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豪门悲子郭炳湘

豪门悲子郭炳湘

虎嗅注:帝国集团主席、新鸿基地产(00016.HK)前主席郭炳湘10月20日上午在医院病逝,享年68岁。荣耀也好,争议也好,郭炳湘告别了这一切,但其身后,在新鸿基和郭氏家族中上演过的豪门争斗的剧情,还未抽丝剥茧、水落石出。


本文转自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毕亚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郭炳湘再也不能俯瞰他和他的家族所缔造的那些璀璨地标,以及一个个辉煌的财富与荣耀印迹了,也再也不用因为这些而天人交战,甚至生无可恋了。


1


68岁的郭炳湘走了,在很多重大人生课题和纷争都正等其续解,甚至针刺于心时。


于他个人而言,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这位曾经和兄弟们长期盘踞亚洲富豪榜第二位的豪门二代,坐拥常人眼中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却太长时间没有理由真正快乐起来,也太长时间在公务和私务、个人和家族、情感和事业上,都无法安放自己。


他的母亲,人称香港豪门最冷酷大家长的邝肖卿,依然还能左右家族帝国的命运,却不得不在自己的命运里加一条:


白发人送黑发人。



百度百科今天将他的词条页面调成了黑白色,但他家族的旗舰企业新鸿基依然鲜红耀眼,那上面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过他的名字,即便此刻,也依然没有他的只言片语。



曾经与他水火难容的二弟郭炳江,也早已失去在新鸿基董事局的位置,而且很难在短期再归来。那场震动全港的豪门宫斗里,郭炳江一方看上去是赢得了权力和金钱,甚至一度赢得台面上的舆论包括同情,但拔萝卜带出的污泥,最终让他成了至今有罪在身的人。



郭炳湘试图在家族纷争之外咬牙逆上,甚至雄心溢于命名而努力开创的“帝国集团”,将近10年了,也是风风雨雨,磕磕绊绊,未能重返主流舞台,然后被匆匆交到并没有准备好的下一代手上……


豪门心酸道不尽,人生到此凄凉否?


然而就在大约10年前,这个故事的精髓还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是华人家族企业最成功的传承范本之一。


2


在香港,提到地产商,首屈一指的就是郭氏家族的新鸿基。


香港最著名的地标——国际金融中心、环球金融中心,香港最璀璨的风景——维港门廊……维多利亚两岸的摩天大楼都是由它缔造,而且是诞生在郭炳湘和兄弟们的手上。



内地,以万科为代表的诸多地产巨头,也都曾是新鸿基最忠实的学生。


1958年,已经47岁,靠经营洋货贸易发家的郭得胜,联合好友冯景禧、李兆基等人创立了永业有限公司,由此踏足地产业。1963年,永业被重组为新鸿基企业有限公司,并于1972年以新鸿基地产(简称新地)的名义在香港上市。


之后,三人分家,冯、李二人独立门户,郭得胜继续坚守新地,到1990年他将公司交给以长子郭炳湘为代表的下一代时,其公司和家族已在香港首屈一指,也是享有盛誉的香港“地产四大家”中最专注于地产业,且地产业成绩最好的人。


对地产长远未来充满信心,敢于趁低抄底,大肆购地;强调货如轮转,几十年前就像今天的恒大、碧桂园一样从设计到施工一条龙,而且标准化,让公司像“楼宇制造工厂”一样“快、好、省”地“高周转”;住宅与商业并重,率先通过开发大型商业设施,带动住宅项目,提升地段商业水平与人气,并以此不断扩张城市边际,分享土地和物业增值;不断在最黄金地段发展最具标志性物业,而且以雄厚财力支持,将其中的大多数都做成了只租不售的自持业务……


这些可算是新鸿基制胜法宝,也让新鸿基成了香港发展红利的最大分享者之一,并在维多利亚两岸留下了最璀璨的篇章。无论是一路创造了香港最高、亚洲最高建筑的中环广场、国际金融中心,还是环球金融中心,至今都是香港最显著的地标,也是新鸿基的金鸡母:既分享到持续升值的租金收入,也分享到持续的物业增值。


也正因此,单单靠地产业务的支撑,新鸿基就足以与其他三大在多元化方面动作更大的家族一争高下。1990年代至今,将近30年的时间里,超过90%的时间,郭氏家族都牢牢捍卫着福布斯富豪榜香港第二,很长时间内,也是亚洲第二的高位。


