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生与不生,都不容易

生与不生,都不容易

虎嗅注:众所周知,我们的邻居——日本,正饱尝老年化社会的苦果。而如今中国生育率之低,比起日本有过之而不及。于是,国家政策也从“计划生育”开始逐渐向“鼓励生育”转变。有人认为,我生不生孩子是自己的事,国家无权干涉。但现实是,低生育率会在未来切实地影响每一个人的生活:老龄化严重、年龄劳动力不足、基础设施跟不上等等。正如文中所说:“人口减缓最后的杀伤力,这把刀要抹到我们每个人脖子上,我们未来所面临的状况,都会与我们今天这一整代人所作出的选择息息相关。”


本文转自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讲述:梁文道。


在《使女的故事》讲述的魔幻现实里,我们提前预览了一个人口出生率骤降之后的可怖社会——女性被当做国有财产,被迫作为统治阶级的生育工具。


所幸这一切只是存在于影视剧中的场景。女性的肚皮,并不是一种生育资源,生孩子这回事,归根究底是每个人自我选择的权利。当我们所处的社会,都不能给予孩子安全的成长环境、完善的保障系统,加之负担不起的昂贵生养资源,仅凭一句口号式的呼吁,改变不了年轻家庭对生育孩子的忧虑。


但我们同样难以回避的是,少子化、人口老龄化将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我们的未来与我们当下做出的选择息息相关,而每一种选择背后,也都负担着沉重的隐痛。


1. “我的肚皮是我自己的事”


几年前我还在做时事评论的时候,常常会谈到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


在那个时候,反对计划生育主要出于两种角度:第一种角度,聚焦在个人的自由权利和个体选择,“我的肚皮是我自己的事,我能够生多少个、愿意生多少个,国家管得着吗?”


另一种角度,则是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考虑出发,譬如中国过去经济发展如此高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人口红利,但是当人口红利释放殆尽,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的社会,人口持续加速老龄化,将来我们的养老成本,社会是否还能够负担得起?


我这个人很实际,往往都是从后面这个角度出发。


直至五六年前,我在一些农村地区,还能看到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的标语,比如“打出来、流出来、堕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可见这项政策施行起来是多么的严厉。


由于在这些地区的标语主要是给农民看的,所以对他们要具有一定的威慑力,因此就有了诸如“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的标语。如果你想听更形象化、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标语内容,有这么一条给你参考,“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世界变得是很快的,没想到才不过转眼五六年时间,这样一项基本国策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一开始放开二胎,到了现在已经变成鼓励大家多生了。


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刊登了这样一篇评论文章,题目叫做《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文中的主旨就是告诉我们大家,要从国事的角度出发来看待我们的肚子。


△《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


只不过,这回不是要“只生一个”,而是我们应该好好地多生几个,同时呼吁政府要制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大家愿意生孩子,敢生孩子。


为什么大家都不愿生、不敢生呢?理由很简单,如果去看看你身边的朋友,特别是今天在大都市里生活的中青年人,他们的父母多已年迈,这些中青年承担着赡养他们的责任。而住在大城市里,生活成本已然很高,没有房的要攒钱买房,买了房的要还房贷,除此之外还有日常的生活开销,这么一大堆开支,哪还有余力去生养孩子呢?


没错,如果我们从个人福祉出发,来考虑这个问题,以此决定不生或少生,其实完全没有错,但问题在于,这些问题发展到最后,加总起来真的不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个体吗?


不得不承认,这些问题终究会影响社会中每一个个体,就让我们参考我们的邻居——日本身上发生的事吧。


2. 我们忘了,人口减少也是呈几何级数的


日本大概是全球发达经济体之中,最早迈入高龄少子化社会的国家;也是第一个被人口老龄化问题威胁到未来发展,甚至威胁到生存的一个国家;同时,也是认为需要依靠大力推动政策去解决这项问题的一个国家。


但是日本这么多届政府下来,他们成功改善人口持续减少的严峻趋势了吗?他们能够减缓人口减少吗?答案是,不能。


为什么?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绍一本书,这本书叫做《未来年表》,它的作者是河合雅司。


河合雅司是日本三大报之一——产经新闻的评论委员,也是日本大政大学的客座教授,同时也担任厚生劳动省等一些日本中央政府部门的顾问。他所研究的专业领域就是人口政策和社会保险政策,由此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和讯息。



