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十年经济简史:天下谁人不是人肉干电池

十年经济简史:天下谁人不是人肉干电池

虎嗅注: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翔哥有话要说”(ID:xgyhys1212),作者:科比爸。


很久不更新,只在圈里吐槽。今天讲三个故事:


01 贸易


2008年冬,我在东莞常平镇的街头。那一年,大洋彼岸的金融海啸越过浩瀚的大洋,冲上海岸,席卷长三角、珠三角的工厂。曾经热火朝天的工厂门庭冷落,不少规模小的工厂倒闭关门,沿着公路,多得是“厂房出租”的招牌,街头十字路口聚集着无所事事的工人,神情呆滞。


傍晚时分,小广场上音乐响起,年轻的工人聚在一起“蹦迪”。他们不少只有16岁、18岁,大一点20来岁,还有些40岁、50岁的蹲在远处,看着年轻人们嬉闹。你可以想象,他们来自中国中西部一个个农村,中年的,大概在珠三角打了一辈子工,遥远故土的农活早已生疏;年轻的,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告别故土,再也不愿务农。他们靠双手赚钱,春节带着积蓄回乡,年复一年。


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周6个工作日,加班加点到手2500元左右。如果工厂没有订单,正常8小时上班,每个月也就最低工资900元左右。


很残酷?血汗工厂?当时你站在街头,摆张桌子,树立“正规工厂,包食宿,按月结工资,最高3000元”,你放心,前面会挤满来报名的人。


那年东莞的治安案件暴增,抢劫事件频发。2008年,中国有2亿多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他们需要工作。


为了托住下坠的经济,保住就业,4万亿计划出台,印钞机和工程机械轰隆作响,高铁、高速建设提速,全国变成了大工地,融资平台开始爆发式增长。


很多从小生活在家乡农村的孩子,第一次出远门,是跟随着表哥表姐远赴千里打工。那时候的中国并无多少高铁,绿皮火车是他们走出大山最便宜的方式。如果绿皮火车的票买不到呢?


2010年元宵节前一天,我在重庆汽车站售票处,排在前面的是两个十来岁的小伙子,带着大包行李,说火车票没了,想买去济南的汽车票。售票员敲敲键盘,显示屏上打出票价:1190元。面对屏幕的价格,他们都怀疑售票员打错了,怯生生掏出200元。


售票员不耐烦地说:“1190元。”那两个小伙子惊呆了,收回钱,默默地走了。


路途遥远,也挡不住人们的脚步。1990年的时候,过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简直跟过战区一样。上千万年轻人、老年人依旧从西部、北方而来,就为了混口饭吃,而他们中的不少人再也没能回到故土。


直到2014年年末,我站在一家知名制造业企业的工厂里,惊讶发现中国全球最大白色家电的产能就是在这样的工厂里被创造出来的,轰鸣的冲压机、略显陈旧的设备,新一点的高端设备来自德国和日本。失望?不,同一个车间,机械臂正在安装,大量的机器人正在取代工人危险的工序,效率更高,那些只会递铝片的工人前途未卜。


那一年,正是中国为“人口红利拐点”和“制造业落后”而焦虑的时候。这很矛盾,要提高竞争力,用上机器人生产,就意味着很多缺少更高劳动技能的中年农民工可能要失业,但趋势已经无法改变,制造业企业已经完成了资本、技术的原始积累,国产机器人正在陆续“上岗”。


两年后,中国制造业熬过了最难的日子,“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成为“国策”。


你觉得高科技了,要替代制造业的人工了。共享经济、O2O的兴起,成为新的就业“蓄水池”,完善的基础设施,飞速发展的物流行业,养活了1700万货车司机、1400万快递小哥外卖小哥、上千万网约车司机以及他们背后的整个家庭。


于是我们看到,年薪几十万的程序员们穷尽代码榨干效率,低学历的同龄人骑着电动车送货,短短3年,一个个平台就成了估值数百亿美刀的“独角兽”。


“独角兽”到了收割期,垄断后的平台开始收取服务费、取消补贴、抽成。骑士、卡车司机越来越辛苦,越来越低薪。但更多的货车司机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不干,有的是人干,这是个开放的“市场”,价格是均衡的。


你觉得自己赚得少,但这个世界多得是在苟延残喘的人,生不能前进,后也无退路。后面就是富士康,拆分出35%在大陆上市,市值就能达到千亿的代工厂。而它,在大陆已经是很多人排着队都想进去的“现代化工厂”,甚至是其他国家所奢望的“高科技”企业。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为什么拥有1.6亿人口的孟加拉国几乎毫无存在感?”


