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我在地下捐精市场走了一圈

我在地下捐精市场走了一圈

来源:跳海大院(ID:meerjump)

作者:TIMON割


那天院办在参加完某个培训班后,跟班上几个谈不上朋友又说不上陌生的女人们聊天。一般情况下,八卦女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衣服、包包、化妆品、男人这样的范围,但是那天她们聊到了生孩子。


秉着不婚主义的院办,虽然听多了觉得无感,但听听她们说起生孩子的事情来,竟然也有点羡慕——自己虽然是个不婚主义者,但也想有个孩子。


不结婚,自己生个孩子——捐精俩字一下就出现在院办的脑海里,但正规医院的精子很贵也很麻烦。于是院办尝试把方向转移到地下的捐精市场,看看他们是怎么操作的,会不会性价比更高一些。


一、公益民间精子库里都是些什么人 


找到这群人其实并不难,不用托关系介绍也没有复杂的暗号。


我在某国内知名搜索引擎搜索打下了“自助捐精”几个字,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就是一个自助捐精网站。



这个号称是中国最大的免费公益民间精子库,看起来已经做了至少五六年了,现在也还保持着较为活跃的状态,没少互动发帖。



没想到地下自助捐精居然是一个这么大的市场。我随便点进了几个帖子,在每个人都努力自我营销的介绍文里,高学历、长得帅、事业成功、身体健康已经是最基本的竞争条件了。


有说自己是精子库成员,并以自己是“生儿子专业户”为标准秀优越的:

 


也有用自己一家三口的幸福合照和双眼皮基因来给自己加分的:

 


还有用自己高寿的爷爷奶奶,来强调自己家族拥有长寿基因的:

 


在茫茫精子群奉献者中,院办挑了一个看起来身材高大、年轻好交流的捐精者,并加了QQ,开始了这趟找孩子之旅:


PS:以下出现的所有捐精者QQ头像都非本人, 从个人信息和空间来看,都是用来联系求精者的小号 。

 


这位1991年出生的男生,有海外留学背景和正当的职业。刚结婚,婚姻幸福家庭美满。他主动告诉院办,他下海捐精的原因是:想攒钱买一部单反......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别特么玩单反,穷到要捐精


对方报价格时的态度十分客气,口吻也很犹豫,感觉是个新手。于是我问起对方是否有成功案例,但这种时候让某一任女朋友意外怀孕过也变成了一种资历的证明。


留学名古屋捐精者的报价


果然是个新手,感觉说的都是听来的


这个新手小白让院办对这地下组织失去了兴趣,但还没了解到什么关于捐精的事情之前,院办是绝不会失去信心的。院办当前可是扮演着一个老公不孕想偷偷找地下捐精者生孩子的困难家庭角色,请问还有谁比我更着急找到合适的捐精者。

 

二、地下捐精大佬:企业家就想多几个孩子 


为了避免再发生之前那种“小白对小白”的傻眼尴尬,并且尽快地摸清状况,院办直接选择了网站上站长推荐并置顶的尊贵红标会员。

 


不仅相貌英俊有气质,并且愿意用间接的方式无偿捐助求精者,居然还可以自费到对方的城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院办对这个全国献爱心的商业精英充满了好奇,于是又加了这个人的QQ。说来奇怪,这群人主要都是通过QQ交流,尤其是QQ群。但你搜关键词是搜不到他们的,因为他们的群连名字都没有。


院办潜伏的捐精群没有群名


这次我的人物背景设定是,是一对不被家里看好的苦命鸳鸯,想通过怀孕来达到家里同意结婚的目的,结果又因为男友的问题一直怀孕失败。


 刚加上好友没聊几句,在院办还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的情况下,大佬就非常小心谨慎地用闪照功能给我发送了自己的学历证书照片。我按了屏幕三秒,字都没看清就被销毁了。


头像非本人 不是吴秀波


没等你思考回话,紧接着捐精证明也发了过来:


大佬的捐精证明


图片一堆信息还没看完,一段神秘的录像地址和密码发了过来:



一整套流程下来,院办感觉自己果然没有选错,这是一位地下捐精界的专业大佬。


打开视频,全程二十分钟时长,完整的偷拍他进入当地精子库捐精的体检过程,整个过程中他还用引导的方式,让医生说出了当天的日期以及如何在网上查询他是精子库成员的操作流程。


哦这是截图不是个视频


刚看完视频还没来得及关,他大概又算着时间发来了一段语音,让我核对一下自己的声音是和视频中的声音是否是一致的。


大佬像是一个思路清晰、熟练套路并且非常严谨的杀手。我全程被带着走,除了“嗯嗯”,其他回应根本都来不及。


不过他这样疯狂献爱心的做法,让我在这个求精者的角色,在感动之外更多的是不安。从这种发送闪照的方式,让我隐隐感觉到地下捐精者与求精者之间盲目和脆弱的关系,更让院办好奇的是他究竟是个什么人。


于是我在被施舍的心态中纠结了半天之后,小心翼翼地问起了大佬捐精的原因。

 



虽然背景说得有根有据的,但究其原因,还是希望自己优良基因传统遍布各地:


话是这么说,但院办真的想不懂,企业家为什么要那么多孩子


想要多一些小孩,但是孩子又不用承认捐精者是父亲的身份。每天早上醒来掐指算算,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多少个和我拥有血缘的小孩,这难道就是企业家的人生乐趣?