他所出版的这本《未来年表》听名字好像很沉闷,谈人口问题,可你要知道,这本书去年(2017年)在日本一上市之后,立刻卖出30万册,以今天的日本书市来看,相当于是一本超级畅销书,为什么一本讲人口政策的书能够卖得如此之好?那是因为他用了一种很聪明的写法,即预言未来式。


它基本可以看作一本“预言书”,以逐年铺层的方式,描述如果日本当下人口减少,高龄化的趋势不得到改变的话,那么从2017年开始,一年一年下去,每一年将会因人口老龄化发生什么样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加总起来,最终将会真的带来一个灾难性的结果,内容很危言耸听,但据说背后都是有坚实的基础的。



到底都会出现哪些问题呢?首先,我们要来谈人口学上的一对概念。


这对概念第一个,叫做“总和生育率”,简称总生育率;第二个概念,叫“世代更替水平”。听起来都很深奥,我们就用这本书里一个简单例子解释给大家,它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们假设现在有一对夫妻,假设这对夫妻这一整代人的人口,是一张纸。假如这一代的夫妇们,他们都只生一个孩子的话,到了下一代人口就自然减少一半,就像这张纸对折一半一样。



如果他们的子女也是只生一个孩子,这张纸就再对折一半。如此,也就是说到了他们孙子那一辈的时候,这张纸的人口就已经减少到只剩原来那一张纸的四分之一的面积了。


总和生育率,指的就是一个能生育的女子,她平均一个人生育子女的数量。假如她只生一个小孩,就会出现刚才我们所说的那个结果。如果是这样的结果,这个国家或这个地区,就没办法完成一个完整的世代更替。


所谓“世代更替”,就是父母这代人的人口数量是多少,到了子女那一代仍然维持相同水平。也就是说,如果大家都只生一个孩子,那么下一代的人口可能只有现在的一半,甚至更少。


我们以前常常以为,人口的增长是几何级数的,其实我们忘了,人口的减少也是几何级数的。


那这是否表示大家都生两个小孩就会变好呢?也不对。因为在大部分国家,女婴出生的数字会比男婴更少。


同时,我们还要考虑这些女婴她是否都很健康,是否能无病、无痛、无意外地顺利长大到可生育的年龄,然后她还能够生育小孩。但是万一中间出了什么闪失、意外,她没能活到生育年龄,那该怎么办?


因此,依据人口学家的说法,要完整世代更替,一个女性至少需要生育2.1个小孩,才够保险。


3. 老龄化=国家灭亡?  


日本在2015年的时候总生育率仅有1.4,这对日本而言就很可怕了,到底可怕在哪?我们看《未来年表》这本书。


书中提到,2017年的时候日本首先会成为一个“老太太国家”,其实大家要是去日本旅行也可能会注意到,为什么满街有那么多老太太呢?这是因为,通常女性要比男性长寿,她们的老伴死了,当然只剩下这些独居老太太。



而书中预言,从2018年开始,日本的很多国立大学将要面临倒闭危机,这又是为什么呢?首先,现在日本的私立大学,已经有40%是招生不满,由于人口少了,年轻人少了,青少年少了,按照原来人口规模建设起来的那些小学也就招生不足,所以十几二十年前开始,日本许多小学首先开始倒闭,接下来是中学,中学倒闭完了终于轮到了大学。


大学中首先遭殃的,就是品质不如国立大学的私立大学,再往下可能就要慢慢蔓延到国立大学。假如大学招生不足,可又不想倒闭,那该怎么办?那就得降低自己的招生标准,但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到了2019年,日本的许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将会出现问题。这里所指的基础设施问题是指,因为日本很早迈入发达国家之林,所以它的公路、水电系统、铁路,乃至于高铁网络都铺设得非常早,现在已经到了需要大规模翻新维修的地步,但是谁能来维修它们?年轻劳动力。


可由于人口缩减,年轻劳动力缺乏怎么办?那就只好增加人力成本,吸引年轻人来修铁路、修马路、修水管。


日本的自来水事业,这项在日本是半公营、半私营状态的产业,目前就已经出现问题了,正是因为它的维修成本、翻新成本急剧增长,但用水的人却在相应减少。尤其很多乡镇地区,人口已经少到一个程度,他们所缴纳的水费,即使交得再多都已经负担不了维修成本。


这时候他们只有两种解决之道,第一就是将水费加到天价,那也许勉强应付得过去;否则,就只能停止自来水供应。也就是说,可能到了2019年,我们再去日本,很多农村乡镇地区,也许扭开水龙头就没有水出来了,你能想象那是日本吗?



