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2 19:00

蔡康永:虚拟人生能否带来幸福的巅峰

虎嗅注:幸福是什么?是高薪水还是美满的婚姻?答案也许有很多,每个人都会有乐在其中的幸福,正如《幸福终点站》中弗兰克说:“有的时候你把一条小鱼放在陆地上,你很小心地把他放下。你把他放回了水里。你给了他自由,那么就有别人可以享受抓捕他的快乐。”而对于鱼而言,活着也许就是最大的幸福,其实幸福没有巅峰,没有终点。也许最真实的就是:这一路,我们都是痛并快乐着。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原文标题:《蔡康永:不想面对30岁薪水不满意、40岁婚姻不满意的人生,你会选择沉溺在虚拟的幸福中吗?》,文字:汉岚,校对:其奇。虎嗅网获授权转载。


幸福的巅峰是什么?


造就第321位讲者 蔡康永,节目主持人、作家、电影导演


很多人认为,娱乐形态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以我身在其中的感受,我觉得变化得颇为激烈。


首先,我要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跟动物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很多人会说,我们人类有很多想法跟情绪是动物所没有的。可是这些动物所没有的想法跟情绪来自于什么呢?简单地讲,它来自一个叫做“自我”的东西

 

1. 所有物种当中,对自己最感兴趣的是人类


我想请问在座的人,有养狗的可以举一下手给我看吗?


有的,好。



养狗的人当中,认为自家的狗知道它自己是谁的可以继续举手吗?


好。


我想你会根据一件事情来判断你家的狗知不知道自己是谁。那就是你叫它蔡康永的时候,它会回答:汪!


谁家的狗会照镜子,会检查自己仪容的,可以举手吗?

没有。


如果有的话,其实可以来我的节目表演一下。


狗跟我们非常亲近,我们猜测狗大概是有自我的。


为什么我们这么认为呢?比方说你家还有一只猫的话,那只猫来吃狗盆子里的食物。


狗可能会把盆子拿过来说:“这是我的,你不要吃!”


动物通常有很强的护食意识,可是这能否说明它有自我?还是说它不过是要活下去、吃饱饱?


很难讲。


动物学家做了很多研究,想弄清楚动物到底有没有自我?跟我们人类一不一样?



他们研究的方法包括让猴子去照镜子。他们在猴子的额头用红色画了一个十字。如果这只猴子去照镜子的时候,以为镜子里的是另外一只猴子,它就不会去摸自己的额头,而是去摸对方的额头。


可是科学家发现有一些动物竟然不去摸对方的额头,而是摸自己的额头。说明这只动物知道镜子里面那个是它自己。


有哪些动物做到这些事情呢?人猿里面有几种做得到,我们普遍认为很聪明的猴子反而做不到。


海豚据说做得到。可是我不知道海豚是怎么去摸它的额头的?所以这个我还要再研究一下……

也就是说,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想要知道动物到底有没有自我意识这件事情,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要查出来动物到底有没有自我,可能还要很久的时间。可是有一件事情很确定,那就是所有的物种中,对自己最感兴趣的是人类。


人类对自己感兴趣的程度超乎想象。



如果人类过去没有显露出对自己有那么高的兴趣,只是因为以前的工具没有那么好,无法让你畅快地展现对自己有多感兴趣。


2. 我们不在乎明星,只在乎明星身边的自己


因为工作的关系,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半是娱乐圈的人,还有一半是跟娱乐工作有关系,但不是明星的人。


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想象,那就是明星们几乎都不发自己的照片,而不是明星的那些人几乎都在发自己的照片。


这很好懂。因为明星们看自己照片看到快要吐了……ta出现在杂志的封面上,出现在电视广告里。


在那么多娱乐界同行面前,还整天发自己的照片,会不会很土?别的明星看到会不会想:你是有多缺别人看?所以,偶尔发一碗馄饨汤,或是买到的一件衣服,就足够了。


所以我觉得明星们在朋友圈不太发自己照片的原因,最主要是他们的自我已经被充分地展现过。他们在这方面很有安全感、很满足。


可是那些不是明星的人,他们除了在朋友圈发自己的照片之外,还能在哪里发?

他们今天打扮漂亮了,就必须要在朋友圈发出来,让人家“赞赞赞”。如果他比较有心机的话,还会在发照片时配上一句撒娇的话,说“最近又胖了”。


然后所有的朋友都会在底下说:哪有!好瘦啊!


只要发照片说我胖了的人,当时都处于心灵脆弱的状况,你要支持ta,你要安慰ta,不要扫兴在底下说,明明就很瘦,你根本就是在撒娇嘛!不要做这种扫兴的人。


大家都很爱自拍,把自己修得很好看。你知道明星跟路人合照常常遭遇到什么悲惨的处境吗?



