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崔永元:我对爆的每个料负完全责任
2018-06-05 17:43

专访崔永元:我对爆的每个料负完全责任

虎嗅注:“阴阳合同”这事儿闹了有好几天了,相信大家也知道崔永元已向范冰冰道歉了,他真正想怼的其实是冯小刚和刘震云,而且国家税务总局最终也介入此事并进行调查。今天这篇文章是针对崔永元的专访,文章比较长,不过如果你能仔细看完的话,可能又会对“阴阳合同”以及影视圈的那些事有更深入的了解。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虎嗅获得授权转载。


崔永元办公的地方就在中国传媒大学的一栋教学楼,叫“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


他的办公室布置得古色古香。经常看崔永元微博的人就知道,他养了一只名叫安娜的猫,当天这只小猫一直都在桌子上玩耍,崔永元进屋之后先跟它玩了一小会儿。


崔永元走进来时带着帽子,最近只要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就很少摘下来。这位曾经的著名主持人55岁了,早已不是当年主持《实话实说》的那个小崔,穿着彩色条纹T恤,能看出来肚子有点凸出,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明显,看起来精神不错,采访过程中一直处于谈笑风生的状态,时不时爆粗口。


整个专访大约持续了70多分钟,崔永元说话风格一如既往,“我不想当什么民族英雄,我就当个好爹”“我现在还能坐在你面前跟你说话就不错了”“我对我爆的每一个料都负完全的责任”,诸如此类说法不停冒出。


具体还会有谁会受到牵连,崔永元拒绝透露更多信息,只是拿起了身边的iPad,向我们展示了里面存着的多份合同。


他说,还有一份“阴阳合同”,是关于一对演员夫妇的,两个人涉及的金额达到了7.5个亿……



1


毒舌:您这两天精神儿怎么样?


崔永元:反正有点累,前两天还行,这两天真的是有点累。天南海北的,连我中学老师都给我打电话。


毒舌:说什么呢?


崔永元:70多岁了,他说我为你感到自豪,我眼睛现在看不清手机,徐老师,就是他爱人给他念的,他说为我自豪。


毒舌:您之前说有一些媒体采访,网上写得有点断章取义。


崔永元:太多了。


毒舌:您最接受不了哪些层面?


崔永元:一个都不接受。其实林卉(崔永元经纪人)他们都知道,我们早就不接受采访了。


也不是公众人物了,现在在学校教书,一个教授,学校的同事,包括我的医生都跟我说,你要完成角色转变。就是你现在不是公众人物了,是大学教授了,你得出著作,得带好学生,得编教材,这是你该干的事,不要再出风头了。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心里老是拧巴着,会难受的。走到天桥上看到哪个卖货的小贩,认识不认识你,你心里都很惦记,你能过好日子吗?所以我还挺踏实的,踏踏实实看书。


这次你们也知道原因,非常偶然的事情,弄起来以后又像往常那么热闹,全国各地的媒体都在报道。


毒舌:昨天晚上之后,整个网络起的标题特别一致,都是崔永元向范冰冰道歉,取这样的标题能接受吗?


崔永元:我觉得其实没有问题。因为这两天我也在反省,怎么弄着弄着就成了崔永元和范冰冰打仗了?这个和范冰冰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想弄刘震云和冯小刚,你要再让我集中一点火力,我连冯小刚都懒得弄,因为那人素质太差了,不值得一弄。我就想弄刘震云,我就想看看一个知识分子怎么堕落成流氓的,我就要讨这个清白,就这回事。结果这俩人都装死,都不说话,范冰冰站出来了,她就挡枪子了,所以无意之中就跟她弄上了。


我觉得我脑子也乱,可能就跟她打上了。打了一段才明白,出发点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毒舌:您私下跟范冰冰那边还沟通过?


崔永元:昨天沟通了,打电话沟通了。


毒舌:就是怎么聊的这个事情?


崔永元:她就觉得她委屈,冤枉什么的,我说没有什么可委屈的。


毒舌:是范冰冰亲自跟您打的电话吗?


崔永元:对,我们俩把这事复盘了一下,怎么开始的,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复盘了一下。


我就告诉你我没有冤枉你,但是我现在不想骂你了,我现在郑重地向你道歉也没有问题。而且徐帆我也不想骂了,刘震云的女儿我也不想骂了。要向这三个女人道歉,我太粗糙了。


但是我说了一个前提,你们回去把你们的丈夫和爹调教好。我说现在我跟你丈夫、你爹那是战争,你知道吗?战争真打起来,爱国者导弹一发射,误伤平民是非常正常的。让他们还装死,还不是东西,那下次打得更多。


现在只打到了老婆,只打到了女儿,下次可能就打到情人,说不定打到邻居了,打起仗来谁收得住?


