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为何中国的直男都爱虎扑?

为何中国的直男都爱虎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ID:techsuoma) 


胸大颜美、腰细腿长,最好是黑长直或者绑个马尾,对了,关键还要是处女。


这可能是很多直男对自己理想对象的幻想。只是没想到,如今他们因为被卷入了“消灭直男癌”的浪潮,不得不一遍遍在论坛上求证“我这样算直男癌吗”,生怕什么时候自己的聊天记录被挂在网上当作直男癌样本,被口水淹死。当然大部分的情况下得到的答复都是肯定的。


在古老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只有具有美的躯体、发育良好的雄性生殖器,在运动和战争中富有勇气和活力的直男才配做希腊的公民。而在中文互联网疆域,不知道从何时起,“直男”已经变成了一个贬义词,“直男癌”“直男思维”“直男审美”,凡是“性别男爱好女”这类群体让人感到不悦的特征和行为,都可以被装进“直男”的框里,一言不合就攻击直男”成了一种道德优越和政治正确


于是当代性别关系呈现出非常诡异的特征:传统性别歧视依然严重,与此同时网络舆论场里对男性逆向歧视日渐兴起。为什么中文互联网上有那么多“直男”呢?他们真的都是“直男癌”吗?“直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神奇物种?


虎扑,一个原本体育爱好者讨论足球篮球的地方,却不经意间成为中文互联网世界最大的直男癌集中营。关于虎扑是如何进化的,也许我们可以从直男圣地演变史中获得一点灵感。


注意,有异物侵入限界!


要不是虎扑率先动了凡凡的奶酪,善于在主流舆论场控场的3000万梅格妮可能还以为虎扑只是个验鞋的地方。


如今她们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一群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66万直男干仗。在这之前,得先死磕20道入门题,然后还要应对三级发帖机制,最后不得不对着淘宝上价值9999999元的虎扑答题冲刺班哭笑不得。就像赤壁之战里不熟水性的曹军举兵攻入并不擅长的主场,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只能沦为被动的一方。



这应该是继李毅吧将李宇春吧爆吧的621事件后,互联网历史上第二次直男和迷妹两个物种间的大规模对决。和11年前的战役相比,不但战场是跨平台的,两个群体间的话语体系隔阂也更加严重,使得这场冲突似乎带有某种强烈的必然性。



这场战火本可能会燃得更早一些。


在集体diss吴亦凡之前,JRs就已经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就唱功、球技、舞蹈、妆容打扮、人设、黑历史等话题,将当红人气小鲜肉蔡徐坤黑到体无完肤,相关内容还被散布到微博上。


娱乐圈人气王蔡徐坤的粉丝也不是盖的,要是群起而攻之,场面并不见得会比现在温和。但因为当时曝出6324事件,ikun的矛头指向了万年背锅侠孙笑川,加上ikun的组织成熟度暂不及身经百战的梅格妮,矛盾并没有被进一步激化。


所以虎扑吴亦凡事件的必然性就在于,直男VS迷妹和直男VS田园女权,已经成为了当前威胁互联网物种生态的两对显著矛盾。而矛盾的主要源头之一,就是以“直男癌重灾区”著称的虎扑,“始作俑者”就是以”JR”相称的虎扑用户。


他强任他强,我干我的羊


JRs,意指“贱人”或“家人”,是虎扑用户的代称。以18岁~40岁的青年男性为主,热爱体育和互联网,荷尔蒙充裕,有充足的空暇时间,对于社会有热血和责任感。


虎扑步行街运营总监沈瑞恩说,这群人在虎扑用户中占到了90%以上。一谈到互联网直男癌聚集地,由篮球论坛起家的虎扑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超高比例男性用户、基于体育兴趣聚集是虎扑直男属性相当突出的主要原因。



如何用一句话介绍JRs?人人985,年薪三十万,街车是卡宴,28有28,爱听《绿光》,有人干过羊。每个点都是经典虎扑直男梗。


其实虎扑上的内容早已经超越了体育话题,尤其在虎扑步行街,JRs们的话题跨越国家大事、历史地理、专业科普、个人经历以及萌妹女神,五花八门无所不谈。但直男思维下的话题讨论常常伴随着低审美水平、小巷思维、盲目自信和大男子主义,这些都使得虎扑后来广为诟病。



网上有老JR总结虎扑步行街的帖子类型,包括:我被绿了;遇到一个漂亮妹子要怎么搭讪;我和女友这波聊天记录谁对谁错;昨天和相亲女吃饭,被她说丑;我和女的开了个房,底下各种“上了你是禽兽,不上禽兽不如”;女JR发帖爆照,无数JRs回帖跪舔等等。