有个孟加拉人用中文回答说:“人真的很多,满大街都是,但是没有工作,很多人成为黑帮,靠敲诈和违法生活。”


其实,孟加拉国也有存在感的时候。2013年5月,孟加拉达卡一家制衣厂发生垮塌,活埋了数千工人,1127人罹难,全球震惊。那栋八层楼的大厦,是不断违章加盖的,辛苦劳作的制衣工人月薪35美元~70美元。其实那家工厂的工作环境,已经是孟加拉国数万家“魔鬼工厂”中比较好的了。孟加拉国是全球第二大服装出口贸易国,第一是中国。


中国也有类似脏乱差、防盗网密布、一旦发生火灾就难以逃出的小作坊。但是,中国也有庞大、灯火通明、机器生产的超大型服装厂。孟加拉国这么差的工作环境和低工资,也敌不过贵国制衣业强大产能的碾压。1亿人需要工作,可中国有更多的人口、更大的市场,以及更有能力更换设备。


你觉得小作坊的服装工人工资一两千块钱是压榨,可你让上亿年轻人都在土地里继续刨食?你不愿意这么干,但孟加拉国有数千万人拿着一半的工资愿意干。他们要是不干,在泛滥的河口平原地带,连地里刨食的机会都没有。


有人会控诉这是来自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压榨。然后呢?控诉能创造就业岗位?能逐步提高产业链的地位?


无路可走,只有加入人家经营了数百年的全球分工。从最底端做起,靠自己的本事,产业迭代进化,技术、经验、资本积累够了,爬上一个台阶,然后这个国家的人们才有收入更高的就业岗位。没有捷径,也没有任何“弯道超车”。


中国有一点很好,那就是过去40年,所有的出口都是按客户的标准走。经济强国制定标准,认,跟着做,靠着加班加点、低工资、努力学习,很快掌握标准,然后靠巨大的产能将竞争对手挤出去,在学习曲线上不断地爬。爬得很难看,也很辛苦。


中国是全球产业的黑洞,它吞下了全球的能源、矿石、棉花、粮食、芯片,吐出成衣、机电、电脑、手机、中低端机床。为了喂饱它的人民,它还想吐出高科技设备。东部发达地区的人均GDP已经2万美元,是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而西部贫穷的省份只有4000多美元。所以东部很多“落后”产能搬到中西部,而不是转移到了海外,于是就成了产业链上只进不出的“黑洞”。


无论对于发达国家来说,还是发展中国家,中国都是“破坏秩序”的。任何贸易摩擦都不奇怪,也没啥可幻想的。


02 CDR


昨天是“独角兽战略配置基金”发售的最后一天,据说完成度远低于预期。


现在国内,从某个角度上看,可以说是最国家资本主义、最国家管理下的“市场经济”,以发展为己任的政府优先照顾企业,甚至亲自下场吆喝帮企业卖股份。


大量的“互联网公司”经过资本运作,投行人士将它们包装成“独角兽”,国家开CDR的口子,领导亲自站台吆喝卖基金,准备卖给基民、股民。


关于CDR的诟病有很多,最大的指控当属:这是用来圈住流动性,以及收割韭菜的。


翔哥不知道上头怎么想,但觉得起草规则的具体办事员们恐怕没有这么高的格局,奉命办事而已。前几天,在圈里随便说了下:


1. 最早回来的几只科技股开了恶劣的先河,分众传媒的“科技”属性不高,饱受质疑,美股时期股价一直下跌;游戏具有不可复制性、活跃用户逐渐下降等特性,所以美股游戏股PE一直不高,巨人网络当时主打PC端网游,在手游上没啥优势,股价也一直在下跌;360就更不用说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强有力的移动产品,在你美股时股价也跌;


2. 当时不如上述几家的互联网公司,在A股的市值多少呢?乐视千亿,当时有分析师给出2500亿市值的报告。带点互联网属性的公司,市值往往都高几百亿乃至千亿。可分众传媒、巨人网络退市时都不到200亿人,360也只有600亿。


