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背后的中国江湖
2018-05-20 11:59

戛纳背后的中国江湖

作者 | 庞宏波

来源 |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


当网红故意摔倒,当马苏故意滞留……伴随着中国军团的“红毯众生相”,戛纳也随机拉开了帷幕。

 


华人影星再被认错,素人网红再战江湖,争议背后是渴望着“一夜成名”的戛纳名利场;

 

前有科长“江湖”,后有毕赣“夜晚”,数部中国影片扎堆入围,渴望着在大师的缝隙中“一夜正名”;

 

左有去年冠军《战狼2》,右有暑期热门《一出好戏》,华语电影的海外版权路,叫卖中惨淡收场。

 

一夜成名,无论是久经沙场的贾樟柯,还是初生牛犊的毕赣,无论是品牌邀约的李宇春,还是影片宣传的马苏,戛纳背后都有一个“中国江湖”。在这里,入围的望获奖,买片的求成功,蹭毯的搏关注,本质上每个人都是相同的,都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名利场中,渴望着“一夜成名”。

 

伴随着戛纳缓缓落幕,那些“一夜成名”的泡沫再次破灭。红毯时刻无法永存,中国影片再次封零;版权交易寥寥无几;伴随着戛纳走入了“敬老”和政治博弈的“泥潭”,中国与它渐行渐远。

 

中国军团的“红毯时刻”:多为商业驱动,只为曝光增量


除了入围戛纳的主创和评委以外,其余走上红毯的多为商业名义。而今年,以入围戛纳影片走上红毯的也只有《江湖儿女》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两个剧组,而以评委名义战红毯的,有且仅有张震一人。

 


但在红毯留下深刻印象的,绝非上述几人。且不论李宇春、关晓彤、奚梦瑶等受品牌邀请出席红毯的明星,但就马苏、王丽坤、李玉刚“三大吉祥物”就足矣让国内大众满足吃瓜欲望。

 


前有马苏6分钟“滞留”,后有丽坤9分钟“造型”,更有李玉刚“抗干扰”。每年,在戛纳红毯引起争议的华人影星不在少数,大部分时候只要保持底线,都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但今年,马苏和徐峰立的互怼还是掀起了一阵小高潮。不过戛纳的“吃瓜时刻”,当之无愧的要颁给两位网红。一位是“精心意外”的摔倒女王,一位是“微博谢邀”却引发品牌方无情“打脸”,又因为搏出位的“透视”礼服,被《太阳报》用“她没有羞耻吗”报道。

 


如果说,去年登上红毯的数位网红还是为了某直播平台站台外,今年引发群嘲的二位网红可能只是为了自嗨。

 

而浩浩荡荡的“中国军团”里,绝大多数明星登上红毯无非有几种可能:影片入围;品牌邀约;影片展映。无论哪一种,都需要明星卖力的提高曝光度。但在红毯限时和禁止自拍的重重禁锢下,绞尽脑汁的吸引镜头就成为了让人头疼的难题。所以红毯背后,是一场关于“名与利”的江湖争斗。

 

华语长片再封零,超100部华语片版权交易遇冷却有《一出好戏》?


今年的戛纳,被许多国内媒体鼓吹为“大年”。除了贾樟柯再战主竞赛单元外,还有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王兵的《死灵魂》入围特别展映单元。

 

大大小小的影片加起来,有7部影片入围。但最终,贾樟柯和毕赣均无缘大奖,仅有魏书钧执导的中国短片《延边少年》获得短片单元特别提及奖。

 


从入围的兴奋到颁奖的落寞,落差有之,但并不意外。而且,贾樟柯《江湖儿女》和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均有望年内在内地上映,且两部电影均有着非常多的商业噱头。通过两部影片,进一步挖掘内地文艺片市场的增量,同样值得兴奋。


另外,去年有《中邪》、《提着心吊着胆》等华语电影在戛纳举办了展映,但今年前往戛纳展映的华语影片似乎缩水明显。最被国内影迷熟知的,也只有李芳芳导演,章子怡主演的《无问西东》。

 