而2020年的日本,每两位女性中,就有一个是50岁以上的太太。再往后,2021年,我们再看日本还会出现一个很独特的现象,即将会爆发因为照顾长者而离职的热潮。


那时许多日本人,由于他们要照顾家里的老人,而要辞职了。河合雅司认为,到2021年不论男女,由于他们的父母年纪实在太大了,他们又找不到合适的保姆或根本请不起保姆,也负担不起养老、安老等等设施,于是只能够自己辞职回家专门照顾年长的父母。


到了2024年,日本每三个人里面就有一位将是65岁以上的高龄人士。但不要以为这三分之一的日本人就能风流快活地享受退休生活,有养老、有保险、有福利,另外三分之二的人承担他们的养老成本,这样想你就错了,因为这三分之一的日本国民,他们面对的是老人养老人的情况,比如要照顾同样养去的老伴。



更麻烦的是,他们的父母可能都已经八九十岁,却仍然健在,也就是说,以后会出现一大批60多岁的儿女,在照顾80、90岁的父母们。


而且这样的照顾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也没办法维持下去,因为到了2027年,日本的医疗系统也要开始崩溃,因为医护人员不足,但是使用医疗资源的人将越来越多,这其中还面临一个最关键、最紧急的问题,即血库的血液供应量不足。



因为一般而言,主要捐血人群集中在16-39岁这个年龄层,但由于这批年龄层的人口下降,老人的数字大幅增加,以后谁还能来捐血呢?而我们现在用血输血,血液里有八成在用于医治癌症病人,或用于医治心脏疾病,到时候如果血液用量增加,但是捐血量又不够,就可能出现外科手术用血不足的情况。


到了2030年,由于年轻劳动力不足、同时消费力急剧降缓,日本乡镇中的银行、百货公司、便利店也将会逐步消失。



4. 我们未来所面临的状况,都与今天的选择息息相关


唯一对我们中国年轻一代而言像是好消息的,大概就是这一条了,2033年日本每三户住宅里就有一户是空的,也就是说终于到了一个房子比人还多的地步,这时候房价不仅是低廉,甚至是断崖式下降了。


苦于房价的我们听了是不是很开心呢?难怪很多人说要移民去日本了。



但是假如你移民去的这个国家,是一个扭开水龙头没有水,出了意外没有血输,满街都是老人,如果住的地方还是个乡镇地区,街上还没有商店和任何购物生活的国家,你认为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


你只以为这是日本才会有的问题吗?


我给大家一个数字,刚才我们说过,2015年的时候日本的总和生育率是1.4,根据这个数字推演下来的情况就是刚才说的情况。


根据中国统计局2015年的人口普查,我们国家的生育率是1.05,其实比日本还要可怕。



大家想一想,刚才我们说的日本的这些问题会不会也在我们国家发生呢?


这么说下来,大家可能以为我是要赞成人民日报那篇评论的讲法,鼓励大家要多生,鼓励政府要多采取一些措施,让大家多生孩子,说不定再来一次逼大家多生的“计划生育”。


不,这不是我的用意,我完全能够理解今天很多年轻人结了婚也不愿意生小孩的苦衷,事实上我们在大城市里面生活,工作压力很大,生活成本很高,我们还要养上一代的父母和老人家,哪还有精力和能力来养育小孩呢?养一个就算不错,更何况还说要养2.1个,那根本做不到,对不对?


我们从个人福祉与个人负担能力角度出发,来考虑要不要生孩子这件事,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同时要考虑到,人口减缓最后的杀伤力,这把刀要抹到我们每个人脖子上,我们未来所面临的状况,都会与我们今天这一整代人所作出的选择息息相关。


今天我们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这个选择都不容易,它背后都背负着非常沉重的一件事。


为什么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良好的解决办法?那是因为,一来我们当然要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但是我们诉诸考虑自己的福利而作出的选择,到了最后集体共同造成的结果又会是如何?


其实,这里面存在着一些根本的矛盾,恐怕是永远没有一条完全妥善的解决之道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看理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691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46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