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想暴富的一天
2018-08-02 15:59

今天也是想暴富的一天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虎嗅网获授权转载。


这两天上映的电影《西虹市首富》,主要剧情可能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就是讲了一个不得志的穷鬼突然飞来一笔横财,要用一个月时间花掉10亿,才能合法继承300亿的故事。




当然,很多影评人都骂这部通篇讲如何疯狂花钱的电影三观不正、核心价值有问题、LOW、没品位……但这也阻挡不了很多观众依然对一夜暴富这种情节十分买账——电影上映一周14亿的成绩就是证明。


而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别人一夜暴富、怒花十亿的故事?


因为现在谁又不想一夜暴富呢?


就像豆友@凌睿《西虹市首富》豆瓣热评里面说的那样:


有钱可以让最思想崇高的教育家唯命是从,可以让股神陪你吃饭,可以让王力宏去你家开演唱会;


有钱同样也可以让你实现最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可以让你追到最不可能追到的女生,可以让你和高不可攀的球队踢球,可以让你在朋友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有能力救Ta;


钱是王八蛋,钱也是救命药;


有钱之后瞎投的股票都可以增值,瞎投的项目都可以爆赚,钱像有繁殖能力一样越用越多。电影只是说了人人都知道,但人人都不愿意接受的事。


而说实话,现在想要看“主角成功、暴富、过上有钱人的生活”这种现象在我国的影视剧当中已经越来越普遍。


回想起来,曾经还有很多主角都是没什么钱的普通人,讲述日常生活那点家长里短,最后也继续安于现状,过着平凡日子的影视剧。


1992年《编辑部的故事》


2000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2005年《家有儿女》


到了后来,电视剧纷纷开始讲述“细节打败爱情”或是“生活不能没有物质基础”,虽然剧情依然是家长里短,但是终归还是在讲一个道理:没有钱是不行的。


2009年《蜗居》


2011年《裸婚时代》


而在现在,你甚至很难找到一个主角一穷到尾的电视剧,“变得有钱”成为了一种毫无疑问的正能量



《北京女子图鉴》开头,女主角还是个要挤在朋友地下室度日的穷苦青年。5集之后,就遇到了把自己的高级公寓给她住的女上司,还找到了教她英语和高尔夫的富二代男友。而前男友已经是开着路虎来北京给孩子找国际化名校的有钱人。



《上海女子图鉴》第一集,还在讲一个付不起房租找不到工作的穷大学生故事。不出几集的功夫,女主就搬进了有梧桐树和大阳台的洋气公寓。再不出几集,直接成了在上海外滩和阔太们骚气开par喝下午茶的气质名媛,顺便还傍上个愿意给她大别墅的地产大佬。



当一夜暴富已经算不上一个拜金梦想;当“我喜欢钱”越来越不让人感到羞于启齿;当越来越多的东西都和钱挂钩,是不是印证了道长在《圆桌派》第一季“缺钱”这集里面说过的:


“这可能只是因为曾经一些免费得理所应当的东西,现在已经需要用钱来买了。”


今天再来复习一下“缺钱”这集的一些内容,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1. 感到缺钱的大多不是穷人


马家辉:假如你有一句话是说,缺钱怎么办?比方说穷到吃不起麦当劳,在香港住板建房、笼屋等,或者说农村的小孩,他的情况不叫作缺钱,他是贫困,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而贫困的人往往有时候他就熬嘛,反正叫天不应叫地不闻,贫困会把你整个人变得麻木起来。你不会觉得我是贫困,因为你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的,你不接受现实你就死了。


而真的说会问缺钱怎么办或者说我穷那种人……



梁文道:这大半就不是太贫困,我完全同意。


马家辉:对啊,这是在城市里面,我需要钱喝红酒,买包包。


丁学良:其实在经济学上很注意把两个概念分清,一个概念叫作缺钱,我们讲缺钱,英文讲的是wants,我想要什么东西,愿望。


一个概念是贫困,你刚才讲的道理非常好,五、六千万人在贫困线以下,那些人是贫困,贫困的人解决的问题是needs,我必需的东西。


所以我们现在中国大陆,你讲你什么遇到那一帮人他不属于needs,他不属于在必需方面,他属于wants,他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他去写。你要把这两个东西区分,你要不把这两个东西区分的话,我就是你扶贫的对象了。


马家辉:那你needs跟wants,经济学家说得非常清楚了嘛,他说什么是贫穷?你的欲望比你的收入多了一块钱,你就是贫穷,你的收入追不上你的欲望,你就缺钱。


什么叫富有?富有就是你的欲望,比你的收入小一块钱,那你就富裕了。


窦文涛:我都觉得你们这就是不了解人间疾苦。比如说一个大学生,你知道吗?我现在发现就是说这个缺钱,会带来很多挫折。


你知道一个现在大学里的一个学生,如果你缺钱,你甚至都不能勇敢地去说我爱你,你没勇气去追一个女学生。


他们现在说的什么来社交的聚餐、活动、“轰趴”(home party),我那天跟一个大学生说,我过去在武汉大学,基本上不出校园的,我们那个时候,真的所有消费就是在校园围墙以内。



