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钱在李志面前装逼
2018-07-03 16:05

别拿钱在李志面前装逼

本文头图由视觉中国授权,未经允许,请勿使用。


李志又开撕了,这次是《明日之子》。


今天(7月3日)下午六点左右,李志在微博发了一篇长文,总结了事件过程——



此事的大致过程是:


《明日之子》第二季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翻唱了李志及其他音乐人的歌曲。


他于今早6点发微博写道:“7月1日一个叫“文静”的人发来邮件,表达了两点意思:刚刚找到我们的联系方式,没法提前得到授权;希望得到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授权。”


对于《明日之子》,李志表达了三点看法:


  • 赔偿300万。100万是《明日之子》第二季的侵权费用,100万是年初毛不易老师的演出侵权费,100万给其他被侵权的音乐人。

  • 法庭见。

  • 不接受其他建议。


李志于今早发布的长文


字里行间透露着李志的强硬与气愤——“文静老师的邮件除了客套的抱歉之外,全是牛逼哄哄的商业洽谈气氛。”


他表示,自己未和经纪人及律师商量,擅自写了这条微博。


大约在9:30,他又发了一条补充信息:


刚刚同事和我说,接到邮件后我方一直在和“文静”沟通,并达成了某些协议,同事认为我突然的自我让大家的工作很被动。对此我的回答是,不管了,按我的最新指示走!


李志并不接受“私了”,于是,出品方之一的 @哇唧唧哇 发表了声明,表示“拒绝恶意捆绑、嫁接事实”。


哇唧唧哇的回应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李志连发微博怒怼 @哇唧唧哇 和 @腾讯视频明日之子。他还特别指出:进行翻唱的歌手毛不易或邱虹凯并无责任,处理版权问题的责任方在于演出主办方或节目制作公司。 


维权斗士的维权之路


《明日之子》侵权音乐个体户李志,此事的源头还要追溯到今年1月。


1月20日,毛不易在“明日之子”的巡回演唱会上翻唱了李志原创的《关于郑州的记忆》。1月23日,李志在微博发声:


“毛不易老师的喜爱心领了。也郑重提示下,在商业演出中改编翻唱是需要获得著作权人的许可。而本团队从未就翻唱事宜被毛不易或团队或演出主办联系过。经纪人正在寻求律师意见,希望有个合理的解释。”


毛不易在随后的回应中表达了歉意:“谢谢老师,已经立即处理,这件事我会全程本人监督,不会让任何音乐人的利益受损。”


1月的侵权还没有“说法”,《明日之子》却再一次“试探”了李志,也就是这次的李志维权——6月28日,节目开播之初,邱虹凯翻唱了李志的《天空之城》。李志团队 @叁叁壹 于6月30日在微博回应:“未授权”。


实际上,这不是李志第一次维权。


李志在此次的博文中提到:除了大家知道的对酷狗、酷我两家龌龊公司的胜诉之外,上半年还胜诉了XX卫视,更多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在过去的8年中,他撕遍了大半个音乐圈。


李志第一个撕的是虾米。


2010年,李志建立了个人网站,歌迷可以付费购买自己的专辑。在盗版时代,李志的做法显然没有市场。但他却发现,虾米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售卖他的歌曲。李志尝试与虾米沟通,无果。他联合了一批独立音乐人,如张佺、张玮玮、郭龙、小河、周云蓬等等,共同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与侵权“死磕”。


联合公告


这份联合公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堪舆论压力,虾米公开致歉并下架了侵权音乐。


李志的合伙人迟斌曾就此事件回忆道:“在2010年,哪家网站上放独立音乐人的音乐还会征求同意?放你上去就给你面子了。帮你传播你还想怎么样?”


