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101们”的饭圈金钱帝国

“101们”的饭圈金钱帝国

文 | 张锐、武小琪

编辑 | 吴燕雨


尽管最终回归,但是缺席“火箭少女101”整整十天后,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仍然没有出现在首张音乐专辑发布会的现场。会场之外,粉丝们却一直没有歇着。


过去一周,吴宣仪在微博“新星榜”位居第三,如果保持下去,她将和孟美岐一样成功“搬家”。“搬家”是粉丝圈的术语,每月月初,微博“新星榜”上月的前3名有权进入“内地榜”,这是偶像“地位”的一种升级,微博的阅读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爱慕值是搬家的基本条件。或者,在新星榜待满2年也可“躺着搬家”。


新星榜的计分方式及榜单冠军福利


想和吴宣仪一起“搬家“的还有“NINE PERCENT”的“小鬼”王琳凯,但他面临的形势有些严峻。过去四个月里,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9人男团“NINE PERCENT”中,已有5人搬到了“大房子”里,小鬼却迟迟没有动静。


小鬼的粉丝安安(化名)有些焦虑:“小鬼出道后走偶像爱豆的路,他需要流量,后起之秀越来越多,搬家这件事必须提上日程了。”从7月到现在,她一直在为“搬家”做数据工作,几乎牺牲了所有空闲时间连轴作战,却不会得到物质报酬,这在外人看来无法理解。但在饭圈,这是最基本的粉丝行为,对于安安这样的粉丝来说,这是“为爱发电”。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投票早已结束,但粉丝的行动才刚刚开始。出道后的各榜单数字直观冷酷地反映着一个偶像的流量和热度,也刺激着粉丝的神经。


毒眸(ID:youhaoxifilm)发现,为了维持自家爱豆的流量,官方后援会、个站、普通粉协同配合、统一作战,甚至变得像一支“军队”。他们在后援会和站子的领导下冲锋陷阵,对抗其他“大军”,完成数据任务。这支“军队”几乎拥有一切保证胜利的特质:层级清晰、纪律严明、极度忠诚、行为有序。他们为爱豆而战,用一场场战争的结果,帮助爱豆扛起流量王国的“大王旗”。


粉丝中的“将军”


上线34小时后,火箭少女101的首张专辑主打歌《撞》在QQ音乐的销售额便已突破200万元,数字还在持续增长,截至发稿,销售额已突破300万。这是各家粉丝为女孩们送出的“惊喜”,也是偶像们流量价值的直接体现。


在“打造”这些数字时,粉丝们从来都不遗余力。2014年9月21日,王俊凯发布了一条15岁的生日微博,774天后,这条微博创下了首条转发破亿的历史记录。四年后,蔡徐坤生日的一条四字微博“PullUp—official version”,仅用9天转发就破了亿。操作这一切的同样是蔡徐坤的粉丝“大军”,他们通过有组织地“做数据”、帮助蔡徐坤获得了顶级流量偶像的地位。



这样的组织不仅存在于火箭少女101和蔡徐坤饭圈,每一个偶像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粉丝系统——常规构造包括一个官方认证的后援会,多个“私人“站子,它们拥有核心管理层、美工组、文案组、数据组、控评组、宣传组、财务组等多个部门,俨然一个功能完善的公司。这可能是老一辈追星的粉丝无法想象的局面:地域和时间性完全消失,粉丝在无际的互联网上随时扩张和聚集,一切都变得更有效率。



因《镇魂》粉上朱一龙后,阿琳加入了朱一龙粉丝个站,负责视频剪辑,她每天花十个小时浏览爱豆信息,最疯狂时、甚至飞去外地应征朱一龙所在剧组的群演。“个站”是粉丝自发建立的网络组织,有大有小、职能不同。如公益个站,以朱一龙名义开展公益活动;视频个站负责拍摄、剪辑爱豆视频;应援个站组织日常投屏、灯牌、花墙等应援。


