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日本出租和服?
2018-05-21 10:10

谁在日本出租和服?

虎嗅注:说起日本的传统服饰,第一个被想起来的一定是和服。不管是成人礼、婚礼或者其他一些重要的节日,对日本女性来说,和服是首要的选择,去日本游玩的游客也总想穿上和服拍照留念。但其实,日本的传统和服店却在日渐衰落。相比之下,和服租赁的生意却火了起来,由于和服的造价很贵,养护也很麻烦,加上和服其实也不是日常所需,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也开始选择租赁而不是“买”。


本文转自公众号“界面”(ID:wowjiemian),作者:李子慧,编辑:周卓然。


在距离日本京都神社“伏见稻和大社”步行三分钟的地方,有一家名为“Karen 京都”的和服出租店。它的门面不大,门口放置的荧光板上写着店铺的营业时间和联系电话,旁边还画了一个微笑的漫画人,看起来跟一般店铺并无两样。但据店主MOMO先生向界面介绍,在传统和服店日渐没落的现在,这家店却从3月樱花季开始,营业额就一直处于增长状态。


MOMO是从四年前开始从事和服出租生意的,“Karen 京都”是他在今年2月开的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和服出租店。“店里的顾客大多都是20岁、30岁的年轻人,除了外国游客也有很多来京都玩的日本人,基本每天店里都生意不断。”MOMO说。


在现如今的日本街头,像“Karen 京都”一样专门提供和服出租服务的和服店铺随处可见。


Karen店主MOMO


“Karen 京都”和服出租店


与中国拥有汉服、满服等多民族传统服装不同,提起日本服装,和服几乎是所有人想到的第一选择项。关于和服的起源,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它起源于三国时期的中国。在德川幕府以前,和服最早被称为“吴服”或“着物”,源自通过东吴与日本商贸活动而传入日本的大量纺织品及制衣方法。到了奈良时代,日本与中国唐朝国交甚好,日本遣唐使从中国带走了大批朝服后,日本便在唐朝服饰的基础上进行了布料和款式上的改良,最早的和服由此诞生。


然而,随着日本人生活方式的改变,曾经作为日本人日常服装的和服如今大多只在婚葬仪式、成人礼、烟火大会或者赏樱活动等正式场合中才能出镜,一些传统的手工艺和服店也面临着大批倒闭的困境。


而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只是传统文化衰落那么简单。


买不起的和服


日本经济产业省曾就和服产业变化趋势进行过调查,在1975年,传统的和服市场规模达到1.8万亿日元(约1058亿元人民币),但到了2008年,整个和服市场的规模就缩小到了4065亿日元(约234元亿人民币),然而仅经过8年时间,在2016年,和服的市场规模就下降到了2785亿日元(约163亿元人民币)。


虽然看起来2785亿日元的数字仍然庞大,但实际上如果按一套和服的价格来说,这样的市场规模似乎已经是十分惨淡了。


以日本女孩子20岁成人礼时穿的“振袖”(和服款式的一种)为例,它的布料多以真丝为主,花纹多采用植物染色以及传统的手工绣艺,单单是缝制印染布料就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这其中花费的人力物力包括印染技术无形中就提升了和服的成本。


振袖


振袖


让我们来看一些更直观的数字。日本传统和服店京友禅推出的2018新款四季振袖,仅用布料制成的和服本体就需要10.8万日元(约6500元人民币),固定用的带締价格大概在1.29万日元(约700元人民币);外置的宽腰带价格约为9.8万日元(约人民币5500元);发簪1.35万日元(约800元人民币);然而到这里,完整的成人礼振袖一定还要有鞋子和包包共计差不多4.7万日元(约2700元人民币);除此之外脚上穿的足袋(袜子)和贴身的长衬衣也是必不可少的。


这样一套普通的成人礼装扮大概就需要近2万元人民币。所以,日本和服店的官网上常常会为2年后的和服做广告,其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让还未成年的日本孩子们为自己几年后的成人礼努力攒钱。


京友禅2018新款四季振袖,约6500元人民币



带締,约700元人民币


外置腰带,约5500元人民币


发簪,约800元人民币

手包和木屐,约2700元人民币


而这还只是限未婚女性穿着的和服品类,价格也相对比较便宜,结婚后的日本女性则要换上另一种和服(留袖),同时,根据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地方特色,日本女性在出席正式活动时穿着的和服颜色、花纹、款式都有着不同的讲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中国人有祖传玉镯的时候,日本人保存的大多都是祖传的和服。


然而,随着近些年日本人生活方式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日本年轻人离开庭院住进公寓,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离开家庭走入职场,电子产品等生活消费的多样性让这些年轻人不愿意再把大量的金钱投入到购买昂贵的和服之中,而且和服紧身而且不透气的设计,也远不如日常服装在工作和生活中穿的舒适、方便。


已婚女性穿的“留袖”


租怎么样


但不买不意味着不需要穿。所以,不愿意花大价钱买和服的年轻人们开始走上了租和服的道路。该类店铺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经营,另一种则是和服公司下设的出租店。


租赁业务是随着日本旅游业的发展壮大而迅速扩大规模的。据和MOMO介绍,日本和服出租市场大概从4年前随着日本旅游业的发展而迅速扩大规模。仅2017年,全球赴日游客就增长到了2870万人次,与2013年的1040万人次相比,增加了1830万人,其中,中国游客的占比高达29%。而接下来日本的一系列国际事件,比如2019年的G20峰会、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等仍将继续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赴日旅游。