我表达的是这个意思,而不是说我以前的爆料有任何的失误,我没有这个意思。


因为我是学新闻的,我做新闻出身的,我对我爆的每一个料都负完全的责任,我才不会干那个事(爆料失误)。而且你们也知道我的性格,这不是我第一次道歉,我经常道歉。我会为我做的一些不正确的事,或者大家不太满意的事道歉。但是我要做对了,道什么歉?你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道歉。你看我给方舟子道过歉吗?永远不会,到现在那个事还没有完。


我对媒体最不满的也是这一点,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这个事大家不厌其烦地来问。


弄转基因的时候我孤身奋战,你们都干嘛去了?傻子似的全都闪在一边了。你不碰这个话题,你就不吃这个东西了?你就不知道这个东西对你孩子有危害?不知道这件事对国家有危害?


所以我觉得我经过那场战斗,都已经历练出来了。



2


毒舌:税务局开始立案去查这个事,但公布的说法口吻是针对范冰冰,这个事您有没有跟税务局工作人员沟通,跟他们澄清范冰冰可能跟这个事没关系?


崔永元:有关系,谁说没有关系。


毒舌:就是那个合同。


崔永元:那个合同就是范冰冰的,名字都有。有名字是因为当时我没有涂明白,刚学会修图,第一次涂,没有看到范冰冰。我以为甲方写上,乙方写上,中间就不会再出现了。


毒舌:范冰冰工作室发布过一个微博,说这个不是“阴阳合同”,澄清了。


崔永元:一千万那个合同是她的,她说(我另一条微博里说的)“阴阳合同”不是她的,我也没说是她的,你再看看我怎么写的。



毒舌:但是税务局会以这个东西查范冰冰或者相关的人。


崔永元:查是肯定的。


毒舌:您了解当中涉及到要去承担的法律刑事责任吗?


崔永元:这个可能不能让你们近了拍,你们看看,税务局会看这个(说这句话时,崔永元拿起了旁边的iPad,向我们展示了里面存有的许多份合同)。其实这个对我来说是特别大的煎熬,因为这个就是无差别伤害了。


毒舌:是,可能一个人牵连了更多。


崔永元:因为他们现在说我是民族英雄什么的,我说瞎扯淡,我才不想当民族英雄。“阴阳合同”这个事情,我其实主要就是冲着刘震云和冯小刚去的,我重复了一万遍,我就是冲着他们两个去的。


后来范冰冰出来挡了一下枪,扯到了“阴阳合同”这件事情。我扯“阴阳合同”的事,我的意思就是说其实你们演员不干净,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干净,我就想表达这个意思,并不是针对范冰冰本人的。


因为范冰冰本人的合同你都晒出来了,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你愿意跟她签这样的合同,我们其他的旁观者就来评判一下那样的合同签合理不合理,大概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但是这里面涉及到的是签“阴阳合同”,数目吓死你。


毒舌:那真的得跟当年刘晓庆一样的结局。


崔永元:现在好像处罚比以前轻了,我们不说法律,仅数目就能吓死你。


毒舌:还是演员层面发生的?


崔永元:对,我刚刚说得那个夫妇,他和他老婆两个人,七亿五。


毒舌:演员?


崔永元:对。


毒舌:有什么挂靠,老板、编剧还是其他身份?


崔永元:宣发,他是演员,然后他又负责宣发,七亿五。


毒舌:这个是“阴阳合同”,这个属于税务狠查的一个行为。


崔永元:这里面好多人,范冰冰没有表达清楚这个事情。说句实话我不想举报这些人,有的是朋友,有的是哥们,我凭什么把人家给举报了呢?我不想举报。


毒舌:但是这个事给赶上了。


崔永元:赶上了我也不想举报他们,所以我反复强调,我不想当民族英雄,你们不用架我,我就是想把刘震云和冯小刚灭掉。如果今天晚上突击把他们两个抓起来,我就退出这个事了,就不干了。不能让那些臭流氓逍遥法外。



3


毒舌:您最初认识刘震云的时候,他是一个怎样的状态?您跟他的关系如何?