就是合照之后,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常常会被叫住说:不行,再拍一张。


ta再拍一张的理由是刚刚那张“我的脸糊掉了”,或者“我的表情不好看”。


所以当你拍完第二张之后,心里面就会默默说:天哪!不知道我在ta的照片里得丑成什么样子!可是ta完全没在管我,就只管ta自己有没有翻白眼或者脸有没有糊掉。


我跟你们打赌,谁看到自己朋友圈里有人发了跟明星的合照,ta本人一定会很好看的。至于明星?管ta去死吧!好看是ta的本分,不好看是ta倒霉。反正我得拍一张让“我”充分满意的照片,才能发出来。


其实,明星就是陪人家拍照的道具罢了。而且明星不再是“”在乎的事情,明星旁边的“”才是我在乎的事情。


 3. 自古以来,人类就爱自拍


很多人以为自拍是最近才发明的,我觉得那是很甜蜜的误解。


从文艺复兴时代开始,人们终于可以不必终日只画圣母跟耶稣基督了。


那他们开始画什么呢?自己啊!


某某公爵家里有万顷粮田、三妻四妾、漂亮的小孩,全部都叫出来,找画家来一个一个画。


你说那不是自拍吗?那就是自拍啊!他是借由图画告诉别人我家房子好大、我女儿长多美、我的衣服多么华丽。所有找了艺术家来画自己的,都是自拍,只不过他自己的画笔没那么厉害,找别人来“拍”他而已。


回到山顶洞人的时代,原始人在山洞的墙上画一群人围攻一只野牛。这是那个场景的记录吗?你可以这样认为。但是那其实也是原始人的“自拍”。


野牛被猎杀之后,会有另外一只野牛在山洞里面拿笔出来画,说我的朋友今天被杀了吗?也没有一只牛可以望着它八万年前的祖先说,那是我的祖宗。


唯独我们人类,非常在乎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过去长什么样。


所以,能画图的时候,我们就画图;能拍照的时候,我们就拍照。


我们能够把自己的照片,从三四岁一直留到三四十岁。这让我们可以不断地回顾,记得很多本会被轻易遗忘的人生重要时刻。我们对于自我的在乎一次又一次地得到确认。


4. 明星是为你生活服务的道具


娱乐圈的未来不再是以明星崇拜为主,明星只是生活的道具而已。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从KTV出现以后,我们就知道,明星虽然唱得很好,但只不过是提供了一个样本。



你唱的时候,怎么转音是你的事。等到我去KTV唱的时候呢,我可以试试跟你一样转。比你多转了一圈,我就得意了,回去发这个音频:我比林俊杰多转了一圈。


如果学林俊杰,转着转着卡住了,没成。回去就发一个音频:我用周杰伦的方式唱了林俊杰的歌。


大家根本不在乎原唱,原唱只是提供样本的人罢了。


再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明星穿了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引起了轰动。千万人为它风靡,都去买那件T恤、那条牛仔裤。对这个现象,我们会解释为这是一个有影响力的明星,能够带动风潮。

可是从我刚刚那个角度来看呢,ta无非就是一个百货公司橱窗里的样本。你觉得ta穿得好看,你也买,至于这件衣服跟它的灵魂的关系,你并不在乎。

过去我一直认为明星是服务业。


像我坐在车上的时候,常常会听到郭德纲在帮我导航。这时,我会忍不住笑出来。其实郭德纲没有在搞笑,可是用他的声音说“一百公尺后右转”的时候,我就会暗地里想说:“他在耍我吧?”


然后我又坐到另外一辆车,导航系统是林志玲的声音,说“一百公尺后右转”。我想说,我要相信你吗?你听起来很不坚定的样子啊。


其实,他们都是在做服务业,用他们的声音帮你导航。


我自己怎么服务呢?过去,我常常被拦下来拍照或者是签个名。现在我常常被要求在手机上录音。


第一个,叫人家起床;第二个,叫人家去念书;第三个就是鼓励失恋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要求做这几件事,这显然是严重的误解。别人认为我有能力叫人家起床,可我几乎都没有能力叫自己起床。


叫人家去念书,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可怕的误解。我是“重度拖延症患者”,让我叫人家赶快去念书,有用吗?但他们说有用:“我女朋友会听你的话”。所以,我只好录。


然后,就是叫人家失恋后不要难过。我常常被要求在书上题的字是: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这就是谎言啊!!!



我只好在写到“下一个男人”的时候,突然把笔抽到空中,把“不”字偷偷在空气中写一遍,然后再写“会更好”。这就是我自我安慰的方法。我知道这件事不会发生,可是我还是得鼓励人家活下去。


从这个角度去考虑明星,明星确实是服务业。


 5. 让明星陪你演一出偶像剧


但是我现在认为,未来的娱乐业,明星不再只是服务业而已了,明星会变成是我们生活里面的“零件”。


你有一张跟你男朋友的照片,可是我有一张跟范丞丞合影的照片,那我赢。范丞丞就是我打败你那张照片的重要武器。


除了拍照之外,明星还会有什么样的应用?



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经看到过,在电脑的帮助之下,我们越来越难辨认电影中的那个角色是不是由真正的演员出演的?


