家广电年鉴”,旗下拥有北京东方明星谷影业传媒有限公司、深圳市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明星谷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雄安新区东方明星谷新传媒有限公司、东方明星谷电影风情小镇基地(多地筹备中)、中国国际(香港)传媒出版集团、香港《时代华商》杂志社等七家全资独立子公司。



从特意提及《坏爸爸》上映日期以及宣传语调来看,该文章应为东方明星谷方发出的宣传稿。


另一宣传文章还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万顺府书记,广电总局电影局巡视员、原电影局副局长谷国庆等高层先后十多次莅临东方明星谷北京总部视察。但这一说法无法得到其他公开报道佐证。


数娱梦工厂查询公开信息注意到,由广电总局主管的《中国广播电视年鉴》的确是正规出版物,但并无法确认东方明星谷是否真正位列其中。



上述报道所列出的所谓“2017年国家广电总局年鉴”刊登版中关于东方明星谷的内容。


另一篇宣传文章甚至称,在2016年的年鉴中,东方明星谷(集团)排名仅次于华谊兄弟,位列全国民营影视公司第二,专业化的电影电视剧制作水平,使得公司前景不可估量。 


但现实状况是,东方明星谷宣称已经启动或者计划于2017年开机的项目,诸如黑色幽默电影《地上地下》、悬疑推理大剧《真实身份》以及历史战争巨作《睢阳之战》,目前全都毫无音讯。


在日前的采访中,钟情还透露,2018年东方明星谷正在酝酿4部新的电影,《难忘初心》、《乡愁》系列以及《坏爸爸2》。


数娱梦工厂2日也拨打了《坏爸爸》的主要出品方深圳明星谷和北京明星谷的公开电话,但一个提示为空号,另一个则无法接通。


作者/郭雅琼  编辑/友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