崔永元:我特别喜欢他,因为我个人是对文字比较敏感。比如说我喜欢钱钟书先生的文字,那是老一辈的。还有汪曾祺,后来到中年这批人,我喜欢阿城,阿城结束了以后就是刘震云。他不如前面那些人,但是我觉得他还算是比较棒的。


毒舌:当今还算可以。


崔永元:对,因为我个人也是那种语言和思维习惯,喜欢那种幽默有趣的人。


毒舌:批判现实那种。


崔永元:我觉得他挺好的,所以当年我出书还专门请阿城先生和刘震云,请他们两个人帮我写的序。他也有他的毛病,现在无所谓了,可以放开说了。


毒舌:那个时候能够感觉到他的毛病是什么吗?


崔永元:能感觉到,比如说当时写序的时候,这个东西很简单,我也经常给人写序,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或者说我不为你这个书写序,我没有仔细看,我只说说你这个人,我了解你这个人,或者说我对你描述这件事情的看法,都是一种写法。


然后他写得腻腻歪歪,我就觉得他好像舍不得夸你。他只是说我们门口卖烧饼的大叔还是大爷,他要买两本,一本自己看,一本送给他妈。我就觉得骨子里特别吝啬。


毒舌:这一点跟后来不一样?


崔永元:这一点跟当时他的文字就不一样,当时他的文字可以凸显出他就不是这样的人。


阿城先生就写得特别诚恳,他也没有说我的书写得好,他认为我唯一的优点是没有文艺腔,但是培养文艺腔是非常难的事。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文艺腔,是因为我老看他的书,我就知道尽量用短句,少用形容词、副词,然后在这个前提下你怎么样让文字更生动。描述思想的时候,你也别深刻起来,也别皱起眉头。可以让主人公直接把想法说出来,不用非得去拔高他。它有点像连环画里面的白描,就这个意思。


毒舌:你现在回想那个时候,也预料到可能将来会有这样的摩擦?


崔永元:没有,一点都没有预料到。


毒舌:后来随着他进入影视圈之后?


崔永元:就是他第一次跟冯小刚合作拍出《手机》后,蒙了我,我就觉得不太好。刘震云还在不同的场合道了三次歉,我觉得还挺深刻的,灵魂深处闹革命了。然后我就原谅他了,我觉得他还是一个好作家。


和冯小刚就是见面还打招呼,本来我们也不是朋友,就是正常的关系。


毒舌:其实您后来电视台的一些节目,冯小刚也和您又接触。


崔永元:三四次。


毒舌: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交流?


崔永元:这个是我们的职业,也是后来我离开电视台的原因之一。就是说这个人我们喜欢不喜欢,或者说这件事情我们在意不在意,但电视台交给你任务,你就得完成,而且你要好好完成,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有自己的喜好和个人的态度在里面。


毒舌:您内心还是有膈应。


崔永元:我们会调整,职业主持人还是没有问题的。你肯定在我们的镜头里面、画面里面找不出任何问题。


毒舌:您对冯小刚的厌恶,会是那种只要他在你面前,或者看电视,或者看一个广告什么的,都会有这种抵触吗?


崔永元:没有,没有那么严重,因为没有什么关系,就是说你在日常生活中,一年365天,可能有360天都没有这个名字。你的生活中,他对你没有什么影响。


毒舌:《遇见你真好》那个首映你们都去了。


崔永元:对,我们俩挨着,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聊天。后来看的时候,我是跟宋丹丹坐在一起,在休息室里,我们就坐在一块一直聊天。


毒舌:一直聊天?


崔永元:一直聊天。


毒舌:聊了些家长里短的事吗?


崔永元:因为老有人过来,跟这个聊两句,跟那个聊两句。因为我戴着帽子,帽沿挺低的,冯小刚还说那是崔老师,介绍了一下。其实那个时候我估计《手机2》都开拍了。


毒舌:名字也定好了。


崔永元: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我当时知道这事儿,就在我跟刘震云交涉的时候。


他后来说跟你没有关系,我今天网上看到在电影局报批的那个事,他是写《有一说一》的严守一,主持人严守一,十八年以后怎么怎么着,他非说没有关系。他也说叫朋友圈,报批上就写的是《手机2》。编剧就是刘震云,什么玩意。太恶心了我觉得。



4


毒舌:你会带主观情绪去评价冯小刚后来的电影吗?如《集结号》《芳华》。


崔永元:其实国产电影我看得很少,我现在特别爱看李子为他们弄的那个。


毒舌:FIRST系列。


崔永元:对,FIRST系列,看那个看得很上瘾,就觉得这些年轻人,把第一代导演到第五代导演全部埋葬了。到这里都没有办法算,是第六代还是第七代,混杂得太厉害了,什么时候的电影概念都有。


我觉得这是孩子们完全放开了,是真正的独立电影人,不过现在没有太多时间再去看他们的东西。


毒舌:您觉得他们的电影水平在整个中国行业或者电影节上是什么样的?