 


他突然提出了一个概念,原来地下自助捐精,还分间接和直接。


间接就是男方“出货装满”之后,女方再用细长的导精管将精子推入体内。直接就字面意思,两个人直接约一炮。


但院办只想要个孩子又不是想约炮,于是提出了间接: 



虽然我已经提出了间接的要求,他还是抛出了直接方式的条件——要一份体检报告,并且接着直接索要我的照片。慌乱中我迅速找了一张普通的网红照片,也学他发了闪照过去。


没想到在院办眼里普普通通的网红照片,却让大佬心动了,大佬清晰的思路好像已经被院办的“照骗”打乱,开始“哄”院办到他的城市:

 

院办产生了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刚加好友半小时,进度条就已经像坐了火箭炮一样发展到安排好约见,想中场休息的院办赶紧拿出了男友挡箭牌,我男友肯定不会同意啊!


万万没想到,这位大佬居然直接邀请院办口中的男友一起过去:

 


虽然院办认真思考“名正言顺地一起吃饭”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避免尴尬”,但是此时的剧情发展已经几乎超出了院办认知的范围。就在纠结要怎么继续回复的时候,他大概以为我在摇摆不定,于是又打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事业牌。

 


为了证明自己,大佬干脆直接发起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截图,采购小王、供应商小刘全都有。


有宝马的:



也有大众的:

 


即使这个时候,院办因为长时间没有回复,QQ已经自动切换到了离开模式,他还是依然丝毫不放弃。



 院办只好再次拿出男友牌挡箭牌,提出今天要商量一下,晚点再回复。

 

原来“犯罪”工具都是藏在外面的


看到这句话,院办突然从这位大叔不安和防备的情绪里,又冒出一丝丝担忧。


就算院办没吃过猪肉,但是从小看《农广天地》也见过猪跑。万一什么诈骗团伙去给他来个仙人跳,前脚进房间后脚演一出抓奸的戏码,再录视频威胁向他老婆揭穿所谓的“直接”捐精行为咋办?社会可是防不胜防的。

 

而且院办也开始发现地下捐精市场水很深里,早前就了解到当下青年女性想法的院办,打算帮不婚主义女性试试水。


三、高学历捐精者:五千或无偿,能帮到你就行 



这一次是位硕士,并且也同样有国家精子库捐献的经历。院办一路走来,感觉国家精子库在这里其实是一个发证单位,想要干这行就得先去精子库“考个入门证”。


而这次院办扮演的角色,是一位不想结婚只想要孩子的单身女士,本色出演。

 


不过还刚没聊两句,这位就马上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操作。我要求条件啥都还没提呢,别的不说但这也太草率了吧。

 


结果还没等院办仔细问完,对方发完照片就称有事,匆匆离开了。

 

院办对这种敷衍了事不上心的捐精者感到十分无力。就在继续搜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免费捐精的帖子,眼熟的QQ号仔细一对比,居然就是刚刚那位开价五千的硕士——院办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在发布帖子的时候都标明了免费,我主动问起费用居然跟我狮子大开口要五千,这不是讹人么?院办暴脾气一上来就把截图给他甩过去对峙。

 


结果对方居然没有一丝慌乱,应对自如,几句话就把自己放在了道德的至高点:

 


院办分别从PC端和手机端截图


又是一位无偿捐精者。但是这位至少目测起来,经济实力不比之前那位企业大佬,而且也并没有说什么想多要孩子的想法,只是纯粹的做好事,利人利己。


可是此时,这位无偿捐精者和那位企业大佬一样提出了直接还是间接的问题。

 



院办当然还是选择间接,在跟他聊天的角色设定里——院办情场失败心灰意冷,男人可都是大猪蹄子。


但刚刚还爽快问要间接还是直接的对方,在听到院办说间接的方式后,突然变得欲言又止,话里有话。

 


话是这么说院办才不会上你的当


在他的反复游说中,我又联想到了那位企业大佬,院办开始起了疑心。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利益的无偿捐精,真实目的其实是约炮?


四、用直接方式免费捐精的都是骗炮  


为了搞清楚其中的缘由,院办在网站中挑选联系了一位明码标价收取费用的捐精者,想探探他的口风,看看这些免费捐精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不能直接跟免费捐精的人套话,你见过跟傻逼聊傻逼的吗?



找到明码标价的研究生捐精者后,院办又重设了自己的身份背景,是一对在一起生活多年,现在想要孩子的拉拉。

 

他也十分直接说明了自己的价格,按照刚才的两个暗访经验,感觉这个收费还算合理,差不多是正常市场价。

 



确认了他是用间接的方式之后,我开始谈起了今天有人劝我用直接方式的经历。对方立刻表达了自己的无语,下了评论:


不出所料,用直接方式免费捐精的都是骗炮


这个985硕士捐精者还一直为院办打抱不平,院办心想这可是会打破我们冷漠无情的屏障的。



他义正言辞地抨击完其他人,又接着自我解释了起来:我可是纯靠实力赚钱,不搞骗色那套。

 


985硕士还怕院办被免费捐精的人洗脑太深,马上搬出自己的例子来详细说明事实:



“目标明确单一”,他说的话乍听起来,确实很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正经交易体系。仔细思考了一下,虽然地下捐精这种水深看不见鱼的市场,看起来是有自己的一套行规,但其实都在胡说八道,什么保障都没有。


如果你非得要在地下捐精市场达成买卖的话,除了身高学历双眼皮这样的条件,还必须要擦亮双眼揣测捐精者的行为目的。要么院办还是建议你花钱光明正大地找正规捐精机构,毕竟地下捐精也不是什么合法行为。


长时间跟捐精者们扮演你捐我取的脑力演戏活动,使院办的脑瓜子非常疼,院办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了,但了解了这块黑色区域后,院办似乎也没那么想要孩子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跳海大院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502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84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