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改编成电影,好莱坞是怎么做的?
2018-10-18 15:16

小说改编成电影,好莱坞是怎么做的?

小说改编电影一直占据好莱坞电影中的重要部分。有数据显示,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中更有大约42%改编自小说。在市场方面,改编电影占据50%多的份额,而其中脱胎于小说的电影占据约20%的份额,近年来这一指数不断在上升。


小说之所以成为电影创作者尤为青睐的剧本改编来源,主要是因为其非常接近于剧本的形态,同时还能提供清晰的总体故事结构和调性,又有丰富的心理描绘有助演员揣摩角色。


但是小说和电影之间仍旧存在诸多差别。小说是文字语言,而电影是视听语言,这是媒介性的差异。还有结构性的差异,比如小说的体量往往比电影大,情节发展的细枝末节较多,而电影需要有一个清晰的三段式结构,情节线索一般就主线和副线两条。


因此,如何把小说改编成适合电影拍摄的剧本并非易事。画外君整理了多位好莱坞从业者的经验之谈,帮助大家了解小说改编电影的技法和理念。


如何改编?小说到剧本的过程


开始改编前,你首先要提取出小说中有利于剧本创作的元素。


美国剧本咨询专家丹尼·曼努斯(Danny Manus),写过一本书叫《No B.S. for Screenwriters: Advice from the Executive Perspective》,他建议改编剧本的创作者首先要梳理以下信息:


  • 故事所在的世界和场景;

  • 故事当中最主要的5-8个人物(包括正派反派)、各自的背景故事以及他们相遇的原因及过程;

  • 观众需要知道的关于主角的最重要的5件事;

  • 故事的核心冲突以及冲突发生的原因、过程;

  • 视觉信息最丰富的场景;

  • 你最喜欢的对促进情节发展和塑造角色有帮助的10-20句关键台词;

  • 小说的中心思想;


在改编小说的过程中,为了符合电影的创作规律,有一些技巧和理念必须注意。


以下是美国记者乔丹·奥尔德雷奇(Jourdan Aldredge)整理的来自五位业内专家对于小说改编电影的建议:


 1  寻找叙事弧


来自福布斯杂志的职业剧作家和电影评论家马克·休斯(Mark Hughes)认为,寻找到并提炼出一本书的完整叙事弧是改编电影的第一步。


“我写了许多改编自小说的电影、电视剧剧本。要把一个由文字构建出的想象世界,化为一个让观众可看可听的视听世界非常艰难,这是不争的事实。剧本创作者必须要从书中抓出故事的完整叙事弧,并通过理解转化为视觉和听觉的描绘。”


 2  展现就好,别说出来,避免画外音


剧作家杰夫·里昂(Jeff Lyons)提出“展现就好,别说出来”的改编思维,因为电影以视觉信息为主,而视觉信息在更精简的同时还更丰富有趣。


“剧本就是关于画面的。可以使用蒙太奇少量地讲述,但‘展现就好,别说出来’是在电影这种视觉艺术里必须铭记的规则。小说这种文体允许更多陈述的空间,但要把小说里的陈述转化为剧本中的内容,则需要一种全新的思维。”


曾为《大鱼》、《霹雳娇娃》以及《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等电影撰写改编剧本的编剧约翰·奥古斯特(John August)指出,‘画外音’是懒惰呆板的改编方式,没有充分利用电影的视听语言,不能创作出真正意义上的电影。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编剧约翰·奥古斯特


“我认为许多改编电影依赖画外音的原因是,导演们没能找到把小说精髓形象化的方法。和制作一个真正的电影相反,他们只是做出了一个有声书的电影版。这些电影总是给我一种写出来的感觉,这是个巨大的误区。”


3  不要害怕删减


一般小说的体量都远大于剧本,因此删减就成为改编者的必要动作。


改编过普利策奖小说《Slavery by Another Name》的珍妮·维莱特·鲍尔曼(Jeanne Veillette Bowerman)就鼓励创作者大胆删减,因为无论怎样删减,都有可能得罪读者或作家,但导演的工作就是留下他们自己的印记。必须记住,即便是改编电影,终极目标都是讲一个好的故事。


“剪辑是分层次的。首先,确认主题以及主角的外在动机,如果次要情节不能支持这个动机就要剪掉,分散注意力的次要人物也一样。其次,确认主角的外在动机之中包裹的内在动机。记住,如果一个情节对两种动机都不相关,就剪掉它。”


 4  避免“长思考”


美洲印第安人部落有一个词形容那些坐在那里深陷思考无法自拔的伙伴们,叫“长思考综合症”,而小说中的主角常常都有这种病症。


拥有多年创作和咨询经验的剧作家琳恩·彭布罗克(Lynne Pembroke)和吉姆·卡尔盖斯(Jim Kalergis)给出了处理小说中常出现的“长思考”片段的建议:通过添加角色来与这些思考内容互动,从而达到形象化“长思考”的目的。


“当重要的情节信息只出现在角色的想法里或内心世界里时,有个办法就是给这个角色一个‘传声筒’,也就是另一个角色,让他们的想法可以通过回响被听见。要么直接使用已经存在的角色,要么就重新创造一个‘传声筒’角色。”


是什么造就一个好的改编电影?