崔永元:我认为是最好的。


毒舌:最好的?


崔永元:我个人认为是最好的,其他的电影节我待不住,参加一场论坛,或者比划一下就走了。FIRST系列几乎每一部电影我都看,我真的是喜欢。这些制作者,这些孩子,特别坚定,有点像欧洲电影的感觉。


毒舌:文艺电影的气质?


崔永元:对,因为我们30年代的电影已经非常类型化,后来就不像样了。然后复苏的时候,一代一代一直踩不到点儿,不知道什么是中国电影。


其实我们也在疑惑,哪怕在电影院看一部中国电影,都会问这个是国产的吗?印度电影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伊朗电影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中国电影没有那么大的辨识度。


毒舌:没有什么特质。


崔永元:对,现在FIRST系列的一些电影,觉得怎么那么像欧洲电影。我就觉得它能发展成中国民族电影的类型,要是这样的话还真挺高级的,一鸣惊人。


毒舌:资本、审查,在您看来哪个对现在的中国电影威胁更大?


崔永元:我认为其实最大的问题是电影人本身的素质和格局。你说资本、审查,尼日利亚最贵的一部电影才三万块钱,也能拍得非常好。伊朗比我们审查还严,也能出好电影。


谢晋拍的《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几乎都通不过审查。《牧马人》是直接停拍了,可他想不停,要坚持把它拍下来,最后拍下来了。


所以我们这里的口述历史库有对谢晋导演35个小时的采访,我记得我看的时候,他有一段话我印象特别深。他说每一代电影人里面都有一个人负责拓宽电影题材。什么意思?就是冲着枪毙的现实,去往前迈。


毒舌:是一个最强的反叛者。


崔永元:如果你不去扩大这个边界,你就会越来越收缩。


毒舌:您觉得咱们这一代导演谁是这么干的?姜文?


崔永元:姜文说不上,姜文也得拍《让子弹飞》。


其实像《太阳照常升起》什么的,我觉得已经特别上路了,我们已经喜欢得不行了。但是用中国的票房去衡量,就把它弄得一无是处,很可悲。


然后就逼着他非得拍《让子弹飞》《一步之遥》什么的。他要再这么拍两三部,估计就再也拍不出像《太阳照常升起》这样的电影了。


毒舌:感觉您对整个中国电影行业这一块还是蛮消极的。


崔永元:对。


毒舌:因为评判意识在下降,票房这个东西在上升,然后您又说是各种买收视率,各种造假。


崔永元:假透了,你们可能最清楚了。


毒舌:我们清楚,但是我们没有实证,您有证据吗?


崔永元:有,什么证据都有,你们要什么证据我有什么证据,我太知道这个圈子里有多乱了。


毒舌:您还知道哪些圈里面的事,有实证的?


崔永元:卖票房。


毒舌:您关注过前段时间《后来的我们》退票这件事吗?


崔永元: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也是他们的创新,我还没有搞清楚怎么整的猫眼。但是我知道像票房这个事,像过去90年代我们要去电影院看电影,超过两个人电影院就放映。


毒舌:现在就得锁场。


崔永元:现在有二三十张票,成本就够了,因为数字放映机有两个灯,但电影院只开一个,各种猫腻,能省钱,能糊弄就糊弄,二十个人基本就能收回成本。所以你就买这里的票,就跑二十张、三十张就可以了,小厅的更少,把排片增加上了。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真的,我对豆瓣、猫眼这些根本没有兴趣。


毒舌:刷分?


崔永元:我才不认为他们公正,也不认为他们说的就有道理,我们都这么大了,见过的事多了。我们自己经过的事拍成电影都能拍50多部,我们还用听别人的评价吗?对不对?


毒舌:您怎么看北大毕志飞这样的人?


崔永元:有人说他不好,有人说他肮脏。


毒舌:哗众取宠。


崔永元:有人说他哗众取宠、低下,这都没有关系。前提是你要让它的作品有存在感,像什么《塑料王国》《垃圾围城》进不了院线,或者电视上放不了,网络上看不到,这不行。


我希望这方面能够给他们开绿灯。像我们自己创作作品也是,有人不喜欢,有人骂什么的,那都是非常正常的,它是可以播的。可有些作品现在是跟观众见不了面,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毒舌:您觉得现在这种口碑或者是评判机制,没有权威,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吗?


