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新华网批腾讯”为何如此奇怪?

“新华网批腾讯”为何如此奇怪?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微博 @lishuhang。


5月30日下午,新华网出现一篇名为《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的稿件,通过百度新闻、今日头条等客户端的大举推送,到了晚间,已经在科技从业者中传开。



由于文章出现了诸多疑点,腾讯公关总监张军连夜回应,早上起来以后今日头条继续跟着回应,战火突然就这么烧起来了。“新华网批腾讯”已经成为一条微博热搜关键字。


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在群里和朋友圈里,观察了这篇文章露头和刷屏的几乎全过程,发现了一些明显存疑,甚至可能违规的地方。


一、缺少电头,作者不明


新华社是中国的国家通讯社,新华网是新华社主办的门户网站,官方介绍称“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媒体,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中文网站”。


一夜之间,新华网上一篇文章被炒到了几乎可以影响腾讯股价的程度,说新华网在中国最具影响力,看来名不虚传。但这篇文章本身却和新华社、新华网的国家级高规格并不相符。


《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在下午5点左右由今日头条推送的时候,被各大媒体注意到,也随之纷纷转载。不过,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新华网原文,以及今日头条后续回应中的截屏,都是修改过一次的。


今天,在其他媒体转载的文章和原文的百度快照中,还保留着文章刚发出来的样子。针对这最初的版本,@腾讯张军提到两个最大的问题:一是文章缺少电头,二是把术语写错了。


所谓“电头”,指的是新闻开头“XXX媒体XX地X月X日电/讯(记者 XXX)”这样的短语。电头的作用包括,表明发出单位、作者,以此承担发表新闻作品的责任,接受社会监督;表明发稿时间、地点,用来说明新闻的时效、来源。


“电头”是近代新闻史流传下来的概念,其中的“电”一开始指的是“电报”,后来也泛指通过网络等电子渠道传播。而在“电”之前是“讯”,也就是利用寄信,飞鸽传书或者随便什么方式传递的讯息。


通过新华社发布的文章,电头会采用“新华社北京4月1日电(记者张三)”这样的格式。新华网作为中央新闻网站,也有自行采编新闻的资格,电头常见的是“新华网北京4月1日电(张三)”。如果是新华网管辖的人员采访,或新华社记者以新华网名义采访,电头中一般不会出现“记者”二字。


不管是来自新华社还是新华网,本网原创的作品一定会署名。不管是新闻报道、评论、在线访谈实录,还是记者通过跑发布会,整理摘编官方新闻稿而成的稿件也是如此。


例如,两会期间新华网做的网络访谈《王馨:多措并举 振兴乡村发展》,电头标注了作者:“新华网北京3月19日电(范作言)”。


而由企业向媒体提供资料而成的《中石化启动“绿色企业行动计划”》也有作者:“新华社北京4月2日电(记者刘羊旸)”。


甚至,就算是新华社发出的漫画都会老老实实以真名而不是笔名标注作者。例如“徐骏”就是一位专门为新华社创作新闻漫画的人士。


也许有一个例外是新华社2010年开启的网络专栏“中国网事”。该栏目的电头是“新华社北京1月10日新媒体专电”,下面有提到“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不过,定位到栏目已经足以查证文章的责任人,因为编辑部的人员构成相对固定。此后,“侠客岛”等众多人格化操作的微信公号,也都只要定位到栏目编辑部即可。这可以视为一种“集体创作”。


2011年10月14日,当时的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指出:


新闻机构要建立健全新闻作品的署名规则。刊播新闻报道必须署采访记者和责任编辑的真实姓名;不是亲自采编的稿件不得署名;刊播经核实的社会自由来稿应署作者的真实姓名。


在30日这篇引发争议的批评网游的文章中,至今没有提及任何作者信息,尽管经过一次修改还是没有补上作者。这一点令人起疑——因为一旦文章出了问题(例如现在这样),你都不知道应该找谁。


二、出现低级错误,体裁令人困惑


张军指出的第二个问题更严重:文章当中居然还弄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名词。“每用户平均收入(Average Revenue Per User)”,取英文字母大写为ARPU,这是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术语。但文章作者却把这个ARPU写成了读音相似的“UP值”。


鬼知道这位作者是怎么听说这个单词的,可能在他眼里,“UP值”跟“UP主”还分不清楚呢。


这样的低级错误,对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和旗下的中央新闻网站新华网而言,可以说匪夷所思。新华社和新华网的正常水平是怎样的?


2017年6月21日,新华社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条《刚刚,沙特王储被废了》的消息,正文只有一句话:“沙特国王萨勒曼21日宣布,废除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另立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任王储。”


但这条仅一句话和9个字标题的消息,竟然有3个编辑署名。完整的署名是:“来源:新华社 监制:刘洪 编辑:王朝、关开亮、陈子夏”。


顶到上面的一条网友留言说:“就这九个字还用了三个编辑。”新华社官微编辑回复该网友:“王朝负责刚刚,关开亮负责被废,陈子夏负责沙特王储。有意见?”