如果说粉丝个站是散兵作战,那么官方认证的“正规军”后援会则是饭圈地位最高的组织,而后援会高层更是饭圈中万人拥戴的“将军”。


琼玖(化名)是国内某新星歌手的后援会高层,普通粉丝和她说上几句话,都会兴奋的发个朋友圈。在很多人眼里,追星疯狂而偏执,后援会更是“疯子”的聚集地,但在琼玖的生活里,后援会是粉丝们的领导者,他们为爱豆服务,为粉丝制定秩序并坚守所有粉丝共同的信仰。


后援会通常由高层、小组组长、普通组员组成。核心高层负责总领全局,管理后援会大小事务,协调人际关系,地位最高,小组组长也由高层直接提拔产生。后援会里从来不缺想为爱豆花钱的人,但要成为高层,“金钱、能力、关系都是必不可少的”。后援会严格控制着高层的人数,包括琼玖在内才不足5人,他们不接受“空降”,为保证稳定,高层必须衷心和长情。


琼玖刚完成了一场演唱会应援,她们后援会中至少有七个小组参与了运作,而这是她生活中应援最常规的“操作”。


演唱会前,“开会到凌晨、通宵做方案”是琼玖的常态,她每天要处理许多琐碎的事,第一步要规划的是每个职能组及相应人员配置。首当其冲的是活动对接组,“他们要对接经纪公司、确定活动能不能做应援,询问主办方是否接受应援,还要确定场地规格、尺寸、工作人员的数量等。” 琼玖告诉毒眸(ID:youhaoxifilm)。


应援物资则是琼玖最紧张的环节之一,一场应援需要多个种类的物资,疏忽了任何一个,都是她作为管理者的重大失误。花墙的设计、尺寸、摆放位置、供应商、报价,工作人员和媒体礼包装什么、必须方便携带,物料运输的物流周期、是否损害……每一个细节,琼玖都要系统考虑。如果演唱会快开始了,花墙还在运输路上,便是极大的失误,琼玖曾遭遇过类似滑铁卢,这让她至今难忘,以后的活动里,她只好更加绷紧神经。


许魏洲巡回演唱会花墙


确认物资配送时间后,琼玖安排应援组送往场地,为节省成本,部分应援物资需收回再利用。财务问题更是不能松懈,活动结束,她叮嘱团队将小票、收据、发票做成长图,再交由财务组统一审核报销,若物资涉及金额较大,还要详细解释这笔钱的去向。直到最后一笔账结算完成,琼玖才敢松上一口气。


对线上的工作,琼玖也不敢放松,当活动冲锋开启,多个部门需环环相扣,谁都不能掉链子。为应援物拍摄照片;美工组制作海报,发布应援开始的公告;前线组前往现场拍照;文案组事先准备活动文案;控评组携带文案迅速占领相关微博前排;数据组配合微博转发、与粉丝互动,带动微博话题、增加热度数据,寻找突出点冲击热搜……整个过程的时间跨度很短,线上组的配合比线下更为紧密。 


待所有工作就绪,演唱会即将开始,琼玖终于能像普通粉丝一样坐下,她打开座位上事先准备的应援包,取出里面的手幅、贴纸,拿起灯牌和荧光棒,带领粉丝们喊出整齐的应援口号。演唱会开始,偶像在台上看到的是被精心准备的应援,粉丝热烈而有序的呐喊,与台上的偶像保持着舒适的距离。


王源粉丝站免费为“唯粉”发放应援物


整场活动中,琼玖穿梭于线上、线下,从高层到小组组长、再到小组成员、粉丝,后援会的执行力展露无遗。


演唱会应援只是琼玖诸多工作的一个缩影,除了活动小组,后援会还设有视频组、公关组,宣传组等常规部门,每个小组都要求不低的专业度。“比如宣传组基本都是圈内人,一个代言或官宣出来,他们知道怎样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的文案组里,名校研究生、大学老师比比皆是。”她为此感到骄傲。


忠诚是饭圈世界的基础道德观,信仰是粉丝集体的灵魂,琼玖需要强化粉丝的忠诚度,集体配合应援则是慢慢植入“信仰”的方式,她时刻做好了带领团队“作战”的准备。


琼玖所在的后援会正式人员约100人,爱豆微博粉丝却已超500万,共同的信仰(爱豆)下,精英粉丝能系统化地管理普通粉丝,所有人可以为同一件事情高效协同运作。


“你们做这些,是为了爱吗?”