崔永元:华春莹前两天答记者问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说美国每一次出尔反尔都是对政府公信力的损耗,我觉得她说得挺棒的,我觉得这句话也可以拿来形容中国电影。


那些刷票、评论、刷分什么的都被人看透的时候,你在透支信用,谁信你?你自娱自乐,自己玩就完了。


当大家都不信,没有人陪你玩的时候,如果混上市了,赶紧套现回家。如果还没有上市就死定了,前面都白干了。


你看这次也是,他们想了那么多招儿,做了“阴阳合同”,觉得连太上老君、孙悟空、玉皇大帝都查不清楚,你看这次能不能查清楚?我说的这些都能查清楚,没有查不清楚的,就那么几招儿。


毒舌:所以就看看官方有没有作为。


崔永元:对,因为我的电话号码是从一个中学生手中买过来的,因为我觉得那个号码特别好。买了以后才知道那是中学生用的号码,它就是随时充话费就可以用。那个号码很少接到骗子的电话,毕竟中学生没什么钱。


我老婆那个号码也特别好,可接到的骗子电话那个多啊。我觉得我们电影界的骗法,还没人家搞电话诈骗得多,不动脑筋,搞电话诈骗的都非常敬业,基本上两三天就出现一套新的说辞。


毒舌:新的文案。


崔永元:新的文案,新的方式,我们搞电影的,搞电视的,骗人还是那一套。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就是说收视率造假,这是我1997年还是1998年说的,所有人都觉得我瞎扯淡,都对我冷嘲热讽的。


现在电视剧40万一集买收视率,我那个哥们见着我那天小脸绿着说挣不着钱了,必须请那几个明星,不请那几个明星电视台不要。请完他们,他们也带不来收视率,还得买,越来越贵,以前20万一集,现在已经涨到40万一集了,40集得1600万,光买收视率就1600万。


毒舌:您觉得影视泡沫跨塌了是一个什么现象?


崔永元:就是特别烂,最好的特技就是4毛9的那种。我觉得他们早就跨塌了,因为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一门生意。


毒舌:但是他们现在还能当一门生意在运作。


崔永元:那当然,卖淫嫖娼都可以当生意干,更甭提影视了。


它以前在我心中非常神圣,现在我觉得它是一门生意,而且是个肮脏、低级生意的时候,它在我心中早没有那个位置了,我觉得它以后对我构不成什么影响了。


我们家对面就是电影院,走到电影院只需要五分钟,但我可以一年一次都不去。在家闲着没事,来回转都不想去看,看什么呀,不想去受那个罪。


而且我觉得看电影的人也已经不把电影当作艺术去欣赏了,弄桶爆米花,喝着可乐,每个人的手机都亮着,电影院里面一片亮,还接电话、发短信,女的还躺男的怀里,男的手还乱摸,这是什么地方?谁还去?


我觉得电影院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5


毒舌:事件发展到今天,您是觉得是有点超出自己的控制,还是说挺满意的?


崔永元: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刚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就想骂刘震云和冯小刚。


毒舌:泄了这股气就好了。


崔永元:就行了,其实当时你们要来采访我,我可能从头到尾骂冯小刚和刘震云,骂40分钟就行了,过了瘾就行了。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股市那些事,后来知道了赶紧发条微博,希望股市赶紧往下掉,今天确实都掉下来了,也挺高兴的。因为你做坏事,完了以后在股市上还赚股民的钱,这不可以,所以我觉得挺满足的了。


现在牵连到一堆人可能要完蛋,这个可能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没想干这件事,以前就知道这些事我也没有揭发,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这市场乱,也不是光这点事乱。


毒舌:大家觉得“崔永元”这三个字,都觉得有一个民意代言人的感觉,您有想过再重新树立起以往节目的那种风格?


崔永元:我现在就是两件事,一个是好好教书,我现在教的这个专业连教材都没有,我希望把这个事完成,要做出第一本中国的口述历史教材,争取能把这件事做出来。


第二件事,做个音频系列产品,就是养家糊口。我不想当什么民意代言人,什么民族英雄,没好下场,当然也死得很惨。


毒舌:哪怕像《奇葩说》《吐槽大会》那样的?


崔永元:那不会,我没那么没劲,太无聊了。


毒舌:讲讲您现在的故事库,现在开发的程度如何?