虽然这样的概括有失偏颇,但这类高亮帖的持续火热,确实也反映了JRs关注的问题和思考问题的出发点。这也可以从总结的虎扑经典梗合集中管中窥豹:


“前途光明专升本,家教很严非处女;肤白貌美有胡子,万幸香蕉挺好吃;抽烟纹身好女孩,尺寸很大不中用;突破太差去蓝翔,拒绝跟你性行为;有惊无险上大专,家产百万可敌国;没有进去不算绿,你这朋友交定了”。


因为这些内容,虎扑常被外界吐槽为“直男癌”“素质不高”。


最近很火的“平头哥”梗——有个JR以为一个妹子对他有好感,说妹子故意去饭堂碰见他、在篮球场看自己打球,还一起参加活动,后来那个女生票圈发了张吴亦凡的平头照片,说自己喜欢平头的男生,结果那个JR自己也是平头,觉得是女生在暗示他,最后JR表白成大型翻车现场。


之后JRs用蜜獾图片做成平头哥系列表情包,“平头哥”“剪平头就能脱单”也成为了许多人自嘲、自我调侃的用语。



除了数不尽的直男梗,JRs被贴直男标签的另一大原因是虎扑每年一度的“步行街女神终极一战”。在2017年步行街女神评选过程中,JRs参照世界杯赛制,从备选的128个美女的名单,到选拔赛制介绍,再到集体民主投票环节,最后选出“女神邱淑贞”,整个过程都相当严谨。


虎扑站内,该系列的23个主题帖平均点击量达34万,回复数有1784条,前后有超过10万注册用户参与了投票。后续有大量自媒体跟进报道,把“直男”两个字加进标题里重点强调。


“虎扑用户可能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当成一种赛事,然后进行讨论”,虎扑市场部经理王兆丰总结道,能自发地把女神选举张罗地如此一本正经,可能全网也就只有虎扑里的体育向钢铁直男吧。


突变


2004年,留美博士程杭花260美元租了个服务器,办了一个名为“hoop CHINA”的篮球论坛,立志“做最好的篮球网站”,那也是虎扑的前身。虎扑主站一直专注于讨论赛事和球队球星,“癌化”主要源自后面兴起的步行街板块。


步行街在2005年时还是另一个名为“开放区”板块的小分支,号称“兔子洞深处”。


作为前者的水区,主要承载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帖子。那会儿奥贝斯特还是版主,被称为斑竹,因为发布了几条恶搞的国际言论,被JRs称作“甘比亚大土鸡”。到后来甘比亚就成为了步行街的代称,往后管理员们顺水推舟,把整个休闲区官方定名为“甘比亚大陆”,直到2017年才被更名为“步行街”。



“他们其实和虎扑传统的足篮球用户是一批人。”沈瑞恩说,“步行街的出现是填充了他们在看比赛之外的闲暇时间。”那时的步行街只是作为JRs茶余饭后的水区,大家聊一些赛事外的琐事八卦、内涵段子、香艳轶事,虽有点颜色偏黄,倒也还算融洽。


直到2012年五月,有一个叫胡廷飞的JR突然将整条步行街染绿了。胡廷飞在当时“运用毕加索式后现代笔触轰然炸裂的抽象文字”描述了自己被女友出轨的经历,字里行间的情绪让其它JRs宛如触电般感同身受,整个步行街都感觉被人戴了绿帽。这种感觉将步行街的色彩推向了另一个风向,一瞬间集体的性别痛点被激活,原本因兴趣集聚的直男们,基于性别特征的群体意识原地觉醒并被无限放大。



发展到如今,步行街被称为“绿化率最高的一条街”或“绿帽一条街”,甚至街歌都是孙燕姿的《绿光》,这篇“突变”当时多少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段时间后虎扑的风气逐渐转向,关于两性情感的话题日渐兴盛了起来,“被绿”“老实人”等直男群体常见问题被反复讨论,后来甚至慢慢出现了严重挑战三观的直男癌论调,比如这两天步行街热帖还在讨论女生处与非处的问题。


随着虎扑作为一个直男共同体开始和外界交手,“直男癌”的标签又在划清界限和对立的过程中被不断强化。


之前虎扑步行街和豆瓣八组就撕过几场,虎扑在八组眼里是直男癌聚集地,八组女生则被虎扑直男称为“圣女”“脑残粉”“田园女权”。知乎“精英”、微博“女权”等南门北派也都先后和JRs有过纠葛,外界对虎扑直男癌的刻板印象被一步步积累形成。