而在海外版权交易上,没有《捉妖记2》天价卖版权的“成功案例”;也没有博纳8000万投拍《中途岛》的“豪华交易”;更没有微影时代一口气购入9部影片的“争议引入”。今年,华语电影在戛纳的创投市场表现较为惨淡。

 


与往年一样,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依旧是代表中国电影在戛纳进行版权交易的主力。据工作人员介绍,今年推出了《云上日出》《旧人》《寻找雪山》,动画片《生死斗牛场》《嘻哈英熊》等80余部影片,并准备了英文影片介绍册。其中,黄渤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也在寻求海外版权的合作,但截至目前,并没有丝毫动静流出。

 

此外,华人影业本次主要推荐电影《战狼2》《动物世界》,动画片《大闹西游》等近20部影片。仅两家公司,就有超100部影片进行推广,但实际成交情况似乎并不理想。

 

其实今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整体的交易率整体表现不佳。对于华语电影而言,表现最好的是Netflix3000万美元购入《暴走吧!失忆超人》的国际版权;由范冰冰参演的《355》先是被环球影业2000万美元抢下海外发行权,后被华谊兄弟重金购得内地发行权。

 


此外,《营救汪星人》在进行宣传的同时也和各路发行商商谈海外发行合作,成为首部华语萌宠题材获得国际版权发行的电影;海秀娱乐便购得此次电影节开幕西班牙语影片《人尽皆知》的内地发行权,中国公司Turbo Film买走此次闭幕影片《杀死堂吉诃德的人》;甜蜜魅影(香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获得了约翰尼·戴普的新片《城市谎言》的内地发行权 ; 吉光片羽电影入手了娜塔莉·波特曼、裘·德洛主演新片《光之声》;卷福出演、法国映欧嘉纳影业制作的的《时光中的孩子》最终也被中国买家买走。

 

中国买家虽然成为了各大电影节创投市场中小成本影片的顶级买家,但今年在戛纳的表现十分惨淡。

 

亚洲电影“崛起”,但戛纳的“政治”博弈让中国与其越来越远?


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被称为“十年最佳”,各路大神齐聚让其充满看点。虽然开幕影片《人尽皆知》并不如意,但随后到来的场刊评分中,掀起了一阵阵高潮。

 

其中,亚洲电影成为了最大的意外,贾樟柯《江湖儿女》、是枝裕和《小偷家族》在场刊上分别获得了2.9分、3.2分,李沧东的《燃烧》更加创造了场刊历史新高3.8分。此外,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也获得了优异的评分。


虽然最后仅有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摘得金棕榈大奖。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欧洲小众文艺片表现平庸的当下,亚洲电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今世界主流电影节却陷入到了“政治”博弈当中,这与政治观念不明确的亚洲电影相左,尤其是对于华语电影而言更是如此。


伴随着全球爆发的“ME TOO”运动,今年戛纳一开始就打上了“女性”标签。今年戛纳开设了“性骚扰举报热线”,并且向每一位电影节参加者发出倡议,对性骚扰零容忍。电影节期间,福茂与其他负责人还共同签署了一份声明,表明今后还将提高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女性导演的提名、增加女性评委的数量等。



评委团中凯特·布兰切特担任主席,评委男女各四位。主竞赛单元中女导演作品有3部,创下了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而闭幕颁奖典礼中,艾莎·阿基多在颁发最佳女演员奖项时,当场表示1997年,21岁的她在戛纳电影节被哈维·韦恩斯坦强奸,并称戛纳是他的“捕猎场”,瞬间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女性和种族或许都是世界主流国际电影节的“主旋律”。如今,《电影产业促进法》中明确规定了华语电影想要参加海外电影节,需要先拿“龙标”。在较为模糊和严苛的审查制度下,女性和种族均与华语电影无缘。

 

开幕红毯斗艳,闭幕红毯落寞,华语电影依旧难以在戛纳生存。但背后,入围影片中商业元素与文艺电影的“拥抱”,红毯军团中为了影片展映奋力“对抗”世界,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中国影片可以在戛纳再次一鸣惊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
点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