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向左,李叫兽、渡鸦吕骋向右
2018-07-09 16:48

百度向左,李叫兽、渡鸦吕骋向右

又一位“90后”创业者离开了百度。


渡鸦创始人、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旗下Raven Studio工作室负责人吕骋,已经确认于今年6月份离职。百度方面称,吕骋向公司提出离职是因为个人原因。


在发给公司高管及团队的告别邮件里,吕骋表示,自己在百度的工作是非常开心和幸福的,在百度的这段经历也注定终身难忘。


渡鸦不是吕骋的第一次创业。


生于1990年的“90后”吕骋,在英国利物浦大学读书期间,创办过社交网络timeet,这款软件在英国的大学生中很受追捧。2014年4月,吕骋在国内创立渡鸦科技,推出了一款极简音乐播放器乐流和“下一代聊天工具Flow”。

 

年轻的渡鸦还是全球最顶级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 W15唯一的中国团队,吕骋还曾被《福布斯》评选为“2015年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6岁会弹钢琴会写代码的吕骋,拥有着“天才”“艺术家”“黑客”等等个性化标签,为了创业,他还曾经“任性”地拒绝了牛津的offer。

 

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


渡鸦自成立以来也一直受到资本的认可,除了最初获得的来自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的300万美金天使投资,还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来自DCM、经纬中国、真格基金、Y Combinator的千万美金。2016年,渡鸦希望扩充自己的业务,展开新一轮融资。经人介绍,吕骋和百度适时相逢了。

 

2017年2月16日,百度全资收购渡鸦科技,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汇报。


而这个时候,是陆奇在百度走马上任的第二个月。

 

收购渡鸦,被外界看作是陆奇加盟百度后,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的阶段性成果,被称为陆奇在百度打响的第一枪。


2017年年底,百度世界大会的一半的时间,都给了大会的主角——吕骋和渡鸦科技。会上正式发布的Raven H,正是由吕骋带队研发的一款搭载DuerOS系统的智能音箱。那时候,Raven H还被视作百度争夺智能家居场景的入口。

 

近几年,国内的科技巨头纷纷推出自己的智能音箱产品,这款售价1699元的智能音箱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不敌众智能音箱,销量惨淡。看到Raven H成绩的不尽如人意,百度压缩了渡鸦试行的量产目标,从10万台到1万台,下调的是量产目标,更是百度对渡鸦逐渐失去的信心。


百度对渡鸦的多方支持在发生着转变。据了解,百度对渡鸦的支持金额,也由原来承诺的3000万元人民币变成了一半。

 

2018年3月6日,百度宣布正式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SLG)”,由百度“度秘事业部”、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和“Raven Studio工作室”组成,陆奇兼任总经理。

 

度秘事业部继续由景鲲负责,继续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升级为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由杨永成负责,专注于第一方硬件的量产、电商建设和渠道拓展;而Raven Studio工作室,正是由原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原渡鸦)改名而来,但团队却由最初的80人缩减至10人。

 

这一变化被业内解读为吕骋在百度智能生活体系被边缘化的开始。

 

与此同时,百度斥资1亿多美元投资智能家庭硬件和服务公司小鱼在家,并在6月11日,发布了由自己打造的小度智能音箱,售价仅89元。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百度认为,Raven H这样的高端音箱没有市场,双方从而就产品定位问题产生了分歧。


据了解,百度高层想要的是一款价格低廉、大众化的智能音箱产品,但吕骋本人,是忠实的乔布斯信徒,他坚持走类似苹果手机的高端产品路线,试图打造一款“定义型”产品。在这一点上,吕骋和百度可谓不欢而散。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5月份,陆奇离职百度。


经过了一年,陆奇在百度没有开花结果,吕骋和百度的磨合也没有成功。二人前后脚加盟百度,如今又前后脚离开。

 

而吕骋,也成为继李叫兽(李靖)之后,第二位经过收购进入百度体系,又在1年多后离职的高管。

 

2018年4月,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李叫兽宣布离职百度。

 

李叫兽


2016年12月29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时年25岁的“天才自媒体人”李叫兽被百度以一亿估值高调“买下”,携团队入驻百度,向当时百度的高级副总裁、“二把手”向海龙汇报。一时间风光无限。

 

而进入百度之后,李叫兽的不适应被几乎所有人看到眼睛里。

 

进入百度的李叫兽组建了广告创意部(AOD),负责创意工具的产出,帮助广告主优化创意。而将Feed流广告打造成为“第二个凤巢”,也成为了百度当时的愿望。


高光时刻,李叫兽在百度管理着五六百名员工。2017年一年,李叫兽和其治下的广告创意部进行了大量的尝试,至少做过30多个工具产品。

 

界面文章《李叫兽沉浮录:百度信息流价值亿元的失败尝试》的资料显示,李叫兽进入百度正好一年时,正逢1月份百度全年KPI考核。一封内部邮件显示,广告创意部门开发的工具产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


也就是说,李叫兽带领的部门,不但没有达到最初的目的,为广告主带来CTR、ROI的效果提升,反而带来了反作用。更让人擦了一把汗的是,李叫兽当时选择了私自更改 “考核算法”。


这一举动引起了百度内部的争议,最后,考核广告创意部的上级部门也并没有接纳这一新的计算结果。

 

于是,李叫兽还是没有完成对百度的对赌承诺,整个广告创意部门面临改组裁撤。

 

离职前,网上出现大量关于李靖“被架空”的传言,当时李叫兽还出面辟谣,称自己没有被架空。他说:“因公司聚焦主航道,我被调到信息流做用户产品,团队一切正常并且在不断加强。”

 

4月18日傍晚,李叫兽终于在朋友圈公布了自己辞去百度副总裁职务的声明。

 

关于李叫兽在百度的这一年的沉浮,网上众说纷纭,还糅合了企业政治、权利等等元素。更多的分析还是表示,李叫兽一直以来都不适应百度的文化,以应届生的年纪,坐上百度高管的高位,被看作“才不配位”。


小马宋在文章《李叫兽离职:百度在错误的地方用了一个正确的人》中干脆直言,他认为百度虽重视李叫兽,但李叫兽却被安排在了一个不太合适的位置上。“李叫兽擅长营销、方法和理论、战略思考,但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互联网产品设计是他相对弱的地方,他学习能力再强,也不能一蹴而就。”文中说。


而随着李叫兽的离职,百度信息流价值亿元的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两个年轻的团队接连被并入百度,而两位天才“90后”高管,在把自己的团队和成果“消耗”殆尽之后,又陆续选择离开。从披帅挂印到黯然离场,仅仅只用了一年的光景。是创业者们不适应冗杂的“大厂”文化,还是百度没有给出合适的机会和支持?或者二者兼有。


可能吧,对年轻创业者来说,在高速发展的时候被百度收购恐怕真不是个好的选择。


文章部分内容整合自腾讯科技界面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