他说现在同学过生日,那去唱个歌吧。你老让别人买单吗?大家聚个餐吧,你老让别人买单吗?你知道你慢慢地你就变得萎缩,变得自卑,甚至变得阴暗。


2. 现在更多东西需要用钱来买


梁文道:的确,在一个社会里面,如果我们觉得缺钱是很大问题的话,有时候是因为我们觉得,有很多东西必须用钱来买得到。也就是说今天我们的社会有一个特别的情况,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比以前更多。


但是有些东西呢,在过去是不需要用钱来解决的,比如说人跟人的关系,比如说你的尊严,你的健康的生活,你的家庭的生活,良好生活的其他的要素,不是用钱买得到,也就没有钱也能到的东西。


这也是这几年很多学家讨论,到底什么叫作发展?以前我们讲发展,就是中国过去我们讲改革开放,我们很注重讲钱、经济这个指标,但是现在越来越多人发现我们这个发展的定义要多元化的,因为比如说连人的尊严也要算进去。



最近几年不常讲幸福指数吗?对,很多东西要综合来计算,你会发现有一些地方,它也许收入很低,但是他比如说他享有的这个环境,比北京好太多了。


北京今天还红色预警,你怎么办呢?这就要家里面花很多钱买空气净化机,但这个东西也许在很多地方,它不用钱就买得到。


丁学良:这个梁先生我跟你讲这一点呢,我是属于你们二者之间的中间派,就是无论是一个社会,一个个人,一个群体,你不能把钱这个事情降低到一点不在乎的地步,这也不可能。


梁文道:当然。


丁学良:但是这句话,并不能换成另外一句话,你人生中间最重视的东西,都可以用钱换来,我认为是要取得一个中间段。


窦文涛:但是我觉得您说的这个中间段呢,在有些人看来都是奢侈段。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不是说最爱唱的那高晓松那个歌嘛,“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我现在看了一些个调查,就是有些个年轻人,他说“活着我就已经竭尽全力了,你知道吗?”



那天我还跟一个香港导演说,我说我们这岁数的没有习惯说,得有钱才敢跟女孩交往啊。我们年轻时候都是空手套白狼,就是一杯水,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


但是现在我意识到,你可以跟人家谈恋爱,可是真的你想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人家家里也要钱哪。


所以说这种复杂的原因,在中国的这个社会里,我有爱情,好吗?我也纯洁,我也有人性,但是我仍然觉得钱就最好了,就有了钱我这些都可以一顺百顺,没了钱我这些也就是空口白牙。


3. 爱的不是钱,是安全感


丁学良:你讲这个道理,还没有我见到另外一个道理对我更震惊,我们中国人都说犹太人会赚钱,犹太人把钱看得是高于一切,全世界人都知道,有钱的犹太人,就是完全的犹太人金融家。


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最好的朋友,他是犹太人,他说你们这些亚洲人总认为我们犹太人爱钱,我以前为这一点感到很羞耻,但是后来我的父亲跟我讲了一句话以后,从此以后我就知道为什么我们家世世代代爱钱。


在欧洲世世代代犹太人,一旦遇到了迫害犹太的人,把一家人命买下来的就是钱,他说犹太人不是爱钱,犹太人爱的是这个钱能买下来一家人的命。


所以我们要把钱赚得足够多,我们因为不可能指望任何人、任何政府、任何法律在欧洲可以保护我们。


窦文涛:你说的就是我在中国的感觉,我认为我要不多囤点儿钱,我靠不了任何人,包括很多年轻人。


就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不管是公营还是私营,你最后你明白了,一切的服务就是为了赚你的钱,学校也是要收你的钱,老师也是要收你的钱,去个交流项目也是要钱,你干什么你都是要钱的。


丁学良:更重要的是,医院也得要你的钱。


马家辉:所以文涛你知道,没有一个相对妥善的公共,或者说私人的援助制度的时候,大家没安全感了,所以当爱钱、要钱、拜金的背后,其实是怕穷,因为你一穷就死无葬身之地。


想申请公共援助,政府借钱没有,或者说很羞辱的才能有,很羞耻,那样很难受,要跟人家要钱,还没有尊严,所以爱钱是很笼统的说法。


窦文涛:为什么说缺钱?缺的是什么?因为现在钱就是尊严,钱就是爱情,是吧?钱就是正义。


丁学良:钱就是自由。


窦文涛:钱就是自由,对吧?如果我们把这个都等值于钱,我认为你不能指责任何人拜金,这不就跟拜上帝没什么两样。


丁学良:卡尔马克思讲过这个话的,卡尔马克思说:“只有到了现代社会,一切人类所珍视的东西,最后了都会用钱来交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2
点赞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