这条3个编辑管9个字的新闻,当然再次证实了上面提到作者署名的重要性(时间地点等信息,用微信自带的时间戳代替)。但更重要的是通过尽可能多的人员把关,确保忙中不出错,向读者传达正确的信息。


更能证明多人把关的重要性的,是这篇本来可以证明“国社”严谨的作品,还弄错了一个字——“废黜”写成了“废除”。


编辑对此回应称:“我们平时总共就四个编辑,今天三个在值班,每天要发六七组稿件,每组稿件从选稿到编校,都要恪守流程,费尽心思。”


《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指出:


新闻机构要严格规范新闻采编流程,建立健全稿件刊播的审核制度。严格实行新闻稿件审核的责任编辑制度和新闻稿件刊播的总编辑负责制度,明确采编刊播流程各环节的审稿职责,坚持“三审三校”,认真核实新闻来源和报道内容,确保新闻报道真实、客观、准确。


所谓“三审三校”,指的是责任编辑初审、主编复审、(执行)总编辑终审;撰稿记者在提交编辑之前初校、终审完毕的稿子经美编排版后一校、撰稿记者和责任编辑对排好的版面二校、版面责任美编和所有经手人员一同三校的复杂的审核、校对制度。


审核是为了发现文章的原则性问题、结构性问题、事实来源核查问题;校对是为了发现文章的错别字、遗漏、顺序混乱等小处问题。报纸不管多细小的校对失误,一般都会在发现后登报更正并致歉。至于审核不严出现的问题,那就更是大到没边,处罚狠起来可以“一撸到底”。


出现“UP值”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假设美编和最上面的总编不一定懂,那么问题一定出在懂行的相关责任编辑、频道主编这些人身上。这更多是一个“审核”问题,而不是“校对”问题,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错字可以解释的。


更大的问题出在行文风格上。如今日头条概括的,文章称“网游严重戕害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腾讯等大游戏厂商对此似乎无动于衷,还需要多少道文件,腾讯们才肯稍加收手?”


但是,文章题目写的是整体的网游,却仅仅举了腾讯一个例子,而且论述极浅,跟新华网、新华社报道中惯常需要遍访整个行业,多次查证,引经据典的风格差异很大。


而且,文章说报道不像报道,说评论不像评论。如果是报道,连个正经的采访和引语都没有,而且还有“我们惊讶地看到”“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说法——“我们”是谁?


当然,在新华网补充说明文章原作者之前,没人能解答“我们”是谁的问题。


三、未出现在频道首页,疑似被隐藏


这篇文章已经引发了全行业范围的讨论,按理说,作为始发地的新华网,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将这篇文章作为证明自己传播能力的有力证据,并且大为报道各方的回应,跟进采访。至少,如果是一个商业媒体的话,理应如此操作。


但是现在的新华网科技频道,既不能看到这篇文章的链接,也看不到今日头条和腾讯方面对此事的回应,可以说是低调地过了头。


至于有人说这篇文章不是后来被撤下,而是自始至终就没有上过版面,这个很难直接查证,因为新华网不提供分时段的网页快照功能。


不过另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可以作为侧面证据:在这篇文章的百度快照里,页面左上角的导航是“新华网—正文”,而修改后变成了“新华网—科技—正文”。

这种用来引导用户的小链接叫作“面包屑”,是“古典互联网”的一个经典概念。它可以告诉用户,这篇文章是来自该网站哪个频道的哪个子栏目。


在典型的内容管理系统(CMS)中,编辑对一条新闻选择频道、栏目和专题的名称,就会将其自动标注在这篇文章的“面包屑”位置上面。如果“面包屑”位置根本就没有二级导航,这就可以证明文章根本没有出现在任何位置,包括首页以及滚动新闻页。换句话说,就是被隐藏了。


一篇文章要发在网站上,但是却隐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几年前,各大门户网站,甚至中央新闻网站都很流行这么做。有时,你会搜索到风格明显与网站定位不符的文章。因为没有明显的外部链接,这些文章一般不可能让读者看到,但是却可以让公司的老板看到。


公关公司会采集这些可能被隐藏的链接,作为对某个会议或某个产品宣传的媒体报道成果提交。这样就可以说明,这个宣传稿一共上了多少家媒体和网站。而通常,这种服务不可能是无偿的。


《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指出:


新闻机构要规范使用消息来源。无论是自采的还是转发的新闻报道,都必须注明新闻消息来源,真实反映获取新闻的方式。除危害国家安全、保密等特殊原因外,新闻报道须标明采访记者和采访对象的姓名、职务和单位名称,不得使用权威人士、有关人士、消息人士等概念模糊新闻消息来源。


规定还指出:


