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80后更有影院情结,而90后、00后更爱小屏幕与弹幕吐槽?
2018-02-24 17:22

为什么80后更有影院情结,而90后、00后更爱小屏幕与弹幕吐槽?

文 | 陈昌业 

编辑 | 师烨东


电影观众的需求动向往往跟随着社会的流行趋势变化而变化,而电影的生产周期短则一年,长则三至五年,甚至更久。对商业电影而言,在较长的生产周期里捕捉稍纵即逝的流行始终是一个类似赌博押宝或是卜卦算命的难题。

 

自电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面临与电视的竞争开始之后,电影便因为其社交场景的特质而不断地趋向于聚焦年轻人,从技术的革新(宽银幕、立体声、视觉特效)到类型、题材的发展(公路片、科幻片),这一切的风起云涌都是为了吸引年轻人进入影院。

 

到如今,不论是北美市场,还是中国市场,都在面对愈来愈多的小屏幕的替代性竞争。对年轻人的争夺已是大银幕这门生意最关键的、也是最命运攸关的课题——该如何捕捉当下和未来的年轻人的流行趣味?

 

美国大众的流行文化和消费浪潮的变迁自婴儿潮(1946~1964出生)开始,先后经历了X世代(1965~1976出生)、Y世代或千禧一代(1980~2000出生),由于1980年代之后电脑和互联网的相继大规模民用,Y世代通常还因为这两个媒介工具而被细分为回声潮世代(1982~1995出生)和Z世代(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以后出生)

 

在中国同样如此,近年来对80后、90后、00后三代人在文化、消费等各方面代际差异的讨论此起彼伏。这三代人在青少年时期的成长环境确实存在较为明显的代际差异,而这些差异也确实塑造了三代人在包括电影消费旨趣等多个文化、消费领域上的差异。

 

全文沿用80后、90后、00后这一十年为一代际的划分方法,以过去近二十年的国产片年度票房十强为研究对象,并对三代人成长背景中直接影响其审美旨趣、消费能力的因素进行梳理、比较(第一部分),期望能够回溯过去近二十年的中国电影产业进程中,代际更迭所带来的影响痕迹(第二部分),并由此勾勒未来十年00后一代人将可能影响的中国电影产业方向(第三部分)

 

看电影既是一种审美行为,也是一种消费行为,因此对每一个观众来说,对电影内容的偏好形成和对观影方式的习惯养成一定是与其精神和物质两方面的基础有关,而青少年时期的成长背景和生命体验会对个体的审美旨趣和消费偏好产生深远的影响。当同一代际的个体存在相似的成长背景和生命体验,自然会形成一代人的共性。本文选取了媒介工具、家庭收入、受教育程度、人口数据(有关同龄人的资源竞争)及同期历史大事五个成长背景的维度来刻画80后、90后、00后三代人,从一个切面去理解三代人的观影偏好、消费习惯以及价值观上的差异。

 

表1:80后、90后、00后三代人青少年时期的成长背景概述


[1]采自各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年鉴》;[2]采自各年度教育部高招统计数据;[3]综合采自各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年鉴


1. 媒介/工具的使用习惯与观影设备的偏好

 

80后在少年时期尽管已经有了较好的家庭观影设备,但内容获取上仍然有较大难度,从录像带到DVD,即便是盗版也需要不菲的花费才能获得较高的阅片量。


台式电脑到了80后成年之后(2000年以后)才有了价格的明显下降,而互联网一直到2000年以后的宽带时代才产生了BT技术所赋予的下载便利,因此80后对小屏幕的依赖性并没有90后和00后如今表现得那么强,对于集体观影(影院、录像厅)等伴随其少年、青少年友情的回忆则构成了是80后一代的影院情结所在。


90年代初期,小县城里昏暗的录像厅


90后的媒介/工具的便携性有了很大的加强,2000年以后电脑的成本也大幅下降,宽带普及和网速提高给了90后空前便捷和广阔的影院之外的观影渠道,这一代人从童年开始就接触互联网,堪称网生一代,对小屏幕的偏好甚于大银幕,网络文学、动漫、游戏都是他们大量消耗个人时间的主要娱乐内容。

 

00后的信息获取开始来自指尖,自iPhone开始,触屏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完全改变了全媒介,00后几乎是长在了小屏幕上,而且技术和成本都已能让他们时时保持在线,交互性是他们对娱乐内容的定义,弹幕即是他们观影观剧的天然伴随。


数据来源:阿凡题

 

媒介/工具的技术更迭带来的内容消费倾向,很大程度上表现在信息摄取的密度和强度的程度偏好上——手机不仅给视听感官带来了全天候可摄入信息的基础,而且因为屏幕显示技术始终朝着清晰度和亮度等方向快速进步,因此90后会比80后更偏好色彩鲜艳、节奏紧凑、叙事饱满的电影(对单位时间通道内信息量大的依赖),而00后则更可能无法忍受有尿点的电影,弹幕刷屏或可看作是一种群体上瘾般的信息强度补充。

 

2. 人口、历史大事、收入、受教育程度对三代人的不同影响

 

80后是新中国建立后的第三次生育高峰期,当时物质、文化、教育、卫生等资源仍然稀缺,这一代人从小就面临着几乎全程的竞争压力,同时在童年时代还经历了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过程中的激烈变化,从政治到经济上的转轨剧痛给家庭留下的印迹也是他们记忆中的重要部分。

 

此外,这一代人接受的基础教育仍有很强的“主旋律”意识形态印迹,又因为成长过程中不断更新的媒介工具所带来的“西方”信息而在观念上反复被冲击,所以成年后对“主旋律”会持有明显的谨慎甚至是“批判”意识,对很多过去深信不疑的主义都抱有怀疑态度,类似于《绣春刀2》的宣传语:换个活法,是典型的80后表达。



90后自少年时代开始,中国已经从转轨中完全解放了出来,GDP所代表的国富民强反映在了家庭收入等指标上,这一代人比80后享受了更好的物质生活,大量的“国家大事”都加深了他们对国富民强的记忆,意识形态方面也没有受到历史大事件的冲击,相反911之后美国霸权的危机,俄罗斯政治和经济上的衰落,更使他们对中国的自我认同感大大加强,这一代人有较强的国家自豪感和身份认同感,且因为互联网的便捷让他们更抱团,更喜欢以标签来确立身份找到归属。

 

00后比90后在以上方面更甚,更好的物质条件反映在他们对偶像的以大规模金钱为代价的供养上,比如TFBOYS的粉丝们包下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广告,比如杨洋粉丝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锁定7万放映场次——从支付能力上来说他们比80后的追星“升级”了百倍。


而对民族创伤的记忆缺失以及长期以来的太平盛世让90后后似乎更加希望遭遇冲突,成为“战争”的一部分,粉丝之间的“战争”在80后看来毫无意义,但在00后而言事关生命、荣誉,包括帝吧“远征”台湾的组织力和行动力都指向了在虚拟世界里他们的“好战”。


TFBOYS粉丝包下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广告


外部世界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压力了,从高考到就业,包括到家庭财富,这一代人的很大一部分人会是无忧无虑甚至空虚,这也是宅腐基这些亚文化能够滋长的条件。他们更愿意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那里的自由是自我的自由,在现实世界里,“毫无竞争压力”的他们反而找不到自我。


注:原文题目为《电影观众的代际转换: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首发于《电影艺术》2017年第6期。壹娱观察将分三次刊登文章,本文为原文第一部分内容,略有删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