3. 它们借壳回A股后,连拉涨停,最高峰时1500亿、2600亿、4400亿市值。当然,后面就是一路下跌。在前期高点追进去的如果不撤,可能就亏了不少,但即便如此,都比借壳时给出的对价要高得多。


4. 这几家知名度高,当时A股缺少类似的公司,资金扎堆爆炒。很多人一直诟病A股上缺少优质的科技股,科技股都去了美股、港股,国内投资者错过了阿里、腾讯、京东。这些公司在中国赚钱,可是得益的却是老外,呼吁国内开放科技公司上市的声音一直很大。


5. 但这面临很多法律方面的问题,除此之外,国内的资本市场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规则,也需要修改,又没人愿意承担责任。


6. 360回A股时也困难重重,据说周老板给领导写信,力陈360作为网络安全公司对于国家的意义。据说信放到了大领导案头,大领导批示说希望国内也有市值万亿的科技公司。


7. 大领导的批示很重要,于是上下都行动起来,“独角兽”概念被官方接受了,连续修改上市规则,CDR概念也推出来。深谙领导意思的方副主席连续搞了很多创新,相关公司的老板们也逐渐明白其中深意,个个表态说要回来。


8. 还记得战兴板吗?当时屠副市长在的时候是大力推动的,准备让蚂蚁、陆金所等公司上市,可当时别的部委以违反有关法规为名给否掉了。现在领导重视了,没人敢反对了。名单上的那些公司和小米、滴滴等新科技公司的绿色通道,可以当作是借尸还魂了。


9. 回来的独角兽,其实在业务创新上也没体现出多少科技属性。可以说,在美股时的最高点,就是它们经营的高光时刻,回来也改变不了它的创新能力,但是业绩还是增长的。因为国内庞大的市场,这个还在发展,且很快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的国家,只要不停滞,大家就有赚钱的机会。这些又不是烂公司,只要好好做,业绩会比很多没落的公司要好。


10.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独角兽”基本上是“平台公司”,而不是很狭义上的深科技、提高效率的公司。滴滴现在是出租车平台,陆金所是卖理财的平台,京东是卖货的平台,小米只看手机业务利润率很低,但要考虑它的生态和硬件孵化平台属性等等。


11. 为什么?因为中国是个快速发展的国家,在很多行业里还是卖方市场,只要有稍微像样的供给就不愁卖,只要有牌照就能做大生意,还用不着做深科技和高科技。所以国内的科技公司不是美帝那种科技公司,可以看作是“有科技能力的平台公司”,最多可能就像蚂蚁那样,技术能力强一些。


12. 平台属性、模式创新导向的公司并不具有可复制性,在国内市场吃香,并不代表能出海去赚老外的钱,尤其是除小米外的其他纯平台公司,只能赚国内人民的钱。现在估值那么高,将来能否有爆发式增长,还很难说。


13. 还没上市,不少“独角兽”的估值就很高,参与后期以及战略投资的很多都是国有基金。如果这些公司在外头上市,股权结构的法律问题不说,万一跟那些美帝同行一样股价连续下跌甚至腰斩,那就难办了。在A股讲故事大家一起相信,总比在美帝讲故事让洋人相信要容易得多。


14. 之前战略配售基金主要面向大机构和有钱人,广受诟病,被认为是利益输送。所以2014年之后就基本没用过。现在“独角兽”战略配售基金每份50万封顶,普通人就可以参与,你可以看作是国家代小散们要额度,不用再辛苦打新。这些公司本来就热度很高,打新难度一定不小,到时候一定怨声载道,还不如开了这个口子。


15. 领导重视,银保会也积极行动,向大行提出了要求。之前19号召集券商研究规则时,不少券商提出种种要解决的问题,需要一定时间,结果都快刀斩乱麻加快推进了。


16. 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国家队二队”,往后就跟现在还在兴风作浪的国家队一起,市场格局都变了。


17. 这些公司将来的股价表现会怎样?不好说,毕竟之前回来的那些公司后来也没想象中那么好。但这些已经是中国最好的公司了。所以给的估值很重要,既然是“国家二队”参与战略配售基金,估值应该不会太离谱,就看各方要不要脸。