“我说是,你信吗?”


打榜“战争”


即使没有身处体系如此完整的后援会,一些个站也能组织好日常的应援活动,在有计划有组织的管理下,应援活动只是基本操作。在大多数情况下,后援会和个站的活动独立展开、互不干涉,有时会彼此间相互竞争。但在一些更加复杂的行动中,尤其是需要打榜活动,他们往往要“联合”起来。


“平日里后援会和站子并不和谐,想要一家独大的很多,这牵扯到权力、利益和虚荣心,但两者本质上都是一家人,当对外战争来临时,后援会和站子一定会站在同一战线上。”一位粉丝告诉毒眸。


“搬家战争”便是如此,官方数据组统一调度,作战计划根据新星榜四项指标制定。搬家开始,饭圈同仇敌忾,搬家军陆续集结,最终分为四个群组奔赴前线,在“社会影响力”“互动数”“阅读数”“爱慕值”四个战场上一一发力,一个月后,战争的胜利者将进入下一个榜单。


7月新星榜四项指标


对于社会影响力群组来说,增加搜索量、微博提及量是第一任务,粉丝需每天在微博搜索爱豆微博,对提及爱豆的“营销号”微博转发、评论,发微博提及爱豆,举报造谣抹黑微博;阅读群组需阅读爱豆30天内的微博;爱慕值群组则负责花钱买花、送花。


安安加入了互动群组,在四个战场中,互动数耗费最多的人力和精力。进群前,安安的身份被小组人工审核,包括她的打投数据、超话等级、微博提及爱豆数量、购买个人代言截图等。进群后,安安拿到了N个微博账号,她按标准逐一操作,每天向组长报告数据进度,有事需要请假。


“涉及机密账号要严格审核,不然我家花钱买的号,你拿去给自家蒸煮(正主)投票,比赛期间好几家都出现了卧底投票。”她告诉毒眸(ID:youhaoxifilm)。每家都有独家搬家教程,但涉及到竞争类打榜需要保密,多名参与打榜的粉丝拒绝向记者提供教程,这在饭圈里是被严厉禁止的。


曾在饭圈担任高层的涛哥(化名)告诉毒眸,打榜教程一般分为三个等级,向所有粉丝公开的日常打榜;提供付费账号、由粉丝人肉刷数据;更高级的一种需掌握黑客技术。“当年最多的时候,我们买了五台服务器同时运作。”这些服务器通过更换IP地址的方式,高效率刷数据。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战场之外,每隔两个小时,数据播报更新一次,冲锋数据组根据变化重点发力,粉丝的喜怒哀乐被这些数据牵扯,他们之间相互鼓励,希望为爱豆赢得这场伟大的“战役”。



如果前一天日榜成绩不佳,愤怒和悲伤会立刻弥漫在饭圈中:“日榜出来了,你们没有一点心痛吗?”“我求求大家了,我要怎么做你们才会参与到搬家中来,他只有我们啊”。


从8月1日开始的大半个月,打榜粉丝们没日没夜的重复着机械式的工作,搜索、转赞评、监测、分析、改进……最新数据显示,尤长靖、王琳凯、吴宣仪占据了新星榜前三的位置。


搬家战争只是所有打榜“战争”中的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蔡徐坤的粉丝每天至少需要完成亚洲新歌榜、超话签到等九个榜单的工作,为了维持顶级流量爱豆的位置,粉丝大军穿梭各大榜单中,从未停下。