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兄弟,也因为不但很好地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而且更好地发扬光大了父亲的事业,赢得广泛的肯定和尊敬。


包括与郭得胜一起创业,至今仍担任新鸿基副主席及非执行董事,也与几位侄子联手发展了包括上述诸多标杆项目的李兆基,都曾多次对外称赞,郭得胜有三个好儿子。


直到2008年的一场大风波,将一切改变。


3


郭得胜是著名的实干派,他一生笃信勤力自然有回报,勤劳不辍,永不言倦,是个著名的工作狂,直到逝世前他仍然每天坚持上班,事必躬亲,仿佛工作才是他的生命。


他的女儿郭婉仪因此形容:“父亲的成功,得自于他一生中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他时刻不忘学习新事物,喜欢教导后辈,他精明能干,没有人可轻易对他隐瞒事实。”


郭得胜对下一代的教育也相当严厉,而且高目标。郭炳江曾回忆:“从小学到中学,父亲每天都只供应我们日常所需。环境虽好,每天我们上下课仍得自行乘搭公共汽车——没有司机接送。升上高中后,父亲每星期给我们每人港币6元;星期三和星期六2天上课半天,其余4天与同学们共进午餐。那时午餐每顿约港币1元1至1元2,剩下1元是车资。所以一分一毫都不能乱花,必须小心运用。我们打完球想买一瓶汽水,就得动用积蓄。看电影更不容易,必要时还须动用新年红包;可幸日常所费无几。我们从其中学到很多功课,例如知道父母赚钱不容易,并且每一分钱都有其价值;一两毫钱也可以买鱼蛋吃,令人满足。我们常将剩下的零钱一分一毫地储蓄起来,到考试完毕后才高高兴兴地享用。”


郭炳湘三兄弟读的都是名牌大学,他自己持有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硕士学位;二弟郭炳江持有英国伦敦大学帝国学院土木工程系学士学位及伦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三弟郭炳联持有剑桥大学法律系硕士学位、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媒体报道中,三兄弟都曾谈到父亲给自己最大的教育是:对人要诚实,对自己做的东西要有激情。父亲去世后,郭炳湘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江和老三郭炳联则出任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


对兄弟之间的合作,郭炳联也曾介绍说:“很幸运的就是有三个兄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大家决定,因为我们三兄弟的年纪都差不多,相差一两年,大家从小都在一个学校上学,所以大家的关系很好,可以讲是亲密的战友,也是永远的战友。”


但就是这样的三兄弟,最终却上演了堪称香港最令人瞠目的“宫斗戏”。


4


公开的争斗始于2008年年初。根据报道,当年2月28日,郭炳湘被弟弟们逼着向董事长提出休假,并且要做出休假期间不再参与公司事务的承诺。理由是:美国医生鉴定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而这个美国医生正是弟弟们请来的。


郭炳湘当然不愿意,但还是接受了。弟弟们也给他开出了重新执掌权柄的条件:身体康复,恢复正常。但他并没有真正去休假,而是找了多位香港专家,给自己开出一切正常的报告,并以此质疑弟弟们的居心和行为,宣布自己要恢复原职。


已经控制董事会的弟弟们没有采信他的意见,并且对他罪加一等:休假期间违背承诺仍然干预公司决策,继而干脆召开董事会议罢免了郭炳湘并且获得了最核心人物母亲的支持。


2008年5月27日,郭炳湘彻底告别新鸿基。母亲邝肖卿接替他出任新鸿基主席一职,郭炳湘转为公司非执行董事。不甘心出局的他,第一时间向香港法院申请“禁止变动令”,并且状告两位弟弟诽谤,却被驳回。


三年后,邝肖卿将主席职位交给了郭炳江及郭炳联联席,郭炳湘彻底从新鸿基退场。


世人以为这场内斗就此终结,但事实上,它只是斗争升级的开始。


2012年3月,郭炳湘被彻底驱逐之后不到半年,新鸿基被曝卷入巨额行贿贪污大案。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同时,还牵出了已经退休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使其成为香港回归以来被拘捕的最高级别官员。