1  改编技巧与风格


把一个小说改编成电影就像是做翻译,是把书页上的文字语言翻译成视听语言。而电影制作者就像翻译家一样,被永恒地困在原著和观众之间,必须在故事、风格和野心三个元素之中周旋以找寻最佳的平衡。


改编者常犯的错误是在改编中添加材料比如新的角色、场景和次要情节,这往往效果不佳,因此需要避免。但如果改编者不对原材料做出任何改变,电影也就面临被人遗忘的风险。


无数BBC和PBS对简·奥斯丁和查尔斯·狄更斯的改编都掉入了太忠于原著的陷阱,它们都有优异的表演和精良的制作,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你还不如去读原著。


照搬的翻译通常充满累赘的细节,矫揉造作的戏服和口音像是为学者和超级粉丝专门准备的。


导演其实可以在忠于故事的同时做大一点的变动,比如斯坦利·库布里克的《洛丽塔》就把纳博科夫小说的结尾当作电影的开头。 


电影《洛丽塔》剧照


影片的成功得益于库布里克和主演彼得·塞勒斯成功解读了纳博科夫的多重视角和黑色幽默,也因为库布里克重新安排了细节,灵活地调动了场景和演员。


影评人敖史葛(AO Scott)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影评里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失败的改编都失败在谦卑,失败在对文学这座高坛紧张的服从。成功的改编都成功在狂傲,成功在假定了一部伟大的小说不是一件神圣的工艺品,而是一堆可以由电影制作者凭自主意志塑造得有趣的材料。”


有时候最不忠实于原著小说的改编却能成为经典的电影,比如:库布里克的《闪灵》;比如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它把《黑暗之心》移植到二十世纪,将殖民主义和贪污的主题透过越战的棱镜来体现;比如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血色将至》,它改编自厄普顿·辛克莱的小说《石油》,却与菲茨杰拉德的作品中的主题呼应,是一次对美国梦的沉思。


电影《血色将至》剧照


以上所有的影片,导演都是将一本书进行重新塑造,让电影具有原著里不一定出现但也相关和重要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不是在重拍经典,而是重新创造经典。


当然,野心带来的结果可能更多的是失败,但至少有野心的失败是有意义的失败。大卫·林奇想要与他自己拍的《沙丘》撇清关系,罗兰·约菲也承认自己的《红字》确实拍得有点烂,但这些电影还是以自己异常的风格吸引着特殊影迷。


2  市场因素


普遍情况下,改编电影的成功依赖于原著的畅销度。


《人类之子》的合写编剧以及《苍穹浩瀚》的制片人霍克·奥斯比在给The Verge(美国科技媒体网站)的一封邮件里说到:“如果不是基于畅销书或是有知名度的原材料改编的剧本,就很难卖出去。观众们若熟悉一个故事,就相当于制片厂已经预售给他们了。换句话说,这种具有可辨识度的知识产权可以在网络、电子游戏和Netflix的竞争之中脱颖而出。这是制片厂的风险管理机制需要考虑的问题。”


已经火了的小说对于制片厂来说是发展电影和电视剧故事的有效途径,相对来说快速且有数据作为支撑。


随着制片厂们竞争着想要拿到下一部《冰与火之歌》或是《行尸走肉》,与其从头开发一个全新的故事,借用某部现存作品中的某个已被认可的世界省事多了。


然而有时候,市场的不可控因素也会导致改编电影的成败难以预测,前几年的青少年文学电影改编热潮就是一例。青少年文学(YA文学,Young Adult Fiction)是一种针对12岁至18岁青少年读者的文学类别。但实际上,它还拥有许多成年人读者。


2012年的一份Bowker市场研究发现55%的青少年读物的购买者年龄大于18岁,28%的青少年读物销售额来自年龄30至44岁的成年人,而且绝大部分时候他们是买来自己阅读的。


这种现象在电影上也有所体现,比如《分歧者2:绝地反击》45%的首映周末观众年龄大于25岁。所以改编电影在受众方面其实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的因素。


电影《分歧者2:绝地反击》海报


由Box Office Mojo统计的全世界票房总量最高的前两百名电影当中,有四分之一是直接改编自书籍(不包括儿童故事、漫画或图画书的改编)。在这47部改编电影之中,有17部改编自青少年小说,总计收获144亿票房。


在北美电影市场,青少年观众是票房的主要贡献者,瞄着这个人群做的青少年文学改编曾一度成为热潮。2012年前后,《哈利波特》、《暮光之城》和《饥饿游戏》的成功将青少年文学改编热潮推向顶峰。


《暮光之城》《哈利波特》《饥饿游戏》海报


成批的青少年小说改编电影被制造出来,但质量良莠不齐,模式的重复也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饥饿游戏》的后两部、《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分歧者3:忠诚世界》以及《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等续集电影在票房上都在走下坡路。


盲目跟随市场的热潮去开发项目,往往会导致失败。如今,青少年故事系列片的流行趋势开始减缓减弱,很多电影不再拍续集,也没有重要的青少年小说改编项目在进行。


但北美市场的观众主体依旧是青少年,所以好莱坞的新策略是将青少年故事融合到超人或是魔幻系列片之中。福克斯就在《X战警:新变种人》以及新的《X战警》电影里塑造出青少年英雄的形象,这也许会是青少年文学改编的新方向。


总之,一部好的改编电影关乎你对待原著的心态,也关乎市场环境和你应对的策略。


参考资料:

①《5 Tips from the Pros for Adapting Books into Film Scripts》:https://0x9.me/6h75d

②《'Insurgent' And Why Young Adult Novels Make Box Office Hits》:https://0x9.me/jGuFE

③《As The Great Gatsby opens, what makes a good book adaptation, anyway?》:https://0x9.me/M2DnY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
点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