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苹果抓了个跳槽小鹏的商业间谍,小鹏汽车:不知道窃密的事

苹果抓了个跳槽小鹏的商业间谍,小鹏汽车:不知道窃密的事

故事是这么个故事,外媒报道了苹果的一起华裔员工涉嫌的商业间谍案,腾讯科技把文章做了翻译,可以先了解下梗概:


美国加州北区法院文件显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本周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起诉了苹果前雇员张晓朗(Xiaolang Zhang)。2015 年 12 月,张晓朗受苹果公司聘用,参与Project Titan项目,即开发用于无人驾驶汽车的软件和硬件。张晓朗在苹果的计算团队工作,负责设计和测试电路板用以分析传感器数据。


由于所处方便职位,张晓朗获得了“广泛的内部安全和机密数据库访问权”,其中包含了他最终窃取的无人驾驶项目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2018 年 4 月,孩子出生后,张晓朗从苹果公司请了探亲假。不久之后,他告诉苹果公司主管想要离开公司,前往中国去为XMotors工作。XMotors 就是国内的小鹏汽车,也专注于研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


苹果公司发现,在张晓朗离职之前,与他在苹果公司工作的前两年相比,其网络活动“呈指数级增长”。他访问了包括原型和原型要求在内的诸多内容,法庭文件将这些内容指定为电力需求、低电压需求、电池系统和传动系统悬架安装等。


张晓朗的大部分活动包括大量搜索和有针对性地从各种机密数据库应用程序中下载信息。基于张晓朗在苹果无人驾驶汽车团队中的访问级别,下载的信息中包含许多商业机密知识产权。4 月 28 日晚,苹果发布了关于张晓朗进出园区的视频,显示他曾进入苹果无人驾驶汽车软件和硬件实验室。这与数据下载时间相吻合,视频中他还带着一盒硬件离开了。


在与苹果安全团队的第二次会面中,张晓朗承认,在休助产假期间,他从苹果公司获得了在线数据和硬件(Linux服务器和电路板)。他还承认曾将自己设备上的敏感内容传输到妻子的笔记本电脑上。

 

苹果公司的数字取证调查小组发现,张晓朗下载并转移到其妻子电脑上的数据中,至少有60%是“有问题的”,之后苹果公司将所有证据都转交给了FBI。FBI在法庭文件中称,这些信息“本质上是技术性的,包括工程原理图、技术参考手册和技术报告。”


在被聘用时,张晓朗曾签署了知识产权协议,并参加了强制性的保密培训,他显然违反了这一规定。 6 月底,张晓朗接受了FBI的问询,承认自己窃取了这些信息。 7 月 7 日,张晓朗试图离前往中国时被捕。按照美国法律规定,张晓朗将面临最高 10 年的监禁和 25 万美元罚款。


既然这人在离职前已经入职了小鹏汽车,小鹏汽车也马上对此事做出了回应:


我们关注到7月11日外媒报道苹果前雇员张晓浪因窃取商业机密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被起诉的新闻。


小鹏汽车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始终将合规作为全体员工的基本准则。张晓浪在5月初入职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我们于6月27日获悉美国当地相关部门对张晓浪的调查,并按照规定封存了张晓浪的电脑和办公用品。我们将继续积极配合关于此事的相关调查,并遵循当地相关部门的处理办法。


在此之前,小鹏汽车并不了解此事,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此事。小鹏汽车会保持对事的关注和配合,并努力做相关配合工作。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


也就是说,小鹏汽车已经知道此事,但商业窃取的行为都是个人行为,所以和小鹏汽车无关,小鹏汽车也在配合调查。


为什么自动驾驶项目总出商业间谍?


在这之前,国际上最知名的自动驾驶商业间谍案是莱万多福斯基案。2017 年 2 月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子公司Waymo指控安东尼·莱万多夫斯窃取14000份关于激光测距雷达的机密文件。他在Waymo公司工作期间参与研发这些文件,却同时将它们泄露给了Uber。这些信息先是用于Otto自动驾驶卡车的研发,后来又被带到了Uber,用于其自动驾驶研究。


事情的结果是 Uber 解雇了莱万多夫斯基,并且根据法律退还了 1.4 万份机密文件。


回到国内,国内的无人驾驶第一案发生在百度和前高管王劲身上。


2017 年12月22日,百度突然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首任总经理王劲及其离职百度前就透露的无人驾驶创业项目“景驰科技”告上法庭,并索赔5000万元。王劲离职前签下的承诺函,其中的关键是王劲声称丢失办公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目前网络打印机带有缓存,打印的文件会缓存在内存中,可通过导出打印机中缓存的数据获得商业秘密。通过电脑和打印机打出相关数据、资料,并让打印机、电脑一并“丢失”,也是一种窃取资料不留痕迹的方式。


这件事的结果是王劲从景驰离职,但声明自己离开不是因为百度,并且百度的指控内容严重失实。


为什么自动驾驶领域这么容易出商业间谍?这其实要从自动驾驶研发这件事上说起。


简单来说,研发自动驾驶,就是一个教无人车成为人类老司机的过程,无人车通过传感器感知周围环境,车载电脑对周围环境数据进行处理,做出驾驶决策并且控制车辆行进,就是一个完整的自动驾驶过程。这其中有几个技术难点:


首先是传感器怎么选,怎么排布,这会直接影响到无人车对周围环境感知的方法以及收集来的周围环境数据量,这些数据是要交给车载电脑运算的,数据量越大,运算过程越复杂,车载电脑的处理压力越大,所以在保证感知能力的前提下尽量优化传感器的组合,提升效率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另外一个最大的难点在自动驾驶的决策部分。当传感器收集来环境数据后,车载电脑要对数据进行处理,画出可行进路线,并且这个路线要随着车的行进实时更新。这个对数据量的处理要求非常大,也是不同自动驾驶公司之间差别最大的地方。自动驾驶的核心算法就为了决策这个部分。


但无论是提升传感器效率,还是让车载电脑的决策算法变得更加聪明,这都需要大量数据的调校,在人工智能技术下,不同的数据输入会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输出结果,这就是自动驾驶公司之间技术差距的核心所在。


当一个技术人员已经在一家公司培养出一套成熟的自动驾驶算法,跳槽离职几乎意味着要完全重启炉灶,想必这也就是有不少人愿意铤而走险带着之前自己研究成果的原因。


苹果自动驾驶是不是也快黄了?


在张晓朗这个案件里,还有另外一些关于苹果的信息值得关注一下。


根据苹果的安全协议,要访问像Project Titan这样的敏感项目,员工必须登录到苹果的虚拟专用网中,并必须获得“披露”(disclosure)等级权限,这种状态只能在另一名已经访问该项目的员工保证下才能授予,而专门的管理员会检查所有请求。大约有 5000 名苹果员工可以获取苹果无人驾驶项目的数据,而张晓朗所获取的数据库仅有 2700 名“核心员工”有访问权限。


Project Titan 项目这些年可以说发展的非常坎坷,最早的传言是苹果招募了汽车行业负责研发以及生产环节的大量工程师和公司高管,比如从动力工程师到电池专家,这个汽车研发团队共有800名成员。


但后来又有报道称苹果高管 Bob Mansfield 被任命为苹果汽车项目的负责人,苹果重新评估了这个项目的价值,并且大幅裁员。


但从调查来看,苹果自动驾驶团队最少也有 3000 人的规模,可以说是相当庞大的。目前,苹果公司在美国加州已经拥有自动驾驶测试车共55辆,仅次于通用汽车收购的Cruise Automation。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8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