18. 当年国有银行上市时,很多外资机构做了战略投资者,国内机构都不敢买,后来这些银行的股价上涨,又被骂当年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是卖国。当时大家都觉得国内银行系统已完,所以不妨想长远些。


19. 但也不要高估有关部门的操盘能力。2015年的A股操盘就砸了,官僚确实不适合干这事,这次交给基金经理们做,希望能操盘稳一些。


20. 股权投资本来就有风险,不是3年期定期存款,是投资,要有愿赌服输的心态。


2014年,那一年GDP增速7.3%,再也看不见回到8%的可能性。寻找新的增长路径,成为朝野上下追寻的目标。隆重提出“双创”,国家亲自下场,成立众多母基金、产业引导基金,做起了孵化器,做起了风投。


4年后的今天,国有基金成为很多“独角兽”的股东,可这帮“独角兽”做的都是吃喝拉撒的生意,不见得有啥高科技。


当国家准备邀请基民、股民们也一起当股东时,大家犹豫了:3年锁定期,谁知道3年后咋样呢?


03 水


长期资产里,老百姓最信仰的,还是房子。


今年起,各项数据都不容乐观。前5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6.1%,创1995年以来的新低。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8.5%,创2003年5月以来新低。5月份出口13413亿元,增长3.2%。5月基建投资增速-1.2% ,前5个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9.4%,增速相较前4个月回落3个百分点。


消费、投资、出口是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


基建历来是国内拉动经济的不二法宝,从2008年到现在,全国大工地,吸纳了钢铁水泥煤炭巨大的产能,也解决了众多就业,当然也是财政、融资资金的目的地。可现在,“弹药不足”了,基建项目按30%的资本金和70%的配套资金进行融资建设。持续一年多的金融强监管和转表,财金23号文要求合规审慎,原来各种补充资本金的办法难以为继,基建增速下滑转负。


与此同时,1月份~5月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2251亿元,同比增长45.9%,二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暴涨,土地好卖。


但这趋势还能持续吗?三四线城市的暴涨是因为棚改货币化,这个虚火就快要被叫停了吧。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从2008年8月的顶峰后逐渐下滑,从2015年起一直在10%左右,今年已经三次掉到10%以下。5月的8.5%,创2003年以来的新低,绝对值很大,增速放缓。“消费升级”似乎并没有那么猛烈。



原因很简单,居民储蓄增速已经从2010年的16%降到7.7%。有人说这是理财、互联网金融导致存款搬家,可居民贷款增量已经超过存款增量,居民部门从资金提供方变成了需求方,贷款增加后,消费并未增加,钱大概率都跑地产那去了。


难怪在陆家嘴论坛上,银行领导说,房地产跌不起,一跌大家都要慌。


当固定资产投资、消费都在下滑,三四线棚改虚火过后,居民杠杆用足,接下来会出啥政策拉动经济呢?


难怪老百姓啥都不相信了,就信仰砖头盖成的房子,对央妈放水是既担心又憧憬。担心的是没来得及买房,憧憬的是手里的房子又“升值”了,但所有人都怕下一轮暴涨是最后一轮。


所以,央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被解读为“放水”,无论是AA+、AA级债券被纳入MLF担保品范围,还是传闻中的特别信贷额度,央妈任何一次出手稳定市场,都遭遇民间狐疑的目光。


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所有人都跟央妈对赌,央妈的对手盘是所有人。


如果还有一句,那就是——所有人都想套财政的钱。


新能源车、光伏、存储芯片等等,都自称是“关系到国家战略、安全”的行业,大佬们理直气壮地伸手要钱,要国家拿出千亿资金补出一个“弯道超车”;城投、环保、市政也以财政资产、收入抵押融资,广义财政货币化其实也是绑架上级还钱。


四处掏钱的财政,宛如老父母豢养了一群要钱不要命的败家子,宠溺亲儿子的老父母,将目光投向了土地和房产税。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在陆家嘴论坛说,金融机构迷信地方政府刚兑,扭曲了自身决策。所以要降低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要提高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与支出的匹配度。


货币政策总是说不想给财政买单,但从古至今,都做不到。


你我皆凡人,天下谁人不是国家的人肉干电池。


至于HH,老号友应该还记得在周秘书调任甲15号那天,我发文说:“暂时没事了。”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翔哥有话要说©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49184.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1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