蔡徐坤打榜组的置顶微博


打榜之外,粉丝要完成推广、控评、轮博、反黑、净化等日常工作。如在控评组的领导下,媒体、公司等官方微博发布爱豆的内容后,立刻带着文案占领评论前排、带动话题和热度,保证路人点开微博看到最好的一面。反黑和净化同样重要,反黑组会统一举报“黑粉”账号,通过发博、点赞和评论等方式净化不利于爱豆的负面内容。


行动计划和细节也在不断完善,涛哥提供的一份某明星视频推广方案显示,在推广日的前一周、10分钟到1小时、下课下班流量高峰、一周内,每个时间点都有专门的安排,保证一场推广行动的胜利。



留给8月“新星榜”的搬家时间已经不多了,每一家粉丝都进入了冲刺阶段,想要在8月搬家的艺人很多,几乎所有粉丝对此都非常重视,甚至将其重要程度放在了分秒必争的态势。而有的后援会官方微博会早在7月底就发布了公告:八月作战期间,全员参与,时间宝贵,拒绝一切挑拨,一切交由反黑处理。宛如在做“战前准备”。


“暗账爸爸”万岁


无论应援还是打榜,都离不开钱。


一个后援会的正常运转,需要充足的资金支持,琼玖透露,一般顶级流量偶像后援会,一年的资金流水至少几百万元,这可能是一家初创企业的年收入。会员费、贩卖周边、拉广告、高层赞助、集资等,都是最基本的收入来源,随着打榜的活跃,集资在流量竞争中越来越重要。


Owhat、超能星饭团、爱豆IDOL等软件是粉丝公开集资的主要渠道,一般适用于单个活动。后援会、站子负责人发起集资、在微博上发送集资链接、号召粉丝集资。公开数据显示,《创造101》总决赛,仅孟美岐一人的粉丝便完成了超过1200万元的集资金额。


部分101、48系偶像的部分公开集资


后援会对集资的看法十分暧昧。琼玖告诉毒眸:“集资一定得公布账目,但是账目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比较隐秘,如一个LED屏、公交站牌等,是没办法公开价格的,因为我们会签一些保密协议。”


尽管如此,集资已成为打榜的最主要资金来源之一,如搬家需要通过“送花”提高爱慕值,一朵花明码标价两元,除了散粉买花,建群集资是技术性手段。饭圈盛行着一种叫“砸花”的技巧,即集资后在短时间内大规模买花,数据统计结束前几分钟一次性投入,在对手没有防备时超过对家。


这只是“明账”,涛哥告诉毒眸(ID:youhaoxifilm),在打榜活动中,“暗账”才是决定爱豆排名的秘密武器。



榜单是公开的,熟悉规则的粉丝想推算出对家的数据并不是难事,集资群也常常被对家粉丝渗透、监测,一旦暴露集资真实数字,就容易失去领先优势,这时,“暗账爸爸”是制胜法宝。“暗账爸爸”,即不参与公开集资,但手握大笔投票资金的粉丝,在榜单截止的最后关头,“暗账爸爸”入场,可一举击败对家。


SNH48总决选是一场大型集资竞赛,在涛哥等人的精心策划下,涛哥的爱豆曾在某一年拿到了意想不到的名次,胜利的背后,是一场持久而精密的谋略布局。


一般来说,SNH总选包括速报、中报、终报三次票数发布,涛哥会根据每一次的公开票数计算差距、追加投票,保证爱豆拿到想要的名次。速报之前,涛哥发起明账集资、保留部分资金留作暗账,故意使爱豆在速报处在下游,之后,涛哥一手策划了“卖惨文案”:妹子优秀又努力,你们不花钱投票,她哪有出头之日啊!


