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二公子李泽楷

二公子李泽楷

虎嗅注:李嘉诚昨日宣布退休,把他一手打造起来的商业帝国交给了大儿子李泽钜。而其实一直以来更多被外界提及的,好像是其二子李泽楷,不管是其叛逆的性格,复杂的感情关系,其本身的经商能力,还是和李嘉诚的父子关系,都曾被外界津津乐道。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些,李嘉诚接班人的选择,从一开始也就没有太大的悬念。


本文转自“界面”,作者:柯晓斌、彭新。


和其父亲李嘉诚一样,驰骋商界的李泽楷也早已扬名在外。1998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五十位数码精英之一,1999年以后一跃成为香港十大富豪之一。


1991年,25岁的李泽楷便自主创业,并通过收购香港电讯一战成名,被称为“小超人”。2000年,电讯盈科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个人财富曾逼近其父亲李嘉诚。同时,他还曾是腾讯早期投资人,拥有过腾讯20%的股权。


作为李嘉诚的第二子,李泽楷有着和其身份不符的“叛逆”个性,无论其纷繁复杂的感情关系,还是长袖善舞的资本运作手段,在香港富豪第二代中并不多见。


而今,李嘉诚退休,并宣布长子李泽钜接棒长和董事会主席,二公子李泽楷则不会加入长和,“将给其很多钱,经营他自己的生意。”


实际上,如此安排,早在六年前就已写好脚本。


相较于李泽钜,李泽楷是一个叛逆的“挑战者”存在,始终想摆脱李嘉诚的荣光,在商场上起起落落,但每到关键时刻,李嘉诚总会接盘,让其有惊无险,平安着落。


叛逆公子


除却李嘉诚二公子这个标签外,“叛逆”是李泽楷为大众所知的另一面。


1984年,和其大哥李泽钜一样,18岁的李泽楷也考入了美国斯坦福大学。不同的是,李泽钜接受了其父亲的安排,攻读土木工程系。而李泽楷则受到创造了新经济财富神话的吉姆·克拉克和杨致远的影响,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计算机工程,而不是父亲李嘉诚所希望他就读的商科、法律等适宜管理综合企业的专业。


“很小的时候,李泽楷就敢和父亲争辩。”其好友杨敏德曾公开指出,他热衷于开快艇、驾飞机、潜水打鱼等这些被李嘉诚认为是高危险的运动。另外,坊间传闻,为了证明自我,李泽楷还会在课外之余,跑去学校附近的麦当劳餐厅当收款员,还在高尔夫球场做过球童。


1990年1月,其母亲庄月明病逝,据传,在李嘉诚坚持不懈地规劝下,回港奔丧的李泽楷才勉强答应留在香港打理李氏家族产业,在和记黄埔集团(下称和黄)从基层员工做起,并向李嘉诚抱怨薪水太低。李嘉诚却说:“你不是,我才是全集团薪水最低的!”那时,李嘉诚从和黄每年支取的薪金仅5000港元。


最后,哪怕李嘉诚以和记黄埔行政总裁的职位挽留,其也未曾心动。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要在事业上超过李嘉诚和李泽钜。


1991年,香港政府开始发放卫星电视牌照,在和记黄埔“怀才不遇”的李泽楷就向李嘉诚借了1.25亿美元(约合5亿港元),成功获得香港首个卫星电视牌照。同年3月,李泽楷正式成立卫星广播有限公司(Stany),此时李泽楷才25岁。


同时,李泽楷还有更大的“野心”,不仅想在事业上大展拳脚,摆脱李嘉诚束缚,同样希望能在生活上独立。1994年,其以1.2亿港元购入石澳大浪湾道12号的一块地,兴建了一所木屋,搬离李嘉诚位于深水湾道79号的花园别墅。


相较于李泽钜神秘的感情,2011年,李泽楷与梁洛施分手,这段感情经媒体报道后,也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时年,李嘉诚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只能无奈地说:“他从7岁就不听我的了,何况他现在47岁了。”


“假如我是一盏灯,能够照亮一条路就好了。”李嘉诚曾谦卑地说。


在李忠海所写的《李嘉诚传·峥嵘》里曾这样总结:完全避免感情外露、感情用事,在市场上拼搏沉着冷静,对投资决策的算计能以十年二十年为期,其坚忍、其沉稳、其胆识、其谋略、其韬晦,也许正由于这少年的不幸之不幸,也许正因为这少年的不幸所铸成的万幸。


而李泽楷则不一样,在《李泽楷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他认为只要事业是自己真正热爱的,自己选择的,纵使失败,也可从失败中找到自尊和自豪。


父子结


和李嘉诚相比,在事业上,李泽楷也是大胆行事,甚至略带投机色彩。


李嘉诚讲的是子承父业,而李泽楷却喜欢自立门户;李嘉诚经商是稳打稳扎,谋定而动,而李泽楷却是标新立异,喜新厌旧;李嘉诚在私生活上是慎守本分,而李泽楷却是绯闻不断;李嘉诚奉行的是低调,而李泽楷却是不拘小节,一掷千金。


