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史上首只跌破1元退市股诞生:中弘退市成定局
2018-10-17 17:49

A股史上首只跌破1元退市股诞生:中弘退市成定局

虎嗅注:还记得一个多月前“官宣”与加多宝达成债务重组协议的中弘股份吗?中弘今日收盘时报0.82元/股,连续19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即使明天涨停,股价最多也只能到0.9元。届时,中弘股份的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根据相关规定,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中弘股份也将成为史上第一只因跌破1元而遭退市的股票。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证券报”(ID:xhszzb),作者:吴科任、于蒙蒙。


今天又是见证历史的一天。


尾盘闪崩,A股首只跌破1元退市股或将诞生!


今日尾盘半小时,中弘股份上演“生死时刻”。一度闪崩跌停,又被迅速拉升,再被持续的卖出大单砸下,14点46分股价跌停,报0.82元/股。截至收盘,封单数量高达138万手。



按照今日收盘价0.82元计算,即使明天(10月18日)中弘股份冲击涨停,股价最多也只能到0.9元。届时,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根据有关规定,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针对可能的退市风险,中弘股份内部人士表示,“我们在想办法,在研究”。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A股历史上退市股票数量有113只,但没有一只股票是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而被退市的,中弘股份或成首例。


此前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1元


中弘股份努力过,但为时已晚。


随着公司层面流动性危机愈演愈烈,中弘股份8月15日收盘价跌破1元,首次触及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而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在连续15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之时,多个知名游资席位在9月5日将中弘股份的收盘价“助攻”到1元,使其暂时逃离了退市风险。



在此之后,中弘股份曾与加多宝集团上演了一出资本大戏,结果无疾而终。关于加多宝集团是否授权黄伟清参与中弘股份的债务重组及提供流动性支持,至今谜底还未解开。


股价重回1元后,中弘股份再次陷入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到了保壳的最后关头。


值得一提的是,10月9日,中弘股份与国厚资本及中泰发展签署经营托管协议。受此影响,中弘股份10月10日盘中再度站上1元,但收盘止步于0.98元,此后再没站上1元。


中弘股份17日龙虎榜数据


17日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有游资在出逃,也有游资还在买入中弘股份。银河证券上海长宁区镇宁路、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分别买入794万元、664万元。万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荔湾分公司、中信证券(山东)有限责任公司日照泰安路证券营业部则分别卖出1239.2万元、688.1万元。


新增1.11万名投资者精准“踩雷”


2018年中报显示,中弘股份的股东户数为24.66万户,排在两市第56名的位置。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公司股价重挫40%的二季度,还新增了1.11万名投资者。


若中弘股份终止上市,在2016年4月参与定增的3个资管产品也将损失惨重。2018年中报显示,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6个资管产品,其中3个是2016年4月定增进来的,合计持股数量15.1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8.07%。


彼时定增价为2.82元/股,除权除息后,上述3个资管产品的成本价为1.99元/股,以目前股价测算,浮亏过半。


2018年中报前十大股东名单


有资金在危机爆发前已经嗅出了风险的味道,从今年3月下旬开始陆续减持,但为时已晚。以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为例,其2017年底持股7.45亿股,而截至7月17日日,持股数还剩5.78亿股。


踩雷的除了定增产品,二季度进入的基金更加倒霉。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报,持有中弘股份的基金产品只有2只,但2018年中报显示,基金产品数量上升至49只。其中,南方中证500ETF在二季度逆势加仓931.34万股,持股数量达到4360.13万股,在49只基金产品中持股数量最多;另有6只基金产品的持有数量超过100万股。



保壳最后关口临时换帅


2008年,王永红携中弘卓业集团入主ST科苑,中弘股份借壳上市。在此之前的ST科苑,已经走上了“两年亏损一年盈利”的保壳怪圈。


入主之初,中弘股份业绩还算顺风顺水,2009年~2012年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9.21亿元、5.59亿元、10.71亿元。公司以房地产业务为主,旗下房地产项目主要位于北京、济南、浙江、长白山和海南等地,其中北京市场的销售和回款规模一直占半数以上。在产品类型上,以商办和文旅类为主。


2013年,中弘股份业绩出现大幅滑坡,净利同比跌幅近八成。2014年,中弘股份采用整体打包销售的方式出售了非中心项目和北京像素项目尾盘,维持了公司主营收入和利润的稳定实现。2015年则通过出售安源煤业股票、财政补贴等手段摆脱亏损局面。到了2017年,中弘股份无力再“补窟窿”,公司当年大亏25.37亿元。


2017年末,中弘股份爆发债务危机。2017年12月,被曝出下属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债务利息违约;2017年12月,大公国际下调了中弘的主体评级。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自今年年初以来,其持股连遭轮候冻结。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弘股份早前斥巨资购入的海南项目也成了“烫手山芋”。今年3月9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开发的如意岛项目近期暂停施工。中弘股份拥有如意岛项目的权益比例为 100%,项目计划总投资金额129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经审计)实际已投资金额44.9亿元。


债务危机来临,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试图拉“外援”解围。中弘股份2月14日披露,2018年2月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高达130亿元规模债务重组的《重组框架协议》。但该重组在今年5月告吹,6月30日和8月27日,中弘股份先后拟引入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和加多宝集团,均在短时间内作罢,与加多宝集团更是就合作真实性发生争执。


在保壳的最后关口,中弘股份的一纸换帅公告引发了市场关注。


中弘股份10月16日晚公告,公司董事会10月16日收到董事长王继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王继红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职务,张继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根据公开资料,王继红2016年8月12日开始担任中弘股份董事长一职,其为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的哥哥。


对王继红的辞职,中弘股份内部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应该是托管方要求的,因为已提名了新的总经理人选,对于新的董事长人选,托管方已有考虑。”


其实,张继伟的辞职已有伏笔。按照中弘股份10月9日签署的《经营托管协议》,托管方宿州国厚有权向中弘股份提名1人担任其总经理,提名1人担任董事会秘书。另外,新任总经理有权向董事会提名副总经理、财务总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