我们会看到60岁的演员被电脑做成30岁的模样,30岁的人被做成60岁的模样。


我觉得五年后,这场演讲的片段就无法被判断是不是我本人真的讲过。我相信一定有人可以用我的五官,做出一场我没有说过的演讲。


这种事会越来越多地发生。


我们以前觉得看电影是一种安全的冒险,因为李连杰替我们出生入死,舒淇替我们悲欢离合。我们不会真的挨一拳头,也不会真的被一个渣男抛弃。冒险越逼真,安全的冒险的价值就越大。


可是在未来,我们还会兴趣去电影院买票看一场“别人演给我们看的电影”吗?我们更有兴趣的是,戴上VR的装置后,我们主演一部由周迅、章子怡、姜文“陪我演的电影”


无论是想要去夺宝,还是跟梦中情人谈一场恋爱,又或是跟TFBOYS同台办演唱会都做得到。你会很享受自己作为“每个故事的中心”这件事情。


你觉得那种电影会有多贵呢?我不觉得会有多贵。你现在去KTV唱歌的时候,周杰伦不就是在画面里面帮你唱副歌吗?


如果VR能够让你跟你梦寐以求的明星出演亲密关系的影片,我觉得销量会非常惊人。


当事人可以定一个标价说,我如果陪他去沙漠里面挖宝,这一支影片收费20元;我如果要跟他谈一场恋爱,接吻收费50元;我如果要跟他超过接吻,500元……



你觉得明星会怎么想?明星会觉得我连拍戏都不用拍,只要出借我的脸,让他们输入我的五官、微笑、声音就可以了。


有的明星会说,超过接吻以上的,我不提供。没关系,那些非法业者会帮你完成这件事情,所以那个钱是你不收白不收的……它会是惊人的产业。


过去玩微博的人群为什么现在会转去玩抖音?因为在微博上的明星们只能“看”。


就像在谢霆锋演唱会的台下,我们对着台上的他大声喊:谢霆锋,我爱……


然后谢霆锋就会对两万人回喊说:我也爱你们……


听的人心里一定很辛酸:我爱的是“你”,你为什么爱的是“我们”啊?!



这就是以前的偶像跟粉丝之间的关系。可是接下来不会这样了,接下来是“一对一”的。就是我要你今天陪我吃饭,你就会来陪我吃饭;我要你今天陪我接吻,你就会陪我接吻。只不过我会付账。


所以,偶像们会每天都接到全世界的订单。比方说小贾斯汀,每天可能接到三千万个跟他接吻的生意。那他连戏都不用拍,歌都不用唱了。


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娱乐业的未来。


 6. 虚拟人生能否带来幸福的巅峰?


你们知道什么叫堂会吗?就是有钱人过生日的时候请了很多戏曲名角来陪他一起唱戏


我小时候就见过一个有钱人在家里办堂会。他自己要演诸葛亮,就把当时市面上能够请到的最贵的京剧界大师都请来,帮他演关羽、张飞、司马懿。


那一场表演真的很妙。我们这些坐在台下的人看到京剧大师表演时,都觉得演得真好!


等到诸葛亮出场的时候呢,发现他在浑身发抖,流了很多汗。然后头上的汗渐渐流下来,到了眉毛跟眼线,眼线跟眉毛的妆就花掉,流下一道黑线。很多条汗就有很多条黑线……所以就看到一个满脸都是黑线的诸葛亮。


可是,大家还是要给他光环啊。本来别人可以把音唱得很高的,但都很识相地把音降到不超过他的高度,让他成为整个晚上音最高的人。


这是他自己花大钱来做这件事的。他要完成一个梦想,那就是要跟全世界最棒的京剧演员同台演出。




这样的事,我们每个人在未来都将做得到。有一天,你可以跟功夫巨星一起演武打戏;你可以跟歌唱巨星一起开演唱会。都做得到。


我们最大的娱乐快感,并不在于我们看“”怎么表演,而在于看完你怎么表演之后,换“”来。


这会造成什么结果呢?


到时候你会更不需要出门,更不需要跟那些无聊的朋友鬼混。因为现在陪你混的都是娱乐界最聪明、最有趣、最漂亮的人。


它也会替我们打发一些时间。当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大后,我们会没有那么多工作可以做。我们可能会得到政府发的福利基金足以维持生活。


没有那么多事做的我们,只好去做这些假装我们自己是宇宙中心的娱乐活动。渐渐地,大家沉浸在自己所完成的作品里,我不要看你的,我也不需要你看我的。大家各自高兴就好了。


娱乐会带来更自我、更封闭的满足感。那是不是幸福的巅峰?我不知道。


但如果从人类有了自我意识以后,我们对于幸福的定义来看的话,这似乎是幸福的巅峰。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都在讲,我们一辈子只在乎一件事情,就是: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如果这一辈子,我能够实现我自己,那就是幸福。


我刚才讲的这些事情虽然只是虚拟的幸福,可是它依然是幸福。


如果没有了这些,你可能要面对的是,30岁时对薪水不满意;40岁时对婚姻家庭不满意。


有了虚拟世界的照顾、配合,所有明星共襄盛举、众星捧月,也许日子就不会那么难熬。你对于自我的认定会得到很大的满足。


这就是科幻世界所预言的未来。可是眼看着,我们离它并不遥远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造就(ID:xingshu100),文字:汉岚,校对:其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