李志的做法也遭到了非议,不少阴谋论者怀疑他的维权动机。但李志并不在意,而这只是他漫长维权之路的开始。

   

2012年~2016年期间,李志多次“手撕”酷我音乐,因酷我音乐上架并提供了免费播放和下载,李志要求删除未授权的音乐作品,但遭到酷我的拒绝。纠缠一番后,酷我提出调解,但被李志拒绝。


酷我音乐侵权过程


此事终于在2017年12月有了“说法”——海淀法院判决:酷我发致歉声明;赔偿李志19万人民币。


李志有个绰号,“维权大拿”。除了虾米、酷我等音乐平台,他甚至还撕过农夫山泉。


2016年6月,李志发微博称:农夫山泉二十周年广告片配乐的前30秒和《山阴路的夏天》几乎一模一样。



随后,农夫山泉回应:“感谢版权方第一时间指出我公司及我方广告公司工作中的错误;我们明天将第一时间根据版权方要求支付10万元版权费用;农夫山泉历来尊重知识产权,尊重艺术创作。”


2017年3月,李志向《吐槽大会》发起攻击:节目用自己的作品做背景音乐却未获得其授权。


随后,《吐槽大会》的总撰稿人、吐槽团成员李诞(蛋蛋)态度诚恳地认了错:“我们错了,我们解决,催律师了。” 



在翻唱类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当下,李志维权只是整个行业的缩影。


5月,徐静蕾在节目上翻唱了老狼的《恋恋风尘》,引发了诸如“想和老徐谈俩爱”的好评,但也惹来了麻烦。


5月13日,高晓松在微博上怒斥主办方:“未向版权方申请任何授权,就这么堂而皇之播出了。甚至连词曲作者署名都没有。侵犯了版权方和作者多项权利。多说一句,节目翻唱欧美歌曲时千万别再这么傲慢,人家打贸易战的一大理由就是咱们不尊重版权。难道咱们要以这种方式‘奉陪到底’吗?”


《跨界歌王》在5月14日发致歉信


同期,吴秀波在《跨界歌王》中翻唱了刘昊霖的《儿时》,并且上架到音乐平台,且需要付费收听。节目播出后立马引来了原唱刘昊霖的不满,他发文斥责:未接受到任何通知,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就录制和播出,希望节目组可以给予原作者应有的尊重。



“翻车”的还有《歌手》——前有迪玛希未经许可演唱Vitas的《歌剧2》;后有张杰未经著作权人同意改编演唱了《默》。


碰到李志,只能自认倒霉


李志在今早的博文中提到,音乐人树子的歌曲也遭遇《明日之子》侵权,微博上未经证实的类似侵权还有若干。


他说的那句“多数侵权方接选择息事宁人”道出了行业真相。


侵权之事屡见不鲜,李志的维权照出了音乐圈的尴尬现实:如果音乐人知名度不高或默不作声,平台就会胡作非为。如果碰到像李志这样的维权斗士,解决过程无非是:先试试私了;私了无果就道歉;最后闹到法院的话只能“赔不是+赔钱”。


至今,李志从未败诉过。


从虾米、酷我、酷狗,到梦象音乐节,甚至是演出票黄牛,李志抵抗一切侵权行为。但他的偏执和较真并不被所有人理解。《明日之子》事件引发了粉丝们的不满——“李志应该感谢毛不易,而且李志揪着问题不放是‘小心眼’。”


李志在今天的博文中提到了自己的无奈:


有一次在杭州和某业内朋友聊天,他说“最烦你们这种只会要1块钱精神损失费的死文艺青年”。虽然当时面子上挂不住,但是想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我们害怕被舆论说是为了钱去维权,从而忘了维权本身是对的,忘了维权的初衷是为了减少侵权。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只要1块钱,所以不良企业在侵权方面几乎没有成本。对于多数商人来说,只有实实在在的罚钱,甚至罚到企业破产,才会让它对法律敬重。


迟斌曾表示:“我们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跟某一家公司或某一个产品死磕,我们需要业内重视音乐人的付出,并且在想尽所有的办法创造一个模式,一个独立音乐人靠音乐也能生存的模式。”


其实在手撕虾米四年后,李志带着新专辑《1701》回归了虾米。


对于维权,李志的态度始终如一——“没有所谓的江湖恩怨,只有对和不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赞赏文章的用户2人赞赏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7
点赞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