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新版初中历史教材,为何删除“张衡地动仪”?

新版初中历史教材,为何删除“张衡地动仪”?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作者:谌旭彬,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两天,“张衡地动仪”从新编统编本初中历史教科书七年级上册(2017年秋投入使用)中消失一事,引起了舆论的关注。①


“张衡地动仪”究竟因何从教科书中消失?


新教材的变化



短史记曾于2017年12月8日推送的文章《卫青、霍去病,从历史教科书里消失了》中,提及过此事:


“旧人教版教材(2010年之前)介绍了张衡和他的地动仪。课文称:‘科学家张衡制造了一种仪器,能测定地震方向,叫做地动仪。这是世界公认的最早的地震仪器。’2016年的部编本教材、2017年的统编本教材,不再介绍张衡及地动仪。”②


图:旧教材关于张衡和地动仪的记载


文章并介绍了该册新统编教材的其他重要变更、具体如下:


(1)因《史记》中关于扁鹊的记载不可信,旧人教版教材里“能用针刺、按摩、汤药治疗疾病”、“总结出来的望、闻、问、切四种诊断疾病的方法,一直被中医沿用”的扁鹊,从新教材里消失了。


(2)因历史上究竟有没有屈原这个人,目前学术界尚无共识,旧人教版教材里浓墨重彩介绍的屈原,在新教材中消失了。


(3)新统编本教材不再介绍汉匈战争,与之相关的历史人物,冒顿、卫青、霍去病、王昭君,课文也不再提及。


(4)拒绝向光武帝之姐湖阳公主叩头谢罪的“强项令”董宣,不再出现在新编统编本历史教材之中。


(5)2015年的人教版教材介绍了王充和他的《论衡》一书的主要内容(否定天意,否定皇帝代表天意统治人间)。新统编本教材不再介绍王充。③


图:2017年秋季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七年级上册封面


2017年12月12日,出版新统编本教材的人民教育出版,曾公开回应过屈原的消失,其中也兼及张衡等人。回应称:


“屈原、张衡等大量古代科技文化名人在国家统编三科教材中有专门介绍。……统编小学语文教材一年级下册选入《端午粽》一文,……统编初中语文教材九年级下册节选了郭沫若历史剧《屈原》,……统编小学道德与法治教材五年级上册专门设置“古代科技 耀我中华”一课,介绍了扁鹊、张仲景、华佗、李时珍、孙思邈等著名医学家,张衡、祖冲之、毕昇、蔡伦等古代科技巨人及科技成就。其中,专门讲述了张衡和他发明的地动仪……”④


2017年12月15日,就卫青、霍去病的消失,人教社也以微博的形式,做出了如下回应:



“张衡地动仪”存在太多争议


具体到此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的“张衡地动仪”,其从历史教科书中消失,与它身上存在的诸多争议,有直接关系。


“张衡地动仪”早已失传。我们熟知的地动仪模型(亦即教科书中的地动仪图片),是学者王振铎根据《后汉书》中关于地动仪的196个字的描述,借鉴日本地震学者荻原尊礼的“直立杆原理”(该原理已被荻原尊礼自我放弃),于1951年制造出来的。


“王氏地动仪”造出后,引起国内媒体的空前关注,随后被写入了教科书,使其形象深入人心。不过,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教科书中并无一字注明其乃是后人根据自己的理解所制造的“复原品”(约至2000年前后才开始有相应介绍)


图:“王振铎版”张衡地动仪


“王氏地动仪”自诞生伊始,即受到了诸多质疑。学术界普遍认为该地动仪模型存在原理性错误。如冯锐所总结的那般:


“1951年,王振铎否定了自己1936年的悬垂摆模型,转向了日本荻原尊礼1937年提出又随后放弃的直立竿原理——简单竖立一个纤纤细竿来测震。期望西边来的地震波向东传播,直立竿向西倾倒而测出地震。新设计的‘卵状复原模型’虽然流行一时,但立竿既竖不起来、倾倒方向也是随机不可重复,比人的感觉还要迟钝。究其原因,地震波的优势振动方向与波动传播方向不相同,远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以垂向震动为主的非地震干扰又远大于地震信号的强度。用直立竿来测震的想法早在18世纪就被欧洲否定过,米尔恩1883年又通过大量的试验而彻底摒弃。1886年美国曾根据立柱在地震的反应调查得出否定结论。1893年地震仪问世以后,地震学家又对照地震记录来复查过直立竿原理,进一步明确了它的不可行性。因此,流传甚广的卵状复原模型饱受国内外学界垢病,不被历史、物理、地震诸学界接受,也从来不在严肃的学术刊物和科学论著中引用。中国地震学的几位奠基人李善邦、傅承义、秦馨菱,生前多年讲解过地动仪的悬垂摆工作原理,并在1976年直言不讳地当面告诉王振铎直立竿的原理性失误。”⑤


事实上,较之国人,西方学者更早注意到张衡地动仪及其可能存在的科学价值。


比如,早在1875年,日本地震学会会长服部一三就曾尝试复原地动仪的外形;1880年,现代地震学创始人约翰.米尔恩(John Milne)也曾评价称“人类第一架地震仪器是中国人张衡发明的”,并于1883年尝试绘制地动仪复原图,将其定性为一种“验震器”。


地震仪复原尝试的一再失败,使西方学术界开始重新审视“张衡地动仪”的科学价值。


王振铎只是尝试复原张衡地动仪的诸多学者中的一位。但他的地动仪模型进入了教科书,产生了巨大影响,且完全无法实现《后汉书》所载的测定“震之所在”的功能——如地震学者傅承义院士当面对王振铎所说的那样,“房梁下吊块肉都比你那个模型强”。⑥