铺天盖地的舆论,顿时将郭氏家族和新鸿基淹没,持续不断的报道,也将一个为了复仇不惜玉石俱焚的同室操戈案大白于天下。


就在弟弟们争夺大权的2008年,郭炳湘采取了报复行动:向法院上诉,质疑公司执行董事陈钜源在处理一桩地皮业务时涉嫌利益输送,并且向廉政公署提供了相关证据,直到把火烧到了郭炳江,以及香港公积金管理局前行政总监许仕仁身上。


家族内部的私人争斗,随即演变成利用公器的斗法。被儿子们搅入局中的邝肖卿则早已身心疲惫,还因高血压中风入院,疗养多时才得以康复。


持续数年的举报与调查最终引发一场香港政经界大地震。2014年12月,这起香港“世纪贪腐案”正式宣判。许仕仁被判7年,关雄生(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被判5年,郭炳江被判5年,并在5年内不能出任公司董事。除此之外,另有两名新地执行董事被判入狱。


新鸿基的7人执行董事组一夜之间入狱近半数,公司形象一落千丈。


此后,郭炳江、许仕仁、关雄生就罪名提起上诉,但都被香港终审法院驳回。


因为案件爆出时,自己还是新鸿基主席,郭炳湘本人也曾在此案的调查中被廉政公署以触犯《防止贿赂条例》而拘捕过,由“举报人”变成“嫌疑犯”。直到2013年10月,累计七次向廉署报到后,才被撤销其保释条件限制。


弟弟以及一众曾经的同僚被判罪收监,似乎依旧无法平复郭炳湘心中的不满和怨恨。


此后,他一边勉力操持着自己被驱逐出新鸿基之后,于2010年成立的帝国集团,与李嘉诚的长江实业等展开合作,试图继续在地产业再展全新宏图,一边仍然把目光聚焦到家族的利益分配上,甚至和母亲就财产的分配对簿公堂。


而在所有的报道中,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郭炳湘的那次死里逃生。在那之前,他是意气风发的大少爷、豪门接班人和成功企业家;在那之后,一切都变了模样。


5


1997年9月29日,是郭炳湘人生的一道分水岭。


当天晚上,下班后独自开车回家的他,在途经香港太平山隧道时,被刚刚成功绑架李泽钜,而且从李嘉诚那里拿到10.38亿港币赎金的张子强截下,然后带至一处偏僻的农场。


被要求打电话给家人准备赎金的郭炳湘,不但不配合,还威胁张子强尽快放人,否则后果自负。最终,张子强与郭家人亲自接触,拿到6亿港元赎金后,郭炳湘才平安回了家。


钱太多,一次运不完,不得已,先后开车跑了两趟,才运够6亿港元现金去把郭炳湘赎回来的,正是后来被郭炳湘举报的新鸿基老臣陈钜源。


郭炳湘自己未曾对外透露过被绑期间得到了怎么样的对待,但媒体报道,绑匪供认,在那6天内,他们因为对郭家就赎金的讨价还价极为不满,将其赤身裸体地关押在一个仅带出气孔的小木箱里,而且只吃叉烧鸡保命。


郭炳湘的人生,他和家族成员的关系,因此改变了方向。


一些报道中,家里人跟绑匪讨价还价,以至于让他被折磨如此之长,让郭炳湘很是心痛,甚至对家人有了怨恨。一些报道认为,这次绑架让郭炳湘变得沉默寡言,性格越来越极端,所以才让兄弟们跟他越走越远。


更多报道认为,郭炳湘与红颜知己唐锦馨的关系,导致母亲邝肖卿对他采取极端措施。而让他与唐锦馨关系微妙的,也有绑架案的“功劳”。


郭炳江曾讲,大哥在绑架获释后性情大变,不再信任周围人,甚至经常无端怀疑新地的管理层成员。但他和唐锦馨的关系却越来越好,对方成了他最信赖的人。“只要唐女士说的,郭炳湘都会相信;她说谁可疑,郭炳湘就怀疑谁。”


郭炳湘有过两次婚姻。


首任妻子是香港企业家顾林庆之女顾芝蓉。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顾芝蓉,回到香港后在汇丰银行担任高管,被郭得胜欣赏,介绍给郭炳湘。郭炳湘在英国留学时已与现任太太李天颖相恋,但父亲不满意后者,在父亲的强力干预下,他娶了顾芝蓉。