在这个过程中,虎扑JRs在“直男癌”的标签下愈发团结,“科黑詹黑,勇蜜火蜜,关键时刻都是一家人”。靠篮球发家的虎扑正由JRs的凝聚力守成,正如虎扑“湿乎乎话题”的板块介绍:工业时代是干巴巴的,我们在虚拟世界的关系是湿乎乎的。


直男步行街:很直,很黄,也很温暖


JRs“直男”是真的,但“直”并不完全是个贬义词。


“直”不仅是指“性别男爱好女”,不仅指油腻腻湿乎乎的内容,不仅仅指审美低下、自大自负、目光短浅等每个群体都可能会出现的弱点,“直”真正意义上代表的是一类思维方式。


比如JRs喷当红小鲜肉一个最主要的出发点,在于他们对待任何事情都像对待体育竞技一样,强调的是专业精神,只要明星有职业态度和进取心或者有实力,JRs同样会黑转粉,之前李易峰就是一个典型。


而且有时候“直男”的“直”也很可爱。


之前虎扑有一个热帖《JRs,乃们最艰苦的战役是什么?我们还活着,在真实的支撑着每一个人生》盛传,楼主“唐门归来”将jrs历经苦难的故事收集起来集中发布,里面包括亲人去世、产业失火、赌债危机、家人贪污、重病缠身等各种经历,每个危机贴后面的回复中还会出现好几个人,讲述自己类似的困境。


他在文中说:


“每一个能够来这里诉说真实人生困境的筒子,都是实实在在地对这里有一份归属感。这时候,这里jsr的类似的真实经历往往最能给困苦中的筒子以让人信服的鼓舞,因为这都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步行街里的事情啊。相信这些事例,能够支撑着一个个孤独而困惑的hooper走过这段坚信的时光。”


在所有回复中,被顶在首位的那一条是:“这才是步行街的真正精神所在。”步行街JRs互述衷肠、互励互勉的故事也在每天发生着。


还有步行街主队凉亭坳的故事,因篮球文化的联结,贫困山区凉亭坳在虎扑步行街众JRs的关注下,成立了学校女篮队,每届比赛都有众多朋友前来助阵,很多网友在现场关注手机图文直播,有的JRs还客串教练。在虎扑,大家都亲切地称凉亭坳篮球队为步行街主队,表达了JRs对凉亭坳孩子们的爱与期待。



程杭说:“如果你也是马布里的球迷,当他进了一个球的时候,大家可以不论专业、不管月收入高低一起欢呼,而这种身份的标识就好像是一种暗号,这也是虎扑真正的价值所在,它超越了某种边界,突破了某种束缚。但是一大帮子男人聚集在一起聊的一定是共性的话题,一瓶啤酒下肚在讲球,第二瓶下去还在讲球,但到了第三瓶肯定就开始胡咧咧了。”


虽然老是被揪着直男癌的小辫子不放,虎扑本质上还是一个兴趣部落,用户组成横跨了一线城市到十八线农村,三教九流皆有。大家因为体育结缘聚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大型男生宿舍,兄弟成群一起打完球,吃着烤串、喝着酒,吹牛侃大山。


每个群体有每个群体各自的局限,性别、阶层、年龄、学历、地域、职业等各方面的差异都可能成为群体局限和群体认知差异的来源。我们已经有太多刻满偏见的符号了,像亚文化范畴内的肥宅、杀马特,像消费领域的拼多多、快手,比比皆是。符号背后的群体鸿沟难以逾越,以至于甚至有些跨圈层跨次元的的对话就像对空言说。


互联网让世界更开放吗?答案并不是肯定的,信息爆炸的同时也带来了信息茧房,圈子和圈子之间的理解变得比以往更加艰难。就像梅格妮注重偶像形象和人设,而JRs更看重明星的实力一样,不同群体认知世界的方式有着很大的区别,所以群体相互之间的隔阂、误解常常是很深的。


带着偏见看世界,也许并不会增进大家的相互理解和达成更多的共识,与其信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如抱团取暖,避免自己有一天也成为下一批被千夫所指的“直男”。


最后引用羊总的话:


“生活中,你在步行街上自然要挨家挨户看看小玩意儿,和三五好友说笑谈天,累了在街边坐下喝杯茶,饿了街上找家馆子当次老饕,无聊了仰头看看街上窗边是否有道美丽倩影。网上步行亦如此,无惊才绝艳无妨,藏拙即可,无屠龙之力无妨,驻足观赏即可。带寻常心,逛起来才能如鱼得水。逛街如是,生活如是,做人亦如是。与诸君共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科技唆麻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613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51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