SNH48第五届总选举


中报阶段,涛哥储备的暗账出动。“公开集资只能达到50名,暗账如果运作得好,甚至可以近入前10名。” 涛哥事先拉拢了手握千张大盘(CD,内含48张票、价值1680元)的暗账爸爸,适时发出“励志文案”:集资即将成功,现在差N张票,只要有粉丝投票,后援会就将追加同样的票数!果然,终报前的公开集资再次增加,粉丝看到希望会再次增加票数。


“只有在大家看到的明账之外,额外拿出弹药来,才能拿到你真正想要的名次。”为了更好地运作暗账爸爸的弹药,涛哥制作了一个详细的表格,并同时派出情报组、在剧场随时打探其他各家的暗账爸爸,步步推算、适时增加弹药、超越对家。


“暗账爸爸”组成复杂,包括后援会中愿意投入大笔资金的高层,也包括粉丝“大佬”,大佬中,最常见的是“单推王(每次榜单中,为某成员投票最多的人)”。在饭圈中,成为单推王是件荣耀的事,为了拉拢大佬,后援会往往要设计谋略、保障其成为单推王,或有意引导、让大佬们为单推王竞争、拉高大盘。


除了功能性集资,集资有时只是一件“面子工程”。摩点集资举办的第一届“河创杯”联盟大赛中,101系和SNH48系同台竞争,获胜组可获得摩点一日APP开屏和五日Banner宣传位奖励,失败组要在应援会发布一条获胜组的安利推广微博、并全组将超话头像换成表情包一天。


短短3天,总筹集金额达500万元,101系参与人数达23813人、筹资260多万,获得胜利,这在48饭圈内掀起轩然大波。一位48系资深粉丝告诉毒眸(ID:youhaoxifilm),比赛之前,48系戏称101为“村外”集资(团队不成熟,粉丝协作力低),最终,48系集资人数只有9836人,远低于101系。活动结束后,参与竞争的黄婷婷粉丝被48系饭圈集体声讨。


第一届“河创杯”联盟大赛


无论何种资金来源,后援会和站子资金管理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即使是48系腰部团员,一场总决选也要动辄百万资金。但由于集资方式简单直接,钱一般在粉头个人账户中,粉头的公信力就尤为重要。与被官方认证的后援会不同,个站集资若管理不当,会出现粉头卷钱跑路的情况,更有甚者,由于粉丝圈的封闭性,有些骗子从一个饭圈骗到另一个饭圈,却总能抓住粉丝的心态,重复薅下粉丝的“羊毛”。


粉丝真金白银为信仰充值,换来了一个个飘红的数据,几乎所有粉丝都认为,数字等于流量,这对爱豆的市场空间有好处。然而,这真的能等价换来市场的青睐吗?


一位资深品牌公关告诉毒眸,品牌选择代言人一般会考虑知名度、美誉度和差异性。粉丝投出的数据能提高艺人的知名度,但这仅是标准之一,在美誉度和差异性等更为重要的方面,粉丝的数据几乎微乎其微。换言之,能真正决定爱豆品牌资源的,并不是粉丝的刷榜数据。


美誉度方面,目前的应援活动中,以爱豆名义开展公益活动是常见行为,但不能从根本上提高;差异性即艺人与品牌的契合度、目标人群与艺人粉丝的重合度,更不由粉丝决定。“不过如果粉丝很会做品牌维护就另当别论了,这绝对是加分点。”她说。粉丝消费力也是品牌选择的重要维度,在市场面前,粉丝基数和消费力取舍时,消费力会被优先选择。


粉丝对爱豆的感情或许更加复杂,他们似乎明白,自己倾尽所有支持的爱豆,实际上与自己在两个平行世界。“我觉得粉丝应该远离爱豆的生活。” 阿琳说。


在饭圈世界里,他们花钱、做数据、赶应援,接受饭圈“将军”的领导,小心翼翼维护爱豆着的形象,对于粉丝的身份自豪、尽职尽责。而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被当做狂热追星的偏执者,长久以来,他们也在寻找自己生活中两个世界的平衡。


但偏执与狂热早已不是如今饭圈的代言词,他们并不愿介入爱豆的真实生活,将视野放在舞台上,是爱豆与粉丝最好的关系。虽是万千粉丝羡慕的“将军”,但琼玖有时也会感到迷茫:“爱也会有期限的,其实最后,都是一场空欢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毒眸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8250.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1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