崔永元:很好,现在我们成型的也有上百个了。


毒舌:成型上百个指的是剧本还是什么?


崔永元:梗概,因为梗概起码在我们这儿有两三部。第一步是先把故事拿出来或者片断拿出来,它是真的,这里面没有虚构的。在第二步做成故事的时候,要考虑哪些地方要虚构,把哪些想法放进去。第三步做成一个真正的故事大纲,故事大纲看起来就是一个比较完整东西。剧本也在尝试,但是不太主张做剧本。


我们把完整的故事卖给制作方,到底怎么做,是制作方的想法。比如说王家卫导演买了我们的一个故事,首先我会好奇他怎么会买这个故事,觉得不可能,但是他就是买了。


毒舌:哪个故事?


崔永元:不能说。我就见面向他请教,和他聊天,他大概跟我说了五分钟,有关这个故事的事,做的非常充足,他已经建立原形人物,拍摄的取景地都建了。


他后来跟我谈了几个小时,根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现在我们还在不断交流,我就觉得他真是一个特别棒的导演。我估计可能作品出来后,哪怕有一分钟跟我们有关系就不错了。


他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或者他看到的时候,激发了他的灵感,但是现在他要印证对不对。我现在协助他做的是要把中国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介绍给他,这挺难的,我给他找了好多资料。


毒舌:找书让他看。


崔永元:对,他不想要精英人物的书,他想要普通人在那些时代出过的书,我说普通人哪有出书的本事。


我们想办法给你找别的资料,或者找影像让他看,或者说坐那儿给他讲,因为我参加过80年代的高考,经历过90年代的改革,我也跟他们倒过铝锭、焊条,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包括那些新型艺术展览,现代艺术家,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民间的生活,从有票到没票,反正他都在那听。全给他讲,我不知道他会搞出来什么东西,他的另一个项目,我也看了,我也觉得特别棒,就是穿越时空的那种。 


毒舌:这些不是他自己导吧,他们公司要开发还是?


崔永元:现在还没决定,他们的工作方式不一样,我说五年怎么样,他就笑笑说也有可能出不来。


其实在美国,一个本子弄个三五年也很正常。刚才我说了成形的有上百个,现在我们的故事库几千个都没有问题,但是成色有好有坏。现在尽量把好的都拿出来,给大家看。


毒舌:你说成色有好有坏,这种坏是什么样子的?没什么故事性还是什么?


崔永元:特别坏,就是特别像编出来的故事。


毒舌:今天这个事,您希望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收尾?


崔永元:我觉得两层意思。


一个是政府抓这个事,我们不能说政府不对,我们觉得也该抓,一个行业弄得太没规矩那是不行的,会影响整个社会秩序的。而且影视也不是那么简单,牵扯到金融,牵扯到人才的使用,牵扯到很多,包括院线,就是一个小社会了。每一个环节最好都是干净的,我觉得从这点来讲我是支持的。


第二点,我再强调一下,我不想当什么民族英雄,我就想当好爹,我这次骂刘震云他们也是因为他影响了我当好爹,影响了一个好爹的形象,所以我才跟他们没完没了。


但是既然有关部门都介入了,最后碰到谁,那就看命吧,看看你平时积累了什么,看你做得到底是好是坏,这不是崔永元能控制的。我现在还能坐在你面前跟你说话就不错了。


毒舌:您觉得会不会真的影响到了《手机2》剧组,让这个剧组停了?


崔永元:反正从我掌握的材料来看,我认为应该100%会停。当然还不只是这一个剧组会停,可能有的人电影事业也停了。


事件回顾:


5月24日,崔永元发微博炮轰范冰冰领取“国家精神造就者奖”,直言“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


5月25日,崔永元微博发出一张千万合同的截屏。


5月27日,崔永元微博发出一则消息的截屏,消息的题目是“刘震云女儿:我爸教我不要脸,李安教我不着急”。


5月28日,崔永元微博连发五张合同截屏,其中一张写有范冰冰的名字。


5月29日,崔永元微博再开炮,曝光了“阴阳合同”一事,并称“演了4天拿了六千万”。


5月29日,范冰冰工作室发出声明,否认曾经拍摄4天拿了六千万。


6月2日,崔永元微博又曝出了“阴阳合同”。


6月3日,国税总局下令彻查明星“大小合同”,无锡市滨湖区地税局随后宣布介入调查取证。


6月4号,接受《毒舌电影》采访,表示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是误伤,已通过电话和解。


来源: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3
点赞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