所以,这个失败的复原模型,在国际上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最大,自上世纪60年代起就不断遭到美、日、荷、奥等国学者的批评。曾来华访学的奥地利人雷立柏,在其以中文写成的著作《张衡:科学与宗教》(1999年出版)中,甚至如此尖锐地评价了张衡和他的地动仪:


“许多汉语书籍、科学性的和非科学性的刊物都赞扬张衡的‘地动仪’,而在北京的历史博物馆里能找到该地动仪的一个巨大的复制的模型(笔者注:即王振铎的制造的地动仪模型)。张衡成为华夏科学创造力的模范和象征,主要是因为他的地动仪被视为‘国宝’和‘国粹’。对张衡的崇拜也许是从李约瑟开始的:李约瑟用非常夸张的语言来传播自己的基本讯息:很多重要的发明是从东方传到西方的,而张衡的地动仪是“一切地震仪的鼻祖”, 它于6世纪后传到西方。但是,李约瑟不能证明张衡的地动仪如何影响了西方地震学的发展。若从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来评估张衡的地动仪,则必须承认,它是非常有局限性的,而且《后汉书)的记载不一定是可靠的。譬如,《后汉书》说,张衡的地动仪能测定在甘肃发生的一次地震。大部分的人不怀疑这个说法,但是现代的地震学指出:测定一个地震的方向或中心并不是那么容易。若仅仅在一个地点进行测量,如何能知道地震的中心?单独一个仪器怎能测定一个地震的发源地?难道张衡的仪器比现今的地震学仪器更准确?……李约瑟想在各方面证明,东方的发明和发现是传到西方的,但是在张衡地动仪这一点上显然是一种牵强附会的说法:张衡若没有制造他的地动仪,18和19世纪的法国人还会照样地发明他们的地震仪器,他们在理论或者技术上都不依赖张衡;换言之,若将张衡的地动仪从世界科学史中拿出来,科学史会是不一样的吗?世界科学史到底会缺少什么?”⑦


图:雷立柏著作《张衡:科学与宗教》封面


作为应对,2004年,国家“张衡地动仪科学复原”课题组成立。由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所研究员冯锐担任课题组组长——2003年1月,冯锐曾发表论文《地动仪的否定之否定》,明确指出王振铎的复原模型存在原理性错误——组成了一个包括了地震学家、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在内的张衡地动仪复原研究团队。


2005年4月,冯锐团队制造的“冯氏地动仪”通过了“中国科学院、国家博物馆、中国地震局等单位的地震学和考古学专家”的验收。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的滕吉文院士在验收会结束后评价称:


“地动仪是中华文明留给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各国科学家都在尝试复原,如果我们不把这件事做好,那就是罪过。从原理上和制作过程上讲,这台复原模型符合史料记载,符合张衡的基本思想……这台地动仪复原模型代表了现代人的认识,它在现阶段是最好的。”⑧


图:王氏地动仪(上)与冯氏地动仪(下)内部结构示意图


不过,验收会的结论,并非学术界的共识。仍有相当多的学者无法将冯锐制造的地动仪等同于张衡地动仪,在他们看来,“冯锐等的工作是对地动仪的重新设计,很难说是对张衡地动仪的复原”。


这种批评并非毫无理由。


比如,冯氏地动仪“悬摆不能区分正反两个方向,西来的地震波可能使东边的球落地”,史籍中所载的“如一龙发机,而七首不动,寻其方向,乃知震之所在”,遂在事实上无法做到,会存在两种方向上的可能性。


再如,史籍中载有“地动而不觉”字样,但冯氏地动仪在设计中提出了“尊体水平晃动”的说法,这与史籍的记载存在很大的冲突,尊体可水平晃动,则地震已可目测,完全谈不上“地动而不觉”。外形上,史籍记载张衡地动仪“其牙机巧制,皆隐在尊中,覆盖周密无际”,但冯氏地动仪用蟾蜍充作尊的器足,在八个蟾蜍和尊底之间,形成了高有40-50cm的空隙,与“周密无际”的史料记载相去甚远。⑨


对于自己主持还原的这款“张衡地动仪”,冯锐的说法是:


“只能说它是我们在当前这个时代对张衡的理解。”⑩


毕竟,史籍关于张衡地动仪,只留下了238个字,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复原者自己去揣摩和理解。


图:冯氏地动仪


“冯氏地动仪”尚存质疑,而“王氏地动仪”与张衡地动仪相去甚远这一点,已为学术界所公认。故而,2010年人教版初中历史教材选择暂时拿掉了“张衡地动仪”这一知识环节。2017年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教材不再收录张衡地动仪的相关内容,实是对之前处理方式的一种延续。


图:统编本初中历史教材七年级上册第15课,不再提及张衡地动仪


注释


①《复原工作再启动 张衡地动仪被历史课本删除》,华西都市报2018年10月9日。

②谌旭彬,《卫青、霍去病,从历史教科书里消失了》,短史记2017年12月8日。

③同上。

④《屈原张衡从统编教材中消失了?人教社回应:全都在呢!》,新华网2017年12月12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12/12/c_129763918.htm

⑤冯锐,《地动仪的复原研究》,《科学》(上海)2014年第5期。

⑥杨东晓,《被制造出来的“地动仪”》,《看历史》2010年第11期。

⑦(奥地利)雷立柏(Leopold Leeb),《张衡:科学与宗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第251~253。

⑧《中国科学家宣布:复原张衡地动仪 破解千年谜》,中国新闻网,2005年4月23日。

⑨张正严、关增建,《对冯锐复原地动仪若干质疑的述评》,《自然辩证法通讯》2015年第1期。

⑩杨东晓,《被制造出来的“地动仪”》,《看历史》2010年第11期。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作者:谌旭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短史记©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6034.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11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