新闻机构要严格使用社会自由来稿和互联网信息制度,不得直接使用未经核实的网络信息和手机信息,不得直接采用未经核实的社会自由来稿。对于通过电话、邮件、微博客、博客等传播渠道获得的信息,如有新闻价值,新闻机构在刊播前必须派出自己的编辑记者逐一核实无误后方可使用。


针对可能有偿的发隐藏新闻稿的行为,国家当然已经在进行治理。经过几年的重点打击,现在敢明目张胆这么做的已经很罕见了。


如果这篇文章也有背后人工操作的痕迹,这将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新华网方面应该及时站出来,说明这篇文章的真正责任人,以正视听。


至于为什么这篇文章没有显示在外部位置上,但被百度和头条的编辑慧眼发掘出来——就让我们认为这是这些新闻客户端产品算法日益先进的体现吧。


四、二次转载还被改了标题


最后要说的,就是今日头条(及其回应中所指的百度新闻)在推送这条新闻的时候,将标题当中没有提到的“腾讯”提取出来的情况。


今日头条在官方回复中说,自己并不是“始作俑者”:“百度新闻弹窗修改了标题,把发布者从“新华网”改为“新华社”欠妥,从内容上看,并没有改变原意,也符合新闻报道的方式。我们值班人员跟推。”


截至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发稿的时候,百度还没有对这个锅作出自己的回应。


但是不论如何,既然文章的标题当中,没有明确地说“腾讯”二字,而是模糊的将打击对象指向了“网游”,如果说到腾讯,也是会说腾讯“等”网游厂商,是一个泛指的概念。那么随之而来的,将转载时的重点落在腾讯身上,就可能会有偏离原意的危险。


今日头条说“从内容上看,并没有改变原意”,实际上难以因此为自己辩护,因为有没有改变原意,以及原意是什么,最终解释权永远在原作者——在本次事件中,应该指的是新华网。


修改新闻标题是古典门户小编们的看家本领,现代的标题党与之相比恐怕只能甘拜下风。以前在这方面顶数网易最擅长,以至于《环球时报》2015年发文《希望网易修改标题不是为构陷他人》,点名批评。


根据《环球时报》引述,网易的“经典案例”有:解放军报原题“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网易改成“军报: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解放军报原题“理解不曲解”,网易改成“领会首长意图是做好干部首要问题”,等等。


《环球时报》这篇评论员文章说,“有些网站从传统媒体文章中抽出一句话做标题,改变了原文的重心,使改后文章的整体意思与原文发生部分偏离。这种情况很多,让原文作者不太舒服,但也说不出什么。”


事实上,如果中央新闻媒体真想批判个什么热点,完全没有必要在文章中指名点姓。像《人民日报》之前说“洗稿”的事情,它提到“差评”二字了吗?但是就是这篇仅仅具有一点点方向性的文章,引发了差评最终主动跟腾讯说撤资。


这样做不好吗?难道说,《人民日报》之前五评“王者荣耀”对腾讯所带来的杀伤力,还没有现在这么一篇文章大?就连当初那样的事情,最终也以马化腾做客人民网为标志,而得到了和平解决。


所以你说,腾讯方面有什么理由,不用佛系的心态来看待整件事情?


但是对于在转载过程中,没有百分之百的按照文章的原始表述来说的媒体(或者不认为自己是媒体,却做了差不多的事的公司),情况随时可能变得很麻烦。


《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指出:


新闻机构必须完善新闻转载的审核管理制度。转载、转播新闻报道必须事先核实,确保新闻事实来源可靠、准确无误后方可转载、转播,并注明准确的首发媒体。不得转载、转播未经核实的新闻报道,严禁在转载转播中断章取义,歪曲原新闻报道事实,擅自改变原新闻报道内容。


一旦新华网看事件发展,随后按自己的口径,对这次引发争议的文章作出权威解读,而这个解读并不如今日头条等转载者所想的那样,是针对腾讯而来,那么转载者只能是百口莫辩。


五、结论


在“新华网批腾讯”这一拨热点的发散过程中,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发现的问题有:


文章缺少电头,即使后来补上,也没有指明作者;

文章出现低级错误,体裁混乱,不知是消息还是评论;

文章没有出现在新华网和新华科技频道首页和滚动等任何位置,疑似被隐藏;

头条等新闻客户端二次转载的时候改了标题。


《关于严防虚假新闻报道的若干规定》里面,恰好对上面提到的所有现象都有涉及,也指出了新闻媒体和从业者应该怎么做。但是整件事情看过来,几乎所有环节都出了问题,可以说是责任意识“样样皆无”,若干规定“条条违反”。


多的不说,严格的内部管理,是治理假新闻、有偿新闻等乱象,维护新闻行业纯洁和健康发展的基础。这不仅是新华社或者新华网一家需要遵守的规则,更是对全国新闻工作者共同的规范。


即使你没有记者证,这样的规定也是为了你好——你想变成第二个“二更食堂”吗?


至于事情中其他可能的疑点和没有理清的混乱,恐怕只有等各方信息进一步丰富以后,才能得到回答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航通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6477.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1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