这种性格差异,造就了李泽楷完全不同于父亲的经营思路,而“李嘉诚之子”的身份,让这种冲突更显鲜明。


迫切想要摆脱李嘉诚阴影的李泽楷的确有过高光时刻。


1991年3月,李泽楷成立Stany,自立门户,通过与BBCJ及MTV的合作,两年后卫视覆盖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观众数目达到了2.2亿人,覆盖了包括中东、印度、中国等广阔市场。两年后,又与位于九龙仓的有线电视结盟,李泽楷大获成功。


但让他才华得以展现的还是和默多克的交易。1993年7月,在仅有一位私人顾问的陪同下,李泽楷与默多克在加拿大的一艘游艇上谈判了两个小时,并成功地以5.25亿美元的价格将卫视63.6%的股权售予有意开拓中国市场的默多克。


1993年8月初,李泽楷成立盈科控股,正式与家族企业分道扬镳。随后,通过资本运作,李泽楷的生意迅速做大,1994年5月,盈科控股斥资5亿多港元,收购新加坡上市公司海裕亚洲45.7%的股份,从而实现在新加坡借壳上市。公司名称也随之改为盈科拓展,主营地产、保险等业务。


但是李泽楷的野心远非如此,除了擅长资本运作外,其还表现出独特的眼光。


1999年3月初,电脑大王、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访问香港。在盖茨下榻的君悦酒店,李泽楷与盖茨会面并共进晚餐,预计到科技产业的巨大前景后,李泽楷向香港特区政府提出“数码港”计划,尝试将地产项目和高科技合到一块来运作。“香港已错过了硬件浪潮,数码港可推动香港赶上软件浪潮。”李泽楷说。


凭借着过人的口才,经多方磋商后,耗资130亿打造香港数码港的项目终于花落盈科拓展。借此东风,1999年4月30日,盈科拓展宣布收购了后来更名为“盈科数码动力”的香港上市公司得信佳,在香港上市。同年5月,李泽楷身家达到379.6亿港元,成为香港第四大富豪,后来又成为香港第二大富豪,与其父老超人李嘉诚比肩。


“老超人李嘉诚辛苦一辈子,比不过小超人李泽楷搞一天。”香港证券分析家们戏称。


虽然李泽楷一直努力摆脱父亲的影响,但每当陷入困境时,李嘉诚总会及时出手,或是凭借影响力暗中帮助。


1994年,李泽楷成立盈科数码,正式与家族事业分道扬镳。但短短数天内从4家银行得到上百亿美元贷款,与其说是李泽楷创造了神话,不如说贷款各方是出于对李嘉诚背书的信任。


更为直接的是,1997年,李泽楷以80亿港元投资东京地铁站,成为日本当年单一外资投资者最大交易。不料遭遇金融风暴,在其危难之际,李嘉诚的和黄集团决定以29亿港元买下地皮45%的权益,并给盈科1.7亿港元管理费,令李泽楷幸免于难。


2000年,年仅34岁的李泽楷通过“收购香港电讯”,在资本市场上一战成名。2001年2月22日,电讯盈科发布消息称,以8.03亿港元收购和黄旗下的一家卫星数据服务公司。而后者是李嘉诚旗下产业之一。


2000年之后,中国的互联网泡沫随即被冲破,原本一帆风顺的李泽楷也没能幸免。2006年,李泽楷有意出售盈科资产,引来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和美国TPG-新桥两大财团。


实际上,由于该交易涉及国有股东网通以及其背后的政府部门,因此,李嘉诚一直在暗中密切关注此交易,李泽楷的举动亦让他感到不安。随后,李嘉诚提出方案。据称,该方案是在不动用其名下上市公司和李嘉诚基金会的资金的前提下,另行拿出个人资金,收购李泽楷手中的电讯盈科股份。


但据说,叛逆的李泽楷以“不说话,不来往,不见面”的“三不政策”,回避了其父亲李嘉诚的提议。《财经》向李泽楷求证此事时,李泽楷仅以“没有收过任何书面文件”回避了该问题。


最终,李泽楷决定将股份出售给梁伯韬。然而,梁伯韬将12%的股份出售给李泽楷之父李嘉诚旗下的私人慈善基金,接近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的人表示,李嘉诚基金的介入,令希望脱离父亲影响的李泽楷感到震惊。


到了11月底,正当新加坡盈拓公司的小股东在准备是否投票赞成入股方案时,李泽楷突然向外界表示:“如果盈拓小股东投反对票,我会很开心。”间接拒绝父亲在事件中帮忙,令李嘉诚无法收购电讯盈科的股份。这件事令父子俩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就像李泽楷所言,在电子商务世界,竞争者在快速扩张的宇宙里只是些小不点儿,所以要互相合作,不要互相倾轧。


不过,尽管父子之间的摩擦一直不断,但李嘉诚在退休之际,依然给他留下了足够折腾的资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界面©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36127.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