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与强监管时刻
2018-03-21 16:51

郭树清与强监管时刻

虎嗅注:中国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领导班子确定,郭树清出任主席。


郭树清的一贯风格是“严格”。2017年,银监系统开出了3452张罚单,涉及1877家机构和1547名被处罚责任人员,罚没金额近30亿元,这个数额是2016年的10倍。2018年前两个月,各地银监机构的罚单总数量均超百张,处罚机构遍及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及农商行,并接连开出亿元级的天价罚单。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等深线”(ID:depthpaper),作者:《等深线》记者:杨井鑫,编辑:张荣旺,校对:颜京宁。


3月21日下午,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保监会)的领导班子终于得以确定,郭树清出任首任银保监会主席。


郭树清的从政履历丰富,从国有四大行行长,到监管机构负责人,再到主政地方,甚为全面。而在他任职期间内,在其主管领域,无论是治理水平抑或改革推进,都有明显建树。


值得注意的是,郭树清履新银保监会主席之职时,乃是中央将强化金融监管、整顿金融市场秩序,引导金融回归实体经济作为工作任务,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更是被提高到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些,都将是新设立的银保监会和郭树清需要明对的重要工作任务和课题。


征战银监会


从山东返京一年的时间中,他出任银监会主席,此间,银监会的一系列监管动作,给银行业带来的变化翻天覆地。


多年来,缺少强监管的银行业在法规制度上存在种种漏洞,导致金融乱象大行其道。2017年4月,郭树清进京被委任银监会掌门的同时,银监会针对行业就下了一剂猛药,定调“补短板、治乱象”的改革思路,用“牛栏关猫”的做法,使银行业长期的顽疾逐步得到根治。


所谓“牛栏关猫”通俗的说法就是一边制定规章、一边严惩违规的银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银监会的重要文件和法规颁布频次越来越高,几乎是一月至少一次,其中包括了对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对衍生工具交易对手违约风险资产计量规则、对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等方面。


比较典型的是银监会大规模开展“三三四”专项检查,打击金融乱象力度空前。长久以来,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和关联套利让监管政策不能有效落地,让资金投向难以支持实体经济,让利益输送成为一种潜规则,导致了行业发展长期处于畸形状态。


银监会连续发文《关于开展银行业“违法、违规、违章”行为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45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的通知》(46号文),以及《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53号文),要求银行对其存在的一些违规行为进行自查和形成自查报告。


据银监会相关统计数据,在该专项检查中,银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2095件,处罚银行业机构1171家,罚没合计5.5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899人,罚款合计1851万元。


对于“不听话的坏孩子”,银监会的罚单也颇具郭氏风格,其高压态势令机构对违规颇具敬畏。


数据显示,2017年,银监系统开出了3452张罚单,涉及1877家机构和1547名被处罚责任人员,罚没金额近30亿元,这个数额是2016年的10倍。2018年前两个月,各地银监机构的罚单总数量均超百张,处罚机构遍及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及农商行,并接连开出亿元级的天价罚单。


“在监管整治银行业乱象之前,看似繁荣的行业背后其实风险重重。在经济大环境不错的情况下,这些风险并不会显现出来。但是,经济下行的同时让银行业也背负了很大的压力,而郭树清的角色正是相当于一名救火队长临危受命。”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大刀阔斧的整治是阵痛,有利于银行业更长远的发展。


对于一年来执掌银监会治理金融乱象的成果,郭树清在3月17日仅仅评价了三个字“还可以”。


山东“试验田”


郭树清的履历中有两次地方主政的经历,也让他的地方任职工作颇有经验。1998年,郭树清离开了工作十年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从北京调任贵州省任副省长历时三年多。15年后,他同样从北京出发,但目的地却是山东这块“试验田”。


相关统计显示,山东金融业的体量实现增长39%,金融行业成为了山东省当地的支柱性产业。


在大众的眼中,郭树清的儒雅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但是在山东主政的4年里,郭树清在当地留下的印象却截然不同——雷厉风行。


从证监会到山东的第一天,郭树清马不停蹄地在济南调研城市规划和社会管理创新等工作,并在听取了各方工作汇报后发表了讲话。他强调城市规划要以人为本,让居民生活更便利;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把济南市建成投资创业的乐土。


“营商环境”的改进是近年来山东省各级政府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针对这项工作,据不完全统计,调研山东十七市的过程中,郭树清在八次座谈中七次提及“营商环境”,“创造全国领先的营商环境”成为他在公共场合讲话中的高频词。


2013年4月9日,郭树清赶赴滨州,参观工厂车间,走到田间地头,他说:“要尊重企业家,保障好企业的合法权益,努力营造国内领先的营商环境。”他的这次表态,为两年后的山东省加强企业家队伍建设工作会议埋下了伏笔。


此后,山东省出台多份改革文件。例如众所周知的“山东金改22条”(《关于加快全省发展的若干意见》),以及《山东省权益类交易场所管理暂行办法》和《关于开展介于现货与期货之间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试点工作的意见》。


山东省的改革措施,在山东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财税改革、国企改革、收入分配、医疗卫生等多个领域,山东都走在全国前列。


证监会“铁腕”


在所有的证监会主席中,郭树清的任职时间最短,有投资者细数了郭树清任职证监会的500多天中证监会发布的各种通知、文件、规则,一共有70条之多,相当于每周都有一个规则出台。


500天里,7天一新政,这对市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2011年,证监会把火烧向的是强制分红、创业板退市制度和IPO制度改革,市场反响均效果明显。


2011年11月9日,证监会发布公告,要求拟上市公司和已上市公司明确红利回报规划,包括现金回报方案和分配决策机制。在该项政策下,分红公司数同比大增,其中超过九成有现金分红。同年11月28日,证监会出台“创业板退市方案”并开始征求意见,新增两个退市条件。该举措打破了当时“上市容易退市难”怪圈,而郭树清也曾表示“要让上市公司退市成为常态”。


三个月后,证监会首次公布了发行股票的审核流程,正式实施公司预披露提前制度,将以往在发审会前五天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提前至初审会前阶段进行预先披露。这被市场解读为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开始。


在监管层面,证监会强调“内幕交易零容忍”。证监会2012年共受理违法违规线索380件,新增案件调查316件,创出历史新高,包括“万福生科”、“中国宝安”和“华工科技”等案件在内震动市场。


建行操刀IPO


时间回到2005年3月25日,建行临时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经过决议,选举时任央行副行长的郭树清担任建设银行的董事长,而他的这一空降目标明确指向了建行的上市。


当年建行股份制改造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也到了上市冲刺的关键时期。在国家注资和不良资产二次的剥离之后,建行股份有限公司由汇金公司、建银投资、国家电网、宝钢集团和长江电力发起成立,并建立了现代企业公司治理结构。截至2004年末,建行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4%,不良贷款率3.7%,不良贷款拨备69.9%,资本充足率超过8%。


然而,建行前掌门人张恩照受贿案爆发在行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花旗集团临时变卦放弃了建行上市顾问和保荐人身份,也不再兑现建行首发前买入股权的承诺。一时之间,建行上市局面尴尬。但经共同努力协调,终于克服困难,完成上市。


郭树清在建行的5年多发展平稳,也深知银行业发展的种种弊端和政策上的缺陷,这也为他在此后银监会主席的位置打牢了基础。2011年10月,郭树清从建行离任,走向了证监会主席这个更富有挑战性的职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