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在高房租下生存下来,你都住过什么样的房子?
2018-08-28 14:24

为了在高房租下生存下来,你都住过什么样的房子?

虎嗅注:每一代漂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都有着自己的心酸往事,这一届年轻人也是。随着房价、房租都越来越高,这些梦想之地的生活成本也水涨船高,这里有几位年轻人的租房经历,他们看过的那些房间每每都出乎人们的意料。就从租房这一件事看,这一届年轻人们似乎很难拥有一种体面的生活。


本文转自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闫如意,编辑:曹虎虎,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买不起的房子,付不起的房租,回不去的故乡,这副躯体何处安放?


据说现在年轻人不仅买不起房,连租都快要租不起了。


人们的智慧是无穷的,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日益水涨船高的房租价格,合租、N+1等等一系列模式都被发明出来。


毕竟,在单价相对稳定的时候,只要面积足够小,租金就能足够低。


01 


年初,李豆角想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期望步行能到,通勤时间控制在半小时以内。


李豆角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惜我们公司坐落在北京市中心:东二环边上。


被看房折磨一周以后,李豆角一脸憔悴地向我们展示了她看过的一些房子。



以上三个房间,单价都不低于2000元/月。押一付三,合同一年,水电费自理,还有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


李豆角表示,这一点都不都市白领。


这些都还算是好的,为了找个大点的房子,李豆角放弃了精装修的电梯房,去看了看外地人向往的老北京四合院。


下面这套房子位于二环枢纽东直门,面积高达23平方米,还在学区内。



但看着将倾未倾的大门和窗户,好像还在漏水的屋顶,同事焦虑了:“住这房子,感觉随时都会有人闯进来强奸我。”


这虽算是极端案例,但北京多的是狭窄的,逼仄的,破旧而脏乱的出租屋。


例如这样,用木板隔出来的“次卧”。



这样,除了一张靠墙的单人床以外什么都放不下的狭窄房间(居然不是隔断)。



或者是这样,放着双人床出售床位的半地下室。



而这些屋子,只要占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再加上一个相对亲民的价格,有不少人愿意租。


02 


在我漫长的搬砖路上,也搬过数次家,每找一次房子都会见识一次人类卓越的想象力和空间改造能力。


刚工作的时候,我曾心比天高地想在公司附近租一个高档小区的房子,可惜工资比纸薄。


没想到,打开某同城软件,真找到了该小区内有房出租,出租价格仅一千上下,我迅速的约了看房,生怕羊毛被别人先薅走。


当晚中介小伙子带着我看房,出租屋的防盗门大开着,一进门就是一条狭长幽暗的过道,过道两边都是房间,有两间关着门,其余的都敞开着,看样子还没人入住。


我预约的房间在过道的尽头,中介带着我摸索前进,走到尽头,推门。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目测10平米不到的房间,房间除了紧贴着墙的一张1米5的床,摆不下任何东西,居然还见缝插针的安排了一个独立卫浴。


凭记忆艰难绘制的简易户型图


我进房间观赏的时候,中介小哥始终站在门口不进门。事后证明,这大概是因为房子基本只能容纳一人,再多就得上床,否则会转不开身。


从房间门口看过去的视角,房间大概长这样,当时没存图,在其他网站上找了个相似的房间


但这并不是这栋房子里最令人惊奇的房间。


看完预约的房间,时间还早。于是小哥带着我顺便看了看没人入住的其他几个房间。


这个房子大概90多平,一共分割成了8户,每一户都有独立卫浴。


房间分割大概是这样的


为了节省空间,有的把马桶安排在了阳台上;有的厕所紧挨床边,从床上就能一步跨到卫生间里。


但这些都不是最令我费解的房间。


图中的02卧,是一个宽一米五,长三米左右的狭长房型。类似这样:



性感作者,在线画图


乍一看是很正常的布局,甚至朝南落地窗还有点精致,但是仔细看户型图右下角就能发现,马桶紧紧贴着墙壁,正在面壁思考桶生。


甚至连这样能放个小短腿的距离都没有


一瞬间我开始怀疑人生,并思考了许久,如何才能正确使用它,结果我觉得它并不想被人使用。


在辗转多家中介,充分认识到面积和价格不能兼得的情况下,我租下了最初看的房间,买了个床上使用的小桌,回家就上床,并不断安慰自己,就当体验东北土炕了。


但住了不到半年,中介通知,由于楼下投诉我们太吵,房子要收回,限我们三日内搬离,三日内不搬停水掐电。


交涉再三,中介终于替我找了另一个房子,房间面积从不到10平方一跃翻倍。


看房的当天,中介没到场,让我自行前去。我一推门,屋子正中央有一大块烧焦的痕迹,推开卫生间,马桶旁边,放着一罐液化气。


我倒退三步,紧张地思考是不是中介被纠缠太久,想杀人泄愤。


小心翼翼再次步入卫生间,液化气旁的小餐桌上摆着脏兮兮的菜刀,一旁原本应当是挂毛巾的架子上,挂着一排锅铲,油渍应该是很久不洗了,摸着粘手。


这是一个安置在卫生间的厨房。


我看着马桶和液化气罐,再次陷入了沉思。


03


刚来北京那会儿,群租房泛滥,不过好在房子多还便宜。租不起房子?别开玩笑了,只要你不嫌弃,总有低价房子可租,不至于活不下去。


30平米的房子改成三个主卧,每个都有独立卫浴,价格低廉,毕竟嘛,“创新”“包容”,这是北京精神。


可群租房到底还是有安全隐患的。后来群租房被大力整治,想再住进带独立卫浴的房间不再那么容易了。现如今,北京三环内随随便便一个小房间都要三千,还是跟五六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


为了住的舒服些,李豆角最终在东五环外离六环只有3公里的地方,租了一个带独立卫浴的主卧。每天上班倒两趟地铁,单程的通勤时间一个小时,偶尔加班错过了末班车,打车要一百多。


但好在有飘窗,有卫浴,房间里还有一张书桌。周末闲下来可以做顿饭,还能请一两个朋友回家坐在床边支起小桌涮火锅。


火锅是生命之光


这大概也就是一个漂泊在异乡的都市青年的标准幸福生活了。


但即使是这样简单的生活也需要小心维护。


在北京,最害怕出事的不是政府部门,而是生怕下一次出事,被赶走的就是自己。


04 


王木木刚到北京时,在城南租了一个带阳台的卧室。阳台朝南,一整面墙的玻璃窗,太阳好的时候整个屋子都是阳光,大冬天不用开地暖都暖得需要开窗通风。


但美中不足的是,这是个客厅隔断出来的房间。


大兴一场大火死伤数人,北京下死命令整治火灾隐患,隔断房成了首当其冲的整治对象。


王木木觉得自己好歹租的知名品牌的合租公寓,再加上服务管家保证说:N+1模式是经住建部批准的,因此还算冷静。


没想到几日后,租户群里不断传出隔断房被强制清退的信息,有被贴条要求三日内立刻清退的,有半夜强行敲开门,拎着锤子就砸墙的……朋友圈也被一篇描述租户被强制清退、半夜开着奔驰在北京大街上无处可依的文章刷屏。


王木木连夜下单了一堆行李打包袋,做好了随时被清退的打算。


群里的管家一边承诺一系列清退后的保障措施,一边反复提醒大家不管谁敲门都千万别开门,外卖快递直接打电话。


租户们终日惶惶,生怕哪日回家后看见一片狼藉,房间已经被拆。


这样提心吊胆了两个月,清退的消息渐少,似乎一切已经平息了。王木木突然又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则大兴着火的消息,这次,王木木附近的小区也有隔断房被清退了。


是个人都经不住这样反复的折腾,王木木一怒搬家,舍弃半个月的押金,用双倍的房租换租了一个条件还不如现有的房间。整个房子里都没有隔断间了,但两室要付出原本三室的房租。


贵,就贵点吧,好歹不是隔断。王木木吃俭用攒房租,也不再做每个月的固定储蓄了——刨除房租和生活费,根本剩不下什么钱。


没有谁是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的,但房租价格水涨船高,一个80平米,采光良好,地段一般的两居,都能被冠以“豪宅”的名义租出10000+的价格……


王木木觉得这个城市真不友好。


但换个城市,依旧如此。房价低些,收入也低些,房租收入比还是一样,想活出点人样,都不容易。


这个时代,对无产的年轻人们,真不友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5
点赞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