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个黑白调子的城市
2018-09-17 09:07

深圳,一个黑白调子的城市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雅筑AzuremystID:azuremys),作者:flyer。


这次我想要分享的,是去年的深圳之行。


深圳本身只有20年历史,没有太多的过去,却有很长的现在。

——库哈斯


近年来,深圳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最具有潜力的城市,是继北上广三地后的人才聚集地。可是,强势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使城市建设者无法及时对其作出回馈与改进,更助长了现代主义在城市中快速扩张的气焰。


城市观


深圳中心区在早期的城市设计与实践中有明显的柯布西耶“光明城市”模式痕迹,主要为大尺度的元素,如大单元、大地块、大马路与大型建筑占据结构的绝大多数,因此所生成的城市肌理稀松,人性尺度缺乏。由于早期结构的成型,大量小型空间载体的缺失,致使许多小型复合功能进驻困难。


步行在中心区,除了在中心城综合体附近,很难寻找到连续多样的小尺度业态场所,业态与空间多样性的丧失也致使中心区吸引力大大降低。



以下为一则发布在深圳论坛的贴:


“深圳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为了提升城市形象,强烈建议深圳取消人行道,禁止行人走路,因为人行道占用了大量的本来就很稀缺的道路资源,影响了机动车的通行效率,并且每年发生的车祸死亡事故有很大比例都和行人有关,为了维护深圳的交通秩序,扩大机动车通行效率,一切与机动车争道的电单车、自行车、行人等又应该被禁止!”


城市中本应有大量的低速路提供良好的步行环境体验与小型业态存在的基础,而深圳中心区在许多地方却恰恰相反:现代主义的大马路与同构型塔楼模式造成了步行环境的割裂与小尺度建筑的丧失。这已经间接导致了深圳的高房价、限制低档车通行、国内最贵地铁票等一系列政治与社会的决策。


还有的深圳人甚至想把城市推向更极端的“国际形象”。



利益,正无声无息地掏空人心。


“无非就是5000以下的可以离开,否则就是浪费青春。”


一个城市的持续发展,的确需要利益的推动,但更重要的是社会责任。


深圳的国际化进程,该如何推进?


我们要为了前进而先回顾历史与传统,要为了上升而先向下看。

——罗伯特·文丘里


建筑观


或许是由于深圳自身缺乏历史的沉淀,它迫切地想把世界各地的历史文化都据为己有,使其成为自己的文化后盾。


深圳的世界之窗作为“中国著名”的缩微景区,以弘扬世界文化为宗旨。其中的建筑只是对世界的简单复制,是无意义的建造行为。在现实中世界之窗更沦为了极不热闹的景点。



大量玻璃立面的摩天大楼争先恐后出现在城市中,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美国商业建筑的语言。这些建筑形态各异但形式单一,缺乏灵魂的建筑,仅仅是商业化的产物,好比纽约摩天楼同样存在的内外的分离。它们自带虚假感,扮演着城市的中心角色,并使深圳中心区的密度逐渐消融。



空虚,正无声无息地蔓延全城。


库哈斯的建筑总能从当代的建筑语汇中提出质疑。被大众称为“迷你裙”的深交所屹立在这些商业化产物中,使得这个空虚的城市再次掀起了新一波激烈的讨论。站立在深交所面前,我感受到的是沉稳而踏实。那个悬在空中的硕大平台,使之内部形成了巨大的差异,并作为建筑的新变量而存在,弥补了孤立于城市中的摩天楼在密度上的缺憾。



库哈斯试图以“一栋楼拯救一个城市”。


flyer试图以一组照片诉说一个城市。










当时我没有想清楚为何把深圳弄成黑白,现在却懂了。


一个如此纷繁的城市,发展节奏的急促使人们喘不过气。我打从心底里渴望褪掉这座城市多彩的外表,暂停一刻的喧嚣,容下人们呼吸的空间。


黑白,是我对这个城市竭斯底里的回应。


参考资料:陈楠、陈可石、崔莹莹,“城市中心区的小单元功能混合发展模式--伦敦中央活动区模式的启示”,国际城市规划,2006 (3):56-62。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雅筑Azuremyst(ID:azuremys),作者:flye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9
点赞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