租和服逛神社的游客们,图片来源:MOMO日本樱花季



对于到日本游玩的外国人来说,这些和服出租店无疑是体验和服的最好选择。一位荷兰旅客就在接受Fashionunited的采访时表示:“和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我真的很想体验。它很特别,就像一种荣耀感。”一般来说,这些西方游客都很乐意将自己穿和服的照片放上社交网络。


不过,光顾这些店铺的并不仅仅是外国人。


“有很多来京都游玩的日本游客甚至京都本地人也会来我店里租和服,他们虽然有自己的和服,但还想多尝试其他自己没有穿过的款式。而和服出租一般一天只要3000日元(约173元)左右,价格相对来说比较划算。”MOMO对界面表示。


“Karen 京都”店铺门口的价位表


除了极高的性价比,传统和服的两大弊端:难穿、难清洗,也同样给更多走进和服出租店的顾客找了一个理由。


“现在100个日本人中可能只有一个人能自己把和服穿好,很多日本人在出席重大活动之前都会去美容院或者和服专门学校学习如何穿和服。”曾经在日本留学并成为日本和服老店“铃乃屋”旗下和服学院首个中国学生的姜依秋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说道。


姜依秋在1987年留学日本后,成功取得了和服讲师的资格。回国后在上海、香港先后开设了“姜依秋和服沙龙”,致力于提供和服穿戴教学、和服顾问等服务。


日本铃乃屋 上野店


“Karen 京都”中店员帮顾客穿和服


“其实并不是说年轻人不喜欢和服了,只不过传统的和服穿戴方法很复杂,在清洗的时候有一些地方需要拆开再重新缝制,而且清洗价格也十分昂贵。年轻人更多的会选择尝试比较轻便、穿法也比较简单的如浴衣(日本人在夏天穿的非正式和服)或者一些改良版的和服。”姜依秋补充道。


这种需求也催生了和服出租店的另一种服务:和服穿着、发饰搭配及化妆。由于价格并不高,来店的顾客也一般不会在乎多花点钱给和服搭配一个美美的造型。


相比之下,传统和服店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老和服的自救


创立于1947年的铃乃屋最初就是一家以制作和销售传统和服为主的老店。它在日本北海道、东北地区、关东地区、九州岛等地共有30多家店铺。然而,从2017年起,该店铺官网上就不断贴出诸如银座店与上野本店合并、长野店与高崎岛屋店合并等店铺关门的消息。


作为曾经铃乃屋的学员之一,姜依秋也在采访中表示,类似的日本传统和服店确实没有以前规模大了,和服的需求也逐渐减少,甚至还有一些店铺由于无法支撑成本而倒闭。



因此,包括铃乃屋在内的一些传统的和服店或者和服公司也开始推出了旗下的和服出租业务,与一般的店铺相比,这些老牌的和服品牌知名度更高,信誉也更有保证。同时,为了降低价格,一部份规模较大的和服公司也开始选用更廉价的机器做工来减少人力成本,提高产出效率。


或许是出于对手工制和服的执念,也有很多老店并不接受和服出租业务,为了保证店铺的继续传承,一些和服匠人们也开始在和服的花样上下功夫,比如说近日传遍了中国媒体的日本老派和服店“蝶屋”。


该店的老板高仓应庆在2014年就发起了名为“KIMONO PROJECT”的和服项目,借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际为196个参加奥运会的国家制作和服。近日,他根据各国文化、特色传统制作完成的65件和服悉数亮相,给各国带来惊喜的同时,也狠狠地宣传了一拨日本和服之美。


KIMONO PROJECT 和服发布会


“蝶屋”为中国设计的和服


然而,这并不代表着和服可以走向世界市场,从国情来看,日本具有非常独特的武士文化以及民族历史,这点也限制了和服在海外市场上的发展。尤其是日本近几年少子化情况加剧,如此复杂的传统服装后继无人的情况随时可能上演。


所以,为了更好地让和服文化被接受,除了正在“自救”的老店铺,日本的时尚企业和新兴设计师们也有所助力。


典型的像是由日本设计师中村世纪创立的品牌VisVim,他将日本和服以无领外套的样式推广到了欧美的时尚圈,这种简单随意又十分具有日系风格的外套随后也受到了世界各国时尚KOL的喜爱。


VisVim  改良版和风外套


而在2016年秋冬季纽约时装周上,出生于东京的设计师Hiromi Asai则直接展示了一系列纯丝质的日本和服,搭配西方音乐为背景,在世界舞台上大秀传统服装。而曾为Lady Gaga设计和服的日本设计师齐藤上太郎也表示,和服应该和流行趋势有更紧密的结合,它并不是古老过时的一种服装。


除了紧跟潮流之外,在界面记者的采访中,在和服的改良上推出更多造价更低、更易于穿戴的和服款式,这种做法也得到了MOMO和姜依秋的认同,这也是当前很多和服店铺及设计师正在开发的新方向。《Kimono Now(当今和服))》的作者Manami Okazaki曾介绍说,东京如今已经有很多和服设计师在开发价格更低的棉质型和服,这种和服除了易于穿戴,清洗也比较方便,在款式上也比丝制品更加耐磨。


然而,也有人质疑,改良后的和服还能保持传统和服的意蕴么?这个问题和如今中国面临的汉服振兴问题类似,近年来随着中国传统文化和二次元文化不断融合,汉服在中国市场上也得到了小范围的复苏。但市场中产品制式之混乱、定价之无序等问题也是相当普遍。


显然,目前正在经历危机的和服市场也不足以回答上述问题。但对这些传统的和服制造店来说,接受和服改良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想到一个能把传统和服继续发扬光大的方式,更不容易。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