不过,这段被父亲安排的婚姻没能长久。结婚半年,郭炳湘就宣布离婚,然后离家出走与李天颖再婚。郭得胜很是恼火,一度对其采取经济封锁,直到多年后才认可其身份。


郭炳湘与唐锦馨,据说也是青梅竹马,在其与李天颖恋爱之前,就因父母的不满而告终,但却一直保持着联系。绑架案后,郭炳湘心灵受创,唐锦馨的陪伴给了他很多温暖,因而走到了一起。对于两人的“危险关系”,其母也早就出手阻止。


据港媒报道,早在2002年10月,郭母就聚齐三兄弟,让郭炳江记录了“11条家规”。包括:郭炳湘不能与李天颖离婚,唐锦馨与子女不能参与公司事务及管理、不准进入帝苑酒店及两个办公室、不能嫁郭炳湘及自称郭太,等等。


但郭炳湘并没有遵守这些,反倒在2008年提出安排唐锦馨加入家族企业“新鸿基地产”的想法,即便母亲劝说“只要离开那个女人,万事好商量”,也依然不肯妥协,要为唐锦馨和自己的感情放手一搏,最终导致与家族的决裂,直到他离开,也未能和解。


6


郭炳湘创立帝国集团之后,努力在香港发展地产项目,还与李泽钜的长江实业,以及台湾和内地多家企业合作,试图在新鸿基之外,再造自己的帝国。同时,也进行了不少的私人投资。比如,入股联想控股和中国金茂,等等。


据报道,帝国集团如今已累计投资超过百亿的规模,这显然不是曾经站在整个香港,也是整个亚洲地产之巅的郭炳湘会满足的成绩,但于他而言,句点已在这里画下。


一切都在这里画下了句点,在一切都未能有他心中的圆满之时,生命戛然而止。


在郭炳湘与兄弟们闹翻之后,看着他和兄弟们一步步成长的叔叔李兆基曾经喊话他,不要因为听信外人而与家人离心,要听妈妈的话,痛心疾首地呼唤他们兄弟重归于好。


但在外界看来,尤其从企业的传承与家族和睦角度来看,导致其不堪结局的,除了郭炳湘被绑架,以及由此导致的诸多变数,更重要的原因,或许还在于试图让兄弟三人长期共管一家公司,而且在一个相同高度共管且专注一个核心业务的接班架构本身。


一山难容二虎,三虎就更是艰难。


没有哪个家长希望下一代分崩离析,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指望世世代代,开枝散叶,依然只是一条心,往往只是一厢情愿的天真幻想。


从香港四大家族下一代中最紧密一心的成功经验,到如今四大家族中内斗和割裂最严重的痛心教训,与其说是兄弟们的不争气,不如说是天真幻想的破灭,规律的使然。


反观起来,其他三大家族更倾向于让下一代在大团结之下,各自独立发展的接班架构,似乎就要好很多。比如,李嘉诚根据两个儿子的性格、兴趣和志向不同,将长江实业交给了李泽钜,将投资和现金等交给了李泽楷。


新世界的掌门人郑裕彤身前接受我访问,谈到这个问题时的一个回答,也令我印象深刻。大意是,不要安排两个人去管同一个业务,同一个公司,如果不能让他们去做各自最喜欢的事,也至少要让他们能够独立地去做自己的事。


如果新鸿基可以尽早不要兄弟们在一个公司、一个层面、一个业务上去高度同心同德,而是一个家族可以三分天下,分而治之,而后有合,或许结局也不至如此。


而今,郭炳湘并没有准备,也没有立下遗嘱的意外离世,和他名下还来不及分配的将近600亿财富,又会给他的妻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带来怎样的命运?


网上曾经流传着一个所谓的乔布斯遗言:


“作为一个世界500强公司的总裁,我曾经叱咤商界,无往不胜,在别人眼里,我的人生当然是成功的典范……此刻,在病床上,我频繁地回忆起我自己的一生,发现曾经让我感到无限得意的所有社会名誉和财富,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已全部变得暗淡无光,毫无意义了……现在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去追求其他与财富无关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只是一个儿时的梦想。”


不知这个遗言的真假,但听到郭炳湘离世的消息,脑海里反复回荡的,却是这些话。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华商韬略©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792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32
说点什么